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七零娇娇可人,飞行员他蓄谋已久短篇小说阅读

七零娇娇可人,飞行员他蓄谋已久短篇小说阅读

东方既白 著

现代都市连载

萧清如江川是古代言情《七零娇娇可人,飞行员他蓄谋已久》中的主要人物,梗概:萧清如咳了一声,“是吗?也没见有人跟我表白啊。”“咋的,有人跟你表白你就同意了?”“可以考虑一下。”“得了吧,以前上学的时候也有人追你,你溜得比兔子还快,一点机会都不给人家的。”“我现在单身,今时不同往日。”宋媛心里感叹,某些臭男人怎么就没有这种觉悟呢?明明有未婚妻,还要和别人搅和在一起,贱不贱啊?......

主角:萧清如江川   更新:2024-07-10 21:1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萧清如江川的现代都市小说《七零娇娇可人,飞行员他蓄谋已久短篇小说阅读》,由网络作家“东方既白”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萧清如江川是古代言情《七零娇娇可人,飞行员他蓄谋已久》中的主要人物,梗概:萧清如咳了一声,“是吗?也没见有人跟我表白啊。”“咋的,有人跟你表白你就同意了?”“可以考虑一下。”“得了吧,以前上学的时候也有人追你,你溜得比兔子还快,一点机会都不给人家的。”“我现在单身,今时不同往日。”宋媛心里感叹,某些臭男人怎么就没有这种觉悟呢?明明有未婚妻,还要和别人搅和在一起,贱不贱啊?......

《七零娇娇可人,飞行员他蓄谋已久短篇小说阅读》精彩片段


萧父啧了一声,“八字还没一撇呢,别女婿女婿地念叨。”

“闺女迟早要嫁人,你得摆正态度啊,还有,别琢磨着为难小许。”

萧父:“……”

他什么都没说,怎么就被看透了?

“我每天那么忙,哪有空为难他?你别多想。”

“最好是这样。”

萧母洗漱过后,拿出女儿给买的雪花膏,“你看,闺女给我买的,上次买的那袋还没用完呢。”

“她给你买你就用,别省着。”

萧母嗯了一声,“别人都羡慕我们家有个贴心小棉袄,以前她还给江家那位送过,现在看来是喂了狗了,事情发生到现在,她一次都没来看过清如。”

“行了行了,当初做这些事情是闺女自愿的,她肯定也没想要人家的回报,以后大家各过各的日子,谁也别掺合谁。”

道理都懂,可事情真落到了自家人的头上,萧母还是为闺女不值。

以前的清如不仅对江川好,对江家的两位长辈也是没话说。

还有人打趣她,已经把江家那两位当公公婆婆孝顺了。

萧母心想,真心换真心,还是分人的。

“睡觉吧,别瞎想了。”

再想江家的事,肯定又气得睡不着了。

关了灯,萧家小院陷入了沉睡之中。

休假的日子虽然很惬意,但萧清如也没忘记自己的正事。

每天早上起床,先练两个小时的基本功,再听一会儿收音机,了解外面的事情。

然后还要帮忙做家务,剩下的时间要么就是和宋媛在一起,要么就是排练舞蹈。

明明是休假,却比上班还忙。

“就冲你这刻苦劲,文艺汇演的时候肯定得奖。”

“你别夸了,我怕自己会骄傲。”

宋媛笑得一脸狡黠,“有一说一,你跳舞的样子真的很好看,信不信军区有很多男同志暗恋你?”

萧清如咳了一声,“是吗?也没见有人跟我表白啊。”

“咋的,有人跟你表白你就同意了?”

“可以考虑一下。”

“得了吧,以前上学的时候也有人追你,你溜得比兔子还快,一点机会都不给人家的。”

“我现在单身,今时不同往日。”

宋媛心里感叹,某些臭男人怎么就没有这种觉悟呢?

明明有未婚妻,还要和别人搅和在一起,贱不贱啊?

想起前两天遇到杜晚秋对方那副得意的嘴脸,宋媛就气不打一处来。

要不是担心给宋家和萧家惹麻烦,她真想给杜晚秋几耳光。

也是奇了怪了,都是爹生娘养的,怎么有些人一点羞耻心都没有?

“我要是个男人就好了,到时候我就追你,把你娶回家,让那些臭男人都滚远点,不要来沾边。”

萧清如乐不可支,“原来你对我还有这种想法呢?不过,你要是男人我不一定喜欢你啊。”

宋媛:“……”

能不能给点面子啊?

萧清如收假,像往常那般走路去上班。

“萧同志,十天以后我和江川在礼堂举行婚礼,到时候记得来喝喜酒啊。”

萧清如笑着打量杜晚秋的身体,“你身体真好。”

杜晚秋被她看得浑身不自在,觉得萧清如是在阴阳怪气地讽刺她。

是嘲笑自己生过孩子,身材没她好吗?

自卑来得又快又急,杜晚秋垂下眼眸,感觉自己像是被人扒光了扔在大庭广众之下,被指指点点。

拉了拉身上的旧棉袄,袖子那块已经起了毛边,和萧清如身上的军大衣形成鲜明的对比。

难堪,屈辱,一股脑涌了上来。

杜晚秋已经开始后悔,刚才不应该喊住萧清如。


次日,萧清如准点出现在文工团。

平日里相处得好的队友围过来询问她的情况。

“清如,你伤养好啦?”

“就只是个小手术,已经好全了,谢谢你们关心。”

“我看你气色不错,看样子这段时间休养得很好。”

萧清如揶揄道:“不上班,气色能不好吗?”

所有人都被逗笑了,仔细想想这话好像有点道理。

“毕竟是开了刀的,还是得多加注意才行,下个月咱们团有表演,你能参加吗?”

“可以的,不会耽误事。”

萧清如在文工团的人缘很好,去领导办公室的路上,一直有人跟她打招呼。

她知道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沾了父亲的光,因此和别人相处很注意分寸。

萧清如认为,人和人之间的交往,保持安全距离对双方都有好处。

办公室里。

团长问萧清如,“伤口恢复得怎么样?”

“已经养好了,多谢领导关心。”

看着萧清如,沉吟片刻,“下个月咱们有演出,你应该听说了吧?”

萧清如点头,“来的路上已经听说了,团长,您是有什么顾虑吗?”

“确实有顾虑,你的伤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你是舞蹈演员,表演的时候免不得要有大动作,我怕你内里还没好全,到时候二次受伤怎么办?”

萧清如知道领导是在关心她,不想让人为难,“我服从团里的安排。”

这是个好苗子,团长也想好好栽培她,每一次演出的机会,对于舞蹈演员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

但她确实担心,要是太过着急,留下了后遗症,那就得不偿失了。

毕竟下个月月初就要表演,满打满算也不过只有半个月的时间。

“你现在还年轻,以后有的是机会,春节时还有一次汇演,你现在就着手准备吧,到时候团里给你一次独舞的机会,你可得好好表现,争取为咱们这个集体争光。”

萧清如立正敬礼,“保证完成任务!”

“行了行了,办公室里就咱们两人,没必要这么一板一眼,清如,我知道你是个有潜力的孩子,这次没能让你登台,你心里可别有情绪啊。”

萧清如不是不知好歹的人,再说了这是一个集体,服从命令是应该的。

“团里给了我独舞的机会,我高兴还来不及,不会有情绪的。”

“那好,距离春节还有两个月的时间,你好好准备,争取一次性让人看到你的实力!”

“是!”

萧清如前脚离开领导办公室,后脚就有人去打听她们的谈话内容。

听说下个月的文艺汇演萧清如没有上台的机会,有人为她遗憾,也有人暗自窃喜。

一个关系户,就不该给她那么多机会。

还没来得及去“安慰”萧清如呢,又听说春节的时候她居然有独舞的机会,幸灾乐祸的人再也笑不出来了。

有人的地方是非就多,萧清如知道部分人对她有意见,觉得她是靠了家里的关系才进的文工团。

但其实十三岁时她就已经被舞蹈队队长看中。

只是那个时候她还在上学,不想放弃学业,因此,一直到高中毕业才进的文工团。

萧清如明白团长最后那番话的意思,如果她演砸了,在别人的眼里,她真就成关系户了。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她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许牧舟的话音刚落,杜晚秋的眼泪猛地落了下来。

她嫁给许牧舟是要过好日子的,不是当他们的出气筒!

固执地问:“我们能提前回家吗?”

“你想回就自己回去。”

许牧舟连忙把视线移回舞台,可萧清如的舞蹈只有三分钟,被杜晚秋这么一打岔已经到了尾声,只来得及看到一个收尾的动作。

随着萧清如在舞台上鞠躬致意,台下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哪怕故意不看萧清如的表演,杜晚秋也能从现场的气氛中感受到她的表演有多成功。

这一刻,所有人的眼里只有萧清如。

包括她的丈夫,许牧舟。

看了一眼舞台,灯光照在萧清如的身上,她那么地耀眼。

哪怕隔着一段距离,杜晚秋也能看到对方嘴角的笑意。

上扬的弧度仿佛在嘲讽她,得到了许牧舟的人,却得不到许牧舟的心。

杜晚秋哭着提前退场,丝毫不顾及江家人的脸面。

这段时间以为,表面上的和平被打破,江母气得手都在发抖,“你看看这就是你坚持要娶的人,这么小家子气,脸都被她丢干净了。”

“谁娶了她真是倒大霉了,亏我还想着带她出来见世面。”

“以后还是留在家里吧,少出来丢人现眼。”

难得的,许牧舟没有反驳母亲。

心里还在遗憾,刚才最精彩的部分他没看到。

几个月过去,清如的本事比之前更强了。

她天生就是属于舞台的,只要往那一站就会光芒万丈。

许牧舟为萧清如高兴的同时,又止不住地失落。

如果他们没有分手,这会儿他可以去后台给清如松礼物。

可以是一本书,或者是一支笔,都能让清如高兴很久。

她本来就是很容易满足的人。

可他,现在已经没有资格了。

除夕汇演过后,萧清如就放假了。

大年初一不能赖床,大清早就起来练功了。

“清如,你下来看看,不知道谁给你寄了东西,刚才有位小同志送来的。”

萧清如的第一反应是许牧舟,可他回京市没几天,寄东西也没那么快送到。

看了眼地址,是从市里寄来的。

再一看寄件人的信息,还真是许牧舟。

心脏突然不受控制地狂跳了起来,是被惊喜砸中的感觉。

“妈,我先上楼了,待会儿有事您再叫我。”

“忙你的去吧,有人来拜年你再下楼。”

“好。”

萧母笑着摇头,看闺女那稀罕样可能是小许给她送的。

现在的小年轻真有意思。

闺女高兴,萧母就高兴。

离开了不值得的人,他们家清如的感情和事业都越来越好了。

汇演还得了奖呢。

笑着进厨房,得给闺女炖点骨头汤,身体养得好,跳舞的时候体力才跟得上。

楼上房间里。

萧清如迫不及待地打开包裹在外面的纸皮,里面赫然是两盘磁带。

拿起来看了看,是刚出的新歌。

原本还计划着过了年去市区买,现在有人送到了她的手里,还省得辛苦一趟。

收到心仪的礼物,萧清如是真的高兴。

下楼找了信纸,给许牧舟写信,从这里到京市,半个月应该能送到他手里了。

感谢信写好了,发现自己不知道许牧舟家的地址,只好把信扔进抽屉。

不见天日。

京市。

许牧舟摸了摸发烫的耳朵,是不是清如想他了?

其实,他也很想她。

就连晚上做梦都是她。

也不知道演出顺不顺利?

收到他送的新年礼物了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