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确有情既望po

确有情既望po

季青林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季青林也有点上火,折腾大半天了从棚外移到棚内,前几套注重意境的还好,最亲近不过是一人在楼梯上一人在楼梯下,牵着手对视。

主角:季青林杨惠卿   更新:2022-12-08 16:4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季青林杨惠卿的其他类型小说《确有情既望po》,由网络作家“季青林”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季青林也有点上火,折腾大半天了从棚外移到棚内,前几套注重意境的还好,最亲近不过是一人在楼梯上一人在楼梯下,牵着手对视。

《确有情既望po》精彩片段

他以为杨惠卿会选那种大方保守款,没想到选了个这么大胆直接的。

杨惠卿从镜子里看到他,点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有点不自在地扭了扭身子。

“屁股这有些紧了。”

边上满脸堆笑的设计师上前来试了试松紧:“不紧,按着您的尺寸做的,怕活动不方便我还特意放宽了两厘米,就得要这效果才对呢。”

杨惠卿闻言转过身,背对着镜子看身后的样子。

长发堪堪挡住胸前沟壑,正面腰身一览无余。

她又转了半圈,确是体会到这尺寸正合身,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这才抬头看向季青林,似是询问他的意见。

季青林见她看过来,“你随意。”

打了个招呼就去换衣服了。

拍照的时候两人尴尬的不行,摄影师又不敢发脾气,急得直冒汗。

“先生太太离得再近一点。”

季青林也有点上火,折腾大半天了从棚外移到棚内,前几套注重意境的还好,最亲近不过是一人在楼梯上一人在楼梯下,牵着手对视。

现在要拍这近距离亲密感,实在做不来。

压着性子往边上靠了靠,搂着她肩膀的手紧了一紧。

抬眼看向摄影师,意思很明显:行了吧,快拍。

摄影师只得敷衍地按了两下快门。

讨好地笑:“先生可以两只手一起半搂着太太的,那样看起来更亲密点。”

季青林还没想通这是个什么姿势,却听到身边人噗嗤一笑。

以为她在笑自己不敢搂,想都没想就把手臂环上她的腰,将人往怀里一带。

杨惠卿还停留在“看起来更亲密点”的笑点中。

冷不丁被他搂过去,手掌下意识地就抵在他的胸口,一个抬眼一个低眸,谁也看不清谁心里所想。

耳边咔咔咔声不停,“就是这样就是这样,太太头再靠近一点。”

杨惠卿只能把上半身一点点贴近他。

“再近一点。”

再近了一点。

咔嚓咔嚓。

“可以再近一点吗季太太?”摄影师小心地问。

杨惠卿翻了个白眼,正要拒绝,背上传来火热的触感。

季青林竟直接上手把自己按在他的怀里。

耳边传来“配合点快点完事。”

她不说话,心里腹诽:那你也轻点啊,猛地一下胸撞得很疼。

摄影师再要求杨惠卿把头贴在季青林胸口处时她异常配合,确实是快点完事才好。



假笑,咔嚓咔嚓。

完事。

婚纱照出来后杨惠卿回想了半天,她当时真的是整个人被他圈在怀里吗,怎么看起来,还不错的样子。

杨惠希更是直接打趣:“姐你们这是睡过了啊?婚前试性吗?怎么这么亲热?也没见几面啊。”

杨惠卿懒得理她,却还是有点脸红。

这被他圈在怀里对视的样子,乍一看还真是有点感觉。

她认真地怀疑是后期加工拉近了他们之间的距离,说不定两个人的眼睛都是动过了的所以才看起来竟有浓情蜜意的感觉。

其实她没猜错,后期为了将这两位眼神调整得看起来不像陌生人一点,着实是下了苦功夫。

最终,杨母还是敲定了这张“浓情蜜意”的半身搂抱婚纱照作为婚宴主选。

杨惠卿和季青林的婚宴,两个人是一丁点心都没操。

出个场,敬个酒,走个套路,就完了。

本来大家都以为季青林会是这堆人里最后结婚的,没想到杨惠卿刚回国,这事就风风火火敲定下来,迅速地办完了一切。

姐姐,却像极了民国时期,或更早的时候,藏在闺阁里不见人的大家小姐。

偏圆的脸蛋,雪白的肤皮,亮晶晶的杏仁眼,穿着藕色丝质吊带睡裙,布料温温柔柔贴在她身上,曲线被不留余地地全部勾勒出来,染了黄的朝阳落在她裙上,动作间光泽莹莹。

她藕臂香肩和一对小腿都露在外头,头发披在肩头,一副天真无辜样。

看起来也是没想到能撞上这么一堆人,当下愣在楼梯上,稍带羞涩地点了点头,转身上楼去。

这边杨家老三杨仝不知从哪扯出一块毛绒披肩来,三步作两步赶上姐姐,披在她身上,盖住露出的手臂肩背。

只听着杨仝细声细语,众人从未见过的乖觉。

被他半揽着的姐姐抬头一笑,娇娇软软。

杨惠希这边大大咧咧:“眼睛都收好了,别看了!”

说完貌似无意看了季青林一眼,别人她不敢保证看没看见,但季青林与她先进屋,在沙发这边逆着光,姐姐刚刚转身上楼时,胸前的颤动与胸型,可是能看的清清楚楚。

季青林,偏爱细腰翘臀。

侧面应当是没看清楚姐姐的腰吧。

她刚把心思抽出来,江坊在那唏嘘:“今天才见绝品,难怪你家藏着掖着。”

杨惠希状似要恼,“怎么着,姐姐一回来就把我比下去了?”却也知道这堆人精哪一个不是一眼就能看出女人身上哪里有几两肉的人。

好在她们姓杨,嘴上说归说,谁也不敢随意唐突了姐姐。

在座的若说谁能让杨家忌惮三分,唯一个季家季青林罢了。但姐姐看起来温温软软乖乖女的样儿,不是他的菜。

没一会儿杨仝蹦跳着下来,“巧了,本来以为姐姐明天到的。但她临时改了航班也没和家里人说,撞上了。”

说着大剌剌地坐下:“我们玩我们的,今天场合不对她也还没倒时差,以后再见面打招呼吧。”

众人看杨家老二老三都有意不让姐姐出来见面,也知道杨家老二娇艳一朵花,老三更是个游戏花丛片叶不沾身的人,只有这一个大女儿藏地紧实,丁点儿不露。

也不在意,日子还长,既然回来了就没有再不见人的理。于是打牌的打牌,喝茶的喝茶,热热闹闹玩开了。

却没想到过了几日江坊当真念念不忘,直接在饭局上把杨家老大点出来。

“杨仝你姐姐什么时候出来玩啊?我记得叫杨惠卿,卿卿佳人可不好在家里藏着埋汰了。”



一些不知情的这才知道杨家姐姐回来了,嚷着要见见杨家大姐。

直把杨仝逼的变了脸色摔了杯子才作罢。

季母一边自得地笑,一边口上谦虚着。

“哪儿跟哪儿呢,一定是我家青林太凶,让人不好张口问了,才问到我这来的。”

“不过我这儿媳妇,确实是我家老爷子早就定了的。老爷子眼光好啊!”

边上夫人笑骂:“瞧你这得意的样儿,等生了胖小子,就是扔给你的!到时候瞧着吧。”

一堆人又说起各家小辈来,热热闹闹又把牌打起。

光园里两人的婚房是季青林独居后就一直住着的。

婚前双方家里就居住地这件事没有怎么商量,他们这种联姻家庭,婚前婚后财产都分得很清楚,看似仓促地结了婚,实际上该少的协议文书一样没少。虽说不出意外一辈子就这么过下去了,但那意外是双方家庭都不敢冒险的。因此,共同财产越少越好。

为着方便,省去再以两人名义购置一套新房的繁琐。杨惠卿对于入住季青林名下的光园没什么意见。

因此,这栋房子完完全全是独居男人式风格。

冷硬的北欧风设计,只两层的小独栋。

一楼的主灯又大又亮,直直地打下来,让人无所遁形。

杨惠卿遮眼,皱着眉盯着这个只有瓦数没有丁点装饰的照明工具。

“阿姨,打电话叫书房的设计团队明天来把这灯给换掉。”

“让他们把备选品今晚之前发给我。”

阿姨看着站在楼梯上冲她说话的杨惠卿。

莫兰迪灰色的大披肩裹着,头发温温柔柔地散在上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