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生孩子风波

生孩子风波

彭宇阮昕 著

其他类型连载

火爆新书《生孩子风波》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彭宇阮昕,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说让我等等,明天是她让人算好的良辰吉日,到时候再生。我不理解,生孩子的时间还能自己选吗?羊水都破了,还让我在家里等着?至少得把我带医院去吧。我和他们讲道理,可是无论我怎么求婆婆,她都不理会我。

主角:彭宇阮昕   更新:2022-09-11 09:5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彭宇阮昕的其他类型小说《生孩子风波》,由网络作家“彭宇阮昕”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火爆新书《生孩子风波》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彭宇阮昕,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说让我等等,明天是她让人算好的良辰吉日,到时候再生。我不理解,生孩子的时间还能自己选吗?羊水都破了,还让我在家里等着?至少得把我带医院去吧。我和他们讲道理,可是无论我怎么求婆婆,她都不理会我。

《生孩子风波》精彩片段

我和老公在 19 年底第一次去他老家过年时,怀孕 8 个月,可是因为疫情原因我们无法及时回到城里。

1


眼看着已经快要到预产期了,村子还是封锁状态,我们只能商量好,在要发动的时候打 120 去医院,可是我没有想到的是,我羊水都破了,婆婆却不让我打 120。


她说让我等等,明天是她让人算好的良辰吉日,到时候再生。


我不理解,生孩子的时间还能自己选吗?


羊水都破了,还让我在家里等着?至少得把我带医院去吧。


我和他们讲道理,可是无论我怎么求婆婆,她都不理会我。


她还语重心长地对我说:「阮昕啊,我这也是为了你和孩子好,当初我生彭宇就是特意算了日子的,你看看现在彭宇,从小就是我们村里最好的,是村里唯一的一个大学生,都是因为出生的日子时辰好。」


吉时?


我都这样了,还要等吗?有什么能比人命重要吗?


眼看无法说服婆婆,我就立即去找老公彭宇。


我可是他竟然也和他妈妈一个说法:「阮昕,我妈既然那样说了,就有道理,生孩子这事她比你有经验,你听她的。」


我不敢相信。


我是他的妻子,我肚子里怀着的是我们的孩子!


现在已经 21 世纪了,就算他妈妈是上一代的有一些偏执的想法,可是他是正经毕业的大学生,已经工作三年了,难道还不知道不及时去医院的后果吗?


于是我着急说:「我也想孩子今后能成材,可是得先保证孩子的安全。」


我恳求他们,可是彭宇和婆婆还是不同意,我已经很急了,于是就要自己拿手机打 120。


但他们竟然把手机给收了,把所有能够联系外界的东西都藏起来,还把院子锁起来,防止我逃跑。


「妈、彭宇,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我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们。


「阮昕,你就老实等着吧。」婆婆开口道,「我不会害你的。」


我只是看着彭宇,可是他并没有应声。


我无法忍受,手机拿不到,我就直接往外面走,我不能因为他们的几句话就坐以待毙。


可是他却堵住了门。


「彭宇!」我红着眼叫他的名字。


「阮昕,听我妈的。」他却只是皱着眉头看着我。


我无法形容那个感觉,只觉得心痛到几乎窒息。


「让开!」我忍住心里的痛,命令道。


可是他并没有要动弹的意思。


我伸手就推他,要去开门,可是下一刻他扣住了我的手。


「放开!」我说。


他没有松手。


我要甩开他,硬是要出去,他却把我往里拉。


我忍无可忍,扯开嗓子大叫:「救命啊!谁来救救我啊!」


可才刚叫了两声,嘴巴就被婆婆捂住了。

我用力挣扎无门,他静静站立在旁一声不吭。


我被婆婆捉住了,她拿了绳子把我的手反绑在身后,拿了胶带把我的嘴贴上。


还一副为我好的样子,说:「阮昕,我这都是为了你,你忍一忍,生孩子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当初我生彭宇生了一天呢,等到正时辰了我们再带你去,来得及的。」


我眼睛都红了。


我死死看着门口站着的彭宇,不敢相信他会这样对我!


可是他只是淡淡地扫了我一眼,就跟我婆婆一起往外面走,嘭的一声把门关上了。


我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没过多久肚子就开始阵阵收缩着疼痛了,我只能自己顺气,然后试图自己生。


可是根本生不出来。


甚至,我在用力,疼得要死的时候,还听到外面手机外放的嬉笑声。


那一刻,我的心都冷了。


眼泪忍不住地流。


我最亲爱的人,曾经说过会爱我一辈子,宠我一辈子的男人,现在竟然为了一个可笑的吉时,把我和孩子的性命安危弃之不顾!


我对于他而言,到底算什么?



我是在第二天早上的时候被送去医院的。


那时候我已经迷迷糊糊的没有什么意识了,只记得天灰蒙蒙的。


并不是打的 120,而是去的村头乡镇医院,送去就直接抢救。


等到我醒来时,已经不知道是多久以后了。


孩子已经被活活闷死在肚子里了,我也差点没抢救过来。


我怀胎十月的孩子,死了。


我沉浸在身体心理双重伤害中,无法抽身。


可此时,婆婆却一改之前的模样,站在病床旁指着我数落。


「你个没福气的,孩子都生不好!让你闹让你闹!真是个不争气的!」


我哭了。


我的孩子,本来是可以好好活着的,现在却因为人为原因活活闷死在肚子里!


我和孩子差点儿一尸两命,婆婆却怪我不争气?


我看向彭宇,我要他给我一个说法。


可是他也只扔下三个字:「不争气!」


我曾以为的依靠,曾以为可以一生一世托付的人,此刻却只扔给了我这冰冷的三个字。


那一刻我心如死灰。


「我要离婚。」我说。


「阮昕,你不要闹了。」彭宇不耐烦说,「我还没追究你没把孩子生下来,你闹什么离婚?」


窗外的天阴得可怕,病房里是消毒水的味道,到处惨白一片,就像是此刻我的心。


看着他,我的眼泪不断往下掉。


我忽然发现,相识多年,直到这一刻,直到牺牲了孩子性命,我才终于看清了他的真面目。


我身心俱疲,不想再继续这段婚姻,坚持要离婚,还让他们把我手机还我,我要打电话让我爸妈来接我回去。


「你休想!」婆婆却在这个时候说。


「都嫁入我们彭家了,还想走?」婆婆指着我说,「当初娶你我们费了多少钱,你就想走?」


「我把钱还给你。」我说。


当初因为彭宇家境不好,所以彩礼我只是意思意思要一下,9999,图个吉利,我一个月薪水都不止这些,而且我还带了一辆车子当陪嫁。


彭宇家本就没什么积蓄,所以后来办酒什么的,大部分也是我家给的。


因为爱,所以我不计较,因为认定他相信他,所以以为我们之间不应分彼此,可是现在他们却说娶我花钱。


「行,你们城里人有钱,大气!」婆婆阴阳怪气道,「你有本事就去离啊!现在民政局都不开门,我看你怎么离!」


我愣住了。


的确,现在全国封锁,除非必要部门,不会开门。


离婚,也得等上班才行。


我看向彭宇,希望他能和我好聚好散,就算是为着曾经的感情,也留给我最后一分体面吧。


可是他却也一脸不同意地看着我,很明显,他认为他妈妈说得对。


我的心更冷,我还在期待什么?


于是我说我要回家,婆婆只冷笑。


最后我被他们扭送回彭宇他们家了,在我才清醒没多久的时候,因为婆婆吴淑惠说在医院躺着费钱。


我大喊大叫,想要让乡镇诊所的人救救我,可是下一刻彭宇就捂住了我的嘴,我看到了他眼里的嫌弃。


我无法反抗,也反抗不了,只能被他们连拉带扯地带回他家,家门反锁。


我被扔在床上,反锁在房间里。


我不敢相信,他们竟然做到这个地步,事已至此还要把我关在这里,他们要干什么?


看着白苍苍的天花板,我哭着抱紧自己,不知道要怎么办。


……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他们对我爱理不理,甚至可以说是任由我自生自灭。


家门反锁,所有窗户上都有钢筋防盗网,钥匙和所有通讯工具都被收走藏起来了,我被困在了这里。


此刻的他们,终于脱去了伪善的面具,露出真面目来。


刚开始的时候我还对外呼救,可是一叫,婆婆就进来把我绑起来,把嘴贴上。


一绑就是一整天。


可是这并不是结束。


在我出院一星期以后,有一天晚上,彭宇过来了。


他脱了衣裳就要和我发生关系。



孩子没了,我的身体也没有恢复!最主要的是我现在已经看透他们了,只想离婚!


我怎么可能同意!


我哭了,我拼了命地抗拒,我求他放过我,求他看在我们曾经相爱几年的份上放过我。


可是他没有。


他强迫了我。


在我刚刚失去孩子一个星期的时候!


整个过程,我看着他家粗粝的天花板,生不如死。


事后他把我扔在房间里,我听到了门外的他和吴淑惠恶鬼一般的对话。


吴淑惠:「怎么样?事成了吗?」


彭宇:「嗯,妈,你放心吧。」


吴淑惠:「你可得加紧了,封锁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你得在解封之前让她再怀上,这样她有了孩子,就跑不了了。」


「你看看村尾那李老四,之前也是娶不到老婆,后来买了个老婆,那女的一开始也是反抗,后来还不是老老实实的。」


「阮昕可是我们彭家花钱娶来的,不能让她跑了!」


彭宇:「嗯,妈,我知道,我不会让她跑的。」


他们到底是什么人!


不,他们不是人,是恶鬼!


那一刻我躺在凌乱的床上,双手死死揪住床单,无声泪流,心里只剩下了恨。


我好恨,恨我之前没有擦亮眼睛看清楚他们到底是人是鬼!


我一定要想办法逃脱,我要和彭宇离婚,我要报警让他们牢底坐穿!


可是那时的我,没有任何办法,连想走出房门都是奢望。


后来的一个星期,我都被他们这样反复折磨。


我们彻底撕破了脸,他们的恶意暴露无遗。


撑不住的时候,好几次我甚至想着,或许死了就不会这么痛苦了,而且我也付出行动了,可是却被彭宇发现了,他们把我狠狠打了一顿,并且继续绑着我。


一个星期后的某一天,彭宇又过来和我发生关系,事后他躺在我身边,我等到他睡着,等到深更半夜,听着外面也没有婆婆的声音以后,我就着月光悄悄爬起来。


我轻手轻脚地出来,先是去尝试开开门,可大门反锁了。


然后我摸黑在家里找钥匙,找手机。


我不敢开灯,甚至呼吸都放缓,尽量不要发出声音。


我找了很久,我甚至偷偷摸到了吴淑惠的房间。


她睡得很死,还在打着鼾,整个屋子里都是她的鼾声。


我就在这鼾声的遮掩里寻找。


屋头、衣柜、床底下……我在各个地方试图找到他们藏东西的地方,因为这可能是我逃脱的唯一途径!


我找了很久,最后,借着月光,我看到她床头柜子上了一把锁。


那极大可能是藏东西的地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