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七零娇娇可人,飞行员他蓄谋已久精品

七零娇娇可人,飞行员他蓄谋已久精品

东方既白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网文大咖“东方既白”大大的完结小说《七零娇娇可人,飞行员他蓄谋已久》,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古代言情,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萧清如许牧舟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亲眼所见的事情,做不得假!江母不喜欢杜晚秋,甚至可以说是对她厌恶至极。可儿子已经打了结婚报告,结婚的日子也定下来了,她能怎么办?和杜晚秋过日子的人不是她,领结婚证的人也不是她。孩子长大了,很多事情他们已经做不了他的主了。不过这事让江母留了个心眼,等江川下班回家说给他听。“你不是说杜晚秋脾气......

主角:萧清如许牧舟   更新:2024-07-10 21:1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萧清如许牧舟的现代都市小说《七零娇娇可人,飞行员他蓄谋已久精品》,由网络作家“东方既白”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网文大咖“东方既白”大大的完结小说《七零娇娇可人,飞行员他蓄谋已久》,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古代言情,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萧清如许牧舟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亲眼所见的事情,做不得假!江母不喜欢杜晚秋,甚至可以说是对她厌恶至极。可儿子已经打了结婚报告,结婚的日子也定下来了,她能怎么办?和杜晚秋过日子的人不是她,领结婚证的人也不是她。孩子长大了,很多事情他们已经做不了他的主了。不过这事让江母留了个心眼,等江川下班回家说给他听。“你不是说杜晚秋脾气......

《七零娇娇可人,飞行员他蓄谋已久精品》精彩片段


艰难地扯出一抹笑容,只是那笑不是发自内心的,怎么看怎么别扭。

“你是舞蹈家,我们普通人的身材跟你没法比的,萧同志,你也没必要贬低我们普通人吧?”

萧清如轻笑一声,“我可没这么说,你别拉普通人垫背啊。”

“萧同志,好赖话我还是听得懂的。”

“看样子你不擅长听人话。”

杜晚秋胸脯剧烈地起伏了几下,如果刚才是在暗戳戳地嘲讽她,那么现在就是光明正大地骂她不是人了!

“萧同志,亏你还是知识分子呢,说话怎么这么难听。”

如果不是爱惜羽毛,萧清如都想简单粗暴地解决杜晚秋了。

一脸真诚道:“杜同志,我是在夸你啊,你看看你,不仅不坐月子,月子期间还去山里寻死觅活,这么折腾身体都没事,我说你身体好,有问题吗?”

杜晚秋被堵得说不出话,心里也是纳了闷了,萧清如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伶牙俐齿了?

看样子以前的她都是装的,就为了让江川觉得她是个温柔的女孩。

真有心机!

可惜江川不要她了。

上班快要迟到了,萧清如懒得和杜晚秋掰扯。

“捡了别人不要的东西还这么得意,看样子你挺擅长捡废品的,以后要是活不下去了,不用装模作样去后山,捡废品也是条出路。”

杜晚秋快要气炸了,低咒了一句,“让你得意,还不是没有男人愿意要你!”

一转身,看到邻居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杜晚秋立马换上笑容。

“李嫂子,出门呢?”

“哦,看戏。”

挎着篮子,头一扭走了。

杜晚秋心里忐忑不安,她刚才的声音大不大?

那人有没有听清她在说什么?

应该没有吧?

因为担心自己骂萧清如的事情被传出去,杜晚秋一整天坐立难安。

要是因为这事影响了自己的形象,让江家人对她心生不满,她不得亏死?

如她所愿,事情还真传出去了。

“看她那小人得志的嘴脸,她在背后骂萧清如,我一点都不觉得奇怪。”

“笑死,如果萧清如愿意和江川复合,哪还有她的事?”

“没想到萧清如斯斯文文的,居然也会骂人。”

“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事情要是发生在你们头上,你们怕是要打人了。”

“萧清如的条件摆在那,有些人目光短浅,才会以为抢走一个男人就抢走了别人的一切。”

“这就是根搅屎棍,以后江家肯定会很热闹。”

“听说江川的母亲很讨厌她,我得去给人通风报信,让他们心里有点谱,可别以后被杜晚秋坑了都不知道。”

“这样的儿媳妇,搁谁都不喜欢。”

早上发生的事情被添油加醋过后传进了江母的耳朵里。

传来传去,事情已经变成杜晚秋大庭广众之下辱骂萧清如,而且好多人多看到了。

亲眼所见的事情,做不得假!

江母不喜欢杜晚秋,甚至可以说是对她厌恶至极。

可儿子已经打了结婚报告,结婚的日子也定下来了,她能怎么办?

和杜晚秋过日子的人不是她,领结婚证的人也不是她。

孩子长大了,很多事情他们已经做不了他的主了。

不过这事让江母留了个心眼,等江川下班回家说给他听。

“你不是说杜晚秋脾气软和,是个容易被人欺负的软柿子吗?那她怎么敢找清如的麻烦?”

江川沉默片刻,“这种事情您听听就好了,千万别当真。”

“无风不起浪,我倒觉得这个杜晚秋是个厉害的。”


要是小许四体不勤,五谷不分,那得好好教教,总不能以后一直让闺女下厨吧?

如果实在学不会,那就看他的态度,看他是有心无力,还是故意躲懒。

如果是后者,哪怕这人再优秀,事业干得再红火,她都不同意把女儿嫁给他。

“行,那你给伯母打下手。”

“嗯。”

把大衣放在沙发上,洗了手就进厨房帮忙了。

萧清如的房间在厨房的斜上角,窗子一开就能听到厨房里的说话声。

“小许,原来你还会做饭呢,真看不出来,手艺不错啊。”

“我爸妈在厂里上班,中午基本不回家,我五岁的时候就会自己做饭了。”

“听说在厂里上班的人都是住那种筒子楼?”

“不一定,我家住四合院。”

“你家有兄弟姐妹吗?”

“我是独生子,我妈生我的时候难产,后来就没再要孩子。”

“那可真是遭罪了,以后你们得好好孝顺父母。”

萧清如嘴角抽了抽,什么叫“你们”?

楼下的对话还在继续,萧母已经把许家的事情都打听得差不多了。

而萧清如站在窗边,也听了个一清二楚。

她知道自己对许牧舟产生好感了。

说来也是惭愧,原来她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长情啊。

顾及到萧清如的心情,饭桌上两位长辈就没盘问许牧舟了,只把他当成普通的客人。

“小许,今年过年你休假吗?”

“休,有一个月假期呢。”

“那你是不是要回京市?如果不回的话可以来家里过年。”

虽然许牧舟很想和萧清如一起过年,但家里的长辈还等着他回去呢。

今年没休过长假,他已经一年没回京市了,这次怎么着也得回去看看父母。

遗憾的是,不能看新年汇演了,听说那天清如要表演独舞。

“一年到头就回家这么一次,过年肯定是要回去的,伯母,谢谢您的好意。”

“也是,你平时都在这边,你爸妈肯定想你了,过年是该回去陪陪他们,年后回来再来家里做客啊。”

“一定。”

都是做父母的人,将心比心,如果自家儿子为了追求女同志,过年都不回家,他们肯定会很伤心。

萧父萧母对许牧舟更满意了,百善孝为先,如果他连自己的父母都不放在心上,那他们可不敢把女儿交给他。

有了江川的前车之鉴,萧父萧母对待闺女的婚事更慎重了。

萧淮书默默地不说话,再这么发展下去,距离他升级当大舅哥真的不远了。

吃了饭,许牧舟就要离开。

“清如,送送小许。”

“让我哥去吧。”

“我训练都累死了,回家你还要使唤我。”

萧淮书像是粘在了椅子上,一动不动。

许牧舟一脸善解人意,“您都说了自家人不用客气,不用送我。”

萧母哭笑不得,“走,伯母送你。”

也不知道两人在外面说了什么,萧母过了好一会儿才回来。

见闺女已经把碗洗干净,又开始嫌弃儿子了。

“以后你和清如轮流洗碗,你就是太懒了才会一直找不到媳妇。”

“妈,地是我扫的。”

“男人要勤快一些,什么活都干,这样才讨喜。”

看了眼坐在主位上的父亲,“我也没见我爸干家务啊。”

萧父:“……”

这小子,都敢管到他头上了。

是不是皮痒?

萧母笑道:“你爸以前干的可不少,现在是因为工作忙,再加上你们已经长大了,可以分担家务了,才当甩手掌柜的。”

“行吧,那以后别让清如洗碗了,活都留给我干,只要您别再提什么儿媳妇就行。”


江川失魂落魄地往家里走,路过家属楼的时候见杜晚秋抱着孩子在楼下晒太阳。

原本不想管的,可想到孩子那么小,天寒地冻的,怎么经受得住?

忍不住说道:“孩子现在还没满月,天气这么冷就别带他出来了,着凉了还得打针吃药。”

他的犹豫和迟疑,杜晚秋都看在眼里。

刚才他是不是去找萧清如了?

不过看他的样子,应该是不欢而散了。

也对,像萧清如那么骄傲的人,怎么可能会容忍自己的对象一次次选择别人。

想到孩子满月以后,自己就得离开这儿,杜晚秋没空再想萧清如的事。

一开口就带着哽咽,“江同志,我不想回老家,你能帮帮我吗?”

“我帮得了你一时,帮不了你一世,迟早都是要离开的。”

“我知道这会让你为难,但是我老家的情况你也是知道的,如果我们娘俩回去,能不能活下来都是问题。”

江川眉心紧蹙,“事情没你说的那么夸张,看在孩子的面上,你婆婆也不会太为难你们。”

杜晚秋摇了摇头,“你不了解我婆婆,在她看来是我克夫,才让她没了儿子,回去以后我和小宝肯定没有安生日子可以过,我自己倒是没有什么,可是小宝还这么小,要是出了点什么事,我还有什么脸去见孩子他爹?”

提起自己的好朋友,江川为难了,可有些事情不是他能决定的。

“要不你先回老家等消息?萧伯父说会有人关照你们的生活,还会尽力帮你解决工作问题,有了工作就可以住宿舍,到时候你婆婆就没办法干涉你的事情了。”

杜晚秋抹了抹眼泪,“外面的工作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哪有空余的岗位可以安排给我?而且,我要是去工作了,谁帮我带孩子?”

这确实是个问题,可如果不工作就避不开老家的那些人。

除非,她不回老家,一直留在这里。

一时之间江川也拿不定主意了。

见江川没像以前那样第一时间保证,会全力以赴地帮她,杜晚秋心里焦急不已。

“江同志,你能帮我留下吗?我也不想为难你的,可是我没有办法了,在这里只有你愿意帮我,我和小宝唯一能依靠的人也只有你。”

“如果回了老家,我和小宝真的活不下去,求你了,行吗?”

杜晚秋的眼泪像是往江川的心口上撒了一把盐。

外面工作不好找,住房也紧张,弄点吃的更是难上加难,再有个不讲理的婆婆,他们孤儿寡母的日子真的不好过。

她这么无助,这么可怜。

看着他的眼神就像他是唯一的救命稻草。

充满期待,却又闪烁着绝望。

仿佛身处悬崖,是生是死,全在他的一念之间。

江川听到自己的声音,他说:“好,我帮你留下。”

杜晚秋破涕为笑,兴奋地拉了拉江川的衣角,“江同志,谢谢你,你可真是个大好人。”

其实,说完话江川就有些后悔了,不应该冲动之下揽下这桩活。

毕竟这事太大了,和以前的举手之劳不一样。

可男人说话要算话,出尔反尔总归是不好的。

而且杜晚秋这么高兴,他实在做不出来给人希望,又让人绝望的事。

那也太缺德了。

收敛心思,看了眼孩子,脸蛋都被冻得红彤彤的,好不可怜。

“外面很冷,快带孩子回去吧。”

杜晚秋连连点头,“江同志,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了。”

“嗯。”

示意她先上楼。

杜晚秋一步三回头,最后给了江川一个大大的笑容,这才快步走上楼梯。

饭要一口一口吃,有些事情急不得,目前最要紧的是留下来。

只要能留在家属院,再加上手里的那笔钱,她以后的日子肯定会过得很好。

比萧清如还要好!

杜晚秋心想,她不能干等着,得做好两手准备。

要是江川那边没成功,那她只能走另一条路了。

“江同志,来看杜同志啊?”

“路过。”

“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喝你们俩的喜酒?毕竟你现在已经和清如退婚了,大家都是自由身,你和杜同志组建家庭也没人会说什么的。”

江川的脸色沉了下来,“什么结婚?不要造谣!以后我不想再听到这种话。”

“害,你每天来找杜晚秋,不是想娶她还能是啥?反正现在你们之间没有阻碍了,那就娶了呗,以后还方便照顾她和孩子呢。”

真是胡说八道,江川气得一口气差点没上来。

他从来没想过娶杜晚秋!

对她也没有那个意思!

难怪清如死活不肯和他复合,肯定是听多了这种话,被影响了。

深呼吸,告诉自己不用跟这些人解释太多,不然极有可能越描越黑。

只要他没做出格的事,别人爱怎么说是别人的事。

“唉,我话还没说完呢,你怎么就走了?”

一直没说话的王嫂子,扯了扯身边之人的袖子,“你疯了,这些话是能随便说的吗?”

“我就是看不惯楼上那个。”

“看不惯,不跟她来往不就行了?说这些有的没的做什么?小心给自己招麻烦。”

中年女人撇了撇嘴,“是他们做事没分寸,还怪我说话不好听?”

王嫂子叹了一口气,“杜晚秋也是可怜,一个人带孩子多不容易啊,要是再找个靠谱的男人,这也是好事一桩。”

找男人没问题,但是不能找有主的男人啊。

中年女人翻了个白眼,“还真是拿人手短,前段时间你照顾杜晚秋,收人家好处了吧?”

王嫂子讪讪地笑了笑,“也没收多少。”

“行了行了,我要回家做饭了,这两人之间的事没完,我就等着看好戏了。”

中年女人挎着篮子,里面装着从别人家换来的萝卜,哼着不知名的小调回家。

江川和杜晚秋的事情,王嫂子知道得多一些,这会儿莫名也生出一种感觉。

这事可能真没那么容易收场。

毕竟萧家和江家都已经退婚了,足以说明事情的严重性。

王嫂子心想,自己和杜晚秋关系好,要是她真能嫁给江川,以后有啥好事,肯定是落在自己头上的。

只这么一想,心里的天平就偏向了杜晚秋。

希望她多加劲啊。


夏天还好,冬天要是不擦点这个,皮肤会冻伤。

宋媛买了一件衬衣。

“你不是说过年穿吗,这个这么薄,你是真不怕冻啊。”

“没事,到时候加一件军大衣,正好合适。”

萧清如打趣她,“那人家就不知道你穿新衣服了。”

宋媛:“……”

好像是这个理。

“没关系,开春了还能接着穿。”

因为有布票,一件衬衣买下来也才十块钱。

如果扯一块布自己做衣服,会更实惠。

买好东西,两人离开供销社。

萧清如看了眼手表,已经下午三点了。

“回家?”

“回吧。”

萧清如和宋媛骑着自行车远去,没发现不远处有几个混混被打得鼻青脸肿,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混混头子大着胆子喊:“我们什么都没做,你打我们做什么?”

“什么都没做?”

心颤了颤,“就是跟着她们走了两条街而已,大路又不是你家的,凭什么我们不能走?”

耍完横,弱弱地补充,“而且我们什么都没做,你把我打成这样,是不是太过分了?”

许牧舟冷漠地睨着瘫坐在地上的人,警告道:“真动了她,就不是挨打这么简单了。”

被他眼里的冷意吓到,混混头子连连摇头,“我们只是想跟她们做个朋友,你误会了,大不了以后见了她,我们绕道走,行了吧?”

“不该动的人别动。”

许牧舟跨上自行车,向着萧清如她们离开的方向而去。

他一走,有两个年纪小,胆子也小的混混直接哭了。

“是谁说的跟你们混不仅可以吃香喝辣,还很威风?第一天出来就被打,以后再也不和你们玩了!”

“我也不和你们玩了,我要去找工作,找不到工作我就去下乡!耍流氓是大罪,我还没活够!”

“什么耍流氓,别胡说八道。”

“刚才的行为就是耍流氓!”

混混头子脸上挂不住,呵斥道:“那是交朋友!”

“交朋友,你们懂吗?”

年纪小的忍不住反驳,“真要是交朋友,刚才为什么要偷偷尾随她们?不尾随女同志我们也不会被打。”

摸了摸嘴角的伤,“要是让人知道今天的事,回家我妈得打死我。”

“看你这怂样,原本我还想好好培养你,看来不是一路人,以后可别说我们不带你玩。”

“不玩就不玩。”

第一次跟着大哥们出来玩,就经历这种事情,半大小伙子已经有了心理阴影,以后再也不敢和他们混一起了。

要是再挨打,那也太亏了。

而且耍流氓的下场很惨,他们真的不敢了。

混混头子啐了一口,“刚才那女同志真他娘的漂亮,电影里的女明星都没她好看,可惜了,没说上话。”

“大哥,人家穿着军大衣呢,身份肯定不一般,咱们还是不要招惹她们了。”

“用得着你说!我本来就没打算做什么。”

混混头子唉了一声,“可惜了。”

长这么大,他还是第一次见这么漂亮的人,皮肤比所有人都白净,眼睛又大又亮,笑起来更是把人的魂都勾走了。

跟个天仙似的,要是能和她说一句话,他愿意折寿一年!

“走走走,回家!”

今天也是够倒霉的,居然遇上了个煞神。

臭小子还想玩英雄救美,可惜人家女同志压根就没发现他。

回家的路上,许牧舟不远不近地跟着萧清如她们,亲眼看着人进了家属院,这才彻底安心。

骑着自行车去通讯室,给市里的公安局打电话,举报治安问题。

听说居然有混混大白天地跟踪女同志,立马表示他们会加强治安管理。

小说《七零娇娇可人,飞行员他蓄谋已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过后想想,这话并非没有道理。

她就是喜欢上许牧舟了!

想通这一点,萧清如突然很想念许牧舟,希望他赶紧回来。

这次她不会再躲避,不会再迟疑。

除夕这天晚上,萧清如第一次表演独舞,家里人都被邀请去看表演了。

萧母比当事人还紧张,萧父的胳膊都快被掐青了。

“清如怎么还没出来啊?”

“排在最后的都是最厉害的,慢慢等吧。”

“是这样吗?我一直以为第一个出场才是好的。”

萧父嘴角弯了弯,什么也没说。

“等着吧,快了。”

后台有些混乱,舞蹈队长找到萧清如。

“清如,准备好了吗,该你上场了。”

“好了好了。”

“好好表现。”

“会的。”

对着镜子整理好舞蹈服,萧清如深吸一口气,今天的表演不能有失误,不能辜负领导的信任。

报幕员的声音铿锵有力,当听说接下来上台的人是萧清如时,气氛到达了顶点。

这可是文工团最漂亮的女同志,听说舞蹈也是跳得最好的,今天可以大饱眼福了。

沾了江父的光,杜晚秋也来看表演了。

听着周围的喝彩声,心里的嫉妒越来越浓,以至于五官都有些扭曲了。

文工团会跳舞的多得是,有必要这么捧着萧清如?

看的也不过是她父亲的面子罢了。

再一看身边的许牧舟,视线落在舞台上就没移开过。

萧清如出场的瞬间,许牧舟的眼睛蹭地亮了起来,甚至跟着周围的人一起鼓掌叫好。

杜晚秋心里的委屈表现在了脸上,周围的人都在笑,只有她苦着一张脸。

“别给我们家丢人。”

“妈,我只是身体不舒服,没有别的意思。”

江母翻了个白眼,早不舒服,晚不舒服,偏偏清如表演的时候闹幺蛾子,真当别人是傻子呢?

“有机会看清如表演是你的福气,不要不知好歹。”

用力地掐了掐手心,才克制住反驳的冲动。

心里暗骂你们再怎么捧着萧清如,她也成不了江家的儿媳妇。

萧家人也不会因此就和江家恢复来往,没见萧清如的母亲刚才都不搭理他们吗?

“摆着一张死人脸给谁看呢,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亏待了你,要是不愿意看就赶紧走,我们可没求着你来。”

“妈,我没有。”

看着杜晚秋眼眶里打转的泪水,江母就心烦。

“没有什么?我可不是男人,不吃你那一套,你那点猫尿还是收一收吧,你不怕丢人,我还怕呢。”

说话声被喝彩声和配乐声掩盖,但杜晚秋总觉得附近的人都听到了。

对上他们的眼神,觉得他们是在看好戏,笑话她。

现场很热闹,杜晚秋却觉得浑身发冷。

拉了拉许牧舟的衣服,“我想回去了。”

许牧舟还没从萧清如的表演里回过神,脑子里满是她柔软而又轻盈的身姿。

突然被杜晚秋拉回现实世界,眼里染上了怒意。

“不愿意看表演,那你刚才为什么要来?留在家里看孩子不好吗,省得还麻烦王嫂子。”

这是许牧舟第一次用不耐烦的语气和杜晚秋说话。

明明白白地,没有任何掩饰地告诉杜晚秋,他现在心情很不好。

如果说江母的那番话只是让杜晚秋觉得不舒服,觉得委屈,那么现在许牧舟的厌烦就是一把刀,直直地捅进杜晚秋的心里。

以前的他不是这样的。

控诉地看着许牧舟,仿佛在看负心汉。

“这里还有这么多人,能不能别哭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