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厉总夫人又惊艳全球了

厉总夫人又惊艳全球了

白归舟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大名鼎鼎的厉总居然结婚了,结婚对象是俞初,一个乡下来的土包子,全城的名门闺秀都不淡定了。日常风评被害的俞初根本不在乎别人怎么说她,毕竟她白天是没有见过世面的土包子,到了晚上,她马甲一穿,可是世界顶级黑客,是连厉景轩都高攀不起的存在。她只想赶紧虐渣报仇,收拾完一地的极品亲戚之后,她还要跟厉景轩过逍遥自在的小日子呢!

主角:俞初,厉景轩   更新:2022-07-15 23:3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俞初,厉景轩 的女频言情小说《厉总夫人又惊艳全球了》,由网络作家“白归舟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大名鼎鼎的厉总居然结婚了,结婚对象是俞初,一个乡下来的土包子,全城的名门闺秀都不淡定了。日常风评被害的俞初根本不在乎别人怎么说她,毕竟她白天是没有见过世面的土包子,到了晚上,她马甲一穿,可是世界顶级黑客,是连厉景轩都高攀不起的存在。她只想赶紧虐渣报仇,收拾完一地的极品亲戚之后,她还要跟厉景轩过逍遥自在的小日子呢!

《厉总夫人又惊艳全球了》精彩片段

七月刚到,帝都的天空便热泛其腾腾热浪,地面被赤烤得泛白。

从站台出来,俞初穿着破烂,配上她肩上扛着的大号麻皮袋,越发显得与帝都这样的国际大都市格格不入。

周围的人不住对她投去或诧异或鄙夷的目光。

“俞初......小姐?”

俞初从麻皮袋的阴影里略抬了抬眼皮,瞥见了自己身前不远处站着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其头发向后梳得一丝不苟,微抬下巴,皱着眉头。

见到俞初看过去,中年男子仿佛确定了什么一般,嫌恶地抽出纸巾挡了挡鼻尖的位置,不满道:“大小姐只不过是去了乡下几年,回来就连礼数都忘了吗?”

俞初眯了眯眼,嘴角泛起一抹冷笑。

几年没关注俞家这边的事,没想到他们还是这个老样子,若不是她偶然得到一份文件,发现母亲的死没有这么简单,她都懒得搭理这些人,还回来替嫁。

不过既然她决定回来了,那当然也不会放过这个大好的机会,谁让这群人都和母亲的死脱不开干系呢。

“礼数?你跟我说礼数吗?”

俞初将麻皮袋往地上随意一丢,袋子上的尘土顿时扑了管家一脸。

她扬起下颚,冷笑道:“你作为俞家的一个管家,见到小姐拿着这么重的东西,都不知道帮忙提一下,这也叫有礼数?俞庆天没教你?我来了也不知道进去接我,你是下人还是我是下人,下人就该有下人的样子,在主人面前摆什么谱,别忘了可是你们找我来替嫁的,可不是我自己要来的。”

俞初左一个身份,右一个下人,把管家气得憋红了脸,你你你了半天,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俞初一扬眉,他只好憋屈地提起了那脏兮兮的麻皮袋,拿着放进了后备箱里。

这时,俞初手腕上其貌不扬的手表突然传来一声微弱的滴滴声,她不着痕迹地轻轻在表面上抹了一下,便看见一行小字弹了出来:

【莺】初,豪渡大酒店,顶层vip包厢,替厉氏总裁解围。

【初】马上。

俞初快速回了个消息,然后抬头冷然道:“我渴了,请问礼数好的管家先生,可不可以为他不熟悉路的小姐买瓶水?”

管家手指瞬间攥紧,过了会,才勉强平复了内心的怒火,转身一字一顿道:“那请大小姐在这里等着,千万不要走丢了。”

“放心。”

俞初靠在了奔驰黑色的车身上,回得坦坦荡荡。

等看不见管家后,却毫不犹豫地向另外一个出口走去,丝毫没有不熟悉道路的陌生。

因为组织有规定,执行任务期间不可露面,暴露信息,俞初来的匆忙,只能在上楼时随意从员工换衣间里拿了一条丝巾将脸缠上。

来到vip包间门前,抬腿,一脚踢开了厚重隔音的大门,哐镗一声巨响,引得包厢里的人都回过了头。

此时包厢里凌乱不堪,丝毫没有vip包间的豪华大气。

而厉氏总裁本人,则被一群持刀大汉包围在沙发上,背对着她,身形削瘦,虽然看着似乎处于弱势,但一身西装革履,姿态闲适,硬生生把人高马大的歹徒怼进了淤泥里。

俞初挑挑眉,这任务对象还有点意思,从前她遇见的其他人,大多数都是被绑匪吓得低头求饶,痛哭流涕,生怕自己被杀了。

歹匪见踹门的是个土不拉几的小姑娘,为首的刀疤脸大汉粗声喝骂:“哪里来的野丫头,想死吗,还不快滚!”

让她滚?不知死活的东西!


俞初眉眼冷淡,心里计算着最省力快速的战斗方式。

耳边传来一阵低沉又虚弱的咳嗽声,仿佛下一秒就要去世一般。

俞初眯了眯眼,趁着歹徒被厉景轩的咳嗽声吸引了注意力,快速上前,以掩耳不及迅雷之势快速夺过刀疤脸手下别在腰上的匕首,翻手扔向刀疤脸持刀的右手,同时一掌狠狠劈晕了比自己高了两个头的大汉。

在刀疤脸中刀倒地后向后翻身,躲开一人的攻击并一脚踹飞了地上的刀疤脸,伸手,预备将厉景轩拉到身后护着。

却不料身后的人一点不配合,甚至反手猛地将她往后扯了一下,力道大得出奇。

俞初堪堪稳住身形,没倒下去,一只手臂便从身后向前,卡住了她的脖子,缓缓收紧,充满了威胁的意味,接着便听见一道冰冷低沉的嗓音从身后传来,锋利如十月的长白山大雪。

“你是谁,要做什么。”

听这语气,仿佛要是她不说实话,下一秒就会被掐死在这里,嘁,还挺有精神。

俞初哼了一声,丝毫不惧,灵活地转身,一把拉下了厉景轩的手,顺势按住他的肩,向后推倒在了沙发靠背上,人压上去,逼近厉景轩冰冷精致,轮廓锋利的眉目。

那一瞬间,她瞳孔微微颤动了一下,心里赞叹,这人长得还真不赖,略微凌乱的碎发,冷白的皮肤,很符合她的口味,面上却一派平静,又低又冷地道:

“老实点,别乱动。”

厉景轩被压得又咳嗽了两声,看着俞初的眼,眉眼冷厉,突然伸手,去扯她蒙脸的丝巾,被俞初眼疾手快的捉住手腕,哼了一声道:“我要是你,就不动这个。”

说完便松开了对厉景轩的钳制,转身揉了揉脖子,看向被她刚刚两个动作吓得不敢动弹的歹徒。

“一起上吧,别浪费时间。”

“上!”刀疤脸大骂了一声,“给我弄死这死丫头!”

俞初扬眉,身形矫健利落,仿佛游鱼入海,灵活得不可思议,三两下便撂倒了这一群大汉,顺便踩了刀疤脸一脚,不屑道:“菜鸡。”

利落的做完自己的事,顺手报了警,俞初毫不留恋的离开,身后传来一声艰难的:“你......”

俞初摆了摆手,恣意道:“不用谢,记得给钱。”

......

出了包厢,俞初看着银行卡余额,嘴角上扬,心满意足地蹲在路边打车去了俞家。

下车后,俞初自己按照记忆里的道路走向了俞家别墅,远远的,便看见了俞庆天和一个身着一袭墨绿色旗袍装束的女人站在一起。

那女人正是俞初母亲死后,俞庆天立马就娶进家门的情人白薇。

俞庆天一眼就看见了悠闲渡步而来的俞初,顿时气得破口大骂:“你有本事跑有本事就别回来啊,让人开车去接你你都敢跑,你这几年在乡下学得真是越来越出息了,当初你妈妈就不该送你走......”

“哧。”

俞初笑了一声,打断了俞庆天的长篇大论,“其他的你要怎么说我可不管,但别拿我妈说事,你没那个资格。”

“你,你你!”


俞庆天手指颤抖地指着俞初,俨然被气得不轻,白薇忙上前拍了拍俞庆天的后背,给他顺气,宽慰道:“别气了别气了,小初难得回来一次,我们一家人好好说说话。”

言下之意却在提醒俞庆天别怕人气走了。

俞庆天得了台阶,就准备顺势下去,却不料俞初看戏看了半响,终于不再配合演戏,挑眉道:“行了,懂的都懂,何必在我面前一唱一和,阴阳怪气,只要你们别惹我,就是替嫁而已,我还不至于反悔。”

俞庆天想要她回来替嫁,还想给她脸色看,妄想把自己收拾得服服帖帖。

当年母亲突然离世,俞庆天丝毫没有悲伤的情绪,转头就娶了白薇,白薇还不停想要抚养自己,装作一副慈母的模样,实际上却是想玩捧杀的路数,当年她没有中招,如今更是不会!

俞初说完不顾俞庆天瞬间铁青一片的脸色和白薇僵硬的笑脸,径直绕过他们走进了屋内。

几年没在俞家,这里变化确实很大,原本暖黄色的壁纸被换成了金色,实则品味如同暴发户一般,像是如今外强中空的俞氏。

客厅宽大的会客沙发上坐了一个穿着纯白色纱裙的少女,明眸皓齿,模样与白薇有五六分相似,若是放在明国时期,还算是一个小家碧玉。

她余光瞥见俞初进来,便皱着眉,语气不屑道:“我还以为是哪里来的土包子呢,差点就叫人轰出去了,没想到居然是姐姐啊,穿成这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亏待你了。”

说到最后,她掩唇笑了起来,目光扫视俞初周身衣着,眼里的轻视无比明显。

俞初笑了,拍拍衣襟,语气冷静,道:“也不知道当初是谁求着我回来替嫁的,这才回来多久啊,先是个说我不知礼数的管家,接着又在门口演戏,这进屋了都还有人嘲讽,这就是你们求人的态度?”

俞初瞥了俞姝身上的白裙一眼,唇角扬起一抹笑:“说这么多,我还当你品味有多好呢,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穿着白裙子就觉得自己是棵小白莲了,要不你先自己嫁过去提升一下品味。”

“你说什么!”

俞姝猛地站了起来,脸色难看,仿佛下一秒就要扑上来一般。

关键时刻,白薇及时站了出来,她磨了磨牙,对这蠢女儿简直无可奈何,勉强笑道:“小初,你别和她计较,你尽快熟悉一下环境,收拾好了明天也好见见厉家的人。”

厉家?

说到厉家,俞初就忍不住想起了昨天在包厢里救下的男人,也是姓厉,长得确实很符合她的喜好,脾气也是,只可惜,世上哪有这么巧的事,刚好就是了。

俞初耸了耸肩,“知道了。”

她连俞庆天和白薇的余下反应都懒得看了,转身上楼。

趁着没人注意,悄悄潜入了俞庆天的卧室,用手表上的隐藏u盘对接上了俞庆天的电脑,层层加密的防火墙在俞初面前形同虚设,不过28秒便完全侵入了俞庆天的电脑,将所有在他电脑上留下过痕迹的文件全部接入u盘内。

次日,一大早,俞庆天便带着俞初赶往了厉宅。

为了提现自己对俞初的重视,特意让她走在了前面。

俞初虽不喜,但也懒得反驳,只是才到大门处,自小养成的警惕心便让她猛地旋身,躲到了一旁。

但在她身后的俞庆天就没这么幸运了,一盆凉水突然从门内泼了出来,篼头盖脸将俞庆天淋了个透彻。

“谁干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