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2600052

2600052

李元庆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叶淑晴心一紧,惊恐地瞪大了眼睛往后退,一边摇着头。不要抢走她的孩子,元庆怎么可能要把他们的孩子交给别人抚养?奈何她力气太小,她后退两步,撞到身后的短案上,尖角撞在她的膝窝处。顾不得那疼痛,怀里的孩子已经被曹敬德夺去,哇哇大哭起来。

主角:叶淑晴李元庆   更新:2022-09-11 08:2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淑晴李元庆的其他类型小说《2600052》,由网络作家“李元庆”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叶淑晴心一紧,惊恐地瞪大了眼睛往后退,一边摇着头。不要抢走她的孩子,元庆怎么可能要把他们的孩子交给别人抚养?奈何她力气太小,她后退两步,撞到身后的短案上,尖角撞在她的膝窝处。顾不得那疼痛,怀里的孩子已经被曹敬德夺去,哇哇大哭起来。

《2600052》精彩片段

“我说皇后娘娘啊,您就别让咱家为难,这是皇上下旨要带走小殿下,您这……”



    曹敬德看着死死抱着小殿下不松手的女人,满脸无奈。



    女人拼命地摇头,双眸通红,梨花带雨的可怜模样,几乎要给他跪下来。



    她是大昭的皇后,是叶家最受宠的嫡女。可惜是个哑巴,不会说话。



    如今叶家败落,恐怕这皇后的位置,也坐不长。



    叶淑晴抱着才三个月大的孩子,满脸泪痕,她嘴里发不出一点声音,只能摇头表示自己什么都没有做。



    不是她!



    她没有拿孩子去陷害楠妃!



    她明明有好好地照顾宝儿,根本就没有给宝儿乱吃东西。



    她没有啊……



    可她根本不能开口为自己辩护,喉咙里只能发出短促难听的声音,像指甲在木板上划过的声音。



    难听至极,连她自己都厌恶的声音。



    “皇后娘娘,您就把小殿下交给我吧,省的皇上一会儿来了,您的罪过可就更大了。”曹敬德见她不依,伸手去抢。



    叶淑晴心一紧,惊恐地瞪大了眼睛往后退,一边摇着头。



    不要抢走她的孩子,元庆怎么可能要把他们的孩子交给别人抚养?



    奈何她力气太小,她后退两步,撞到身后的短案上,尖角撞在她的膝窝处。顾不得那疼痛,怀里的孩子已经被曹敬德夺去,哇哇大哭起来。



    那哭声像一把刀刺进叶淑晴心窝里,一刀一刀剜着她的肉,血流成河。



    她跪倒在地,抱住曹敬德的腿,死命地摇头。



    把她的孩子还给她吧!



    要她做什么都可以,这个皇后的位置她不要也可以,只要别抢走她的孩子。



    可她无法说一句话,只能咬唇流泪,手里重复着没人能看懂的手势。



    “皇后娘娘,您这可是折煞奴才了!”曹敬德使了一个眼色,旁边小太监立马过来拉开叶淑晴。



    她拼命的挣扎,被夺走孩子的痛心让她从桎梏中挣脱开来,重新拉住曹敬德的衣角。因为太过用力,整个人重重地摔在地上。



    李元庆带着人踏入殿中的时候,便是这样一派混乱的场景。



    “曹敬德!”年轻的帝王压抑着怒意,对面前的画面很是不满,“你到底是干什么吃的,朕让你办个事就这么难?!”



    “奴才在!”曹敬德身子一颤,抱着小殿下就跪下来,“是奴才办事不力,奴才该死!”



    阴鸷的黑眸扫过叶淑晴,落到曹敬德抱着的孩子身上,语气冷漠冷厉,“既然小殿下在你怀里,还不抱走。”



    听到李元庆真的要夺走她的孩子,叶淑晴瞬间激动起来。她跪在地上,爬到李元庆面前,手足无措,慌乱地做着比划着。



    不要。



    不要带走她的孩子!



    李元庆避开叶淑晴的触碰,眼底闪过厌恶和不耐,“皇后失德,拿皇嗣陷害楠妃,罔为一国之后,不配为人母!皇儿是断断不能交给你这种毒妇抚养的,曹敬德,抱走!”



    “奴才遵旨。”



    眼见着曹敬德就要离开,叶淑晴顾不得其他,惨白的手指攥住李元庆的衣角,拼命摇头。



    她没有,叶淑晴摇着头痛哭。



    她没有啊!



    她怎么舍得拿宝儿的命去害别人?



    为什么不看她解释,就信了旁人?



 叶淑晴泛白的指尖刚一触碰到李元庆的衣摆,就被大力重重甩开!



    手掌在地上摩擦出鲜血,她不置信地对上李元庆那双充斥着厌恶的眸。手心传来的刺痛都仿佛没了知觉,心脏处却像一把锋利的刀,被那不耐厌烦的目光扎得鲜血淋漓。



    他怎么这样看着她,他也觉得是她做的?



    他不信她。



    叶淑晴动作迟钝地抬起双手,手足无措之间,含泪比划出几个动作,“你不信我?不是我做的,元庆,不是我,不要抢走我们的孩子。”



    他们年少相识,她所学的手语不少都是他偷偷教给她的。



    为什么不信她?



    李元庆厌恶地别开眼,“你指手画脚些什么?”



    “是啊,姐姐,你在这儿指手画脚的,谁明白你的意思?”



    清脆尖锐的女声从外头传来。



    叶淑晴抬起头,看到家中庶妹漫步款款走来。



    叶清楠正要对李元庆行礼,就被他揽入怀里,“爱妃不必多礼。”



    说着,怜惜地叹了口气,“爱妃怎么过来了,见到这些脏东西,污了你的慧眼。”



    叶淑晴呆滞地看着面前的景象,胸口堵塞得喘不上气来。



    为什么会这样?



    元庆,为什么会和清楠在一起……



    还这般亲密。



    她手上的动作不受控制,快速得似乎在质问,为什么!



    叶清楠像是忽然想起来一样,看着叶淑晴的目光带着可怜和憎恨,“对不起啊姐姐,我忘记了,你不会说话的。”



    她高傲地抬起头,像是很无奈,“其实妹妹我也和皇上说了,那小殿下陷害我的事情,未必是姐姐你做的。可惜,皇上不听我的。所以,小殿下我就帮你照顾你一段时间吧。”



    不,不行。



    她的宝儿不能交给别人。



    叶淑晴通红的双眸祈求地看着李元庆,希望他能改变想法。



    她真的没有拿宝儿的性命去诬陷叶清楠,她竟然现在才明白,叶清楠就是她从来没见过,被李元庆护得好好地楠妃。



    宝儿满月,那么多妃子送来东西,她哪里知道哪一件是那所谓的清楠送过来的?



    独独就是她出了事?



    最后反而还诬陷到她身上,叶淑晴想不明白。



  李元庆看都未曾看她一眼,只是揽着叶清楠的腰,淡漠得像一个陌生人,“会咬人的狗才不会叫,皇后心狠,自然舍得拿她亲生孩子做赌注!曹敬德,带走小殿下!”



    “喏。”



    那冰冷狠厉的话语像是一把尖刀狠狠地刺进叶淑晴胸口,直戳心窝。



    如果是别人对她说的那番话,她可以置之不理。



    可那是李元庆……



    是她不能说话之后,还每天偷偷来叶府看她,给她带好吃的,带好玩的。



    他说长大了之后会娶她,最后也成真的,李元庆。



    可他现在竟然说出这种话。



    叶淑晴整个人呆滞在那儿,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转身,抱着她的宝儿离开。



    她一句话都说不出,就连喉咙里发出难听短促的声音都无法做到,她听到那绝情的男人揽着叶清楠冷声说道:“朕怎么会喜欢她,若不是你父亲,当年我定会娶你。”



    胸口一口气血上来,叶淑晴生生咽下这口腥甜,重重栽倒在地!



    原来所有,不过是一场欺骗。



    叶淑晴醒来的时候,睁眼是在一间破旧的宫殿。



    寒风从破烂的窗户里用尽,屋内漆黑一片,好半晌她才看清周围的环境。



    原来她也有被打入冷宫的一天。



    仿佛从前那些美好的记忆全都是一场梦,她是一个哑巴,本该是要受到所有人的白眼和嘲讽。但因为她是叶家嫡女,受尽宠爱长大,竟然还能得到一场欺骗的爱。



    破败的宫门被人推开,叶淑晴木楞地转头,看到她的贴身宫女画眉款步走来。



    头上戴着珍珠碧玉簪子,身上的穿着也大变了样,显然是认了新主子,得了势。



    “皇后娘娘,您醒了啊,奴婢给您带了吃的过来。”



    画眉把提着的食盒往床上一扔,松动的盖子砸开,食物的汤汁洒了满床,发出刺鼻难闻的气味,令人作呕。



    她盯着画眉,整个人都在微微颤抖着。



    叶淑晴自问在宫里,从来不曾亏待过身边的宫人,她怎么能这么做?



    微微偏开头,叶淑晴扯回那沾染了馊掉食物的裙摆,抿紧了唇。



    “皇后娘娘啊,您还别不吃。”画眉抚摸着头上的发簪,得意洋洋,“奴婢是看在你从前对我不错的份儿上,来给你送一些吃的。要不然呐,连个人来看你都没有。”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