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女频言情 > 重生后阮小姐美又飒

第3章

发表时间: 2022-07-15

“咳咳......”

阮软被呛醒,睁开眼就看到浑身湿透的秦骁以及他那双沉深幽暗且担心的眸子,嗓尖忽而泛起哽咽。

她一下子投进秦骁的怀中,闷声哭了起来。

秦骁紧紧的将她拥在怀中,温柔缓缓传到耳边:“没事了,别怕,我在呢。”

阮软心里暖的一塌糊涂,她上辈子是瞎了眼才会觉得秦骁可怕,反而去喜欢根本不把她放在心上的顾决。

“软软,别怕。”秦骁在她低声温和地喊了她的名字。

再对上他温柔如水的眸子,她才猛地意识到自己没有死,而是重生回到一切都还能挽救的时候。

她再一次抱住秦骁:“我再也不会离开你。”

泳池旁,一片沉寂,只听到偶尔传来的抽泣声。

哭的人是始作俑者阮雨沫。

少倾,情绪恢复后的阮软看向她:“你在哭什么?”

一句话就把矛盾指向阮雨沫。

顾决在阮雨沫边上,一边安慰一边着急地说:“阮软,大家都以为是雨沫把你推下水的,你快替雨沫解释。”

阮软冷笑,上辈子顾决可从未替她说过一句话,反而跟着秦家人一起谴责她。

可如今,他却是肉眼可见的心疼阮雨沫。

听到顾决着急的语气,阮雨沫顿时号啕大哭起来,恳求似的看向她:“姐姐,你快跟大家解释,不是我推你落水的,我没有......我没有推你!”

“可是......”这时,坐在最边上的莫筱竹缓缓地开口,“我确实亲眼看到你把阮软姐推到游泳池里。”

话一出,所有人都震惊了。

大家再一次将目光投向阮雨沫,莫筱竹是目击者,她的话当然可信。

突然,有人质问:“阮软是你姐姐,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一时间,所有人都在质问她,所有人都将她当成罪魁祸首。

为什么?

阮雨沫摇着头,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明明是阮软自己跳到游泳池里,她最后那个眼神......好可怕,她好可怕!

“不......我没有!我没有推她......姐姐,姐姐你快跟大家解释,我真的没有推你,明明是你......”她哭得梨花带泪,扫见阮软那张阴冷的脸时,突然慌了起来,“我只是陪她到游泳池边上,是她!她突然就往泳池里跳!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她要干嘛。”

“阮软,你为什么要陷害我?为什么!”

顾决心疼的搂上阮雨沫的肩膀,将情绪有些激动的她控制住:“雨沫,别怕,不是你做的,谁都冤枉不了你!”

知道所有计划的顾决当然知道她不可能推阮软下泳池,可他确实不知道阮软为何会自己跳下去,而且她根本不会游泳!

阮软实在没必要为了诬陷阮雨沫而让自己陷入危险,她不是一向都很听话的吗?

顾决不禁微微皱起眉头,心里对阮软的厌恶越发的深。

可他哪里知道,死过一回的阮软根本不怕死,自然也不介意他的厌恶。

是,她是卑鄙无耻,她是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甚至不惜让自己陷入危险中。

可是,在不伤害莫筱竹又能撕破阮雨沫的假面的前提下,她只能成为受伤的人。

就连死亡都经历过的她,还畏惧什么?

终于,秦家老爷子秦赫还是忍不住发了话:“这究竟是什么回事!”

“秦爷爷,我真的没有推她!”阮雨沫立即解释。

阮软轻咳几声,虚弱地往秦骁怀里靠了靠,她没打算解释,莫筱竹是她的目击证人。

秦骁依旧紧紧地握着她的手,这像是给了阮软不少勇气。

阮雨沫红着眼,不敢相信地看她:“阮软,你别装了,就是你自己往泳池里跳的。”

阮软艰难地撑起身子,反问道:“雨沫,你是说从小怕水的我突然想学游泳?”

她说完,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难看,所有人都听得出这句话的潜台词。

皱着眉的顾决再一次解释:“雨沫从小跟你一起长大,她没有害你的理由。”

秦骁冷笑了声:“你觉得软软有寻死的理由?”

“你!”顾决不敢得罪秦骁,只能又将目光投向阮软,死死盯着她,“雨沫是你妹妹,你为什么要陷害她?”

“我有没有陷害她,她心里清楚。”阮软垂下眉眼,唇角弯起一抹谁都看不见的讽刺笑容。

原来这就是爱与不爱的区别,上辈子不爱她的顾决在她出事后一句解释都没有,如今却愿意为了阮雨沫顶撞秦骁。

“你撒谎!”阮雨沫受不了那么多人的质疑,几近崩溃的盯着阮软,“明明是你说要将莫小姐推到泳池,你还说只要你把莫小姐推下水,她出了事,秦家......骁哥就一定会跟你退婚,你!明明是你让我陪你来泳池的......”

下一秒,顾决捂住她的嘴,可话已经传了出来。

所有人面色都变了。

阮软看向秦骁,低声说:“我没有。”

秦骁没说话,只是更紧的握着她的手。

其实,这原本只是她们姐妹间闹着玩儿的小事,可偏偏发生在秦家老宅,尤其是刚才阮雨沫还提到莫筱竹,这就不再是他们的家事。

关于莫筱竹的事情,她们怎么着都得给出个交代。

顾决搂紧阮雨沫,赶紧替她道歉:“雨沫只是太着急随口瞎说的,你们别往心里去。”

“别往心里去?我倒是要听听看,是谁敢伤害我女儿!”莫筱竹的养母秦梅站了出来,却将矛头指向阮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到底是秦家人,秦梅的气势可是一点也不含糊,直逼阮软。

秦梅指着阮软质问他:“筱竹有心脏病,要是她真的把筱竹推到泳池里,她担得起后果吗?”

阮软想到自己上辈子做的孽,愧疚的往秦骁怀里缩了缩,感受到她的颤抖,秦骁误以为她是害怕,将她护住:“且不说软软没有做,可就算她真的做了这件事,她担不起的后果,我秦骁还担不起吗?”

阮软一愣,怔怔的看着男人坚定的表情。

秦梅的火气往上涌,可如今受害者到底是阮软,她只能将这股无名火暂时压下。

“老公,我什么都没做......”

这一世,她确实什么都没有做。

她瞥了阮雨沫一眼,瞧见她脸上惨白的模样,心里舒服了不少。

阮雨沫的假面已经被撕破,她的目的就已经达到,于是适时地蹭了蹭秦骁的胸膛,吸着鼻子道:“老公,我冷。”

男人深邃的眼底升起点点宠溺,将她横抱起来:“老公抱你回房间。”

阮软吸了吸鼻子,顺势抬手搂上他的脖子。

刚抬脚,阮雨沫的声音又响起:“骁哥,我真的没有推她......”

事已至此,阮雨沫还是不愿意放弃挣扎。

可换来的,却是——

秦骁脚步一顿,眸光瞬间沉了下来,冷冽丢下一句话:“这笔账,我们晚点再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