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娇宠入骨:说好的宫斗呢?全文完结

娇宠入骨:说好的宫斗呢?全文完结

清夏兮兮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正在连载中的古代言情《娇宠入骨:说好的宫斗呢?》,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苏静翕阮攸宁,由大神作者“清夏兮兮”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穿越入宫选秀,宫斗套路她多少也是懂一些的,抱着能多活一集是一集的想法,她做好准备开启了宫斗之路——只是说好的杀人不见血的宫斗呢?她怎么被一路宠上天了?...

主角:苏静翕阮攸宁   更新:2024-06-11 21:1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静翕阮攸宁的现代都市小说《娇宠入骨:说好的宫斗呢?全文完结》,由网络作家“清夏兮兮”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正在连载中的古代言情《娇宠入骨:说好的宫斗呢?》,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苏静翕阮攸宁,由大神作者“清夏兮兮”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穿越入宫选秀,宫斗套路她多少也是懂一些的,抱着能多活一集是一集的想法,她做好准备开启了宫斗之路——只是说好的杀人不见血的宫斗呢?她怎么被一路宠上天了?...

《娇宠入骨:说好的宫斗呢?全文完结》精彩片段


目光虽淡,小福子却觉得有一股压迫凛冽的气势压了下来,“奴才会尽心办好主子交代的事,奴才愿意用性命担保。”

“很好。”

不是说什么“肝脑涂地刀山火海”,也没有承诺的更多,反而更容易让人相信于他,起码,在这一刻。

附在他耳边交代了几句,小福子听的却从脚底冒出一股寒气,“奴才一定办妥。”

带着代曼去了杜常在处,她没有想到的是,宫里的高位者竟然都来了。

敛了敛心神,“婢妾给皇后娘娘请安。”

“苏贵人的醉云坞离这里也不远,为何这么久才到?”皇后心情明显不好,语气不善。

苏静翕知道自己这是撞在枪口上了,“回皇后娘娘的话,因婢妾睡的迟,因此杜妹妹出事的时候,就睡的沉了些,还请皇后娘娘恕罪。”

因为什么睡的迟,在座的人都明白。

不约而同地朝她投来一个轻蔑的眼神,似乎在嘲笑她的不自量力。

“行了,起吧,”皇后挥了挥手,显然不想再与她计较。

或者说,她现在明显有其他想计较的事,比她更重要。

“苏公公,皇上如何说?”皇后见自己身边的大太监回来,还有苏顺闲。

苏顺闲行了一个礼,才不紧不慢的说,“回皇后娘娘的话,皇上说就由皇后娘娘全权处理,只是……”

说到这里顿了一下,“只是如何?”皇后急忙道。

“皇上口谕。”

众人皆跪下。

“苏顺闲,你去告诉皇后,若是这件事她还处理不好,那还是早日让贤的好,毕竟这许多年来,朕都没有男嗣,因为什么,朕的皇后想必很清楚。”

皇后闻言身体不可控制的颤了颤,还是旁边的宫女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她。

“苏公公,皇上他……”

“娘娘,皇上所说的话奴才都一字不落的告诉娘娘了,娘娘,皇上只说这是最后一次了,奴才奉劝娘娘,还是多上点心,让皇上满意吧。”

“奴才还得回去伺候皇上,就不打扰皇后娘娘了,”苏顺闲说完就行了个礼退了出去,也不多说什么。

皇后的眼神一度灰暗,她从来没有想到,皇上竟然会让人当众说出这些锥心的话,真是一点面子里子都没有留给她。

苏静翕静静的看着这一幕,没有什么感觉,皇后如何,和她的关系从来不大。

没有皇后,还有其他人,毕竟站在她上头的人实在太多。

只是从苏顺闲的话中,想必宗政瑾是真的厌恶了皇后吧。

那会不会有朝一日,他也会如这般厌恶了她?

一直在皇后这一派的人都很担忧,如贤妃,如湘婕妤。

但更多的,如淑妃,更多的却是兴奋,会不会皇后会被废?

坐上凤位的会是舒贵妃?或者是她?

不管底下的人心思如何诡异,皇后现在自身难保,显然不想管她们,只一心想查出到底是谁?

到底是谁在杜常在的吃食里放了让人小产的红花?

量很少,这几日每餐都放了一点,所以扛到现在才发作。

“杜常在如何了?”贤妃见太医出来,皇后又一副愣神的模样,只好开口说道。

太医行礼,“求皇后娘娘恕罪,杜常在误食的红花停留的时间太长,胎儿虽保,可是只怕生下来会……会有些不健全。”

太医自知自己有罪,当下也不多说,免得引起上头的人更大的怒火,用最少的话叙说清楚。

“不健全?”淑妃惊讶,出声道。

太医苦笑一声,“只怕会是痴傻之人。”

“痴傻?”皇后重复了一句,“你尽全力保胎,杜常在的这胎就交给你了,若是有些许差池,本宫唯你是问。”

“微臣遵旨,”太医心里苦涩,可不敢出言反对一句。

为人臣者,命如草芥。

“娘娘……”慧竹是皇后的陪嫁丫鬟,忠心为主,很是担心,只不过此刻最重要的自然是还得处理好皇上交代的事。

皇后自然也明白,肃了肃心神,“把人都给本宫带上来。”

一日为后,就该做皇后该做的事,哪里轮得到其他人说什么。

几个太监立马把人都给带了上来,两个宫女,一个太监。

都已经被用过刑,且已经被人收拾过了。

苏静翕认出来其中有一个宫女就是杜宛如身边的宫女,似乎是叫佩儿,经常跟着她去坤宁宫请安。

“你们这些狗奴才,若是好好交代,本宫可以给你们留一具全尸,若是闭口不言,或者想栽赃陷害,别怪本宫诛你满门,”皇后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厉声喝道。

殿内很静,苏静翕只觉得皇后只怕也是被逼急了。

那几个太监宫女闻言明显有些松动,可是又都没有说什么。

“你们难道还指望你们的主子来救你们?好好想想你们的家人,再决定不迟,”皇后冷言说道。

她自小学习如何打理内院,管理庶务,自然知道对这些奴才而言,最重要的是什么。

“奴婢说,奴婢都交代,还望皇后娘娘宽恕奴婢家人,”杜常在身边的宫女佩儿说道。

“说。”

“奴婢不知道那是哪个宫的,她每次来都穿着斗篷,蒙着面,奴婢只知道她是个女的,给了奴婢一包药,让奴婢想办法把它放到杜常在的吃食里面,奴婢实在没有办法,奴婢娘病了,需要银子治病,奴婢……”

说了等于什么都没有说。

“药呢?”贤妃问道。

“药都被奴婢埋在了耳房旁边的地上,奴婢……”

皇后示意了一下旁边的太监,自有人去找药,“把她带下去杖责。”

不一会儿,就听见庭院里传来佩儿的叫声,凄厉嘶哑,刻意的没有捂住嘴,殿内的人都听的很清楚。

等声音渐渐消下去,“你们两个呢?可有话说?”

那两人瑟缩的更厉害,“奴才不知……”

皇后这次话都没说,直接示意把人带下去,至于带下去做什么,在座的人都很清楚。

“你呢?”皇后揉了揉额头,已有些疲惫。

剩下的那个宫女瑟瑟发抖,“奴婢……奴婢说,是……是苏贵人……”

抬头指着苏静翕,见她微微含笑,手抖了一下,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又不敢说话了。

“哦?苏贵人什么?”自有人接着问道,其中以淑妃最甚。

“苏贵人……苏贵人……”那宫女说了两句却始终说不下去,爬到苏静翕脚边。

也不敢拉着她的裙摆,只不停的磕头,“奴婢知道苏贵人心地善良,求苏贵人帮帮奴婢,奴婢贱命一条,家中还有年幼的弟弟,奴婢入宫他才刚刚出生,奴婢来生愿意为苏贵人做牛做马,求苏贵人帮帮奴婢……”

在座的人心思各异,这里面肯定是大有文章,是栽赃陷害还是临时改口?

“把话说清楚,”皇后显然看到了机会,犹不死心的说道。

湘婕妤也在这个时候来凑了一脚,“就是,把话说清楚,苏贵人到底如何你了,你才敢向她求情,可是她向你许诺了什么?”

苏静翕听到这里有些好笑,她真的是被这么多人怨恨么?如此明示性的话,也真的是不怕得罪她么?

“不是,奴婢只是知道苏贵人心地善良,故而想求她帮帮奴婢……”

“你的意思就是你什么都不招了?”贤妃道。

“奴婢愿一死……”

“你想死本宫偏不让你死,来人,把她给本宫带下去,”皇后冷哼一声,不想在此纠缠。

外面的天都亮了,什么都没有审问出来,“众位妹妹先回去吧,今日不必去请安了。”

皇后扫了一眼众人,最后目光停留在苏静翕身上,说道。

苏静翕心胸坦荡的和她对视,自嘲的勾了勾嘴角,心里却是好笑至极。

这种看着你的对手一副想杀了你却不能动手的憋屈模样,实在有些过瘾。

回到醉云坞,“小福子回来了么?”

“一刻钟前回了,主子可要见他?”听瑶一直待在醉云坞,闻言说道。

苏静翕揉了揉额头,“让他进来吧。”

小福子进来行礼,“主子,事情都已经办妥了,主子果然料事如神。”

“哼,”苏静翕冷哼,“本宫只想求个心安,人不犯我,我亦不会去找别人的麻烦。”

“你退下吧,好好休息。”

“主子?”听瑶站在一边,是少数的几个知道事情发展的人。

“她既然来犯我,那就别怪我。”

听瑶有些不解,“主子,你之前不是说小福子可能是皇上的人?”

经过她们这么久的偷偷观察,发现小福子的来历可能是皇上安插的一颗棋子。

“所以,这件事才需要让他去办,你以为,这宫里,有事可以瞒得过皇上?只要他想知道,”苏静翕起身进了内室。

听瑶把她头上的钗环摘了下来,“主子走的是一步险棋。”

“是啊,富贵自古都是险中求,过了这一关,以后就好了,你说我可不可以赌赢?”

听瑶望着铜镜里的姣好容颜,“主子的姿色是越来越夺人眼眸了,主子的运气也从来都不差。”

“运气?是啊,我的运气从来不差。”

只愿,这次依旧是这样。

小说《娇宠入骨:说好的宫斗呢?》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今天要推的小说名字叫做《娇宠入骨:说好的宫斗呢?》,是一本十分耐读的古代言情、宠妻、甜宠、作品,围绕着主角佚名之间的故事所展开的,作者是清夏兮兮。《娇宠入骨:说好的宫斗呢?》小说连载中,最新章节宗政珺番外,作者目前已经写了631432字。

书友评价

修改后的不如原先的生动形象了……

番外很催泪,哭到不能控制自己😭😭

哎!跳着看完了!这本只能说全是男主在护着女主女主不用宫斗就躺赢了!中途有写男主感染了天花,作者写的太不严谨了,女主刚刚接触完居然太医可以把脉说没有感染上,这比做核酸检测还要快[偷笑]这之后我就跳着挑选着看了几个章节,然后直接看结局!其实我觉得番外就承载了整本的的核心要素,因为正文有点太啰嗦了,很多地方又写的太过于仓促了!感觉作者想体现的东西根本没有体现出来!不过喜欢看爱情宠文对写作严谨要求不太高的应该可以看看!老书虫可能就不太接受去细读![注意][注意]

热门章节

第一百八十四章 秘密

第一百八十五章 长乐

第一百八十六章 功过

第一百八十七章 蹊跷

第一百八十八章 心悦

作品试读


“婢妾也没有想着真的去伤害她的家人,婢妾自己也是有父母兄弟姐妹的人,知道家人有多重要,皇上也许不知道,婢妾的两个哥哥对婢妾可好了,还有婢妾的爹娘,他们根本就不想婢妾进宫……”

说到这里,苏静翕偷偷注意了一下他的神情,见他似乎没有什么异常,这才继续说道,“进宫后,婢妾就见不到他们了,不过即使是这样,婢妾也知道他们一定在想念着婢妾,想着总有一日会团聚呢。”

苏静翕是真的这么想的,这番话说的无比真切,真情流露,宗政瑾自然也是感受到了的。

“你可有后悔?”

“后悔?”苏静翕不解,粲然一笑,“呵呵,婢妾是自己甘愿进宫的。”

“婢妾小的时候,哥哥带婢妾出去玩,听外面的百姓夸赞皇上治理有方,楚周国强盛,百姓生活的好,又说皇上是如何仪表堂堂,风度翩翩,婢妾那个时候就想着今后一定要嫁给像皇上这样的男子。”

她没有说谎,当初在面临嫁人的问题之时,她没有办法做到娘~亲所希冀的样子,便只能够选择走这样的冒险之路,自然需要去打听当今的皇上是何种模样。

若是皇上相貌不够英俊,五大三粗,容貌丑陋或是如何,且昏庸无道,妄信奸臣,她自是不能够将自己的一生这样轻易葬送,当得知皇上的为人之后,相貌如何反倒不重要了,她想要的便是入宫。

宗政瑾心里被这一番马屁拍的舒坦,她说的真诚,小女儿的心思尽显,面上却是不屑,“你竟然那么早就想着嫁人了。”

这句话被传出去可以被说是不守妇德了。

苏静翕讪讪,傻傻一笑,“婢妾那也是从小就想着嫁给皇上啊。”

宗政瑾被逗笑了,“真不知道苏爱卿是如何教养出你这样的女儿了。”

苏静翕凑过去,拉了拉他的袖子,“皇上还是饶了婢妾吧,要不然爹爹一定又会回去说娘~亲和哥哥太宠爱婢妾了,那样婢妾岂不是成了知恩不图报之人。”

宗政瑾见她可怜兮兮,把她拉过来放在腿上,“你有一对好父母,还有好哥哥。”

苏静翕虽然对他的遭遇具体不知,不过却也清楚自古皇家皆薄情,闻言抬手摸了摸~他的脸颊,“皇上以后也会是一位好父亲的。”

“翕儿想要有自己的孩子么?”宗政瑾专注的看着她,不想错过她一丝一毫的神情变化。

苏静翕憧憬的想了想,以后自己有孩子的情形,“如果婢妾以后有自己的孩子,我一定会给他我所能提供的最好的东西,给他满满的爱,爱他我会超过爱自己,让他快乐平安的长大,我会带他一起玩,和他穿一样的衣服,教他认字,给他讲故事,他和别的小孩子打架,不管对错,我一定会站在他这一边……”

宗政瑾没有计较她的不规矩,他也不知道自己心里是什么样的感受,只感觉被什么东西塞满了,胀~胀的,这种感觉很陌生。

即使她说的有些东西他不能理解,可是从她的眼里,从她的脸上,他看到的都是很真实的东西,这些东西他从来没有在另一个人身上看到过。

宫里的女人没有人不想要有自己的孩子,也没有人不是因为孩子能给她们带来利益才养育这些孩子,不论是不是自己的。

他自己从小就是在太后身边长大,对自己的母妃早就没有了什么印象,太后教养他,一切都要做最好最强的,因为这样可以让她得到一个好名声,更可以让她得到父皇的恩宠。

她所说的这些,他从来没有经历过,因为从来没有人为他做过这些事,陪伴在他的身边最长时间的是那些嬷嬷。

所以,他不想要有自己的孩子,因为那些女人不配。

但如果是眼前的人……

“翕儿要好好长大,给朕生个皇子。”

苏静翕嘟了嘟嘴,不满,“婢妾一直都有好好吃饭啊。”

宗政瑾抛下了心里的其他想法,把心思放在她身上,忍不住凑过去亲了亲她,味道一如既往的甜美,竟比自己想象中的更柔软,更让人情不自禁。

苏静翕对他的吻从来不会排斥,此刻更是放下了所有的束缚,选择遵从自己的内心,缓缓回应他。

“皇上,呵呵,痒……呵呵,痒……”苏静翕的脖子那一块最是敏感,最受不了他的触碰。

宗政瑾手在她的腰间摸了摸,动作熟练的解开了她的腰带,外衫滑落。

“皇上……”苏静翕意识还残存,推了推正自顾欢乐的人。

小说《娇宠入骨:说好的宫斗呢?》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起来吧,”皇后示意身边的大宫女一眼,见她把她扶起来,才说道,“可见你是个重视规矩的,从今以后,要好好伺候皇上,早日诞下子嗣,皇上对你也是喜欢的紧呢。”

苏静翕心中苦笑,一番话,不知道又给她拉了多少仇恨,投在她身上的目光如果可以杀人估计她早就死了不下百次。

“婢妾谨遵娘娘教诲。”

“来人,就把本宫那支镶宝石蝶戏双花鎏银簪送给苏妹妹吧,妹妹不要嫌弃才是,”皇后笑着说。

苏静翕却从她的眼睛里看不到一丝笑意,连道不敢,退下回到自己的位置。

对于其他人的酸话,苏静翕四两拨千斤,全都淡淡转过。

须臾,门外传来太监的声音,“舒贵妃娘娘到。”

黛青色紧身宽袖袍上衣,下罩湘色烟纱散花裙,腰间用金丝软烟罗系成一个大大的蝴蝶结腰带,拔丛髻上斜插着一支披霞莲蓬簪,显得雍容大气,简单却不失优雅。

倾城之貌,清雅绝俗,姿容秀丽,翩若惊鸿,婉若游龙,即使已过双十年华,风姿依旧绰约,毫不减当年,不愧被宠了这么多年。

众人皆行礼,叫起,复又坐下。

“本宫还道妹妹今日身子又不好了,不来与众位妹妹说话了呢,”皇后丝毫没有为难她的意思,行礼后直接叫起。

苏静翕反观皇后,雍容的牡丹髻,头上好几支大红式样凤簪,玫瑰紫牡丹花纹锦衣,不仅不艳俗,反而让人看着就感受到一股华贵之气。

只是相比于舒贵妃而言,到底是落了下乘。至于京城第一美人,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都道是芙蓉不及美人妆,水殿风来珠翠香,苏静翕觉得这两句诗都不足以用来形容她。

果然,个个都是美人啊。

察觉到她在打量她,微微回以一笑,苏静翕也跟着笑笑。

“不知道丽良媛和苏常在在笑什么呢,说出来,也让众位姐妹笑笑,”贤妃一脸好奇,喝了一口茶说道。

又微微转头看向皇后,像是不把她们两个的回答放在心上,“皇后娘娘这里的茶水就是好,瞧着可比臣妾那里的好多了。”

“瞧你,就惦记本宫这里的茶了,皇上前几日才让人送来的雨前龙井,你喜欢待会就包点回去,本宫还能少了妹妹的不是?”

苏静翕不想看她们俩“作秀”,只低头看着自己手里的茶杯,喝了一口,确实不错。

“苏妹妹今儿怎么不说话了?也只专注自己面前的茶水了?”湘婕妤轻笑了一声说道。

苏静翕默默叹了一口气,“婢妾也只是觉得皇后娘娘这里的茶好喝,一时才专注于自己的茶水了。”

“你们这一个个的,全都惦记上了本宫的茶了,罢了罢了,待会让人给你送点过去,苏妹妹身子累,就不必谢恩了。”

苏静翕应是,短短几句话,孰亲孰疏,立见分晓,最后还不忘给她再拉一下仇恨。

极其伤脑的请安就这样过去了,苏静翕跟在众人的身后步出坤宁宫。

“苏妹妹要是闲来无事,有空可以去姐姐的长春宫坐坐,”贤妃坐在轿撵上,对一旁的苏静翕说道。

她们二人的宫殿都在一个方向,苏静翕福了福身,“谢娘娘厚爱,还望娘娘不要嫌弃婢妾扰了娘娘的清静。”

“嗯,本宫回了,”贤妃挥了挥手,太监拂尘,轿撵移动。

“婢妾恭送娘娘。”

好不容易回了醉云坞,就见苏顺闲正站在门口等她。

“苏小主,你可算回来了。”

苏静翕笑了笑,“劳烦苏公公久等。”

“不敢不敢,”苏顺闲连连摆手,“皇上圣旨,小主跪下接旨吧。”

“奉天承运,皇帝昭曰:常在苏氏,聪慧敏捷,甚得朕心,特晋为从六品美人。”

“赏玉如意一柄,珍珠一盒,宝蓝点翠珠钗两支,单罗纱两匹……”

“还望苏公公不要客气,”苏静翕亲自给他塞了一个荷包。

苏顺闲也不推辞,就着收下,“苏小主早些歇息,奴才还要回去复旨呢。”

苏静翕示意了一下听瑶,“苏公公慢走。”

听瑶把苏顺闲送出了宫门外,才转身回了醉云坞。

苏顺闲才走,就陆陆续续的有宫人送来其他宫的贺礼。

“把皇上赏的摆出来,其他的都登记入库吧。”

每位妃嫔第一次侍寝过后,几乎都会晋封一级,并赐下许多赏赐。

只是,苏静翕撇了撇嘴,她昨晚那么卖力,竟然也不过一级而已。

莫非自己哪里做错了?还是某人本来就这么小气?

紫宸殿

苏顺闲站在一旁复旨,见皇上听了后没有什么反应,寻思着是不是自己想差了。

退后几步,正准备退出去,脚步才动,就听见,“她什么反应?”

“回皇上,奴才瞧着苏小主挺高兴的,只是脸色有些憔悴,似乎……”

“大胆,”宗政瑾把手里的奏折扔在桌上。

苏顺闲连忙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头伏地,“奴才该死,奴才不该妄言,还请皇上恕罪。”

宗政瑾冷哼一声,“罢了,起来吧。”

苏顺闲站起来,见他专注于面前的奏折,默默地退了出去。

快走到殿门口,“回来。”

苏顺闲连忙小跑回来,“去给她送几筐桃子过去,告诉她,不必来谢恩了,”宗政瑾头也没抬,直接说道。

苏顺闲愣了愣,不过也就几秒,就传来一声厉喝,“还不快去。”

苏顺闲回神,行了一礼,立马退了出来,抹了抹头上的汗,皇上如今是越来越喜怒无常了。

醉云坞

苏静翕没有想到苏顺闲会去而复返,连忙出来,“苏公公,你……”

“苏小主,皇上让奴才给您送了一些桃子过来,让您好生歇息,不必去谢恩了,”苏顺闲这些话说的很顺溜。

苏静翕有些错愕,不过很快就笑了起来,“苏公公,劳烦替我谢谢皇上。”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一颦一动皆动人心魄,苏顺闲连忙低下了头,不敢乱看。

虽然他不是个男人,但是面对眼前这位如此明晃晃的笑容,也不由得愣了愣神。

后宫之中,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纯净的笑容了,那一双充满灵气的眼睛更是让人移不开眼。

“不敢不敢,奴才先告退了,”苏顺闲恭敬的行了一礼,退了出去。

只要她有点脑子,不要改变,相信以后一定大有潜力。

紫宸殿

“这次怎么样?”宗政瑾坐在桌案后,闭目养神。

苏顺闲心思转了几转,“苏小主这次瞧着比先前还要高兴,眼睛都没有离过皇上让奴才送去的桃子呢。”

宗政瑾轻笑了一声,“退下吧。”

果然是这样么?

…………

不出一个时辰,后宫里众人都知道了皇上不仅封了她美人的位份,而且还特地让人给她送了好几筐桃子。

等到苏静翕知道的时候,事情已经被传成,因为她喜欢吃桃子,皇上特地让人把宫里的桃子都摘了,然后赏给了她。

苏静翕默,桃子前几天明明就已经被人摘光了好不好。

不理会那些流言,打发了几个位份低的常在选侍,苏静翕转身进了内室。

重华宫

“娘娘,皇上他……”绿绮说完这些消息,心里有些忐忑。

舒贵妃冷笑了一声,“皇上爱做什么就做什么,这些小事以后不必和我说了。”

只是区区一个美人,才侍寝了一次,能成什么大器?

深夜,传来皇上宿在了舒贵妃处。

苏静翕听了也没有什么反应,面无表情的开始梳洗。

代曼有些担忧,“小主还要放宽心,皇上不会忘了小主的。”

“嗯,我知道了,我先歇息了。”

宗政瑾果然骨子里还是把江山放在第一位,后宫里那么多如花似玉的妃嫔都等着他宠幸,他最在意的,依旧是前朝后宫的平衡。

第二天,早上去请安,针对她的人少了很多,毕竟她也只是承宠了一天而已。

回到醉云坞,用了一点午膳,又绣了一会绣活,就坐不住了。

“主子,要不然出去走走吧?”外头太阳也不大,还有凉风,应该晚间会下雨。

苏静翕想了想,自己自从进宫以来,似乎真的没有出去逛过。

点头,“好吧,代曼陪我,你留在这里。”

听瑶知道自家主子的意思,俯了俯身,应是。

“主子,前面就是莲花湖了,如今荷花都开了,”代曼指着前面,说道。

苏静翕微微眯起眼眸,看了一眼,“我们过去看看吧。”

皇家出品,小小的一个莲花湖自然做的也是精品,水清澈见底,各种鱼儿水中嬉戏,湖周围用上好的白石雕刻着繁复的花纹。

荷花也不是杂乱无章的生长,而是整齐排列组合,赏荷,也是赏景。

“这里没有莲蓬吗?”

代曼轻笑了一声,“主子,如今奴婢可算知道听瑶姐姐说的话了。”

苏静翕眨了眨眼睛,“什么话?”

“主子就不能看见吃的,要不然什么东西都能想成食物了,恨不能都吃进肚子里去。”

苏静翕有些尴尬,佯怒道,“好你个代曼,今晚罚你不许吃晚饭了。”

小说《娇宠入骨:说好的宫斗呢?》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皓月轩

“主子,杜常在在外面求见,”阮小仪身边的宫女走进来,低头行礼说道。

阮攸宁闻言放下手里的绣活,“可知道她从哪里来?”

“回主子,跟着她的小太监说是从醉云坞出来后就直接来了皓月轩,似乎……那件事没成。”

“没成?哼,成了她也不会来见我,让她回去吧,这点小事都办不好的人与我有何干系,告诉她,我和她从来没有什么交集,做什么不做什么都是她自己决定的。”

宫女应了声走出去,原话转述给了在外等候的人。

杜常在现在脸色真的是灰白了,吓得她旁边的小宫女连忙扶住她,“你家主子真的这么说?”

明明是阮小仪来衍庆阁找她,暗示她可以凭这个孩子获得—些什么,她念着这个孩子本就不会是—个健全之人,这样反而不如用来助她—臂之力。

却不成想,事情失败,这个怂恿她的人竟是见都不来见她—面,即使知道她是故意想撇清干系,不过她岂会让她如意。

“既如此,我就先回去了。”

回到衍庆阁不出—个时辰,就传来杜常在去了皓月轩之后动了胎气,太医院里连来了三位太医就诊才保住这皇宫里目前唯—的胎儿。

坤宁宫

“本宫没有想到她会这么作死,如果不是皇上,本宫才懒得管她的死活,”皇后气的把桌上的茶杯皆拂到了地上,气愤的说道。

金麽麽连忙招呼小宫女进来收拾,小宫女战战兢兢,捡起碎片不小心又掉到了地上,皇后闻声更生气,把—叠点心连碟子全往她头上扔,立刻鲜血直流,小宫女也不敢哭,只连连磕头 。

“本宫要你们这些不中用的奴才有何用?”

金嬷嬷恍若没有看见这—幕,使了个眼色,慧竹进来重新上了—杯茶。

“娘娘,何必为了那等人气坏了身子,她只是区区—个常在,娘娘想如何还不是手到擒来,只是娘娘手里的—只蚂蚱而已。”

皇后端起茶杯喝了—口,皱了皱眉,—把扔在地上,“这么热的茶水是想烫死本宫吗?”

慧竹连忙跪下,“奴婢知错,求娘娘恕罪。”金嬷嬷也跟着跪下。

良久,皇后稍微平复了—下自己的心情,知道自己这是迁怒了,“好了,起来吧,你们都是从小跟着本宫的,本宫心里都有数。”

金麽麽在心里叹了口气,“娘娘,奴婢明白,只求娘娘保重凤体。”

“本宫保重凤体有什么用?皇上根本就不在乎本宫,就连本宫的好父亲,都—心只想着本宫能给俞家带来什么利益。”

皇后心里也苦,如俞家这样的大家族,子女都是用来争宠谋取利益的,她因为是嫡系嫡女,所以才有资格嫁给皇上,可是即使这样,父亲却想着她多年没有生育男嗣,寻思着送她那个庶妹进宫。

“娘娘,还有小公主呢,娘娘总该为小公主想想,”小公主虽然是个女孩,但到底是皇后的亲骨肉,总该要惦念—二的。

皇后嗤笑了—声,“公主?公主有什么用,早知道是个公主本宫就不该生下她。”


皇上这一晚去了重华宫的伊影阁,也就是有着京城第一美人之称的郁洵美之处,果然所有男人都是视觉动物。

这一晚,注定又有许多人不能入睡,苏静翕猜测舒贵妃应该就是其中一位。

也不知道这位皇帝大人是如何想的,竟然让郁洵美住进了舒贵妃的重华宫。

想当初,舒贵妃也是因为才貌双绝才被赐给了当时还是王爷的皇上,之后更是凭着容貌宠冠后宫,艳压群芳,甚至一度与皇后分庭抗礼,不分上下。

如今,皇上的一句“既然是第一美人,就送去与舒贵妃解解闷吧”,让她的重华宫多了一位瓜分她荣宠的女子。

到底是宠了谁,为了什么,这也就只有皇上自己心里清楚了。

不过,这些都不关苏静翕的事,她这个晚上睡的很香。

据她看来,目前这些大人物的战争,是不会蔓延到她的身上的。

第二天苏静翕睡到了辰时才起,品级太低,没有侍寝,是不需要去给皇后请安的。

简单的用了一小碗碧粳粥和几块点心,苏静翕就净了手没有再吃。

想看书,翻了整个屋子,也就只有两本书,一本《女戒》,一本《女训》。

随手翻翻就扔在了桌子上,真的是有些无聊啊,好想念家里那几箱子的传记话本。

“小主,要不然出去走走吧?”听瑶是知道自家主子的性子的。

人前,一副温婉柔顺的大家闺秀之态,成功的骗到了许多人,人后,有时候真的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嗯,孩子气。

苏静翕眨了眨眼眸,“可以么?”

话这么说着,不过人已经起身了,“随便给我梳个头,我们就在这宫里转转。”

听瑶无奈,闻言依旧让她换上了一件撒花烟罗衫,梳了一个长乐髻,简单的插了一支梅花琉璃钗,最后在她坚持下,再给她戴上了一副金累丝托镶茄形坠角耳坠。

苏静翕带着代曼听瑶往桃花林里去,站在树下,望着头顶上那几个鲜红的桃子。

听瑶觉得她主子都快要流口水了,“主子,要不让人摘几个回去吧?”

“可以吗?”苏静翕立马来了精神,蠢蠢欲动。

“主子,奴婢去喊人,”代曼行了一个礼就往回跑。

苏静翕比划着树的高度,听瑶连忙拉住她,“小主,你可千万不能自己爬啊。”

“我知道了,”苏静翕眼睛依旧盯着那几个桃子,眼巴巴的,要多可怜有多可怜,活脱脱一副没有要到糖吃的小孩模样。

“听瑶,你说我们可以摘几个啊?多摘一点回去应该没有人知道的吧?”

听瑶叹了口气,自家主子平时大部分时候都是一副小大人的模样,只是遇到吃的食物,尤其是自己喜欢的,那就完全一副小孩模样,七岁孩童都比她强。

“主子,要是你偷吃了被人发现了怎么办?”

苏静翕也跟着叹了口气,要是在自己家里可多好啊?

“你说,皇上会不会赏我们桃子吃啊?”

听瑶愣了愣,“奴婢不知,不如等会问问代曼。”

“哼哼,你这么说,不就表示不会了,你以为我还不知道你?”苏静翕明显不信,嗤笑了一声。

说话间,代曼叫来了小顺子和小安子,两个人利索的爬树摘了几个桃子,却也不敢再摘。

“小主,你可要一天吃一个,吃完了就没有了,不可以再去摘了,”听瑶见她眼巴巴的盯着小顺子手里的桃,连忙说道。

苏静翕收了目光,有些尴尬,“听瑶,我今天要全部吃完,然后明天再回味今天,后天再回味明日,周而复始,那我天天都很满足了,要不然一天吃一个,那会多不尽兴啊……”

声音已经飘远,只是话里话外的遗憾之意却留在了宗政瑾心里,抬头望了望桃树,这么喜欢吃桃么?

“让人把桃子都摘了。”

苏顺闲应了声,没等来他的下一步指示人就已经走远,赶紧跟上去。

一连几天,都是新人侍寝,继第一晚的郁洵美,如今的丽良媛之后,宁琇莹,如今的宁良娣,安舒窈,如今的安贵人……

终于今天晚上轮到了苏静翕。

塞了一个荷包给传旨的公公后,苏静翕整个人就处于一种呆愣的状态,不过很快就回神。

她不是真的少女,自然知道接下来面临的会是什么,而她也应该做什么。

坐以待毙,永远不是一个好办法。

让人抬了水进来,苏静翕在听瑶的服侍下进了浴桶,首先起码要洗干净吧。

“不要花瓣,加点桃子汁吧。”

听瑶闻言放下了花瓣盘,去弄了一点桃子汁进来。

泡了一会,确定洗干净了,身上没有汗味,只有一股淡淡的果香,苏静翕很满意。

站在衣柜前,挑了一件白玉兰撒花纱衣,头发绞干了也没有再梳头,只用一支水晶蓝宝石扇形簪松松的挽了起来,朱唇上涂了一点自制的唇蜜。

整个人,在这炎炎夏日里看起来,极其清爽纯净。

入夜,坐着小轿前往朝露殿,除了皇后,所有妃嫔第一次侍寝皆是在此处。

苏静翕不止一次的庆幸,还好不是像后世的某一个朝代,把人用被子裹着被太监抬进去,还要被摸被检查。

静坐在寝宫里,苏静翕觉得她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不过人还是没有来。

戌时一刻了,人没来,苏静翕又有些紧张了。

之前也没有用多少饭,水更是没有喝多少,现在更不敢喝多了,即使她有些渴了。

终于,听见声响,外面有人在请安跪下。

门打开,快速的扫了一眼进来的人,苏静翕敛了敛心神,行礼,“婢妾给皇上请安。”

苏静翕自问动作行如流水,一颦一动皆是风情,展现的都是她最美的角度。

这可都是她偷偷练习了久的成果,可惜,某人依旧不叫起。

良久,苏静翕头上都快要冒出细汗,才听见头顶上传来声音,“起来吧。”

苏静翕站起来,不动声色的动了动腿脚,“还不过来?”

苏静翕被他的突然出声吓了一跳,有些茫然,无意识的咬了咬唇,不知该如何是好。

抬头见他一身黑底绣金龙的绸袍,五官俊朗分明,脸颊刚毅,薄而性感的唇,高挺的鼻梁,一双剑眉下却是一双桃花眼,面如冠玉,目若朗星,一眼望去却觉得让人不小心沦陷进去。

苏静翕自觉失态,慌忙低下头,“婢妾有罪,请皇上恕罪。”

宗政瑾之所以没有出声,是因为在刚刚她打量他的时候也在看她。

脸若银盘,眼似水杏,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面目粲如画,宗政瑾觉得这些诗都不足以形容她。

所谓灯下看美人,越看越美。

如今她还没有长开,假以时日,想必比起京城第一美人而言,也不遑多让。

不,她们两个人应该是两种不同的美,如果把郁洵美比作牡丹,那她就是芍药,一个是一眼看去就觉得很美,一个却是越看越美,耐人寻味。

“你打算站在那里站多久?”

只是这性子,真是……这个时候,一般的妃嫔不应该立马过来给他更衣伺候他么?

苏静翕偷偷的撇撇嘴,真的是有点被吓到了好吗!

“婢妾伺候皇上宽衣,”苏静翕行了一个礼,款款说道。

她并不是真的什么都不懂,之前已经有嬷嬷教导过她,作为妃嫔,该如何侍寝。

宗政瑾站起来,任由她在他面前给他解开腰带,从他的这个角度看过去,只能看见那一截如白玉的脖颈。

眼眸暗了暗,“安置吧。”

说完就弯腰抱起了她,听得一声低呼,换来美人的柔荑紧紧的攀附住他的脖颈。

轻笑了一声,把她放置在床榻上。

宗政瑾看了她一眼,美目含泪,脸色绯红,娥眉紧蹙,眼里水雾让她的眼睛亮晶晶的。

鬼使神差的凑过去吻了吻她的眼睛,换来她脸颊的轻蹭,可怜兮兮,“皇上,怜惜一点好不好?”说完又像是有些害怕,无意识的咬了咬唇。

朱唇皓齿,唇若施脂,粉粉的闪着光泽,味道应该不错。

心里陡然冒出这样的一个想法,怎么想的宗政瑾也就怎么做了。

轻碰朱唇,果然如所想的那么软,一股淡淡的水果香气,咬了咬,些微甜味。

四目相对,苏静翕有些愣了,皇上这是不会接吻么?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