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陆菲儿齐尘御(免费阅读)

陆菲儿齐尘御(免费阅读)

陆菲儿齐尘御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小说主人公是的小说叫《陆菲儿齐尘御》,该文文笔极佳,内容丰富,内容主要讲述:齐尘御在F国的第十五天,医院确定了手术方案,简一也做了多次检查。齐尘御还听闻,那名给简一捐献心脏的人,身体不是很好了,她也住在医院,可能活不过半个月了。

主角:陆菲儿齐尘御   更新:2022-09-11 08:4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菲儿齐尘御的其他类型小说《陆菲儿齐尘御(免费阅读)》,由网络作家“陆菲儿齐尘御”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主人公是的小说叫《陆菲儿齐尘御》,该文文笔极佳,内容丰富,内容主要讲述:齐尘御在F国的第十五天,医院确定了手术方案,简一也做了多次检查。齐尘御还听闻,那名给简一捐献心脏的人,身体不是很好了,她也住在医院,可能活不过半个月了。

《陆菲儿齐尘御(免费阅读)》精彩片段

佣人毕恭毕敬:“夫人回娘家了,说等您回来她再搬回来。”




齐尘御松了一口气,陆菲儿很胆小,怕打雷怕黑夜怕疼,她是不愿意自己在一个大房子里的。




齐尘御在F国的第十五天,医院确定了手术方案,简一也做了多次检查。




齐尘御还听闻,那名给简一捐献心脏的人,身体不是很好了,她也住在医院,可能活不过半个月了。




他问了一嘴,医生说她患的是很严重的肠癌。




听到这里,齐尘御心里咯噔一下,肠癌……上次简一报告单上也是肠癌。




这样的巧合让齐尘御心里不舒服。




他立刻给陆菲儿拨了电话,陆菲儿躺在病床上,短短半个月的时间,她瘦的吓人。




护士将手机递到她的面前,她看到上面显示的名字眼睛有了笑意,这还是齐尘御第一次主动给她打电话呢。




她哆哆嗦嗦的去拔氧气,护士制止她,陆菲儿摇了摇头。




她拿过手机接了电话。




短暂的沉默过后,齐尘御问她:“我下个月7号回去,你7号可以回家了。”




“好啊。”陆菲儿笑了笑。




齐尘御觉得她有些不对劲儿。




“齐尘御,我好困啊,你能不能明天打给我?”




她的声音没什么劲儿,齐尘御只当她没有睡醒,他看了眼时间,国内现在是早上八点钟。




鬼使神差的,他道:“好,我明天打给你。”




通话结束,手机从陆菲儿手里滑落,她重重的呼吸,护士手忙脚乱的给她罩上氧气,陆菲儿闭上眼睛,眼前一片花白。




“我好想看明天的太阳。”她声音气若游丝,“也好想接他的电话。”




可是,她知道自己接不到了。




原本还需半个月结束的工作,齐尘御一天之内赶完,他订了当晚回国的机票,去机场之前他穿上西装后突然想到了什么,都行李箱里拿出了陆菲儿送他的那条领带。




酒红色的领带和他今日穿的西装特别的搭。




他提前上了飞机,在手机关机之前,齐尘御收到了一条来自医院的消息。




“齐先生,捐献者于两分钟前去世,简小姐的心脏移植手术将于两个小时之后进行。”




飞机落地,齐尘御下了飞机,李彦接过他的行李箱放在车上。




“去医院。”齐尘御弯腰坐上了车,七个小时的长途飞行令人疲惫,齐尘御捏了捏眉心。




他看了眼外面,太阳自低处升起,他拿出手机拨给陆菲儿。




说好了给她打电话,他不会食言。



手机传来他没听过的铃声,时间一分一秒拉长,陆菲儿没接电话。




还没醒?




齐尘御扯了扯领带。




车子行驶到第三医院,齐尘御穿过门诊楼乘坐去往住院部三楼天桥的电梯,他刚进电梯,旁边的电梯便打开了,有人推着担架床带着过世的人出来。




齐尘御扫了一眼,那人身上盖着白布,垂于白布外的手是个女人的手。




他心里猛然的缩了一下,要去看推着担架床的家属是什么样的时候,电梯都要关了。




他伸手拦了一下,正要往外走,便有一家三口走了进来。




“谢谢。”女人给齐尘御道谢,她都以为自己得赶下一趟电梯了。




没想到里面的人帮忙留了电梯的门。




齐尘御冲出电梯四处看,已经找不到人了。




“先生,您上来么?”电梯里的女人冲他的背影喊道。




齐尘御在这一刻有些茫然,他走回电梯失笑,他怕是疯了,他刚才有一瞬间觉得那只手那个女人是陆菲儿。




是他疯了。




陆菲儿的左手常年戴着结婚戒指,每天都戴,一次都不曾摘下来过。




那只没有戒指的手怎么可能会是她的呢。




简一刚做完手术,人还没醒,齐尘御在外面守了她一会。




他又给陆菲儿打了个电话,依旧没人接。




齐尘御起身,吩咐李彦:“去陆家。”




陆家的大门紧闭,没有人在。




齐尘御坐在车里,一根接一根的烟抽,三个小时后,等到了陆家的车。




王云清从车上下来,手里拎着一个包。




她身后跟着家里的阿姨,怀里抱着什么东西,阿姨的眼睛通红。




他往车里看,没再下来人了。




王云清走着走着,听到了阿姨的抽泣声,她拧眉回头:“哭丧什么!”




陆菲儿好不容易嫁给齐尘御了,齐家那么有钱,她一分钱没拿到就死了。




齐家那边给她丈夫交了治疗需要的费用,但是钱没到她手里,现在陆家破产了,她要花什么!




“小姐太可怜了。”阿姨止不住的伤心,她甚至死都没留一个完整的身体。




陆菲儿是她从小看着长大的,她还那么年轻,那么开朗的一个小姑娘……




“她可怜什么,我才是没福,我就生了这么一个女儿,我还没享受到什么呢,她倒是好啊先死掉了,还把心脏捐了你说她是不是有毛病。”




早知道就多生两个了。



“你说谁死掉了?”




听到这声音,王云清被吓了一跳,脚步一顿向男人说话的方向看过去,在看到齐尘御后脚软了一下。




说实话,她一向是有些怕齐尘御的。




“陆菲儿死了。”王云清怕归怕,心里还是有些不耐烦。




哪怕陆菲儿与齐尘御离婚也好啊,可以分割齐尘御一大笔财产,现在死了算怎么回事。




“我问你谁死了!”齐尘御走过来。




王云清:“陆菲儿……”




“嗬,”齐尘御冷笑,“你们在玩捉迷藏的游戏么?”




陆菲儿早先就要与他离婚,现在是躲在娘家里不肯出来才谎称死掉了吧。




齐尘御看着陆家阿姨怀里抱着的骨灰盒,眼角隐隐发红。




这戏未免也做的太真了些。




不过他不信陆菲儿死了,若是她死了,王云清失去自己的女儿怎么会一点伤心的表情都没有。




“开门。”齐尘御下颌示意陆家的方向。




王云清眉头皱了下,齐尘御这是摆明了不相信了。




王云清示意阿姨去开了门,齐尘御长腿阔步的进了陆家。




他直接去了陆菲儿的闺房,想直接推开门,只是他心里不知怎么回事重重的向下坠了一下,他手收了收,改成敲门。




“陆菲儿,出来。”




回应他的是死一般的寂静。




“你耍什么脾气,”他薄唇紧抿,“你有什么资格耍脾气!”




“是你先背叛了我,你有什么资格生气。”




齐尘御看着门板说话的时候手克制不住的发抖,王云清双手抱臂站在身后看了一会,而后走了过来,在齐尘御的眼前将门打开。




卧室里,不见陆菲儿的身影,里面干净简洁的仿佛没人住过。




王云清道:“她好久没回家住了,我得到消息的时候是陆菲儿病危,她还签了捐献器官的协议,心脏不知道捐给了谁。”




“别说谎话了。”齐尘御双拳紧握。




简一刚做完心脏移植手术,王云清就说陆菲儿捐献了心脏?




可笑。




陆菲儿怎么会捐献心脏给简一,她明明不喜欢简一。




看来王云清是不会说实话了,齐尘御大步的向外走,边走边给李彦打电话:“给我查所有的酒店入住信息,一定给我找到陆菲儿!”




她凭什么一声不吭的离开,明明是她做错了,她装什么受害者。




刚挂断电话,他手机便响了起来。




“总裁,夫人忘记戴戒指了。”家里的佣人如是说道。




前一阵子,陆菲儿说要回娘家几天,她被打发回家了,接到总裁要回来的消息她才重新回家打扫。




结果在桌上看到了陆菲儿一直戴着的婚戒。




“我知道了。”齐尘御矮身上了车。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