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休夫后我成了病娇大佬的白月光

休夫后我成了病娇大佬的白月光

不吃鱼刺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苏七七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居然穿越了,穿成了十里八村知名的丑女,开局就被人诬陷不守妇道,背上不齿骂名。天生神力的她可不是好惹的,她直接手撕渣男,脚踩恶婆婆,休夫之后,带着两个孩子开启新生活。一番机缘之下,苏七七救下神秘面具男沈行之,对方居然非常受自家萌宝欢迎。后来,沈行之的身份揭开,敢情是娃的亲爹,怪不得这么“吸娃”呢!

主角:苏七七,沈行之   更新:2022-07-15 23:2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七七,沈行之 的女频言情小说《休夫后我成了病娇大佬的白月光》,由网络作家“不吃鱼刺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苏七七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居然穿越了,穿成了十里八村知名的丑女,开局就被人诬陷不守妇道,背上不齿骂名。天生神力的她可不是好惹的,她直接手撕渣男,脚踩恶婆婆,休夫之后,带着两个孩子开启新生活。一番机缘之下,苏七七救下神秘面具男沈行之,对方居然非常受自家萌宝欢迎。后来,沈行之的身份揭开,敢情是娃的亲爹,怪不得这么“吸娃”呢!

《休夫后我成了病娇大佬的白月光》精彩片段

“柳瘸子家的媳妇偷人了!”

一声尖叫,给分外闷热的天更添了一把火,直烧得人心神难聚。

原本在地里开垦的众人抬起汗津津的头,不顾身上的馊汗味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往声音传来的田地围去。

“快看!柳婆子来了!”

只见一个矮瘦精干的老妇,飞快的从众人中间挤过去,待看见手足无措跪在地上的女子,破口骂道:“你这个小贱蹄子,我们这一家供你吃穿,养着你那两个不知道谁的杂种的小崽子,你竟然背着我儿子光天化日之下偷人!”

她从腰间抽出鞭子,用尽全身力气朝着女子打去!

女子还没来得及解释,就被一鞭子打在脑部,晕死过去。

“在家的时候就对我儿非打即骂,骂我儿不如别的汉子,你这个杀千刀的啊!”

仅是三言两语,便牢牢钉死了女子“偷人”的罪!

这几句话,更如同助燃的烈油,彻底激起了民愤!

“咱们村竟出了这种娼妇,赶紧把她丢到湖里浸猪笼好去去这晦气!”

“先别着急,好歹也让柳婆子出口恶气,柳婆子你便狠狠的打,打不死在浸猪笼也来得及!到时候半死不活的也省事!”

“打死这个娼妇!”

柳婆子掩住嘴角的得意,这便是她要的成效。

只要让众人知道是这贱人愧于他们家,就算她不出手,大家伙也容不下这贱人!

她手中的鞭子更狠厉的打下去,鞭鞭致命,血水飞溅。

女子的衣衫被抽烂染红,瘦削的脸上没有半点血色,如同残破的人偶被柳婆子无穷无尽的临辱着,发泄着。

“好痛……”

浑身如同被滚滚车轮碾过,就连骨头都是痛的叫嚣。

耳边叫嚣着粗声粗气的恶语,像是要将她骂死一般。

谁敢如此对她!真是好大的胆子!

苏七七双目猛地睁开,一把抓住即将落在她身上的鞭子,用力一甩,硬生生的将那打她那人连带着鞭子都甩了出去!

动作牵引到全身,泛上来的疼痛让她忍不住咬紧牙关。

她眉头紧锁,目光掠过柳婆子落在四周的众人身上,粗马褂,灰罩衫,草鞋……

不怀好意的目光,粗言粗气的恶语。

苏七七捂住心口,用最短的时间在脑子里整理此时的情况。

她穿越了,原主也叫苏七七,未出阁就莫名大了肚子,诞下一双儿女后,被渣爹打包卖给了同村“不能人道”的柳瘸子。

卖过去后,柳家大大小小的活皆由她一人承包,起得比鸡早,干的比牛多,就连睡得地方,也形同狗窝。

这样的压榨下,她早就油尽灯枯,身体一日不如一日。

柳家人一直盼着她死,想等她死后顺理成章的把孩子卖了。

他们确实做到了,原主死在了柳婆子的铁鞭之下,不过二十出头。

不过看现在的场景,柳家是还想诬陷她不守妇道啊!

苏七七眸光幽深,可惜他们打错算盘了,现在这具身体里的,不再是那懦弱无能任人欺凌的苏七七,而是她这个来自25世纪的天生神力的跆拳道高手苏七七。

“你,你竟然敢打我!”被甩出去的柳婆子神情错愕。

这贱人在她家的时候就要死不活的样子,又挨了这么多的鞭子,怎么还能有这么大的力气!

难不成是回光返照了?

管她是什么,总归今日一定要让她去死!

否则岂不是浪费了那块肉!

“大家伙,把她抓起来,别让这娼妇污了咱们村子的名声!”柳婆子打定主意,从地上爬起来,面目可憎。

苏七七思绪被打断,眼神微寒,面无表情的抬眸。

“你这毒妇!人人得而诛之!”

几个村里的壮汉,一声呦呵,跟着柳婆子朝着苏七七就扑了过去。

苏七七眼底色泽逐渐凝结,看着几人就想是在看死人。

“是吗?”

下一秒,她身影微动,干脆利落的高抬腿正中其中一名男子下巴,后脚一个扫堂腿直接将其余的几名男子尽数放倒,且一人补上一记脚刀!

惨叫声不断!

柳婆子瞠目结舌,吓得想跑,苏七七几步上前,一把抓住她的后衣襟,将她提了起来。

“啪!啪!”

两声清脆的巴掌声!

苏七七沉冷的目光落在柳婆子脸上,嗓音冷寒,“愚蠢而不自知,人人得而惩戒!”

众人都被吓傻了!

他们眼前的苏七七,浑身浴血,双目冷寒,一只手轻而易举的将柳婆子提了起来,就如同从地狱爬出来的恶鬼向众人索命般。

以前的苏七七只不过是一个任人欺凌的蠢妇,何时有过如此令人胆寒的气势!

空气如寒潭一样静默。

僵持片刻,一面容沉稳的老者缓缓走了出来。

“柳瘸子媳妇,你自己做出了这丢人的事情,还野性大发,打伤了乡亲们,这村是在也容不了你!”

苏七七眸光扫过去,村长被她眼里的寒意吓得不由得后退两步。

“你要做什么?”

“我只是想问问村长,是谁看见我做了丢人的事情了?”

“这……”村长语气一滞,转头看向贾氏。

他们都是听了这贾氏的喊声,才赶来的。

贾氏身子一抖,垂下眸,紧张的挽住胳膊上挎着的篮子,道:“我当然看见了!当时我来的时候,他们两个正抱在一起啃呢,你瞧她那嘴巴,又红又肿的,都出血了,玩的可激烈了,我刚喊来人,那汉子就转身不见了人影了……”

她语气说到后头,略显迟疑。

村长看向苏七七,“你这下还有什么好说……要解释的吗?”

“谁不知道你年纪轻轻就是个不检点的,现在做出这样的事情也不奇怪吧?”

贾氏努着嘴跟着补了几句,像是在肯定自己说的话一样。

苏七七冷笑,原主确实被亲了,但绝不是如贾氏口中所说。

她阖上双目,一张分外凌厉的脸在脑海中缓缓浮现,虽不太清晰,但依稀能辨出俊朗脱凡之姿,尤其是那一双深眸,痛意难掩。

这样的男子绝对不会是这村里的人。

而且似乎,原主在慌乱之中,还扯掉了那男子的什么东西。

正想着,腰间突的传出一阵炙热,烫的她忍不住皱眉,她双手探入腰间,奇怪的是,几乎是在触碰到的那一瞬间,炽热就消失了。

是一枚翡色玉佩,通体温润,若有流光,尾部缀着飘逸的流苏。

她压下心中的疑虑,嘴角勾起弧度,精致名贵的玉佩出现在贫穷荒乱的村里。

这,不就是最好的诱饵吗?


玉佩实在是太过抢眼,村民们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来。

柳婆子距离苏七七最近,看的最清楚,她剧烈的挣扎起来,可无论如何也摆脱不了钳住自己的那只手。

只能悲愤的叫道:“你这贱蹄子,偷人不说,还将我家的传家宝偷出来了,你可真不要个脸!”

她现在可顾不得什么了,这成色的玉佩,若是拿到城里当掉,那能换多少银两!

说不定换个金子都行!

金子啊!那足足够他们家活一辈子了!

“这玉佩是那人的。”苏七七挑眉,语气似笑非笑,“怎么成了你们柳家的传家宝了?”

“那人的?”

柳婆子失声,心中一紧。

人群中立即传出一道喊声——

“杀千刀的哟,你倒是把俺家新买回来的玉佩偷出来干嘛哟!”

贾氏神情难掩喜悦,壮着胆子跑到苏七七跟前,伸手就要拿那块玉佩。

在巨大的财富面前,就算这苏七七是被鬼附身了,她也不怕。

苏七七沉默着看着她,眸光寒潭一般幽深淡漠。

贾氏被她看的头皮发麻,从头到脚生出一股寒意,她讪讪的松开手,但目光依旧恋恋不舍的在那玉佩上流转。

“我倒是没想到,你竟与给我玉佩那人相识?”苏七七眉梢微挑。

村长也走了出来,沉声道:“贾氏,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这玉佩怎么就成你家的了?”

贾氏面色纠结,一拍大腿,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

“行了,我就实话实说吧,这与柳瘸子媳妇偷人的,是我家亲戚,贾大富,这贾大富给她的,那不就是俺们贾家的。”

“这事,就是这柳婆子没安好心,给了我一块肉让我去找贾大富玷污她儿媳!”她将篮子扔到地下,拿开挡着的破布,“诺,这肉都在这呢,昨日可就只有这柳婆子去了镇里买了肉!”

村子里小,谁家进城,谁家买了什么,几乎人人尽晓。

柳婆子脸色骤变,故作镇定的道:“贾氏,你胡说八道什么!”

“我胡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想把那两个娃子卖了,好在给你那瘸腿的儿子买个新媳妇!”

贾氏白了柳婆子一眼。

这点肉就想堵住她的嘴,她可不稀罕!

她要的是那玉佩,拿去换金山银山呢!

苏七七蹲下身子,将那篮子提到柳婆子面前,似笑非笑的道:“原来这肉来换我命的,自从卖给了你们家,你和你那瘸了腿的儿子,可有一天下过地?可有一日做过饭?可有一日干过活?”

“米是我种的,野菜是我采的,可我吃的却连畜生都不如,就连我那两个孩子都要跟着我去干活,今日,你之所以没让他们来,也是为了更好的实施你的计划吧?”

“你的行为,与杀人又有何异?你今日能诬陷杀我,明日是不是就能诬陷别人?”

苏七七嗓音嘶哑,语气却铿锵有力。

围着的妇女不可控的浑身泛起一股冷寒,看向柳婆子的眼神顿时变成了厌恶!

苏七七腰杆笔直,眸光落在村长身上,“这样穷凶极恶之人,村里也敢留?”

村长厉声道:“柳婆子,这可是真的?”

柳婆子剧烈的挣扎起来,语气慌张,“村长,你别听这个小贱人胡说八道——”

“娘亲!救救我和妹妹!叔叔要把我们卖给人牙子!”

“娘亲!娘亲!”

远处,传来两道惊慌失措的奶音。

两个娃子从人群中挤进来,女娃七手八脚的牢牢抱着苏七七的大腿,仿佛抱着的是最坚固的靠山,男娃则挡在苏七七身前,双手护着她,小狼一样的眼神看着众人。

“不许伤害我娘!”

苏七七看着这两个奶娃,眸光不由得一亮!

这原主是十里八乡闻名的丑女,但是这两个孩子却生的如同年画上的福娃一样,可爱灵动,聪明机敏,只是实在是太瘦小了些。

苏七七蓦的松手,还在挣扎的柳婆子被狠狠的摔在地下,摔的她眼冒金星,浑身的骨头都要散架,却只敢闷哼一声。

苏七七将两个娃子都揽在怀里,轻声安抚,“别怕,娘在。”

女娃竟还真的不哭了,只是轻轻的抽噎,小小的身体抽动不止,看样子是吓到了极点。

而那男娃湿漉漉的眼睛依旧紧盯着众人,像一头蓄势待发小兽,随时都会漏出獠牙。

“阳阳,月月,你们刚刚说什么,在给村长爷爷说一遍可好?”

村长脸色铁青,但是对着两个娃子语气便不自觉的放软,别的不论,这两个娃子,实在是让人怜爱。

苏七七心疼两个奶娃,刚要张口,便感到怀中的小人一动,稚嫩的嗓音也随之响起。

“村长爷爷,叔叔说娘死定了。他还说,我们两个是喂不饱的饭桶,把我和妹妹绑起来要卖给人牙子,我用小石子磨断了绳子带着妹妹来找娘……”

苏阳语气倔强,“村长爷爷,我不要娘死,我和妹妹也不是饭桶!我们经常帮娘干活的!”

苏七七眼神诧异,这男娃,倒是一个性格强硬,敢说敢做的。

苏月听到哥哥的话,似是想到什么害怕的事情,小脸皱成一团,委委屈屈的哭了起来。

哭音不大,轻声啜泣,但却让人倍感其中委屈。

“好啊!好啊!”村长指着柳婆子,面上愤怒之色难掩,“我竟然不知道村里竟出了你这般心狠手辣之人!你这是杀人!是要蹲大牢的!”

柳婆子只觉得眼前一黑。

她失魂落魄的跌坐在地上,哭嚎道:“村长,就算我也有错,这贱人也实实在在的和那贾大富偷人了不是吗?说不定这贱人早就和他沆瀣一气了,不然那贾大富怎么平白无故给她玉佩啊!我是冤枉的!”

铁证如山之下,柳婆子还是努力的想将火再度引到了苏七七身上。

贾氏这时候也回过神来,她竟然光顾着看戏,而忘了那最重要的东西了。

她朝着苏七七伸出手,语气颇为自豪,“俺好歹也算帮了你一把,这回俺家的东西能还给俺了吧?”

“我什么时候说这玉佩是你家的了?”


女子嗓音清冷,落在贾氏耳里,却如同一计重击,她语气瞬间拔高,“不是贾大富的!还能是谁的?和你偷情的难不成还有别人?”

“我从未承认过我有不守妇道的行为”,苏七七语气淡漠,手指摩搓着玉佩,泛起一阵温热。

“你明明说……”贾氏有瞬间的发蒙,想要说什么,却又鲠在喉。

是了,苏七七从来没说过,那人是谁。

这一切,只是她和那柳婆子的阴谋罢了,至于那贾富贵到底来没来,她根本就没看见。

她赶到的时候,只看见一道黑影闪过,她一着急以为事成了,便大喊了起来。

她的心一点一点沉了下去。

苏七七眉梢轻挑,语气漫不经心,“我没逼着你承认啊。”

柳婆子一听,哭天抢地的嚎了起来。

这贾氏,是把她害惨了!

“你!”贾氏也急了,拉着村长:“村长,你快给评评理,她定是看这玉佩值钱,不还给俺家了!”

村长早就看透了这贾氏与柳婆子的嘴脸,不过是一丘之貉,同流合污,他甩开贾氏,“这事若是真的,你便是帮凶!”

贾氏的心七上八下的,僵在原地。

村长失望的看了贾氏一眼,转头对这苏七七道:“苏家丫头,你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这玉佩,到底是谁的,你放心,若是你没做,我绝对会还你一个清白!”

这村长,倒是一个有威信的。

沉吟一下,苏七七按照原主的记忆说道:“我只不过是救了一个贵人,那人猝然从山上滚落下来,我便上前给他喂了些水,又给他吃了一些我常吃的药草。”

记忆里原主在喂药时不小心跌了一跤,亲在了男子的嘴巴上,吓得男子仓皇逃走的事,她自然选择避而不谈。

“他醒了之后,告诉了我他的名字,便将这玉佩塞给了我,说定会寻着这玉佩前来报恩。”

“还说,若是届时拿着这玉佩的人没能说出他的名字,那便是从我手里抢过去的,谁害了他的救命恩人!他便要了谁全家的命!”

苏七七特意咬重了“要了谁全家的命”。

她的这几句话,便是为了震慑这些村民瞎编的,效果很是明显。

贾氏浑身猛地一颤,虽然害怕,但还是不甘心到手的鸭子飞了,“你胡说!谁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那这玉佩便给你,你拿着好了。”

苏七七淡漠的将玉佩递给贾氏,贾氏咽了一下口水,硬生生的没敢接。

“行了!”村长挑了指着几个人,“你们几个去寻那贾大富,问问他知不知道有这个玉佩。”

“等等——”

苏七七叫住他们,一字一句,“我要亲自证明我的清白。”

贾大富是村里出了名的懒汉,年过四十都没钱娶媳妇,平日里饥一顿饱一顿,住的地方更是残破不堪。

苏七七将他家的门踢开的时候,他才睡眼惺忪的抬起头,看清楚来人,他使劲揉了揉眼睛,道:“你这小娘们怎么来了,老子还没去找你,你倒是来找我了。”

苏七七一步步走进来,“你猜我来做什么?”

“我知道了!”贾大富一个骨碌从床上爬起来,满脸的浪笑,“我就知道,你跟着那个瘸子是不幸福的,是我嫂子让你来的吧?”

他一边说着,一边开始解腰带,“没想到你还怪懂事的,竟然自己来了,也知道让我吃好睡好,有精气神了才更力气办事吧?”

一想到即将要发生的事情,他觉得浑身都开始飘飘欲仙了,这柳瘸子媳妇虽然长得丑一些,但是这身材倒是极妙的!

他搓了搓手,双目放光,如饿虎扑食一样朝着苏七七扑过去,嘴里叫着,“放心,我会好好疼你的!”

苏七七身影微动,冷嗤一声。

在贾大富即将触碰到她的刹那,瞬间出手,五指如鹰爪一般抓着他的喉咙,让他的话尽数堵在嗓子里。

她提着贾大富就走了出去,随后将他狠狠一甩,砸在了贾氏和柳婆子身上,三个人咕噜噜滚作一团。

门外听着的乡亲们早就对这三人恨得牙痒痒,见状喊道:

“乡亲们,狠狠的砸!砸死这三个不要脸的害人精!”

噼里啪啦各种草根子,泥土块密密麻麻的朝着三个人砸过去!

贾大富被泥土灌了一嘴,这才发现,他家房子外面竟然围了几乎全村的人!

每一个人都用着嫌恶厌弃的眸光盯着他!

饶是蠢笨如他,也知道事情是怎么一回事了!

“你这没用的东西哟!你害惨了我哟!”贾氏哀嚎一声,她怎么也没想到,交个他这么大的事,他竟然能一觉睡到日上三竿!

柳婆子则两眼一翻,直接被气晕了过去!

村长看向苏七七的目光里,难掩的惊叹。

这苏七七真的不同了。

无论是胆量,气质,都与之前判若两人。

好似,这具身体里藏着的,根本就是别人的灵魂!

“苏家丫头,你看你是想如何处置这三人?”

苏七七冷道:“把贾氏和贾大富都赶出村去,他们今日能为了一块肉害我,明日便会残害别人。”

“对,赶出去!”村民们纷纷附和。

“不!”贾氏哀嚎一声,头上顶着个大菜叶,“村长,这荒年没个住的地方,这不是要我全家的命吗?我家里上有老下有小,我求求大家便原谅了我这一次吧,我在也不敢了!”

“柳瘸子媳妇,我给你磕头!你饶了我吧!”

说着,她竟真的给苏七七磕了三个响头。

村长眉头皱起,“这贾氏一家,确实有很多孩子,你看……”

苏七七语气一转,干净利落,“既然如此,那便收了她家的田地,我记得贾氏一家有三块地,我只要一块,其余的便均匀分给乡亲们吧。”

“贾氏,你可同意?”

贾氏哪里还敢不同意,此刻,她只觉得肠子都要悔青了!

若是她没有贪那一块肉,后来也没有贪那玉佩,根本就不会到现在的地步。

但现在一切都来不及了。

“那柳家……”

村长犹豫开口,没有说下去,这柳家不管怎么说也是苏七七的婆家,这荒年,女人没了男人依靠,该怎么活下去。

更何况,苏七七还带了两个奶娃,更是难上加难。

“劳烦村长,将这柳家二人送去官府,让官老爷好好惩治这二人!”

苏七七说完这话,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朝她看过来。

她竟然真的要将柳家送进官府!

难不成她有本事在这荒年靠自己活下去?

“苏七七!我看你敢!”远处,传来一声怒吼!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