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龙王无双

龙王无双

东南飞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宁少卿的人生经历了大起大落。他品学兼优,是江城状元郎,一时间整个宁家风光无限。可天不遂人愿,在有心之人的陷害下,宁少卿被送进监狱,自此背负上永远无法抹掉的污名。幸运的是,他在狱中受到高人指点,经过多年奋战,终成一代龙王!再次回到阔别许久的家乡,一为报仇,二为报恩……

主角:宁少卿,沈卿   更新:2022-07-15 23:2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宁少卿,沈卿 的女频言情小说《龙王无双》,由网络作家“东南飞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宁少卿的人生经历了大起大落。他品学兼优,是江城状元郎,一时间整个宁家风光无限。可天不遂人愿,在有心之人的陷害下,宁少卿被送进监狱,自此背负上永远无法抹掉的污名。幸运的是,他在狱中受到高人指点,经过多年奋战,终成一代龙王!再次回到阔别许久的家乡,一为报仇,二为报恩……

《龙王无双》精彩片段

二月初二,龙抬头。

宜,订婚、出行、祈福。

忌,行丧、伐木!

西省第一监狱。

“恭送龙王出狱!”

“恭迎公子出狱!”•

七道铁门,一道道依次打开。

伴随着的是,内外整齐划一的声音先后响起,响彻云霄。

一个恭送,一个恭迎,一字之差,但意义却截然不同。

铁门内,灰色囚服,大光头,乌泱泱一大片。

铁门外,则清一色的黑色西装,二三十辆乌黑透亮的G级大越野,数百人齐刷刷弯腰恭迎。

宁少卿负手而立,抬手懒散朝后挥动,并不回头,“此一别,江湖路远,兄弟们,来生再见。”

灰色囚服,已定下死刑期限,故只得来生再见。

......

“公子。”

此刻,宁少卿已经一只脚踏出监狱,内外有别,自是另外一番天地。

铁门外,数百人前,一气质儒雅的青年双手捧着一套名贵西装上前,弯腰躬身递到宁少卿面前。

宁少卿抬手遮阳,双眼微眯抬头瞧着天空,怅然一叹。

“三年了。”

是的,三年了。

三年前,他还是西省高考状元,风光无限,前程远大。

结果因为侵犯罪锒铛入狱,一时间风雨满城,亲朋好友、母校、故人皆与他划清界限,以此为耻。

可无人知道,他是为弟弟顶罪入狱,背负骂名,前程尽毁。

三年前,高考成绩公布,为当年西省榜首,万人瞩目。

学校给他这个为江城市争光的状元举行庆功。

然而前脚回家,后脚弟弟少阳就慌张归来。

之后养母找到他,说弟弟宁少阳为人一时糊涂,差点侵犯了同届校花沈卿。

此时对方已经报警,养母以养育之恩要挟他替弟弟顶罪。

那一幕,至今他都不能忘却,养母亲口说让他去顶罪,说少阳年幼,如此入狱,前程就毁了,人生就完了。

宁少卿清楚自己在家里养子地位,并非亲生,若是别的事情,不会有怨言。

可这是顶罪!

少阳入狱前程就毁了,可我是高考状元,我的前程不也毁了?少阳年幼,可我亦不过大他一岁。

未曾体会,绝计不会明白宁少卿那一刻的心寒彻骨。

“公子,这是衣服,穆飞雪小姐亲手设计。”

就在宁少卿怔怔入神之际,一旁的青年出声说道。

公子。

自是宁氏财团宁公子!

“你就是靳风?”

相较之下,被宁少卿称之为靳风的男子更拥有一位富家公子该有的气质。

但宁少卿却更有一种风度缥缈,公子无常的感觉。

难以琢磨。

“是我,公子。”靳风恭敬回道。

“很好,回江城。”

宁少卿并未多言,抬步上了倒数第三辆车上,没特殊的含义,就是靠的比较近。

“愿龙王安好,一路顺风。”

身后监狱铁门内又传来一阵整齐划一的声音,云霄震动。

车队有序的离开,在公路上形成一道别致的风景线,交错的车辆,远远的避让而开。

宁少卿慵懒的闭眼假寐,车窗落到底,任由含着自由味道的风侵袭着脸庞。

少许时间后,他自顾自的拿起一份报纸放在手心,细细翻阅。

三年的时间,宁少卿一共拜了二十四位师父,凭借过人的毅力及天赋,终一统西监,并通过靳风在外面起了一座宁氏财团。

其中苦或罪,如鱼饮水,冷暖自知。

三年的时间,西监多了一位宁龙王,天下多了一个宁氏财团,宁氏有了一位宁公子。

三年的时间,他得二十四位师父真传,参透世间阴谋阳谋,学尽天下求财之道。

“公子,财团高层都在会议室,等着见你。”

“散了,做好自己分内的事就行。”宁少卿目光依旧注视着报纸,头也不抬的吩咐道。

“好。”靳风应下,随即取出一份文件,“公子,你要的江景别墅区房契,以及存入一千万的银行卡,都在里面,别墅车库,配了一辆跑车。”

“如果还需要什么,我这就去办!”

“送给我妹妹的订婚礼物,合适,放一边吧。”提及妹妹,宁少卿的眉头微微拧了些,但目光柔和。

对公子的家事,靳风不敢越殂代疱,妄自过问。

忽然想起一件更加重要的事情,靳风赶紧说道:“公子,沈家将于七日后拍卖豫园,并放出话,拍下豫园,则为沈家长房快婿。”

“对象是,沈卿小姐。”

闻言,宁少卿意笑,指向报纸最醒目的版块,“看到了。”

版面标题非常醒目。

‘沈家于二月初九上午,将在拍卖会拍卖豫园,并承诺拍下豫园者,可立下与家族长女沈卿的婚约。’

时间正好是七天后。

“沈家明知道沈卿小姐和您有婚约,如此行事着实目中无人,有损您的形象。”

“现在网络上都在调侃,诸如私生活不知检点、过气小天后被财团公子抛弃,成为拍卖物赠品。”

“只听说过买豪车送车模的,还第一次听说买地皮送明星的,大开眼界之类的闲言闲语,格外刺耳!”

“同时,江城豪门之女皆闻风而动,误以为您抛弃了沈卿小姐,这几日已有多家豪门前来打听消息。也不想想,她们也配?!”

话锋顿住,靳风将话题拉回来,愤懑而言,“公子,这沈家真不知死活!”

也许沈卿本人并不重要,被拍卖给谁也不重要,但是她有婚约在身,而且婚约的对象是宁少卿,这就重要了。

沈卿,再次提及这个名字,宁少卿一阵恍神。

当年宁少阳意欲侵犯的便是她了,可以说,自己入狱也是因为她,想必当年的事情也对她造成的影响也实属不小。

如果记得不错,她和自己同届,曾经也是几度相遇,微微浅笑,有点头之交。

还记得,她刻意请自己喝过一杯奶茶,柠檬味,微酸。

她说,虽然酸,却比人生甜太多。

他们的缘分,不止于此。

沈卿的父亲,江城商业鬼才沈长歌。

若说宁少卿这一身商术,其中有六成来源于沈长歌。

先自己之前,沈长歌雄心壮志进入西省房地产行业,却是上百亿资金被合伙人卷款而逃,面临巨额亏空,沈家本族袖手旁观,最终落得个锒铛入狱的下场。

本身醉心商场征伐,兢兢业业,身体并不好,又因为这件事情的打击一蹶不振,于一年前在西监郁郁而终。

临走时,对宁少卿这徒弟别无所求,唯独希望好生照顾其独女沈卿。

当真是造化弄人,缘分非浅。

当年的沈家千金变成了身不由己的明星,而宁家锒铛入狱的状元已然成了呼风唤雨的龙王。

一阵恍惚,宁少卿回过神来,表示认可,“是不知死活。”

“那我去安排......”

“这件事,我亲自处理。”

宁少卿摆手打断靳风的后话,随即将从监狱带出来的那份文件递出。

“这些婚约里面的主人,你帮我去了解一下,能退的帮我先打个招呼,告诉他们,若是需要任何帮助,无需对宁氏财团客气。”

“至于沈卿的这份......”

缄默片刻,宁少卿似乎想起一些往事,微叹,“先留着吧。”

这些婚约?

靳风瞠目,婚约还有计数的?

将文件拆开。

唦!唦!

手指飞速的翻阅着这些宣纸,然后用一种难以言喻的神情看着眼前这位波澜不惊的公子。

二十四张宣纸,二十四份婚约!

最重要的是,这二十四份婚约里面多数以上都是被人所熟知的天之娇女!

都不敢想下去,这二十四份婚约要是流传出去,会掀起一场什么样的轩然大波?!

他不认为这是公子伪造的,因为他知道,公子不需要。

从三年前公子和郁郁不得志的他取得联系开始,每做出的一个决定,每一个收购计划,每投入一支股票,盈利都是以倍计数的。

也正是因为公子神乎其技的手笔,才在短短的三年时间,耸立起这座放眼西省也是臻顶的高楼——宁氏财团!

对于公子这样的人,何须如此无聊。

压制住心里的震惊,靳风应下,“我会给公子办的妥妥当当!”

二十四份婚书中,与如今劣迹斑斑的明星沈卿相比,姿色相当、身份尊贵的并不缺乏。

却独独她的婚约被公子留着,并亲自处理。

那位,怕是在公子心里的地位不一般。

靳风心里生出一丝明悟,以后对待那位,可得慎重才行。

在靳风思怵间,宁少卿再度开口,“送我去世华酒店。”

世华酒店,那是妹妹今日订婚的地方。

一个月前,他在妹妹来信中得知,妹妹竟然要订婚了。也是他决定今天出狱的原因。

来信的信笺上有着几道小黄印。

是泪痕。

十一点半,二三十辆大G抵达江城的时候只剩下一辆,其他的按照宁少卿的吩咐已经各自散去。

宁少卿不是一个喜欢张扬的人,若不是靳风擅作主张,出狱的时候也不会出现那般浮夸的一幕。

虽然,到了宁少卿这一层次,二三十辆价值五百万的豪车随行,算不得张扬。

“公子,到了。”

大G停靠在路边,正对面是一家装潢富丽的酒店。

世华酒店,四星!

宁少卿点点头,从车内出来,看着三年不见的江城,忽而绽放一抹笑意。

“你好,我是宁少卿,西省江城人士。”

“亦是,西监宁龙王,宁氏集团的宁公子。”

“我回来了!”


望着眼前车水马龙。

宁少卿的指尖夹着一张写着娟秀小字的信笺,脑袋中浮现起当年小妹的青涩面孔。

‘哥,恭喜你以全城第一考进了江城第一高校,小彤觉得,哥应该能考进上京大学!’

‘你为什么答应顶罪?既然是二哥的过错,凭什么要你去担着?你是西省高考状元,已经拿到了上京大学的通知书啊!哥,你走了我怎么办,呜呜呜......’

‘哥,小彤要订婚了。对方、人很好......’

昨日种种,浮现眼帘。

而最后的记忆,便是这封掺杂着些许眼泪的信。

记忆中的那个小马尾差不多长大了,可自己终究没在她最美好的时光里面陪伴。

思怵间,宁少卿已经穿过了斑马线,进入酒店。

或许是因为宁少卿这安静中带着昂扬恣肆的容貌,亦或者说他的脸在亲戚朋友中着实有标识度。

一进入宴会大厅,顿时就吸引住了所有人的目光。

“这谁啊?”

“好像是宁少卿?”

“不应该吧,不是说侵犯未遂,被判了五年,怎么现在出来了?这才三年呢?”

“谁知道,应该是宁少卿了,老李,你瞅瞅,这轮廓完全就和三年前一模一样。”

“还别说,当年那个差点被宁少卿祸害的校花,好像成明星了,叫沈什么?”

“叫沈卿!沈卿你都不知道,还真是哎......”

“你们说说,宁少卿当年多好一孩子啊。可是我们江城市十年才出一个的状元,前途不可限量,怎么能犯糊涂做这样的事?”

“红颜祸水喏!”

“反正我得注意点,以后我闺女晚上放学我亲自去接。要是真出了什么事,后悔都来不及。”

说着,一人看向另外一中年汉子,有兴致的打趣,“诶,老廖。当年你那丫头和宁少卿感情可好了,左邻右舍不都是说天生一对,你不也是有这意思。要不,让你闺女回来见个面,说不定顺眼呢!”

被称呼老廖的中年人脸色涨红,嫌弃嘟嚷,“就他?!少阳还差不多!”

提及宁少阳,众多亲邻都露出一抹艳羡。

“你们说说,同样是两兄弟,为什么宁少卿和少阳差距这么大?宁少卿已经前途尽毁,注定了泥腿子命!而少阳就不一样,虽然大学没毕业就辍学,但已经进入了大公司,有一个漂亮的女朋友。听说,马上就买车买房筹备结婚了。两兄弟的人生轨迹,已经不同了!”

“宁少卿是野孩子啊!估计亲身爹妈也不是什么好货,这才将宁少卿扔在医院。换正常人,谁舍得将自己的孩子给扔掉?”

“是了,指不定他亲妈是个风尘女子,这宁少卿的骨子里,就遗传着那种贱骨头基因,建国夫妇,当年就不该将他捡回来!”

“......”

直到宁少卿走近时,窃窃私语声才消停,可大家的脸色依旧没有掩饰其嫌弃、鄙夷的神色。

宁少卿的耳朵敏锐,能听清他们的对话,被别人如此议论,更是涉及到他素未谋面的亲生父母,脸色多少有些僵滞。

可这些左邻右舍的都是来参加妹妹订婚宴的,哪怕是非议自己,作为哥哥也得给足妹妹的面子。

而且,话虽然难听,但大致上他们说的并没有过错。

暗暗自嘲,自己可不就是侵犯未遂的罪犯么。

“张叔叔,马婶儿,翁爷爷——”

不管对谁,只要是宁少卿还记得的,都微笑打着招呼,礼节尽到。

这般从容不迫的态度,让街坊产生一种错觉,这位不是刚刚从牢笼出来的狼狈罪犯,而是一位真正意义的世家公子!

甚至,气场比和小彤订婚的那位公子还要大!

当然,仅仅是感觉而已。

感觉过了,眼前这位依旧是犯下了那种足以令人恶心罪行的宁少卿。

尴尬的陪笑两声,一个个像是避蛇蝎一样的和宁少卿保持着距离,生怕沾染上了宁少卿身上的晦气。

“大哥!”一道声响,吸引住宁少卿的目光。

“少阳!”

宁少卿微微错愕,打量着眼前穿着西服,一副商业精英模样的二弟。

他身边站着一个穿着雪白皮衣的波浪卷女孩,妆容有点重,但还算是漂亮。走在大街上,有一定的吸睛力。

淡笑着几步过去,抬手想轻拍下少阳的肩头,两兄弟四年没见,自当亲近亲近。

宁少阳却是微微的挪了下身位,让宁少卿的手掌悬在半空,有些尴尬。

“哥,爸妈在那边,我给你带路。”宁少阳指个方向尬笑了声,知道自己的举动有些不妥。

但宁少卿刚刚出狱的身份,着实的让他膈应的慌。

他现在可是备受亲邻称赞的社会精英,与他这牢笼出来的大哥,已经截然不一样,如那云与泥。

“好。”宁少卿将手收回,没有多言。

订婚宴,作为女方的父母,肯定是坐在主位上。

难得穿的花枝招展的薛兰正和同桌的一位男方亲属谈笑风生,见宁少卿过来,先是愕然,紧接着脸上的笑容消失的无影无踪。

见到自己的儿子,眼神中竟然带着的是仓惶与颜之于表的厌恶。

“你!你怎么来了?谁告诉你小彤今天订婚的?”

薛兰就是宁少卿的母亲,而身边穿着西装也掩饰不住底层工人气息的中年消瘦男人是他的父亲,宁建国。

其他人也在打量着出现的宁少卿,目光中充斥着轻视与不屑。

轻视的对象不止是宁少卿,更牵连着薛兰一家。

看着养母眼中的厌恶和不屑,宁少卿的心有些寒,见到他的第一句话不是‘你回来了。’

而是带着质问语气的‘你怎么来了?’

可再心寒也是家人,无视周遭的目光,宁少卿还是露出标志性的淡然笑容,对着两老叫道:“爸,妈!”

继而才开口,很自然的说道:“妹妹订婚这种大事,我当然要来。”

妹妹订婚,如何可以不来。

“这样吧,难得你们一家人团聚,我就到外面去找个位置坐就行了。”

这时候,一个穿着灰色修身名贵西服的中年人起身,眼神示意了下身边的女眷。女眷会意,也马上跟着起来,挽着这人的手臂离开。

“哎,李总,李总......”薛兰喊了几声,却是没任何人的反应。人家是执意要离开。

李总及女眷途经宁少卿的时候,微微的对着宁少卿笑了笑,表达着自己的善意。

抬手间,袖口间不经意露出绣印在衣袖上面的一道蔷薇标志。

宁少卿下意识的抚摸了下手指的古朴铜戒,戒指上雕镂着如出一辙的蔷薇花。

会意过来,感情是他的人,地位应该还不会低。

财团一般身份的人是不会认出来他手指上的铜戒。

微颔首表示回应,这李总喜形于色,快速的带着女眷离开席位。任薛兰如何挽留,都没有任何的反应。

薛兰还待起身追上去挽留这位李总,被一直没曾开口的宁建国叫住,“行了,人都走了。你还挽留个什么劲儿?人家也是一片好心,让我们一家人说说话。”

薛兰两手叉腰,俨然一副母老虎的模样,马上厉声的反驳,“你说的轻松,李总可是黄家的贵客!现在李总走了,待会儿招待客人过来,你让我们怎么给人家交代?!”

叱喝了宁建国几句还不解气,又没好气的瞧看着宁少卿,“你也是,来就来,随便找个位置吃饱了就回去,过来干什么?好让人家看我们家的笑话?好让亲家知道小彤有一个侵犯罪的哥哥......”

侵犯罪的哥哥?真的是这样吗?


骂咧的声音戛然而止,薛兰的眼神微微闪躲。

宁少卿为何会坐着三年牢,外人不清楚,但自家人却是心知肚明,不敢在这件事上面继续喋喋不休下去。

薛兰换了个问题,厉声质问,“谁带你过来的?”

一旁的宁少阳脖子缩了缩,薛兰顷刻就会意了,剜了宁少阳一眼,没在闹腾下去,冷声道:“来都来了,坐下吧。”

还是和以前一样,家里能够让盛怒的母亲消停,也只有备受溺爱的二弟少阳了。

宁少卿默默点了下头,然后坐上了李总刚才的位置。

落座之后,父亲宁建国看向那个女孩介绍,“少卿,这位是你弟弟的女朋友,叫李萱。”

宁少卿微微点头,“你好,我是少阳的哥哥,宁少卿,你叫我少卿哥就好了。”

穿着白色皮衣的女孩,也就是李萱并未答话,甚至没正眼的看宁少卿。

局面有些冷场,宁少阳赶紧的打圆场,“哥,小萱有些怯生,你别介意。”

“没事。”宁少卿一笑置之。

“宁少阳,你到底什么时候买房子?难道我们结婚后还住你家里?我告诉你,没车没房,休想结婚!”李萱对着宁少阳私语,怒意十足。

声音不大,刚好能听到。

宁少阳哪里有钱买房子,只能低眉征询的看着薛兰。

薛兰尬笑两声,“很快就有了,房子有,车......也会有的。”

坐在对面的宁少卿微微诧异,家里的情况他很清楚,父母都是工厂的底层工人,加一块去月收入都不到七千快。记得妹妹来信说过,这三年少阳没少用家里的钱挥霍,根本没存款。

哪里可能有钱买房?更别说还配套买车了。

听到了期限,李萱难看的脸色才缓和了些,突然拎起包起身,戒备的斜倪了宁少卿一眼,“阿姨,真不是我娇生惯养,住不得老房子。而是少阳大哥他犯的是那种罪,你让我和他住一个屋檐,怎么放心?”

“而且吧,现在这车人人都有,我要一辆也不过分!”

“不过分,不过分,你放心,不会让你和我们同住一个屋檐,车也会有的。”

薛兰百依百顺,顺着李宣的毛捋着,却是不需要记得,宁少卿为何会坐这三年牢。

‘你让我和他住一个屋檐,怎么放心?’

宁少卿表情凝滞,当弟妹的如此戒备看待大哥,也是没谁了。

而宁少阳则是一个激灵,肩头吓的颤动,急忙的用恳求的神色看着宁少卿,生怕他嘴里冒出什么不该说的话出来。

心里暗淡失笑,宁少卿给杯子里面续了杯茶水,权当没听见吧。

茶水入喉,温热。

心却凉如冰雪。

见宁少卿这般模样,宁少阳心里的石头落地,轻缓了口气。

“行,还有点事,饭我就不吃了,这件事就是说一下,让阿姨心里有个数。”言毕,李萱并未理会宁少阳的挽留,迈着小撅步离开。

回过头,宁少阳脸色有些僵硬,低声对着薛兰开口,面带焦急,“妈,妹妹的彩礼倒是什么情况了?”

“这可关系到我的终生大事,不能马虎啊!”

薛兰也是有些愁眉,“黄洋他妈已经答应给五十万彩礼,一套大三室的房。这五十万差不多够给李萱家彩礼,以及操办婚事的钱。”

“至于车......,待会妈再和黄洋他妈说说,看能不能再要一辆途观,这么多钱都舍得,估计再加一辆二十来万的车,不难。”

宁少阳和薛兰的回话很小声,以为没人能听见,可没一个字能瞒住宁少卿的耳目。

五十万彩礼,一套房,车?

这就是妹妹下嫁的理由?

心里翻涌着怒意,面目青煞。

正待出言质问,忽然响起一道尖锐的声音,吸引到周围不少人的注意力。

“李总呢?还有,这家伙是谁?谁让他进来的?还坐在李总的位置上?知不知道李总什么人?”

一连的几个质问,都昭显出来人的愤怒。

宁少卿压着火气,顺着声音看去,是一个穿着富态的妇人,面容苛责,不似良善之人。

狐疑着这妇人身份之际,薛兰已经起身扬起讨好的笑容,“亲家母,李总、李总遇上了一个商业上的朋友,就坐去普通席位上去了。这是我的、我的儿子。”

哆嗦的话语,仿佛,承认宁少卿是她儿子,是一件很可耻的事情。

“商业上的朋友,你当我好糊弄是吧?李总可是宁氏财团的经理,你知道宁氏财团吗?短短三年的时间,已经成为了江城市第一的大财团,麾下财富好几千亿。”

“在场谁能是李总的朋友,谁有够资格成为李总的朋友?”

“本来听说宁氏财团的主人宁公子回江城了,要去觐见宁公子,来不了。后来宁公子临时有事,才赏脸过来参加订婚宴的,对我们黄家是何等的荣幸!”

“我告诉你,薛兰。要是让我知道是你得罪了李总,这婚就别订了!”这妇人尖锐的斥责一顿,就向人群走去,寻找李总的踪迹。

留下一群对着宁家一家人指指点点的宾客,话语中,无非就是攀高枝的意思。

不多时,妇人回来了,脸色缓和了不少,显然是在李总那得到了些许好话。

这让薛兰及宁少阳大松了口气。

饶是如此,也没给什么好脸色。别着脸坐在了桌旁,骄傲的像是一只公鸡。

压根没什么亲家的觉悟。

气氛沉寂了数息,宁少阳赶紧的给母亲薛兰使眼色,示意她说话。

薛兰没好气的撇了宁少阳一眼,也只能硬上头皮说话,“那个亲家母,我、我想和你说说彩礼的事情。”

“彩礼?”

名为闵莲华的妇人嘲笑的打量着薛兰这一家子,包括宁少卿在内,毫不领留情的讥笑,“什么意思?五十万,房我都给你们家了,你们还有问题?”

“薛兰,做人要知足,别当你女儿是天仙!”

闵莲华的声音不轻,临近几桌基本都能听见,轰然大笑起来。

薛兰脸面没地方挂,但想想李萱给儿子提的要求,也豁出脸皮不要,“亲家母,我们也不多要了,就再要一辆车,不要多好,途观就成!”

宁少阳希翼的看着闵莲华。

“呵呵!”半响,闵莲华直接嗤笑出声音,伸手把玩着桌面上的餐具,“真不知道有的人真将自家女儿当成是天仙了,还是当我们家阿洋是凯子?”

“途观车不值钱,没关系。可是,你女儿值这么多钱吗?别不自量力。”

随即,轻蔑的撇了宁少卿一样,“刚才听你说这是你儿子,应该就是小彤那见不得人的哥哥了。”

“这样吧,给他一份工作,来我们家公司做、做酒糟工吧。没文凭没学历,也只能做这个了!”

还不待薛兰回答,宁少阳就急忙开口了,“不用不用,我哥他有污点的人,怎么敢让他进阿姨的公司。阿姨,我们还是说说车吧,就一辆车,您金口一张的事情,何必......”

闵莲华呵呵两声,“拍马屁没用,要车没有。”

“那我去找黄洋,你不给,我找黄洋要去!”

陡然,薛兰腾起身来,使出撒泼打诨的本事,“我就不信了,黄洋也不给!反正呀,黄洋是喜欢我女儿的!有本事,你让黄洋别娶啊!”

“......”

全场,俱是给薛兰这不要面皮儿的劲儿给雷住。

对着薛兰指指点点,议论声音四起,多为卖女儿之内的话语。

可豁出去给儿子要辆车的薛兰,也顾不上这么多。

宁建国脸色有些红,摄于薛兰的威慑,不敢多嘴。

闵莲华脸色也腾红起来,感觉权威受到挑衅,拍案而起,“薛兰,你敢这么给我说话!你是不是真以为我们家黄洋,就非要娶宁彤不可?”

薛兰道:“少废话,到底给不给?!”

“要是你好好求我,一辆车无所谓,当成赏你家的!就你这脾气,休想!”

宁少卿听的心烦,将准备好的文件扔在桌上,并未理会闵莲华,在投来的无数讥笑目光下,看向了薛兰,“里面有张江景别墅房契,宁氏银行的卡,里面有一千万,别墅里面还有一辆跑车。”

“这些东西本来就是准备给小妹的嫁妆,不过现在我改变主意了,用这些东西,换小彤的自由,可够?”

“......”

全场哑然!

能称得上跑车的,再不济也是上百万。

江景别墅的房子,最便宜的也是上千万!

最重要的是那张银行卡,里面竟然有一千万。

纷纷投降目光到宁少卿身上,猜测着这个穿着破旧的青年宁少卿,什么来头。

一出手,就是两千多万。

薛兰也是愣住,愣神之余双手不自觉的将文件拆开,里面果然有一张房契,和银行卡。

银行卡呈紫色,正面有一朵蔷薇花,其余的什么也没有。

这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