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神曲

神曲

乔家小桥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昨晚睡觉前,曲悦就看到了这条微博,当时排在热搜最末尾,一夜的功夫,已经挤进热搜前十,评论也是爆炸式增长。“转发这条神龙,下半年交好运!”“这辣鸡特效最多五分钱,不能再多了。”“太平洋有鱼,其名为龙。龙之大,一锅炖不下。”“最近是不是有什么仙侠剧要播,提前炒热度?”

主角:曲悦九荒   更新:2022-09-11 08:4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曲悦九荒的其他类型小说《神曲》,由网络作家“乔家小桥”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昨晚睡觉前,曲悦就看到了这条微博,当时排在热搜最末尾,一夜的功夫,已经挤进热搜前十,评论也是爆炸式增长。“转发这条神龙,下半年交好运!”“这辣鸡特效最多五分钱,不能再多了。”“太平洋有鱼,其名为龙。龙之大,一锅炖不下。”“最近是不是有什么仙侠剧要播,提前炒热度?”

《神曲》精彩片段

早晨刚睡醒的曲悦,眼睛还没完全睁开,先从枕头底下摸出手机。

打开微博,热搜#太平洋上空惊现白龙王#,点进去是一段仅有十秒钟的短视频。

模糊的影像中,依稀可见有一长串乳白色的虚影,在云层里蜿蜒穿梭。

视频来源于一位从华夏国前往美国的游客,当飞机飞跃太平洋上空时,这名游客正拿着DV拍摄云海,恰好拍下这一幕。

可惜短短几秒钟,那一长串虚影就沉入云海下方,消失不见了。

昨晚睡觉前,曲悦就看到了这条微博,当时排在热搜最末尾,一夜的功夫,已经挤进热搜前十,评论也是爆炸式增长。

“转发这条神龙,下半年交好运!”

“这辣鸡特效最多五分钱,不能再多了。”

“太平洋有鱼,其名为龙。龙之大,一锅炖不下。”

“最近是不是有什么仙侠剧要播,提前炒热度?”

评论一边倒的认为是特效,不过曲悦知道视频没有造假,那条不明物体的确是生物——但不是龙,是雪蛟。

蛟形似龙,血统却比龙低的多。然而,在灵气日渐匮乏的地球,也已经非常少见了。

曲悦之所以懂得这些,是因为她并非普通人,她是修道者。

在华夏国,修道者的数量不多不少,混迹于异人圈子里,倘若影响到普通人的生活,将会受到严厉惩罚。

譬如热搜里这条雪蛟,修道者多半都能认出来,但没有人敢在评论里“科普”,否则前脚发出评论,后脚就会被特殊部门请去喝茶。

特殊部门,全称是特殊事件调查部门,曲悦的工作单位,专门处理灵异事件和管理华夏所有“非普通人”。

三年前,她在执行任务时捅了一个大篓子,眼下正处于无期限停职中,不然也不会闲着无聊刷微博了。

“叮——!”

曲悦看评论正看的出神,电话响了,来电显示备注的是“老古董”。

她按下通话键:“曲部长。”

曲宋,她的二哥。

同时也是特殊部门的部长,她的顶头上司,一个出生于宋朝末年、将近八百岁的真·老古董。

“才起床?”听筒里的声音透着不满,不等曲悦回答,“来总部。”

“我的处分结果出来了?”

“先过来再说。”

“好的部长。”

挂断电话,曲悦赶紧起床梳洗,飞快出了门。

曲家的宅子位于郊区,三层的带院自建房,占地面积广阔,能住下他们一大家子人。

曲家算是个修道世家,她爹妈生了六个孩子,老大生于唐朝,取名曲唐,老二生于宋代,就叫曲宋。

于是曲悦的五个哥哥,依次是唐宋元明清。

也不怪她老爹起名字太随便,这大概是曲家祖传的,因为她老爹叫做曲春秋。

按照他们曲家的传统,她该叫曲华夏才对,可身为老曲家八代以内唯一的女性后人,有些特权不算过分。

特殊部门会议室内,部门高官们围桌坐着,一个个愁眉不展。

“曲部长。”曲悦入内站定,望向主位上身穿藏青色中山装的英俊男人。

手里的钢笔点着桌面,曲宋问:“看过视频没?”

曲悦心知他指的是雪蛟,点点头。

“阿悦,你瞧这个。”白秘书捧了个巴掌大的玉盒走上前,里头盛放着一片冰晶状的鳞,是雪蛟的鳞片。

感知过后,曲悦脸色微变。

灵气浓度达到七级,不是地球生物,这条雪蛟来自三千世界中的……古修仙世界!

加个“古”字,意味着世界内没有任何科技,只存在冷兵器和法术,与一些古典仙侠小说里描绘的世界相似,遍地都是修仙者和妖魔鬼怪。

“我们看到那条微博视频后,立刻调取了卫星监控。”白秘书拿起遥控器,按下播放键。

曲悦看向会议室墙上的荧幕。

只见平静的海面上方,突然出现一个蜈蚣状的巨大裂口,雪蛟便是从这裂口中钻出来的。

这应该是某种破碎虚空的高级法术,但令曲悦意外的是,雪蛟脑袋上竟然还站着一位容貌昳丽的古装男人。

他的掌心上,托着一颗足球大小的蛋状物。

随着他手掌一翻,蛋状物下坠,落入太平洋里。

“意识到事态严重,曲部长连夜前往事发地,将这颗蛋捞了上来。”白秘书指指摆在会议桌上的木盒子。

竟是用于镇压邪祟的千年雷击木,曲悦看向自家二哥:“部长,这颗蛋是什么?”

“不知道,稍后会请几位‘专家’一同研究。”曲宋意味深长的回望她,“这事儿有很多种可能,或许是丢垃圾,或许是侵略前兆,但有一点可以确定,这颗蛋是个极度危险物,若是迟个十天半个月打捞上来,太平洋里大半生物都会丧命,绝非小事。”

曲悦了然,停职结束,她有了新的任务,潜入这个古修仙世界调查此事。

她神采奕奕:“我什么时候出发?”

曲宋:“立刻,直升机在楼顶候着了。”

曲悦摩拳擦掌,扭脸准备走人。

那入侵者虽然立刻就离开了,撕裂的空间想要完全复原却需要时间。因为无意中被游客拍到,发现的及时,特殊部门有种秘密手段,能反向追踪到裂口对面,将人送过去。

又因那裂口已是缩的极小,通行者的修为不能太高,还必须有着极强的生存能力和丰富的侦查经验。

放眼整个特殊部门,没有比曲悦更适合的人选。

“等等。”曲宋喊住她,“那道裂口可以容纳两个识海境界的修士通行,你带他一起去。”

曲悦朝他钢笔指着的角落望过去,那里坐着一个白净斯文、大学生模样的年轻男人。

见到曲悦打量他,他起身走到她面前,彬彬有礼的伸出手:“曲师姐,你好,我叫江善唯,往后可以叫我小唯。”

“你好。”曲悦与他握手,嗅出他身上有股经久累积出来的药草味儿,是位丹药师。

“部长,您知道的,我一贯独来独往,不需要帮手。”曲悦暗暗撇嘴,不想带个累赘。

“他不是去帮你的。”曲宋不咸不淡地说,“他主要负责监督你,省的没有人证,你总有各种说辞。听好了,这一次若是再乱搞事情,回来等着上异人法庭吧。”

曲悦:“……”你真是我亲哥吗?

她悻悻然转身。

“阿悦。”曲宋又喊住她。

曲悦扭头:“部长还有什么指示?”

曲宋犹疑了下,放软声音:“诸事小心。”

曲悦抿嘴笑,露出两个深深甜甜的酒窝,比出一个“必胜”的手势。

曲悦带着江善唯走出会议室,乘电梯直达顶楼停机坪。

两人坐在后排,直升机起飞后,曲悦从储物镯子里取出个眼罩带上,仰头休息。

直升机在国境内时正常飞行,进入太平洋后速度堪比火箭。

眼见即将抵达目的地,江善唯小声询问:“曲师姐,咱们要把身上的衣服换成长袍么?”

“先不用。”曲悦伸了个懒腰,“但你的短发不行,会被认为是妖怪。在古世界,人族认为头发是人之精华,不能剪的。”

“看样子师姐经常前往异界。”江善唯摸出一颗生发丹吃下,原本一头短发似海藻疯长,浓黑且茂密,瞬间成了从漫画里走出来的美少年,“对了,曲部长是开玩笑的,我没有收到监督你的任务,我……不是特殊部门的人。”

“我知道。”

曲悦心里清楚,这是位带资进组去异界旅游的阔少,她是给他当保镖的。

曲宋即使派人监督她,也不会派个修道者中最弱鸡的丹药师。

姓江,应是药神谷的少爷。

特殊部门跨界域查案子,总有不少修道世家想出钱将子女送来,一起去历练,统统被拒绝了。

但药神谷不同,在全球异人财富榜上排名前十。

她忍不住问:“你们药神谷许了曲部长多少好处?”

江善唯显出几分难堪:“免费为特殊部门提供十年丹药,若我能平安无事的回来,再追加五十年。”

曲悦微讶,难怪二哥会同意,谁不知药神谷一丹难求,这是下了血本了,将他视为继承人培养的?

“放心,你会平安回来的。”曲悦拉起眼罩,认真看向他,“前提是你得听话。咱们这一去,快则两三个月,慢则两三年,运气不好,几十年也有可能。而且咱们在那里无法与家中联系,你想回来,只能依靠我,明白么?”

江善唯回以微笑:“我没有经验,自然全听曲师姐的。”

曲悦笑着放下眼罩:“那就没问题了。”

江善唯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他的礼貌源于修养,其实心里一直憋着一股气。

他不懂,想去异界历练,家族里就有能破碎虚空的法宝,有必要花重金求着特殊部门来当小弟吗?



曲悦掉落进海水里,摔出一蓬浪花。

她知道,这里已经不再是地球。

从水面露出头,顺着手腕上的绳子,她瞧见不远处的江善唯。

江善唯先她一步掉落,正浮在海水里,试图从储物镯里召唤飞行法器,却听“啪嗒”一声,储物镯竟然碎了。

曲悦朝他游过去,他目露惊恐:“师姐,这、这是怎么回事?”

储物镯碎裂,镯子内的一切物品都将归于虚无。

化虚无的意思是,即使镯子修补好,物品也找不回来了。

“你镯子里都放了什么啊?”曲悦诧异。

江善唯心痛的无法呼吸:“一套二十四个炼丹炉,三百多瓶丹药,几十件防身法器……”

曲悦眼皮儿一跳:“江大少爷,你家长辈难道没有告诉你,空间裂隙内压力极强,只能携带少量物品?”

这是常识,以他的家族背景,曲悦压根儿没想到提醒他。

江善唯一愣,爷爷没有说过,反而叮嘱他出门在外,有备无患,劝他将能带走的都带走,他才将镯子塞的满满当当。

老爷子是故意的??

曲悦见他这副七窍冒烟的模样,懂了。江家是怕他恃宝生骄,不服管教,索性令他一无所有,往后只能仰仗她。

果然财大气粗,不走寻常路。

“师姐,咱们先上岸吧。”水里泡着冷,江善唯稳住心态,期待的目光看向曲悦,等着她取出飞行法宝。

曲悦好笑道:“那你又知不知道,去到一个陌生的新世界后,因为灵气属性不同,短时间内,咱们是无法使用法术的?”

说完,瞧江善唯一脸懵怔的表情,显然是不知道。

她真心疼自己,不仅是给这位大少爷当保镖,怕是还要当保姆。

江善唯尝试催动法力,证实果真如此,连神识都放不出来。

他正慌着,瞧见曲悦一个猛子钻下水,在水下面待了一会儿,浮上来后笑道:“附近有一头蓝鲸。”

“师姐难道是在和鲸沟通?” 江善唯惊讶。

“对啊。”曲悦揉着酸胀的腮帮子,“我以前坠海,通常都是找海豚帮忙的,海豚更好说话些,不过这附近没有,只联系上了头鲸鱼。”

江善唯没有惊讶太久,江南曲家本就是乐修世家,乐修和丹修一样,都是极讲究天赋的,比丹修的数量还更稀少。

正想着,感觉到水下有一股力量在澎湃涌动。

一头巨鲸猛地从前方海域中破水而出,海水剧烈波荡,两人被卷入浪中,若非手腕牵着绳,便要被这股力量给冲散了。

但很快两人就被巨鲸从海浪里托了起来,待两人站稳后,巨鲸庞大的身躯紧贴水面,追着落日游去。

上岸时,已是第二天傍晚时分了。

曲悦从储物镯里取出两套男装长袍出来,将旧衣服扔进海里去。

岸上不远处有座荒废已久的小渔村,曲悦抓了几条鱼,带着江善唯在村子里过夜。

江善唯在火堆前坐着,看曲悦熟练的烤鱼,自己却像个废人,心情很不美妙。

曲悦将烤鱼翻了个身:“江少爷……”

“叫我小唯就行。”他满心歉意:“师姐,我给你添麻烦了。”

“没事,这是我的职责。”曲悦将烤好的鱼递给他,“炼丹师原本就喜静不喜动,而我是一个乐修,修习天地万物之音,自小就在外头野,咱们不一样。”

江善唯接过烤鱼,心情舒服些:“多谢师姐。”

曲悦莞尔,再串一条鱼接着烤。

虽然不谙世事,好在并不骄纵,带在在身边也不算麻烦。

江善唯咬一口鱼肉,暖了胃的同时,心中同样升起一股暖意。

通过这一天一夜的相处,他发现曲师姐真是非常和善的一个人,十分懂得照顾他的情绪。

相貌也很出众,蜂腰长腿,不笑的时候五官清秀,笑起来便露出两个深深的酒窝,有些可爱憨态。

但他打听来的消息,曲师姐虽很强悍,在异人学院念书时却常被记过处分,连毕业证都没拿到。

进入特殊部门以后,同样是大过小过不断,三年前更是差点儿被关进异人监狱。

完全看不出来。

他好奇曲悦,曲悦也好奇他:“你炼制的生发丹很奇特啊,竟能生出一头卷发?”

江善唯的大波浪卷发像是烫过一样,乌黑浓密,散在靛蓝色斜襟长袍上,有些妖异。

他吃着鱼支吾道:“与丹药无关,是我自己的问题。”

曲悦微微一愣,哦,原来是个自来卷。

江善唯纳闷:“有什么不妥?”

曲悦摇摇头:“我从没见过修道者之中有自来卷的。”认真想了想,“见过树妖,一头绿色的长卷发,也没你卷。”

“怎么会,如来佛祖就是卷发。”他的手指在头顶上画着一个个小圆圈,“卷的还很厉害,比我厉害。”

曲悦被他逗笑了,佛祖头上那可不是头发,是佛祖的肉,佛家三十二相之一的顶肉髻相。

“师姐,我出去下。”

吃完烤鱼后,江善唯站起身,神色带着几分尴尬。

曲悦看出他内急,周围她都打探过了,没有异常:“别走太远。”

江善唯应了一声,快步走出屋子。

曲悦收拾完鱼骸以后,便开始围着火堆打坐。

估摸着过去一刻钟,江善唯如厕回来了,左看看,右看看:“师姐,屋里只有一张床,你睡床,我睡地上吧。”

曲悦慢慢睁开眼睛,凝视着他:“好。”

虽然无法使用神识,但她听力惊人,放心江善唯独自出门,自然一直听着他的动静。

他如厕之后一直在屋后不远处打转,起初她不懂,现在知道了。

江善唯被困住了,眼前的似乎是一只……小妖怪?

曲悦不动声色的走去床边,脱鞋躺好。

妖怪则在角落里的干草堆里躺下,先前,当它经过火堆旁边时,原本欢畅跳跃的火苗似被电到一般,猛地缩了回去,屋内光影一个明灭。

曲悦恍若不知:“小唯,你睡觉不脱鞋么?”

妖怪头枕着双臂,翘起二郎腿:“睡地上哪有那么多讲究。”

曲悦闭口不语,从腰间的小布袋里取出一片竹叶,捏在指间把玩。

这是她先前在查探周遭环境时,从地上捡来,留着防身的。

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了用场。

屋子内沉默下来,妖怪一直等到火堆完全熄灭,才开口说话:“曲师姐,我睡不着,你给我讲个故事吧。”

“讲故事?你想听什么故事?”黑夜中,曲悦的声音十分轻缓,像夜风温柔拂过脸颊。

“随你,但故事必须精彩,不精彩的话,我会吃掉你哦。”妖怪舔舔嘴唇,“真的吃掉你。”

“调皮。”曲悦轻笑一声,“那师姐给你讲一个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吧……”



脚气?亏他想得出来。

曲悦又一次被他逗笑了:“不是鞋子精,是‘汐’。”

江善唯诧异的看向她,没听说过。

“‘汐’是一种海妖,由潮汐灵气凝结而成,没有实体,无法上岸。”失了舌尖血,等同泄去不少阳气,曲悦感觉到一丝寒意,伸手烤火,“汐最喜欢听故事,若在海上碰到它,它会缠着你给它讲故事,讲的精彩,就会得到它赠送的海宝。”

江善唯问道:“若是不精彩呢?”

曲悦挑眉:“不精彩,就会被它拖入海底吃掉。”

怪不得渔村会荒废,看来是受了这只汐的影响,举村搬迁了。

江善唯又问:“可师姐不是说,它不能上岸?”

“平时是不能。”曲悦觑一眼那双鞋子,“穿上人类的鞋子,就可以上岸,走不了太远就是了。”

“原来如此。”江善唯夸赞,“师姐懂的真多。”

“《三千世界之妖怪志》里看过介绍,实物我也是第一次见呢。”曲悦眼睛亮闪闪,对这只海妖很感兴趣。

爱听故事,好奇心旺盛,对世事知之甚深,非常方便她了解这个世界。若是能抓住它,可以省去自己许多功夫。

“妖怪志?”江善唯想不起来,“什么书?我怎么从未在异人书店见过?”

“我老爹写的书,不对外出售。”曲悦起身指床,“睡觉吧,夜深了。”

江善唯忙不迭道:“师姐睡床。”

曲悦却朝外走:“我今夜不睡,我需要去附近找一些材料布个法阵,汐的心眼针尖一般,刚才被我所伤,恢复以后会来找咱们寻仇呢。”

江善唯想说那连夜离开不就得了么,为何要布阵呢?

“师姐是想抓住它?”应该是了,他也站起身,“我去帮忙。”

曲悦实在不想他跟着添乱,想了个理由:“曲家法阵不外传,恐怕不太方便。”

江善唯忙收住脚步:“那我先睡了,师姐不要走太远。”

“放心,即使我走远了,也能听见你的一切动静。”曲悦走出屋子,轻轻阖上门,“好梦。”

她忙活大半宿,布下一个捕妖阵。

无法使用法力是真的苦逼,不然就这种等级的海怪,根本不够她一指头戳死的。

围着捕妖阵转了好几圈,她依然有些不放心,怕殃及江善唯,又去竹林里挑挑拣拣,撅一根竹子,做一支笛子。

竹叶能吹的曲子终究还是太少了。

将笛子别在腰间,曲悦便在海边听着潮涨潮落的声音,盘腿打坐。

其实,本不必如此麻烦。

她的本命乐器即使没有法力也可以取出来,但她不想,不到万不得已,本命乐器还是放在识海内蕴养着比较好。

在华夏国,修炼的等级分为凝气、识海、脱胎、出窍、渡劫这五个大境界。

渡劫失败,会遁入归虚,就像江善唯储物镯里的物品,并未损坏,却再也找不回来了。

若是渡劫成功,便能与天地合道,得天地之力,跳出五行轮回,得大自在。

合道,是所有修道者毕生的追求与理想,有些是为了力量,有些是为了长生,也有些智者,是想要脱离蒙昧,看清天地万物的本质。

乐修,在有的世界又被称为音修,是公认最容易参悟天道的修行者。

天道看似无形无相,实则是有声音的,虫鸣鸟啼,落雨惊风,这些都是天道的声音。

超高天赋的乐修,那是直接可以与天道对话的存在。

说起她父亲曲春秋,早在曲宋出生那会儿,就已经步入渡劫期许多年了,尽管华夏国内渡劫期大佬并不少,但若说曲春秋乃是合道之下第一人,那些大佬们即使吹胡子瞪眼,咬碎一嘴的牙,也不会张口反驳一个字。

然而曲家人一个比一个低调,现如今没点儿底蕴的门派和家族,对曲家的事情知之甚少。

二十八年前,曲春秋自觉境界圆满,准备等曲悦出生以后,他便闭关渡劫,尝试合道。

人算不如天算,谁曾想曲悦一出世便有异病,昼夜哭闹,声嘶力竭,连药神谷老祖都束手无策。

直到有一天,襁褓中的小不点突然一声尖叫,眼球凸起,两只小小的耳朵流出血水,曲春秋震惊之余,终于明白症结所在。

他这小女儿天赋异禀,能听到许多人类根本听不到的声音,对于乐修而言,这是天大的好事,这是神通!

但放在一个没有任何意识,无法控制五感的婴儿身上,这些杂乱甚至狂暴的声波,会要了她的命。

曲春秋以隔音罩封住她的耳识,并不能完全阻隔,只能一步一叩首的攀上万丈峰顶,借来大无相寺的至宝金光琉璃罩,将她罩在里面,才算止住了她的哭声。

童年时期的曲悦从未出过家门,吃喝拉撒睡都在这个两平米大的罩子里,家里人谁想和她说话,都得钻进罩子里来。

她每天除了看书,就是修炼。

想要从罩子里走出去,她必须有本事操控自己的五感。

曲春秋自然也将闭关合道一事完全抛去脑后,待在罩子里手把手的悉心教导她。

渡劫期名师指点,再加上天赋过人,当同龄的小修者还在每天练习呼吸吐纳之时,她已经修炼到凝气巅峰境界,成功操控五感。

十岁那年,在父亲的鼓励下,她惴惴不安着、第一次走出了金光琉璃罩……

咦,不对啊。

往事令人伤感,她觉得心痛也就罢了,竟然还有股想流泪的冲动,这也太不正常了。

收敛心神,曲悦认真倾听,发现果然有些奇怪的音波夹杂在海潮里,是鲛女的哼唱。

鲛女鲜少在浅滩现身,是冲着自己来的。

曲悦一时间有几分啼笑皆非,老爹书上写的没错,“汐”的性格三个词形容足矣:“投桃报李”、“以牙还牙”、“至死方休”。

她让它流了泪,它也要让她流泪才算完。

原来让它流泪,比用舌尖血伤它灵体更令它记仇。

曲悦站起身,纵身跃上一块儿礁石:“呀,打不过我,竟还请帮手?”

话音落下好半响,听见海妖恼道:“我是没有防备!”

曲悦冷笑:“那你上岸,咱们再比过。”

半响,海妖咬牙切齿:“有种你下水啊。”

“有种你上岸啊。”

“甭以为我不知道你布好了阵,等着瓮中捉鳖!”

曲悦摸摸下巴,这海妖比自己想象中聪明,看来道行不浅。

空气突然安静良久,她微微侧耳,听见百十丈外的水下,有几个声音。

女人:“她不是个善茬,我们打不过,你又正在化形的紧要关头,就不要节外生枝。”

老人:“是啊波哥。”

男人:“不行,我一定要她也流泪,不然一定会成为我的心魔劫!”

小孩儿:“哎,小波波,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她抓了我好些个龟孙子去布阵,我都闭着眼呢。”

老人:“是啊波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