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李铁柱王琡兰李思雨

李铁柱王琡兰李思雨

佚名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在这里提供的《李铁柱王琡兰李思雨》小说免费阅读,主人公叫李铁柱王琡兰李思雨,小说内容精彩丰富,情节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面给大家带来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惊雷乍响,瓢泼大雨倾盆而落,瞬间浇透了王琡兰。冷意顺着冰凉的雨水侵入全身,却抵不过心底涌上的寒……浑浑噩噩的飘荡回家。开门的瞬间,属于李铁柱独特气息的味道扑鼻而来。

主角:李铁柱王琡兰李思雨   更新:2022-11-19 16:3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铁柱王琡兰李思雨的现代都市小说《李铁柱王琡兰李思雨》,由网络作家“佚名”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在这里提供的《李铁柱王琡兰李思雨》小说免费阅读,主人公叫李铁柱王琡兰李思雨,小说内容精彩丰富,情节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面给大家带来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惊雷乍响,瓢泼大雨倾盆而落,瞬间浇透了王琡兰。冷意顺着冰凉的雨水侵入全身,却抵不过心底涌上的寒……浑浑噩噩的飘荡回家。开门的瞬间,属于李铁柱独特气息的味道扑鼻而来。

《李铁柱王琡兰李思雨》精彩片段

王琡兰脑子一嗡。


还没来得及开口,李铁柱那边已经无情挂断了电话。


呆呆望着泛着冷光的屏幕,她心里发凉。


他明知道自己在外面深夜未归,却一句担忧关心都没有。


“轰!”


惊雷乍响,瓢泼大雨倾盆而落,瞬间浇透了王琡兰。


冷意顺着冰凉的雨水侵入全身,却抵不过心底涌上的寒……


浑浑噩噩的飘荡回家。


开门的瞬间,属于李铁柱独特气息的味道扑鼻而来。


王琡兰顿了瞬,就发现了家里的异样!


鞋柜,卧室,卫生间,衣帽间……


她一间间看过去,其中原本属于李铁柱的东西,全部消失不见!


“琡兰,不管以后发生什么我们都不要分开,不论再怎么生气,也不许离开我们共同的家!”


结婚之初李铁柱的话言犹在耳,可现在,最先食言的……也是他!


身上最后一丝力量被抽走,王琡兰这一刻终于彻底崩溃。


她伸手拿起茶几上孤独立着的计分簿,翻到最新页,然后落笔!


“-1”


“-1”


……


一连写了五个,她终是再写不下去,一把将笔砸了出去。


与此同时,一滴泪,落在纸上,浸湿,晕染……


这天之后,就像李铁柱说的一样,他再没有回来过,也没有联系过王琡兰。


一晃一个星期过去。


这天,王琡兰正在工作,手机突然进来一条短信:


【今天你爸生日,晚上别忘了跟博言回来吃饭。】


王琡兰拿着手机的手微紧。


这段时间太忙,差点忘了爸爸的生日。


可……想到李铁柱,她眼神黯了黯,末了还是选择拨去了电话。


冰冷的嘟声后,响起男人冷淡的问询:“有事?”


王琡兰握着手机的手一僵:“今天我爸生日,妈叫我们回去吃饭。”


电话那头,李铁柱沉默了会儿:“我知道了。”


随即挂断了电话。


时隔一周的联系,最后以不到30秒落幕。


到现在,王琡兰都想不明白,她和李铁柱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


深吸一口气,按灭屏幕,她强行收敛思绪,继续工作。


直到晚上,程家。


见王琡兰一个人回来,程母有些惊讶:“怎么就你一个人?”


她抿了抿唇,最后还是不想让父母跟着担心:“他忙,晚点到。”


闻言,程母理解的点了点头,拉着人往屋里走。


这也是王琡兰第一次对父母说谎,心里松了口气。


直到晚饭做好,李铁柱才姗姗来迟。


饭桌上,程母看着分坐桌子两边,也不说话的两个人,轻声问:“你们最近怎么样?”


王琡兰心一跳,刚要回答挺好


旁边的李铁柱先一步开了口:“我们分居了。”


餐桌上顿时陷入寂静。


之后的时间里,王琡兰甚至不敢抬头去看爸妈的表情。


压抑的用完这顿饭,两人离开程家。


院外,目送爸妈关上门后,王琡兰才看向身旁的男人。


“你为什么要把我们分居的事情告诉爸妈?”


“我只是在阐述事实。”


李铁柱的态度,点燃了王琡兰一直压抑的怒气:“可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你有没有想过他们现在知道了该有多担心?”


“既然你怕他们担心,为什么还非要跟我吵架?”


说到这儿,李铁柱也有些恼火:“你看看你现在都变成什么样了,只会无理取闹!”


无理取闹。


王琡兰心中一阵刺痛,声音沙哑:“李铁柱,我们俩究竟是谁变了?”


像是被这话刺到,李铁柱彻底冷下了脸:“你还有完没完了王琡兰?!这日子能过你就过,不能过,那就离!”


第四章


离婚这话一出口,李铁柱跟王琡兰两人都愣住了。


王琡兰茫然抬眼看着李铁柱,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她攥着手,强压下喉咙里的颤抖,哑声问:“你刚刚……说什么?”


男人却没回,直接转身上了黑色保时捷。


只听引擎轰鸣,车子从身旁无情的飞驰而去……


从村东头离开后,李铁柱没有回家,他直接打了个电话给白勇,让他到山下接。对于承包山林这事李铁柱早就查询过了,一般而言,在知春这样的地方,其实找到本地的村长和村支书就可以将这件事办妥了。上面的政府是不会过问这些东西的。




不过,李铁柱另有想法。他本来就不太乐意去找钱德胜帮忙,他也不想给去世的父亲丢人现眼。到了钱家,他主要就是想戏弄一下钱德胜父子,没想到他们居然也外出务工了。




作为一个乡村里最高的领导干部,村长和村支书工资虽少,但捞到的油水可是响当当的。只是知春这里不同,穷乡僻壤的,想要捞点油水从哪里去捞




贫民老百姓的身上就算窄干了,油水也没几斤几两,主要还是针对的开发商。在农村一些非法买卖土地的事情太多太多。其实李铁柱也可以走这一条路,不过,他却要去接近徐云发和吕秀琴,只因为白小蝶这个苦命的女人!




“大哥,这里”




白勇在一辆黑色轿车前招了招手。




李铁柱笑着脸走过去,到车里面坐下,问道:“孙明呢”




白勇发动车子,撇嘴一笑:“呵呵,没喊他,怎么今天就开始了吗”




李铁柱摇摇头,说道:“把我带到镇政府去,我去找徐云发谈点事情。”




白勇皱眉道:“找他干什么”




李铁柱将头朝抬抬,笑道:“放心吧,我还能坑了你姐不成你记住一句话,不管做任何事情,切记都不要心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想要扳倒徐云发和吕秀琴,我们不一步一步来的话,根本不太可能。知春这里不比其他地方,这里根本没人管,也没人想管。”




“嗯。”白勇点点头,山路很窄,他只能小心的开,“确实是这样!我听姐说过了,你是想要承包山林搞果树,对吧”




李铁柱点头:“不错。我们村子那边的山土非常好,很适合种植果树。不过,我之所以过来找徐云发商谈这个事,主要还是想接近接近他。”




“要不要我和你一起上去”白勇问道。




李铁柱笑道:“不用了,你上去反而不好。让他知道我和你姐有任何关系的话,以他的谨慎,肯定会对我小心提防。不过,小勇,你实话告诉我,为什么徐云发不能生育还非要赢取你姐呢”




白勇叹口气,悠悠说道:“其实这些年姐姐她一直都是边忙着做生意,边去查探关于这些毒。贩的事情。我去学了那么多东西,也是为了能够保护好她,知春这里实在太复杂了,在边境,又和金三角接壤。毒。贩那么多,我都不知道她是怎么认定徐云发就是祸害了他家人的人的。”




李铁柱默不作声,安静的听着。




白勇继续说:“前几年姐姐的木材厂已经稍有起色了,家具厂更是发展得飞快。在这期间,她和徐云发之间的接触非常多。而徐云发一直不娶,却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我想他之所以娶了姐姐,还是想要掩人耳目吧!有了姐姐这个稍微有点钱的女人,他开好车住好房,那就没人说闲话了。就算是上面有人下来调查,那也查不到他什么东西来。但这些其他人不知道,难道姐姐还不清楚吗”




李铁柱摇头一叹:“她这样唉,为了报仇牺牲得实在太大了!”




白勇侧目看了他一眼,笑道:“也不算了,反正徐云发那孙子就是一个太监,姐姐也就是多了个已婚的身份罢了,其他的却也没少过什么。”




“难道她这样,徐云发就不生疑吗”李铁柱问道。




白勇摇摇头:“这个我不太清楚,徐云发为人精明,但姐姐她却也不是凡人。徐云发想要利用姐姐,呵呵,但姐姐也有意无意的想让他知道,自己也是想利用他的职权便利去发展自己的企业。如此一来,徐云发对她的怀疑就减轻了。”




“减轻不等于没有!”李铁柱皱起眉头,“一旦徐云发有所察觉,你姐就会有生命危险。所谓的法治社会,呵呵,在知春这里根本行不通!”




“主要我们这儿太偏远了。”白勇叹道。




没过多久,轿车就开到了镇政府的大门外,一栋三层的楼房。在知春这里,能够将房屋盖到三层的,恐怕也就只有镇政府办公楼了。由于地势的原因,很多地方都不能建造高层建筑。像一些小区,那都是建造在山下面。




如果不是因为知春这里的山林比较茂密,到了雨水繁多的季节,泥石流之类的也会有很多。上午的天气还没到那么炎热的时候,大概的温度恐怕有33度上下。




李铁柱刚刚下车,白勇就将车开走了。




李铁柱到一楼里看到一个拿文件的妇人,立即就过去询问:“请问镇长在吗”




妇人的眼睛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李铁柱,指了指楼梯那儿,道:“镇长到下面视察去了,你有什么事的话,可以到二楼让张主任记下来。”




徐云发不在这丫还真是够忙的。




李铁柱不紧不慢的,又问道:“那林业部是不是在这里”




“林业部有这个部门吗”妇人皱着眉想了想,“嗨,小李,我们这儿有林业部”




到饮水机那儿倒水的青年笑道:“当然有了,三楼左手边第一间不就是林业部吗”




“还真有。”妇人自言自语了一下,然后对李铁柱说:“你也听到了,在三楼。”




“谢谢了。”李铁柱笑着答谢,然后朝楼梯走去。




“小李,我们什么时候多了个林业部了”




“吕秀琴呗,算是安了一个闲差,呵呵,恐怕是李刚托的关系吧!”




妇人急忙将小李拽到旁边:“嘘,你小子就不能小声点”




妇人朝楼梯那儿看了看,李铁柱慢慢迈动脚步,装作没听到继续朝二楼爬。李铁柱扯扯嘴角笑了起来,没想到徐云发还给吕秀琴安排了一个闲差,这一对狗男女还真是够精明的,让人以为是李刚走的后门。他们却不知道吕秀琴和徐云发二人的苟且之事。




“小毛,我的小乖乖,你把妈妈弄疼了哎哟!”




李铁柱在林业部紧闭的门口停住了,听着里面吕秀琴的叫声,心头顿时砰砰砰直跳。靠,无法直视,这丫的要干什么



李铁柱心里直骂,这个吕秀琴还真是让人意想不到啊,居然还玩这档子的事。而且,现在可是大白天的啊!他们是不是太大胆了要是被徐云发知道的话,他们肯定死翘翘。




李铁柱门口那儿想着自己的事情,这时,“啪”的一声,房门突然被人打开了。李铁柱着实被吓了一跳,他惊讶的看着对面的女人,目光穿过她朝办公室里面望了一眼。




“娘的。”李铁柱暗骂一声,原来不是有什么,还以为可以利用一下的呢,原来是李政那个废物给吕秀琴按摩肩膀,按摩肩膀需要喊得那么吗




“干嘛的”对面的女人冷冷盯着李铁柱。




在她打量李铁柱的时候,李铁柱也端详着她,这个女人看起来就感觉她非常不简单。普通的女人手臂哪有什么肌肉可言




而且,李铁柱更感觉到了这个女人正在提防着自己。不然的话,她的膀子也不会将肌肉暴露出来了。这里是镇政府,又是大白天的,她居然还能保持着这样的警惕性,着实让人吃惊。




“找吕主任有事。”李铁柱淡淡一笑,保持着镇定。




吕秀琴看不到后面,却问道:“小叶,谁啊”




“什么事”小叶问道。




李铁柱笑道:“你可以做主吗”




伸出手去推叶灵清,叶灵清却巍然不动,李铁柱瞪着她,皱眉道:“想干嘛”




“妈,是李铁柱。”李政在里面小声道。




吕秀琴拍拍李政的手,然后转动老板椅将目光投向了门口处,微微一笑,她说道:“原来是陈医生啊,小叶,请陈医生进来,你忙你的去吧,我这里没事。”




叶灵清又瞥了李铁柱一眼,旋即径直离去。李铁柱朝着这个女人的后背端详了一眼,她步伐稳健,即便是在这样的场景之中,她都可以保持着极高的警惕性。她如果不是特级保镖的话,那就极有可能是吕秀琴的贴身杀手。




刚刚开始的时候,李铁柱听白小蝶说了那些关于徐云发和吕秀琴的事,他还有点不相信。一个政府官员贪污受贿是有可能的,但是说去涉及毒。品交易,也就是能够在电视剧上看到了,现实生活中还真从没见到过。




关上房门,李铁柱走到吕秀琴办公桌的前面。




吕秀琴微笑着示意:“请坐。”




“谢谢。”




她有礼貌,李铁柱自然也不会失礼于人。




吕秀琴拍拍李政的身子,笑道:“去,给陈医生倒杯茶。”




“噢。”李政点下头。




李铁柱感觉很奇怪,这个小子今天看自己的眼神变了,不像以前那么恶狠狠的。而且,如果是前几天的李政,他怎么可能给李铁柱端茶倒水呢




“陈医生,今天来找我有什么事吗”吕秀琴问道。




李铁柱笑了笑,说道:“呵呵,无事不登三宝殿,过来找秀琴姐自然是有点事想要找您帮忙了。就是不知道秀琴姐肯不肯赏这个脸,吃个便饭。”




吕秀琴笑道:“便饭什么的就免了,呵呵,你如果真有什么事就尽管说吧,我看看自己能否帮到你,如果实在帮不了,那我也没什么办法。”




“请用。”李政居然用了敬语。




李铁柱看了他一眼,扯嘴笑道:“李公子今天变了嘛,呵呵,难得!”




吕秀琴脸上充满笑意,她对李政的表现也非常满意,抽出抽屉从里面取出两百块出来,说道:“拿去玩吧,记得早点回家,别在网吧里逗留太久了。”




“五百行不行”李政央求道。




吕秀琴蹙眉道:“又想干什么上个网还需要那么多钱家里不是早就通网了,不在家里玩,还非要跑去网吧,难道那里的电脑比家里的好不成”




李铁柱笑道:“那是因为秀琴姐不懂年轻人的想法,如果是我,我也会选择去网吧里玩,尤其是玩一些游戏之类的东西。家里太清净了,没有那个气氛。”




“对,对对对。”李政看着李铁柱的目光更加特别了,好似突然找到了知音。




李铁柱从钱包里取出五百块来,塞给了李政,笑道:“是要冲点游戏币吧拿去玩吧。”




李政一呆,但还是拿了李铁柱的钱。




“小毛!”吕秀琴瞪了李政一眼,“你怎么能拿陈医生的钱呢还给人家。”




李政要将钱还回来,李铁柱将他的手推了回去,笑道:“玩游戏几百块钱都算少的了,我以前沉迷网络游戏的时候,一个月可都朝里面砸上万块钱。”




“你是帮主吧”李政张大眼睛,“你玩的什么游戏”




“还不拿钱滚蛋”吕秀琴骂道。




李政急忙将钱拿走,朝李铁柱笑说:“嘿嘿,下次再聊,兄弟们早就催我了。”




房门刚刚关上,李铁柱朝门口望了一眼,整个三楼基本没有什么人,而吕秀琴这间办公室也只有她一人而已,无论是房门还是窗帘一直都是紧闭着的。是她做的事情太黑了,还是说她的心太黑,都害怕见到任何光亮。




“来,拿去。”吕秀琴从抽屉里取出五百块推给李铁柱,“呵呵,小毛这孩子就是贪玩,但我又没办法,真不知道该如何教育他,唉,伤透脑筋。”




李铁柱将钱推了回去,含笑道:“难得看到小毛对我这么有礼貌,那五百块就当我送他的见面礼吧!”




“呵呵。”吕秀琴没有继续推脱,“好吧,你和他能够和睦相处,自然是我最想看到的了。”




“唉!”




吕秀琴叹口气,又用手捶了捶肩膀。




“这是怎么了”李铁柱问道,“能让我看看吗”




吕秀琴摇头苦笑:“唉,多少年的老毛病了。那个小子,呵呵,如果不是为了要钱出去玩,就算是打死他,他也不肯给我捏一下。”




李铁柱起身绕过办公桌,笑着将吕秀琴的老板椅转了小半圈,他先将双手捏到吕秀琴的肩膀上,这个女人穿着吊带长裙,肌肤虽然及不上白小蝶那般柔嫩,但也相当不错了。




吕秀琴将左手放到桌子上,两腿翘在一起,闭着眼安静的享受着李铁柱的按摩。




“胸”李铁柱张大眼睛朝下面看着,目光透过衣领能够清楚的看见红色文胸包裹着的一对豪。乳。以吕秀琴的年纪,现在胸。部该早就下垂了,这样的大胸很适合乳胶啊!



侍君和影者都陪着王淑兰一起用膳,唯独驸马像是个犯错的孩子似的站着吃,吃得是食不知味,味同嚼蜡。

然而无疑的,眼前风景极美,在座的不管是影者还是侍君,容貌都是百里挑一的好,各有各的特色,就像帝王的三宫六院一样。

王淑兰甚至还有心情想着,不管男人还是女子,爱美是天性,没有人会讨厌美丽的东西,如果这样的美景不掺杂阴谋算计,大概会更好一些。

晚膳结束之后,王淑兰放下筷子,淡淡开口:“温湛留下来,其他人先回去。”

李思雨早已接近力竭状态,脸色白得透彻,脸上的汗水一颗颗滚落,多待下去的每一分每一秒都让他倍感煎熬。

听到这句话,他几乎想把面前的碗端起来扣到王淑兰的头上。

他过来这里受了小半个时辰的罪,就是为了给王淑兰一个立威的机会?还是说她根本就是为了羞辱他?

然而他此时实在没力气愤怒。

这两天他被王淑兰磋磨得已经没了脾气,只能在心里谩骂加咒骂来发泄不满,可这样怎么能解气?

李思雨决定暂时忍下这股憋屈,等伤势痊愈了再跟王淑兰算账。

于是李思雨很快被小厮搀君着转身离开,其他三位侍君也朝王淑兰行了告退礼,施施然转身离去。

花厅里很快就只剩下王淑兰和温湛……嗯,还有一个已经回到王淑兰身边站好的李铁柱。

锦兰上前奉了茶,王淑兰端起茶盏安静啜饮。

温湛坐了一阵,恭敬开口:“不知殿下留我下来,是为了何事?”

王淑兰抬眸:“听说你学识不错,还擅长算术?”

温湛诧异:“殿下听谁说的?”

王淑兰沉默,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咳。”温湛清了清喉咙,“我算术确实还可以。”

“你在温家没什么地位?”

温湛默了一瞬,缓缓点头:“是。”

准确来说,是一点地位都没有,不过他并不在乎。

王淑兰喝了口茶,敛眸道:“自学成才?”

“成才谈不上,殿下过誉了。”温湛谦逊,态度也足够恭敬,“只是自小无人管无人问,只能靠读书来打发时间,久而久之学识就积攒得多了一些。”

“你的书都是自己买的?”

温湛又默了一瞬,似是在思索着该如何回答,须臾,摇头道:“我小时候没什么钱,看的书都是温家书房里的书。”

说完他补充了一句:“我幼时身体瘦小灵活,经常独自一个人偷偷潜入温大人的书房看书。”

这个回答算是真假参半,不过也不算撒谎,他确实经常去温大人的书房看书。

至于没钱,这一点倒是不完全正确,他不需要用钱的时候确实没钱,需要用到钱的时候也不会为钱所迫,自然有弄到钱的办法。

只是作为温家庶子,他一直懂得韬光养晦,隐藏锋芒。

“没人察觉?”



“殿下,六公主来了。”侍女匆匆而入,恭敬不安地禀报,“此时正在外面嚷嚷要见您。”

王淑兰眉梢轻挑,又来一个送死的?

六公主王宜灵,就是李思雨口口声声喜欢的那个人。

王淑兰一直就不喜欢她,不过以前碍于不敢得罪李思雨,她跟这个姐姐也算是维持了表面上的友好。

王宜灵仗着这层关系,理所当然地以为跟王淑兰关系有多密切,时常仗着姐姐身份关爱妹妹,该挑拨就挑拨,该灌迷魂汤的时候也毫不含糊,王淑兰后来被害死的这个过程中,她绝对算是功臣之一。

听着外面的动静,王淑兰淡道:“李思雨被抬去了他自己的院子?”

“是。”锦兰点头,“殿下要不要派人请个太医给他看看?”

王淑兰道:“让六公主过去看吧,她不会放任李思雨不管。”

锦兰微讶。

以前公主殿下可是极厌恶让六公主跟驸马见面的,每次他们亲密一些,公主都要发好大一顿脾气。

今日不但重罚了驸马,且不再阻止驸马跟六公主见面,看来倒当真是放弃了驸马。

“是。”锦兰应下,“池内的水已经准备好了,殿下现在过去沐浴吗?”

王淑兰嗯了一声,瞥见传了消息之后很快返回来的李铁柱,转身往后殿走去:“李铁柱随我来,其他人不必跟着。”

正要尾随而去伺候公主沐浴的侍女们闻言,顿时停下脚步,躬身退下。

李铁柱没说话,沉默地起身跟上。

走进浴殿,浴池里温水清澈,水面上漂浮着各色新鲜的花瓣。

空气中清香暗浮。

李铁柱进来之后正要跪下,却听王淑兰命令:“宽衣。”

“是。”

身姿修长的青年走上前,低眉垂眼替公主宽衣,视线下垂,并不敢随意乱看。

衣服一件件褪下,王淑兰抬脚入了浴池。

温热的水流包围着身体,王淑兰慵懒靠着池壁,放松了浑身筋骨,微微阖上眼。

灯火映照下,她眉目精致绝艳,热气氤氲了萦绕在眉梢眼角的冷漠,难得显出几分柔和。

李铁柱很快又服帖地跪在了一旁,沉默如暗夜里的影子。



“老,老公,你把对象直接约到咱们家去了?这怎么可以?还没见过面,而且还没初步了解。




我现在好紧张好害怕,要不,要不就算了吧。”妻子的声音很小,我甚至听到了那边开关门的声音,应该是妻子去了方便说话的地方去了。




妻子的紧张忐忑我能理解,对于一个没见到的陌生男人去我家,还要让妻子翘起她浑圆的美臀去迎合男人,性格矜持保守的妻子肯定会排斥抗拒的。




我对妻子很了解,所以我也笑着让妻子紧张排斥的心里平静下来。




当我把话语说完之后,可以看得出妻子没有刚才反应那么强烈了,只不过还是纠结着。




在之前时候,我接到了李铁柱的电话。




李铁柱是我老家的一个远房表弟,正在这座城市里上大学,正好周末说要来我家住。




我们表兄弟关系还不错,而且最近他交了个女朋友,还想着带来让我和妻子认识一下……




我表弟李铁柱长得很斯文清秀,看起来很阳光,还有点小帅气,身材结实健壮。




我正好这段时间跟魔怔了一样寻找目标呢,在接到了他的电话之后,脑子里也不知道怎么了,立刻想到了李铁柱这小子。




一想到我年轻健壮的表弟李铁柱,压在我性感魅力的妻子身上,呼喊着我妻子为‘表嫂’,对着我妻子凶猛的动作。




火辣的妻子被表弟压在身下,被我表弟抱着她的蛮腰,迎合着翘起圆臀,被表弟冲击摇曳着她身体不断摆动,发出诱惑的浅吟低唱。




想到这幅画面。我感觉自己的魂儿都快燃烧了起来,这种疯狂想法伴随着强烈的兴奋冲击,让我整个人都沸腾了起来。




而且我还听表弟李铁柱说他的女朋友很清纯靓丽,跟我得意的炫耀说是校花。




这个年轻清纯的女孩对我也是个强烈的诱惑。




毕竟年轻女人跪在我面前,展现着年轻气息的诱惑身子,一边听着她呼喊着我叔叔,一边享受着年轻性感的身子,这样的美妙滋味想想就感觉飘到了云端。




我还在外着急的寻找目标,这不是有现成的目标嘛。




我把我的想法告诉妻子,她的呼吸变得混乱不堪,似乎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




妻子现在肯定是心乱无比,或许还在心中排斥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跟我说呢。




我也没给妻子机会,直接把这件事情确定了下来“一会儿我回家就直接接强子回去了。




老婆。记得穿的性感点,今晚先尝试一下感觉,咱们见面再说吧,我要准备下下班了。”




说完话之后,我就把手机挂断了。




没一会儿到了下班时间,我离开公司开着小家用车拐道去了李铁柱的学校那边,这家伙正在门口等我。




而站在李铁柱身旁的,是一个长发飘飘的年轻女生,穿着白色短袖身材高挑苗条,紧身牛仔裤衬托的那双美腿修长夸张。




容颜年轻靓丽,高挑的鼻梁上还带着一副眼睛,给人一种文静清秀的书卷气。




看到这个年轻女生我的心蠢蠢欲动,看来李铁柱没骗我,找的这个女友还真是个校花级别的。




李铁柱见我之后又相互介绍了一下,我才知道这个清纯靓丽的文静女孩叫秦小雅。




我随口客套两句,他们俩也上了车。




看着后排面前年轻力壮的表弟李铁柱,那结石的肌肉绷在t恤上,高大健壮的身材不说,长相还有些帅气。如果抱着我妻子狠狠的撞击该是一副什么样的刺激场景。




至于那个苗条大长腿的校花秦小雅,偏偏还这么斯文秀气,我阴暗的想法冒出来,要是得到表弟李铁柱的同意,我去假






装强爆这个清纯羞涩的女孩,又该是多刺激的事情。



说到这个,我好像感觉你嫂子对你的印象蛮好的,你这小子长得斯文清秀,身材又好,平时你嫂子还经常夸你呢。”




我的话让李铁柱眼睛都瞪大了,充满了惊喜的眼神看着我“哥,真的?我嫂子喜欢我这种类型的吗?嫂子温柔善良,性格挺内向的,我跟嫂子也没说过多少话。




嫂子真的夸奖过我啊?”




李铁柱兴致勃勃的看着我,期待着我的答案,我见时机差不多,然后丢了一个重磅炸弹给他“平时就是夸你懂事,会说话啊。




跟你说啊,前几天我跟你嫂子亲热的时候,黑灯瞎火的卧室里,我让你嫂子一边自己动,一边喊你的名字,幻想和你做。




你嫂子开始的时候羞的要命,后来李铁柱李铁柱的喊着,一边动着一边说着羞耻的刺激话,那一次你嫂子兴奋的跟疯了一样。




所以我就说你嫂子对你的印象可不差的,我们都过三十了,你才二十出头,加上表弟表嫂的身份。




估计你嫂子想到这些刺激的受不了,那一晚上真的是累死我了。




我们夫妻生活现在这么枯燥,所以就只能没事玩点刺激幻想之类的小情趣。




倒是这段时间,我跟你妻子都决定了,去找一对夫妻尝试着好好去深入交流一下呢。




就是那种两对夫妻或者恋人一起参与,四个人在一起刺激的交换游戏,你听说过吗?”




我的话语对李铁柱来说是个恐怖的冲击,在我说完话之后这家伙还是瞪大眼珠子,傻呆呆的看着我。




“哥,你说的是夫妻交换吧?”等李铁柱回过神来,第一句就向我问出这个话题。




我笑着点头,他既然知道这个,那说起来就容易多了。




“哥,嫂子那么性感诱惑,估计是个男人都会对她有幻想的,那么极品的嫂子,你真的能接受她被别的男人弄?”李铁柱还带着惊讶不敢置信的样子向我询问着。




“不影




响感情,只想体验下新奇刺激,改善一下夫妻生活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吧?”我反问着。




李铁柱的表情变幻,他对我妻子的欲望沉迷,我能感受到有多强。




“那,哥,说到这个,那你可别生气,我要是想弄嫂子,是不是我要拿小雅做交换?”李铁柱问着。




我点点头,理所当然的说着“既然是交换,肯定都是平等和相互的,你们年轻,新鲜劲还没过去,其实交换对你们来说有点困难。




像我们这样老夫老妻了,就需要玩点疯狂刺激的体验来提升情趣了。”




李铁柱点头“我明白你的意思,哥,我也理解你的做法。可,可小雅还是处,刚跟我谈了不久,我还没上手呢。




自己的女朋友,处的第一次交给自己表哥,怎么想怎么不合适啊。”




正在李铁柱纠结的时候,我妻子曼妙的诱惑身影从厨房出来,这时候李铁柱又贪婪的看着我妻子火辣的身体,停止了跟我的对话。




当妻子出来,见我和表弟都直勾勾的看着她成熟火辣的身子,这让妻子有些拘束不知怎么好了。




妻子靓丽的脸庞带着臊红,或许是李铁柱那双炽热的眼睛让她浑身感觉到了燥热。




妻子低声说着“菜已经炒好了你们去喝酒吧。”




妻子窈窕的火辣身体,修长丰腴的美腿稍微迈出,在身上那件吊带睡裙包裹下,遮掩不住白皙香肩和锁骨,在她走路的时候,那两团隐约可见些许的大圆球在晃荡着。




妻子招呼着年轻靓丽的秦小雅离开厨房去洗手,女人之间总是好相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