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月亮你别睡

月亮你别睡

佚名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凌晨三点,官方警报消息吵醒了你,消息内容是:「不要抬头看月亮。」同时,你发现手机收到了几百条来自陌生号码的消息:「夜色好美,看看窗外吧。」

主角:陈江   更新:2022-09-13 06:3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江的其他类型小说《月亮你别睡》,由网络作家“佚名”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凌晨三点,官方警报消息吵醒了你,消息内容是:「不要抬头看月亮。」同时,你发现手机收到了几百条来自陌生号码的消息:「夜色好美,看看窗外吧。」

《月亮你别睡》精彩片段

你睡觉前拉上了窗帘,平常会有街道灯光透进来,今夜四周漆黑,除了手机的光亮,伸手不见五指。


你摸索起身,靠近了窗台。


你想看看街道。


手指拽到窗帘的那一刻,窗外传来一声诡异的咀嚼声。


你什么都看不到,凭借听力,脑补出恐怖片中的场景,吓得后退几步。


手机再次剧烈震动,官方警报频频:「不要抬头看月亮!请居民远离门窗,待到天亮。」


担心的事得到验证,有什么东西悄悄改变了。


你想起隔壁的爸妈,猛地起身压下门把手。


突然,你又想起了官方提醒,「远离门窗。」


「看看窗外吧。」


门外爸爸的声音低沉缓慢地传过来。


你的手猛地停住,冷汗刷淌下来。


「看看窗外吧。」


妈妈跟着爸爸,一起说话。


「看看窗外吧。」


「看看窗外吧。」


只要轻轻一拉,门就会打开一条小缝。


你缓缓抬起门把手,默默下移,轻轻转动门锁。


咔嗒一声,在黑暗中格外清脆。


「咚咚咚!咚咚咚!」


门被剧烈敲响。


随之而来是宛若魔咒的低吟。


「看看窗外吧,看看窗外吧……」


你慌乱地后退几步,黑暗中绊了一跤,头摔在床角,失去意识。


这是一个很长的梦。


梦里你被各种异变的怪物追逐,有几个,还是亲朋好友的面孔。


你尖叫一声,突然惊醒,出了一身汗。


阳光透过窗帘缝隙洒进室内。


天亮了。


墙上的摆钟发出规律的滴答声,四周安静。


你还躺在地上,下意识拿起手机,摁亮屏幕。


无事发生。


消息栏一如既往的干净,只有几条催缴话费的信息,和银行卡余额提醒。


你觉得是一场噩梦,摸着发痛的后脑勺从地上坐起身子,扭开门走出去。


客厅中,爸妈已做好早饭,听见开门声,他们抬起头,用熟悉的语气,招呼你坐下吃饭。


你往嘴里塞了个煎蛋,笑着说自己做了个噩梦。


爸妈抬头看着你,笑而不语。


你慢慢停下咀嚼的动作,顿感毛骨悚然。


你扭头看向窗外,发现天竟然是黑的。


墙上的时钟仍旧指向凌晨 3 点。


光线渐渐暗下来。


黑暗中,爸妈的面孔陌生无比,他们笑着说:「你终于开门了,我们带你去看月亮。」


爸爸的咀嚼声跟窗外如出一辙。


嘴里的煎蛋干涩难嚼,有点腥气。


你胃里翻江倒海,哇一声,吐了。


你意识到不对劲。


拔腿往房间跑。


身后传来古怪的讥笑,如影随形。


你砰关上门,门后的拍打夹杂着大笑,在寂静的深夜格外刺耳。


不远处,是亮起的手机屏幕,你慢慢爬过去,看见官方又发布了一条信息:


「不要吃他们给的食物,否则天亮永远不会到来。」


你陷入了绝望。


蹲在床边,一遍又一遍抠嗓子眼,为自己催吐。


粗噶的喘息回荡在室内,你绝望地想,要不就看一眼月亮吧。


你的内心并不强大,你只是个普通人,如果成为那种怪物是人类的归宿,你愿意随波逐流。


你拉开了窗帘。


眼前浓郁的黑暗突然就变淡了,寂静的街道,暗淡的黄色路灯,再往上,天空悬着一轮明亮满月。


并无不同。


一切是那么宁静又美好。


内心的惊恐突然被什么东西抚平,你觉得自己是病了,或者犯了癔症,又或者,真的做了一场噩梦。


与此同时,手机叮铃一声,收到一条短信:「欢迎加入月亮派对。」


「我们的主旨是:实现人类永恒的幸福。」


门从外面被敲响。


这次爸妈的声音熟悉又正常:


「出来吃饭!考试倒数就算了,饭都不吃了?你看看隔壁小张,回回考第一,你就不能争点气?」


你想,到底哪里幸福了?


就他妈一诈骗短信。


刚才的梦境让你心有余悸,你缓了一会儿,听见你爸笑骂:「臭小子!不吃饿死,我跟你妈出去遛弯了。」


这样浓厚的生活气息,是你十余年来最熟悉的。


外面的确是你爸妈。


透过窗户,你看见他们手拉手,穿着搞笑的运动服,一扭一扭地加入不远处广场上的老年人活动。


巨大的喇叭把《最炫民族风》放得震天响。


街道上有来回奔跑的小孩,路灯下一群下象棋的老爷子。


你终于醒了。


揉了把脸,给女朋友打了个电话。


电话里传来她娇俏的笑声:「哥哥,你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你打开门,坐在饭桌前,定好明天跟她去看电影。


她在电话里,跟你说起去年情人节,你和她去西安看兵马俑。


你们追忆过往,煲电话粥的时间长达两个小时。


吃了晚饭,爸妈也回来了。


他们开始督促你写作业。


同时,他们倚在沙发上,开始看央 8 正剧,偶尔吐槽里面的情节。


写完作业,你早早躺在睡觉了,透过门缝听见爸妈正在为买学区房而小声交谈。


你觉得很幸福。


这一次,你迎来了天亮。


第一天,你背上书包,出门前从花瓶里掐了朵白色菊花拿在手里,途径隔壁门前时,顺手往门缝一插。


中午翘课,和女朋友去了电影院。


第二天,你背上书包,出门前从花瓶里掐了朵白色菊花拿在手里,途径隔壁门前时,顺手往门缝一插。


中午翘课,和女朋友去了电影院。


第三天,你背上书包,出门前从花瓶里掐了朵白色菊花拿在手里,途径隔壁门前时,顺手往门缝一插。


中午翘课,和女朋友去了电影院。


……


第十天……


你累了,觉得这样的生活十分无趣,向女朋友提了分手。


你失恋了,回到家自己一个人待在屋里,拉上窗帘,躲在被子里睡觉。


这一次,你没有等到天亮。


凌晨三点,手机震动把你从睡梦中惊醒。


「夜色好美,看看窗外吧。」


你刷出了一身冷汗。


你的大脑从来没有比此刻更加清醒。


回顾这几天的日子,你发现逻辑混乱,处处透着诡异。


1.你大学毕业很多年了,不用写作业。


2.隔壁小张与你差不多大,但上个月死于一场车祸。


3.你没有女朋友。


与此同时,门又被敲响。


你疯了。


天知道,你这几天,一直跟这些怪物待在一起,同吃同住,眼前一切美好的生活,全是幻象。


你打开手机,疯狂地登录各种社交网络,寻求帮助。


无一例外,得到的回复都是:「夜色很美,看看窗外吧。」


你绝望了。


到底是什么奇异的力量,将人类控制在幻象里。


指甲挠门的刺耳声响不断,「该上学了,该上学了,该上学了!」


你捂着耳朵,蜷缩在床上,崩溃大喊:「放过我吧!老子毕业多少年了!」


突然,手机剧烈震动,大量信息疯狂涌入。


那一瞬间,你以为手机要爆炸了。


看到提示框内的消息,你猛地打开信息栏,难以置信地盯紧手机屏幕。


「致幸存者:如果您收到此条短信,说明您已发现悖论,并从一重幻境中存活。请紧锁门窗,静待天亮。」


「很高兴我们还活着——生存者联盟。」


指甲搔刮声还在继续。


你并不欣喜,有了前车之鉴,你不确定所谓的「生存者联盟」是不是这群怪物为了迷惑自己,创造出的另一种说法。


谁都不能相信。


这一夜,你直挺挺躺在床上,盖着厚厚的棉被,出了一身冷汗。


你清楚地看到了光线的变化,逐渐明亮的卧室彰显着东方破晓,黎明到来。


挠门声早已消失不见。


一种空前的饥饿感席卷而来。


你摁亮手机,时间显示在 8 月 5 日早上 6 点。


在你的记忆中,这个世界最后一次正常的日期,是 7 月 27 日晚 22 点左右,你入睡那一刻。


过去了 10 天,叫嚣的肠胃和干涩的嘴唇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你:你很久没进食了。


你翻出床下囤好的泡面,干巴巴地嚼,喝了点床头开封很久的矿泉水,有了一些力气。


这一次你很谨慎,先拉开一条缝隙,透过窗帘,双眼赫然大睁。


一个个枯瘦如柴的人神情呆滞地行走在阳光之下,步履缓慢,牙关开开合合,做无意识的咀嚼动作。


你想到一个字:饿。


更可怕的是,它们的眼瞳散发着猩红的血光,像电影里安在机器人眼睛上的探照灯。


一声惨烈的尖叫从远处传来,你放眼望去,瘦弱的身影在人群中奋力奔逃。


她哭喊道:「不要……我不要回去……我刚醒过来,求求你们……」


所有的头慢慢转向女孩的位置。


它们的眼睛更红了。


女孩无助地被逼到角落,由最初的惊叫哭喊,渐渐平静下来。


慢慢地,她神情呆滞,继而面上浮现诡异的微笑,喃喃自语:「瓜熟了,买瓜吗?敲一敲,保甜……」


你看到她步履缓慢地向大树走去,咚!


头撞在树干上,嘴里还在念叨:「瓜熟了,买瓜吗?敲一敲,保甜……」


咚……


咚……


咚……


一声声钝响击打在你脆弱不堪的神经上,你亲眼看着女孩把自己的脑袋撞碎。


红白浆液缓缓流下……


几乎瞬间,底下密密麻麻的人头,通通转向你。


你反应敏捷,闪进窗帘后,蹲下去。


你家在二楼。


咀嚼声慢慢聚集在楼下,声音越来越大。


心脏在狂跳,不小心摁开了手机,发现涌入的短信有了新的内容。


「注意躲避它们的目光。如有困难,请发送定位至 XXXXXXXXXXX」


后面跟了一串号码,你想都没想,把自己的位置发了过去。


躲在窗帘后,胃里翻江倒海,你发誓,这辈子都不吃瓜了。


万幸,咀嚼声渐渐消散。


你等来了短信回复。


「亲爱的幸存者,您所处位置为重灾区,就在刚才,一位幸存者在逃离过程中与我们失去联络。救援存在困难,我们的地址是:西环路市体育馆,如有余力,请自行前往。否则,请等待救援。」


你盯着短信,想起树干下的一抹猩红,心沉入谷底。


屋中的食物仅够维持三天,三天后,断水断粮,你要自己想办法。


你坐在墙角,不停翻看短信,直到页面停在最初几条上:「我们的主旨是:实现人类永恒的幸福。」


你闭着眼,想起了那个女孩,她是路口水果店的,前不久听说进了一批西瓜,滞销了。


对于她来说,最幸福的事,大概是把西瓜都卖出去。


对于你呢?


有个女朋友?


你的执念不足以致死。


如果利用幻境走出去,到达市体育馆,就可以完成自救。


呼吸渐渐急促起来,你知道这很疯狂,有点铤而走险,可念头起来,就很难再压下去。


如何让自己醒过来呢?


需要一个悖论。


三天的时间,你用记号笔在全身都写满了一句话:「女朋友在西环路市体育馆,请将情书读给她。」


你甚至写在纸上,贴在一睁眼就能看见的天花板。


你不确定这个方法是否管用,如果失败,你将彻底成为它们中的一员,但总好过坐以待毙。


第三个夜晚格外难熬。


你听着门外的讥笑声和挠门声,做好了明日放手一搏的准备。


临近破晓,你深吸一口气,拉开了窗帘。


第一眼,是皎洁月色;第二眼,是贴在窗户上的一张纸:「女朋友在西环路市体育馆,请将情书读给她。」


你揭下信封,有些疑惑。


爸妈又在敲门,「该上学了。」


凌晨三点,官方警报消息吵醒了你,消息内容是:「不要抬头看月亮。」

同时,你发现手机收到了几百条来自陌生号码的消息:「夜色好美,看看窗外吧。」

你睡觉前拉上了窗帘,平常会有街道灯光透进来,今夜四周漆黑,除了手机的光亮,伸手不见五指。

你摸索起身,靠近了窗台。

你想看看街道。

手指拽到窗帘的那一刻,窗外传来一声诡异的咀嚼声。

你什么都看不到,凭借听力,脑补出恐怖片中的场景,吓得后退几步。

手机再次剧烈震动,官方警报频频:「不要抬头看月亮!请居民远离门窗,待到天亮。」

担心的事得到验证,有什么东西悄悄改变了。

你想起隔壁的爸妈,猛地起身压下门把手。

突然,你又想起了官方提醒,「远离门窗。」

「看看窗外吧。」

门外爸爸的声音低沉缓慢地传过来。

你的手猛地停住,冷汗刷淌下来。

「看看窗外吧。」

妈妈跟着爸爸,一起说话。

「看看窗外吧。」

「看看窗外吧。」

只要轻轻一拉,门就会打开一条小缝。

你缓缓抬起门把手,默默下移,轻轻转动门锁。

咔嗒一声,在黑暗中格外清脆。

「咚咚咚!咚咚咚!」

门被剧烈敲响。

随之而来是宛若魔咒的低吟。

「看看窗外吧,看看窗外吧……」

你慌乱地后退几步,黑暗中绊了一跤,头摔在床角,失去意识。

这是一个很长的梦。

梦里你被各种异变的怪物追逐,有几个,还是亲朋好友的面孔。

你尖叫一声,突然惊醒,出了一身汗。

阳光透过窗帘缝隙洒进室内。

天亮了。

墙上的摆钟发出规律的滴答声,四周安静。

你还躺在地上,下意识拿起手机,摁亮屏幕。

无事发生。

消息栏一如既往的干净,只有几条催缴话费的信息,和银行卡余额提醒。

你觉得是一场噩梦,摸着发痛的后脑勺从地上坐起身子,扭开门走出去。

客厅中,爸妈已做好早饭,听见开门声,他们抬起头,用熟悉的语气,招呼你坐下吃饭。

你往嘴里塞了个煎蛋,笑着说自己做了个噩梦。

爸妈抬头看着你,笑而不语。

你慢慢停下咀嚼的动作,顿感毛骨悚然。

你扭头看向窗外,发现天竟然是黑的。

墙上的时钟仍旧指向凌晨 3 点。

光线渐渐暗下来。

黑暗中,爸妈的面孔陌生无比,他们笑着说:「你终于开门了,我们带你去看月亮。」

爸爸的咀嚼声跟窗外如出一辙。

嘴里的煎蛋干涩难嚼,有点腥气。

你胃里翻江倒海,哇一声,吐了。

你意识到不对劲。


天亮了。

墙上的摆钟发出规律的滴答声,四周安静。

你还躺在地上,下意识拿起手机,摁亮屏幕。

无事发生。

消息栏一如既往的干净,只有几条催缴话费的信息,和银行卡余额提醒。

你觉得是一场噩梦,摸着发痛的后脑勺从地上坐起身子,扭开门走出去。

客厅中,爸妈已做好早饭,听见开门声,他们抬起头,用熟悉的语气,招呼你坐下吃饭。

你往嘴里塞了个煎蛋,笑着说自己做了个噩梦。

爸妈抬头看着你,笑而不语。

你慢慢停下咀嚼的动作,顿感毛骨悚然。

你扭头看向窗外,发现天竟然是黑的。

墙上的时钟仍旧指向凌晨 3 点。

光线渐渐暗下来。

凌晨三点,官方警报消息吵醒了你,消息内容是:「不要抬头看月亮。」

同时,你发现手机收到了几百条来自陌生号码的消息:「夜色好美,看看窗外吧。」

……

你睡觉前拉上了窗帘,平常会有街道灯光透进来,今夜四周漆黑,除了手机的光亮,伸手不见五指。

你摸索起身,靠近了窗台。

你想看看街道。

手指拽到窗帘的那一刻,窗外传来一声诡异的咀嚼声。

你什么都看不到,凭借听力,脑补出恐怖片中的场景,吓得后退几步。

手机再次剧烈震动,官方警报频频:「不要抬头看月亮!请居民远离门窗,待到天亮。」

担心的事得到验证,有什么东西悄悄改变了。


你想起隔壁的爸妈,猛地起身压下门把手。

突然,你又想起了官方提醒,「远离门窗。」

「看看窗外吧。」

门外爸爸的声音低沉缓慢地传过来。

你的手猛地停住,冷汗刷淌下来。

「看看窗外吧。」

妈妈跟着爸爸,一起说话。

「看看窗外吧。」

「看看窗外吧。」

只要轻轻一拉,门就会打开一条小缝。

你缓缓抬起门把手,默默下移,轻轻转动门锁。

咔嗒一声,在黑暗中格外清脆。

「咚咚咚!咚咚咚!」

门被剧烈敲响。

随之而来是宛若魔咒的低吟。

「看看窗外吧,看看窗外吧……」

你慌乱地后退几步,黑暗中绊了一跤,头摔在床角,失去意识。

这是一个很长的梦。

梦里你被各种异变的怪物追逐,有几个,还是亲朋好友的面孔。

你尖叫一声,突然惊醒,出了一身汗。

阳光透过窗帘缝隙洒进室内。

天亮了。

墙上的摆钟发出规律的滴答声,四周安静。

你还躺在地上,下意识拿起手机,摁亮屏幕。

无事发生。

消息栏一如既往的干净,只有几条催缴话费的信息,和银行卡余额提醒。

你觉得是一场噩梦,摸着发痛的后脑勺从地上坐起身子,扭开门走出去。

客厅中,爸妈已做好早饭,听见开门声,他们抬起头,用熟悉的语气,招呼你坐下吃饭。



担心的事得到验证,有什么东西悄悄改变了。


你想起隔壁的爸妈,猛地起身压下门把手。


突然,你又想起了官方提醒,「远离门窗。」


「看看窗外吧。」


门外爸爸的声音低沉缓慢地传过来。


你的手猛地停住,冷汗刷淌下来。


「看看窗外吧。」


妈妈跟着爸爸,一起说话。


「看看窗外吧。」


「看看窗外吧。」


只要轻轻一拉,门就会打开一条小缝。


你缓缓抬起门把手,默默下移,轻轻转动门锁。


咔嗒一声,在黑暗中格外清脆。


「咚咚咚!咚咚咚!」


门被剧烈敲响。


随之而来是宛若魔咒的低吟。


「看看窗外吧,看看窗外吧……」


你慌乱地后退几步,黑暗中绊了一跤,头摔在床角,失去意识。


这是一个很长的梦。


梦里你被各种异变的怪物追逐,有几个,还是亲朋好友的面孔。


你尖叫一声,突然惊醒,出了一身汗。


阳光透过窗帘缝隙洒进室内。


天亮了。


墙上的摆钟发出规律的滴答声,四周安静。


你还躺在地上,下意识拿起手机,摁亮屏幕。


无事发生。


消息栏一如既往的干净,只有几条催缴话费的信息,和银行卡余额提醒。


你觉得是一场噩梦,摸着发痛的后脑勺从地上坐起身子,扭开门走出去。


客厅中,爸妈已做好早饭,听见开门声,他们抬起头,用熟悉的语气,招呼你坐下吃饭。


你往嘴里塞了个煎蛋,笑着说自己做了个噩梦。


爸妈抬头看着你,笑而不语。


你慢慢停下咀嚼的动作,顿感毛骨悚然。


你扭头看向窗外,发现天竟然是黑的。


墙上的时钟仍旧指向凌晨 3 点。


光线渐渐暗下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