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当疯批皇后拿了HE剧本后杀疯了

当疯批皇后拿了HE剧本后杀疯了

卿九书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作为一名知名网文写手,司宁池被称为“虐文女王”,在她笔下BE的主人公数不胜数!也许因为“作恶”太多的关系,她竟然在意外中穿进了自己写的书中!更加倒霉的是,司宁池没有成为女主,而是成了最大的炮灰!为了活下去,她决定更改原有剧情,让主角们得到一个完美结局,不过那位皇帝陛下,为何整日缠在她身边?

主角:司宁池,赵宗珩   更新:2022-07-15 23:3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司宁池,赵宗珩 的女频言情小说《当疯批皇后拿了HE剧本后杀疯了》,由网络作家“卿九书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作为一名知名网文写手,司宁池被称为“虐文女王”,在她笔下BE的主人公数不胜数!也许因为“作恶”太多的关系,她竟然在意外中穿进了自己写的书中!更加倒霉的是,司宁池没有成为女主,而是成了最大的炮灰!为了活下去,她决定更改原有剧情,让主角们得到一个完美结局,不过那位皇帝陛下,为何整日缠在她身边?

《当疯批皇后拿了HE剧本后杀疯了》精彩片段

余音绕梁,礼乐丝竹声不绝于耳,奢华宏伟的殿宇之上,那卧躺凤榻的女子缓缓睁开了眼,美目流盼四顾,眸中似还带着几分茫然无措的神态。

司宁池望着那古香古色的琉璃金顶怔然许久,侧身低头见她卧躺凤榻手边酒盏滚落在地,青瓷杯盏碎裂的声响叫宫殿内乐声戛然而止。

那奏乐之人慌张跪与殿前,殿中舞姬皆匍匐于地无一人敢出声。

殿中陷入寂静,旁边垂首恭立的太监忙上前一步,带着几分忐忑恭声唤道:“皇后娘娘?”

司宁池恍若未闻,撑着手臂坐起身来,纤细的手指划过身上衣裙,绸缎的触感如此真切实在,垂眸打量还能看到那裙摆处金线绣着展翅欲飞的凤凰。

她倒吸一口冷气,捏着衣袖的手紧了紧,尚不及开口问话,便听殿外传来嘈杂声响。

“让开!本王要见皇后!”随着呼喊声惊起,宫殿大门被推开,那怒气冲冲闯入的男子着一身莲青色锦衣长衫,腰系云纹腰带,玉冠束发眉眼生的俊逸无双。

“皇后娘娘,奴婢实在拦不住景王……”那扑通跪倒在地的太监都快捂着脸哭了,仿佛自己这颗脑袋已经保不住了。

“阿玉大丧刚过,你便奏乐歌舞!?”景王环顾殿中,见那司乐歌舞具在登时翻腾起怒意,那双好看的凤眼直勾勾的瞪向司宁池道:“你究竟还要骗我到何时?阿玉究竟,究竟是不是你杀的!”

眼前这一帧帧一幕幕如此熟悉,完完全全把漫画里的场景复刻出来了。

她最喜欢的太太画的漫画爆红全网,却也招来了许多针对,其中对漫画中皇后这个角色争议诸多,有人三观跟着五官跑,磕颜磕的昏了头,有人唾弃皇后所作所为阴暗狠毒骂声四起。

司宁池与之共情,大约是意外的同名让她代入感太强了!

谁能想到……

代入感这玩意还能让人穿越的吗?

司宁池头脑昏沉,耳边景王还在孜孜不倦的质问:“阿玉可是你姐姐!你怎么会这样心狠手辣?”

“你好吵。”司宁池缓不过神来,听着这一声声的质问更是烦闷,她抬眼看向景王带着几分打量,景王高寒祁作为漫画中的男二,人气亦是相当可观。

高寒祁,丘川高氏后人,先帝驾崩新帝尚未登基的空隙九王作乱,其中八王皆死唯留下高氏一族,新帝登基后赐封号景,成为天庆国唯一一位留驻京城手握重权的异姓藩王,高氏地位亦是水涨船高。

高寒祁的父亲死在九王之乱后旧伤复发,高寒祁算是受了父辈荫封,高氏一族用鲜血为他挣得今日殊荣。

高氏祖辈与司家交好,虽未曾定下姻亲,但高家与司家上下几乎都认定了,将来景王必定迎娶的是司家唯一的嫡女司宁池。

只可惜……

司宁池看着高寒祁许久,才慢吞吞的开口说道:“司家女儿的生死与你何干,多管闲事。”

“阿宁!”高寒祁上前一步似要与之理论,司宁池旁边的宫人眉目冷肃:“景王慎言!皇后娘娘闺名岂是你能叫的!”

“后宫禁地,即便您是王爷也不能私闯皇后娘娘的宫殿,来人,送景王离去。”旁边侍从连忙上前,齐齐挡在了高寒祁的面前不再让他靠近一步。

高寒祁面有不甘,抬眸望着那居于高位的女子满眼的失望道:“为了皇后之位,你竟变成了这般模样,你再也不是我心目中那个阿宁妹妹了。”

高寒祁说完便转身拂袖离去了,一副大失所望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司宁池:“……”

这人仿佛有什么大病。

没挖了你的眼睛,已经是剧情崩毁了,知足吧你!

在原著之中这一集漫画,皇后可是亲手挖了高寒祁的眼睛‘你的眼里只能有我一个人’。

疯批人设演绎的淋漓尽致!

司宁池扶着额头靠坐在凤榻之上,怎么也没想到穿越这种离谱的事情竟能落在自己身上,还穿成了整部漫画里最具争议的疯批女配,天庆国霸权六宫的皇后娘娘身上!

皇帝拿着先帝遗诏下旨封后,以中宫之礼迎入皇宫的皇后娘娘,而今她不过入宫三个月有余。

而这个后位,本不该是她的,谁也没料到皇上之意竟是要封后啊。

原以为不过是送个女儿入宫为妃,西武候早在多年前就准备将自己的庶女司慕玉送入宫为司家所用,自小司慕玉便没有任何玩乐之趣,困守闺阁之中习宫规礼仪,琴棋书画,学心机谋略,只为将来入皇宫成为司家最完美的棋子。

司慕玉死了,死在司宁池的手上,她亲手杀了自己的姐姐,只为入宫。

刚穿来就背负人命的司宁池哽住:“这都什么事啊……”

“娘娘息怒,宫人守卫不严奴才定让人严惩。”旁边垂首立着的太监上前一步,恭声说道:“您看这曲……还听吗?”

“不听了。”司宁池抬眸扫了一眼,这太监是司宁池身边伺候的大太监苏永德,旁边稍上年纪的女子素云是她带入宫的侍女,原著之中这二人跟着司宁池到死,她被废赐死这二人也未能幸免。

被废赐死……

司宁池抖了抖小身板,这位皇后娘娘手段很辣杀人如麻,近乎病态的不允许任何人染指她的东西,哪怕身为皇后也从未有过半点皇后的责任,与景王来往密切,整个后宫在她的掌控之下,仿佛是取乐一般。

漫画的结局,所有人都死在了她手里,就连皇帝都被她搞死了,而她只想从景王身边得到几分怜爱疼惜,可惜至死未能如愿。

美人蛇蝎不过如此。

司宁池还记得自己是如何在太太微博下怒嚎。

你连皇帝都杀了为什么不干脆自己当皇帝!为什么还自杀了!让我来我能行!

然后现在:……

“救命……”这玩意怎么还能灵验的?

司宁池捂着颤抖的小心脏想哭,正思绪纷乱之时忽闻殿外传唤声响起:“皇上驾到——!”


司宁池心头一窒,连忙起身迎去。

余辉映照之下,她微微抬眸望去就看到了那踏入殿中的男子,着一身暗纹龙袍修长的身子挺拔冷肃,墨发束冠显得有些一丝不苟,在漫画中九五至尊的皇帝。

就这么突兀的出现在了自己面前,那俊美的面容薄唇轻抿,眉宇间透着一股寡淡清冷之态,细长的眼眸隐含凌厉之色,无波的眼神似乎不会为任何事泛起涟漪。

年轻的帝王居高临下垂眸看着她,那双眼冷漠淡然仿佛眼前人不过是个不起眼的物什。

“免礼。”平静无波的声调响起,赵宗珩收回目光径直走向主位落座。

司宁池有些恍惚回身,望向那端坐高位的男子不由自主的屏住呼吸,他就像是天生的帝王一般,从他身上看不出丝毫违和,他就坐在那里,就让人忍不住想屈膝臣服。

赵宗珩仿佛例行公事一样开口道:“今日繁忙,不能陪皇后用膳。”

司宁池眨了眨眼不明所以,旁边素云贴着司宁池小声道:“娘娘,今日是十五。”论礼制,每逢初一十五皇帝都会到皇后宫中。

“没事,您忙您忙。”司宁池连忙笑着说道,话音落下旁边素云和苏永德等人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胆颤心惊的看着如此随意言语的皇后娘娘。

那端坐高位的皇帝目光扫来,第一次如此认真的盯着她看,仿佛在看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眸色毫无波动起伏。

“绕乡粮运不能给司家。”赵宗珩神色淡淡说道。

“……”什么东西?

司宁池沉下心回忆了一下这才记起,粮运之事这几日在朝中备受争论,这种肥差谁都想接手,司家自然也不例外,赵宗珩这是以为自己在跟他谈条件?

“那就不给。”司宁池很是无所谓的模样,倒是把旁边听着的素云和苏永德几人吓的心都提起来了,不住的偷偷看向皇后娘娘。

“好。”

赵宗珩一句废话都没说,站起身就打算离去。

司宁池看着赵宗珩,忽而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连忙开口说道:“三日后祈雨祷祝典仪,皇上可会来?”

赵宗珩脚步一顿,慢吞吞的望向她。

那姿态仿佛司宁池是个陌生人,提出了非常突兀的请求。

司宁池入宫数月,二人见面的次数一只手都数得过来,就算是见面相处也是互不干扰,完完全全是名存实亡的帝后,就好像各自都是为了例行公务罢了。

“臣妾第一次祈雨祷祝,避免出错丢了皇上颜面?”司宁池眨了眨眼望着赵宗珩,信口拈来的话语好像真像那么回事。

“……”赵宗珩敛下眼帘,不浅不淡的应了一声转身走了,神色看不出半点喜怒。

皇上来的快走的也快,司宁池望着重新关上的殿门缓缓舒了一口气,她主动言说祈雨典仪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原著之中典仪之上出了事,有人算计叫她背负妖物骂名。

司宁池可不想走上原主仇敌遍地的老路,还是老老实实做个人吧!

万一剧情彻底崩坏,人设崩塌她就回去了呢?

“欸,累了……”司宁池转身往凤榻上一坐,就很想躺倒……

“可要奴婢传膳?”素云压下了心头忐忑慌乱,见司宁池一脸倦色连忙上前来低声询问道。

“嗯嗯,传!”刚刚还想躺倒的司宁池瞬间精神了,说起干饭我可就不困了!

膳房准备的膳食送来的倒是快,皇后娘娘的膳食怎能不精细,早已经等的迫不及待的司宁池随着宫人到了饭桌上,瞧着桌面上这琳琅满目的吃食看呆了。

看起来也太精致了吧!

不等素云上前布菜,司宁池已经自己先一步拿起筷子了,旁边准备伺候的素云和苏永德对视一眼都愣了愣,随即垂首立在旁边。

司宁池迫不及待夹起菜肴放入口中:“……嗯,额。”

她皱眉咽下,好淡……

非常清淡爽口的味道,说不上特别好吃,就是清淡。

一桌子的菜没有半点辣味,油盐也都放的极少,甚至有些都没有,就吃个鲜香的味道,才吃了几口司宁池就下不去筷子了。

她可是吃辣的祖宗!

这一桌子菜看似营养价值极高,也非常均衡搭配,但是……

“厨房在哪?”司宁池放下了手中碗筷,转头看向素云询问道。

“今日的饭菜不合娘娘的胃口?”素云脸色微变连忙说道:“奴婢即刻传御膳房的奴才来问话。”

“诶诶诶!”司宁池拉住了素芸道:“不至于不至于,就是这菜太淡了,有没有辣一点的菜?”

素云闻言很是意外,她侍奉司宁池多年从未见她喜好重辣口味,怎么忽然之间口味变了?

素云心中生疑,却不敢多问连忙应下叫人重新备膳,最后那送来的膳食确实加了辣椒,可就那三两个辣椒都不够下饭的,司宁池都快饿昏了头了。

实在忍不住直接亲自冲着膳房去了,这下可惊动了不少人。

“娘娘要亲自下厨!?”御膳房的管事脸都吓白了,还以为皇后娘娘这是来问罪来了,没想到竟是要亲自下厨。

“这怎么能行!皇后娘娘金枝玉叶岂能做这等粗活,娘娘凤体尊贵,可万万不能啊!”苏永德几人慌忙阻拦,说什么也不能让她亲自动手。

司宁池:“……”

不就做个饭吗?

她低头看着这跪了一地的太监宫女,无可奈何只好妥协站在一边指点御厨动手,众人不知皇后娘娘这是闹的哪一出,但还是老老实实照办。

而司宁池要做的不是别的,就是很简单一道菜,水煮肉片。

她熟练指挥御厨如何烹饪,不消片刻功夫,那香辣的味道已经蔓延出来,一时间厨房内垂首立着的人都探头探脑看去,又不敢近前细看。

从未见过如此做法,做菜的御厨闻着这香辣味道都有些吞咽口水。

“皇后娘娘恕奴才无礼,不知这菜谱是出自何人之手?”御厨大着胆子询问道。

“啊……别人教的。”司宁池含糊说了声,端着自己的水煮肉片美滋滋的回宫了。


这一边走还在一边盘算,凤梧宫这么大一个宫殿怎么不能造个厨房?

若自己宫中有厨房,就不必这么麻烦非得去御膳房了……

正思忖之时,一抬眼便瞧见了那迎面而来天子座驾。

“……”坐的轿辇坐的好好的司宁池,不得不落轿下地见礼,这该死的宫规礼仪!

“皇后因何在此。”赵宗珩也未曾料到会在此处遇见司宁池,自入宫以来司宁池鲜少外出,不像是会四处闲逛的样子。

“回皇上话,臣妾是去御膳房做了些膳食。”司宁池微微抬头笑着说道。

“……”

赵宗珩目光滑过落在了苏永德手上端着的一盆菜肴,隐隐还能闻到那飘来的香味,同样饿着肚子的赵宗珩目光停住,似乎对这诱人的香味有那么一丝丝的兴趣。

司宁池看了看还不走的赵宗珩,又看了看他那直勾勾盯着水煮肉片的眼神。

带着几分试探道:“皇上……可要一起用膳?”

“好。”

司宁池瞪眼,我就客气客气,你怎么还真应下了!

凤梧宫中,司宁池看着淡然入座的赵宗珩叹了口气,那摆上桌的水煮肉片揭开了盖子,香味四溢让人闻着便忍不住食指大动,也不等宫人上前,司宁池已经迫不及待拿起了筷子。

非常熟练自然的夹起一块肉就塞进了自己嘴里。

旁边站着的一众人:“!”

满目惊恐的看着那吃的津津有味的皇后娘娘,赵宗珩也是一愣。

他这么大个皇帝坐在这里,皇后不为皇帝布菜也就罢了,竟不等皇上先动筷就吃了!?

这这这……

“皇上……”王成祥神色微紧刚要开口。

“无碍。”赵宗珩目光在司宁池脸上转了一圈,摆手示意众人退开,也抬手拿起了筷子,盯着桌上的水煮肉片犹豫再三,学着司宁池的样子夹起了一块肉。

那入口的辛辣香味刺激着他的神经,娇嫩的肉质入口极佳,肉香夹杂着香辣的味道让人胃口大开。

然后……

一盆水煮肉片转眼见了底,本就是她一人吃的,也没多做。

赵宗珩看了看空了的碗,抬头望向司宁池。

“……没有了。”司宁池眨了眨眼看着他这神情小声道:“明天再做?”

“好。”赵宗珩唇角轻勾,似带着几分心满意足擦了擦嘴,他不是个好口腹之欲的人,甚至可以说吃的非常随便,宫中膳食皆由膳房搭配,也从未觉得有什么不好的。

但今日这顿饭,却叫他吃的格外愉悦,饭都多吃了一碗。

回宫的路上,赵宗珩半闭着眼抬手拍了拍手边龙辇,王成祥会意连忙上前一步:“奴才在。”

“鲁王进献的那碧玉琉璃宝珠拿去给皇后吧。”赵宗珩轻抬下巴,说的格外随意。

“是。”王成祥心头一跳,面上却是不动神色低声应下。

这碧玉琉璃宝珠可是世间难得的宝物,宫里头不知多少人眼红,就连太后娘娘都几番暗示,偏偏皇上全然无动于衷,现下就这么随口赏给了皇后?

王成祥参不透圣意,自皇上登基以来后宫之中几乎不见争斗,完完全全一碗水端平,没有人能留得住皇上的心,也得不到皇上的盛宠。

当今圣上谁人不道一句贤君明君?

立科考制约,就连宫中都有女官之职,轻徭薄赋,勤勉于政事,立官商与国俱进,兴修水利开疆扩土,大兴农业商贸,让百姓免受疾苦。

就是这样一位让人赞不绝口的帝王,朝中诸臣无不臣服,心甘情愿侍奉左右,可……

三宫六院数十位妃嫔,他却未曾宠幸一人,清心寡欲不知让大臣们操了多少心。

换着花样往宫里送人,皇上从不拂诸臣薄面照单全收,该赏的赏荣华富贵都给,唯独无情无爱。

这些个大臣说破了嘴皇上也不为所动,但凡是去宫里坐上一坐,那必然是与朝中事务有所牵扯,安抚人心有事要办了,你说皇上有错吧好像又没错,勤勉朝政无一疏漏。

你说他没错吧好像又有错,皇嗣凋零稀薄简直摇摇欲坠啊!

这些个大臣是一边欢喜一边愁。

如今毫无前奏的一个赏赐,似乎隐隐在这平静无波的湖面上荡起了涟漪,不得不让人深想揣测皇上此意何在。

长夜漫漫,在睡梦之中司宁池恍惚间看到了那漫画中皇后娘娘活了,她望着她笑,笑的张扬恣意眸中隐含着几分痛快之意,那眼神让司宁池毛骨悚然。

啊啊啊啊!

司宁池浑身一震猛然惊醒,心跳的剧烈望着眼前金丝帷帐一阵后怕,总觉得梦中皇后的眼神像是要把她给刀了。

“皇后娘娘可是醒了?”屏风外素云的声音传来道:“今儿一早,皇上便差人送来了赏赐。”

“嗯……”司宁池胡乱揉了揉脸,意识清醒了几分看着手边蚕丝锦被依旧是这恢弘奢华的宫殿,深深叹了口气。

素云闻声入内,招呼着宫女进内伺候司宁池起身洗漱。

司宁池怔然出神的望着铜镜内的自己,瞧那镜中女子一双凤眸含着几分妩媚动情,眸色浅淡似琉璃珠宝,面若凝脂如珠似玉,红唇轻抿有几分浅笑,眉梢轻扬端的是怎样一副国色天香之貌?

美的华贵奢靡,美的动人心弦。

不似那种过分娇媚的美,似乎隐含着几分危险的感觉,美的让人心生畏惧。

“娘娘。”素云捧着一个锦盒上前,锦盒内放着的不是别的,赫然便是那碧玉琉璃宝珠,偌大的宝珠闪烁着璀璨的光芒,碧波点点瞧着极为漂亮。

“皇上可真有心,这宝珠天庆国仅此一枚都赏给了娘娘呢。”素云展颜笑着不住夸赞道。

“这么好看的东西白白放着也是可惜,拿去打一顶凤冠定是好看。”没有哪个小姑娘不爱珠宝首饰的,司宁池瞧着那璀璨的珠宝也不免露出了惊叹之色,美滋滋的拿起看了看转头说道。

“是,奴婢这就让人去做。”素云满口应下,小心翼翼的捧着宝珠下去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