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宋远河许梓清

宋远河许梓清

十两相思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和几个同事聚餐,听见隔壁有人叫我男友。「宋远河,反正你也没女朋友,我妹还配不上你?」听到那人这么说,我的心放了下来,应该只是同名同姓,正想发消息告诉他这个奇遇。就听到了宋远河熟悉的声音,带着点笑:「配。」隔壁的气氛瞬间热闹起来,我的心却沉入谷底。

主角:宋远河许梓清   更新:2022-09-13 03:1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宋远河许梓清的其他类型小说《宋远河许梓清》,由网络作家“十两相思”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和几个同事聚餐,听见隔壁有人叫我男友。「宋远河,反正你也没女朋友,我妹还配不上你?」听到那人这么说,我的心放了下来,应该只是同名同姓,正想发消息告诉他这个奇遇。就听到了宋远河熟悉的声音,带着点笑:「配。」隔壁的气氛瞬间热闹起来,我的心却沉入谷底。

《宋远河许梓清》精彩片段

我跑去厕所打电话给宋远河,被挂断了三次,他微信发来了一个问号。

「你在干什么?我好像生病了,你能来公司陪我去医院吗?」大概是心存侥幸,给他发这句话的时候,我手心都冒出了汗。

「在做实验,导师今晚就要数据,让你同事带你去,我晚点去看你?」

我不知道自己在期待着什么,泪水啪嗒滴在屏幕上,「能打个电话吗?难受。」

那边沉默了很久,电话响起,宋远河的声音从厕所门外和电流中一起传来。

视线被泪水模糊了一片,但我和他通话的语调却还是带着软软黏黏的笑意。

直到有个女生跑来喊他,他才匆匆挂了电话。

看着镜子里妆都花了的自己,我突然想起以前在网上看到的一句话:「一个男人如果从来没有秀过恩爱,那他一定是觉得自己的女朋友拿不出手。」

当时我还拿着手机给宋远河看,抱着他笑网友肤浅,现在想来,傻的还是我自己。

和宋远河在一次四年,他从来没带我见过他的同学、朋友。

我问他的时候,他只轻描淡写地扫了我一眼:「谈恋爱是两个人的事,为什么要见其他人?」

宋远河是有那种掌控人的气场在身上的,被他这么一说,我瞬间就觉得自己很无理取闹,再也没敢提过。

他是顶级高校 A 大出了名的学神,我是他隔壁街不知名一本院校的笨蛋美女,门门成绩低分飘过,多一分都是靠老师努力。

没认识他之前,因为长得漂亮,家里小富,我从来没自卑过。

喜欢他以后,我就变了。

变得小心翼翼、唯他是从。

在洗手台前擦干脸上花掉的妆,整理好表情,我又回了包间,「真的很不好意思,我身体有点不舒服,得先回去休息了,过两天我来请大家吃饭吧。」

同事们纷纷关心我,甚至有两个女生扶着我出门,路过宋远河包间的时候,我把头埋得很低,生怕他们有人开门看到我。

明明应该害怕的是说了谎的宋远河才对。

意识到自己有多没出息以后,我脸色又白了几分。

到家以后,我连灯都没开,就摸索着缩在沙发上开始翻手机,试图找到一点点,宋远河在意我的证据。

没有。

轮回的消息。

几乎永远被挂断的电话。

生日的转账,连祝福都没有。

我开始有点佩服我自己,就这样,这四年来我居然还认为他只是性格天生冷淡,但还是喜欢我的。

伤心大概是一件很耗体力的事,迷迷糊糊间我就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感到身体悬空,我被惊醒。

睁开眼便看到宋远河比我的人生规划还清晰的下颚线。

他把我抱在怀里,看样子是想把我带回房间睡。

「醒了?生病也不上床睡?」宋远河低头看着我,挑了挑眉,带着稍许训斥的味道。

明明才发现他其实并不怎么喜欢我,现在却又立马掉进温柔的陷阱。

我眼睛酸酸的,低着头不看他,轻轻应了一声。

「生气了?」宋远河把我放到床上,盖上被子,捏着我的脸让我不得不直视他。

要是往常他这样问,我一定连忙抱着他的脖子跟他撒娇告诉他我没有,好证明自己和那些女生不一样,我是不会作的,我是他最好的选择。

可现在,我难得赌气,抿着唇没有吭声。

不可否认,我在偷偷地期待着他哄一哄我。

我想只要他现在哄我了,那今天我听到的、想到的所有事都翻篇,我那么喜欢他,我可以一直装傻的。

不过宋远河没有。

他直起身子,颇有些惫懒地捏了捏鼻梁骨,语调带着些许烦躁:「组里有事走不开,我也是现在才结束,你在闹什么?」

我瞪大眼睛盯着他,情绪绷得很紧,几乎快要克制不住质问他,妄图能歇斯底里和他吵一架。

可心颤抖得这么厉害,我害怕极了,我知道,如果说出来,我和宋远河就完了。

手死死捏住被角,我没克制住眼泪,率先低了头:「不要生气了,我就是身体不舒服太敏感了,对不起,你也累一天了,早点休息吧。」

「哭什么。」宋远河撇了撇嘴,弯腰擦了擦我的眼角,「乖一点,我去洗澡。」

「这么累,我带你洗?」宋远河拿着浴袍正准备往浴室走,看我坐在床头一动不动地发呆便沉着声问了一句。

我摇头拒绝,不知道这是宠溺还是敷衍,浴室流水声缓缓响起,看着天花板,脑子空空的。

关于不爱的想法一旦升起,便会越来越强烈,总有一天,我不能再粉饰太平,大概……就会失去他了吧。


今天周五,公司提前下班,我鬼使神差地跑去甜品店买了些甜品就往宋远河学校去了。

一路上我盯着手中的蛋糕,告诉自己只是给他送好吃的而已,他那么爱吃甜食,一定会开心的……

可惜再怎么心理暗示,我还是紧张,这是我第一次来他学校。

从前就算要来也会打电话给他,他会出来站在校门口等我,我一次也没进去过。

被拒绝的理由听起来也很像那么回事,学校进出需要门禁卡,我不是 A 大的,进不去。

把车停在校门口,踌躇了一会儿,我长舒一口气,还是决定混进去。

「同学,我来找人,可以带我进去一下吗?」我小跑上前拦住一个正准备进去的高个男生,他身高得超过一米九,看到正脸才惊觉自己可能找错对象了。

看起来很高冷的样子,应该不会同意……

男生愣了一下,点点头:「可以。」

好说话得有些意外。

我道谢以后跟在他身侧,被保安拦下的时候,他低头弯腰和保安打了招呼:「抱歉啊叔,我女朋友和我出去吃饭的,她忘带门禁卡了。」

等进了 A 大,我才知道,原来门口看起来凶神恶煞的保安叔叔那么好说话,原来高不可攀的 A 大这么容易进。

心里升起一股密密麻麻的涩意。

「你要去哪,认识路吗?」男生带着我走离保安的视线便弯腰问我,他眼睛长长的,看起来是有点凶的,但他的目光却很沉静,一看就是家教很好的男孩子。

陌生人的善意和男友的冷待形成强烈的对比,刚刚被压下去的委屈又冒出来,泛滥成灾。

但我还是拒绝了他,没想再多麻烦,也不想让别人带着我出现在宋远河面前。

将本来带给宋远河的蛋糕分出一个给他,便道谢离开。

边问过路的学生边摸索,我终于找到了信电学院的大楼,在楼管处问了宋远河导师的实验室地址,我便赶去了 417。

刚到门口,后面就传来一个男声,很像前两天在饭店听到的那位,介绍自己妹妹给宋远河的。

「同学你找谁?」

「宋远河。」

「他回去洗澡了,你先进来等会?」

因为是吃晚饭时间,实验室里只有零星的几个人正在电脑前忙活着。

「我叫袁禹,你叫什么名字?是宋远河妹妹吗?」袁禹搬了个板凳笑眯眯地坐在我面前。

闻言我瞟了一眼手中的蛋糕,好像是要和蛋糕借点勇气,「我叫许梓清,是他女朋友。」

这话一出,实验室里零星的几个人手上动作都顿住了,直直朝我看来。

袁禹表情更是僵硬:「你逗我吧,宋远河哪来的女朋友。」

正巧实验室的门被打开,宋远河他们几个人都回来了,站在门口。

他身边站着一个高挑白皙的女孩子,看起来就一身书卷气。

我以为他看到我在这里会有一丝丝紧张,哪怕一丝丝呢?

他没有,只是皱着眉,把不悦在眉宇间写得清清楚楚,语调偏冷:「你来干什么?」

「给你送蛋糕。」我低下了头,声音也低了,明明想问的是我不该来吗?

可看到他以后就没了和他争执、逆着他脾气的勇气,卑微到我都瞧不起我自己。

「不用,我送你出去。」宋远河瞟了一眼我手中的蛋糕,朝我走来。

袁禹率先憋不住了,质问他:「不是,宋远河你什么意思啊,你有女朋友你不说?」

宋远河朝我招了招手,示意我过去,等我站到他旁边他才开口:「有没有还得跟你打个申请?」

说完就捏着我的手腕朝外走。

路过那个疑似是袁禹妹妹的女生时,我看了她一眼。

她也在看我。

不避不让,目光冷静,带着一种居高临下的审视。

原来会读书的人可以高人一等啊。

「女朋友,一般。」她不仅审视,她还评价出来,看着宋远河挑了挑眉,很有个性的样子。

一股无名怒火从心底腾起,我回头就要质问她哪来的资格评价我,A 大学生的教养又去哪里了。

可惜,宋远河和我相处了四年,他又这么聪明,一下子就看出了我的意图,拉着我的手带点力气一拽,制止了我的行为。

他只是轻飘飘扫了一眼那个女生,什么话也没说,像默认似的离开。

到了楼下,一路走到校门口,我们谁都没开口过,被羞辱和忽视的感觉几乎要把我淹没,情绪在崩溃的边缘反而更为冷静。

「你就这么让别人说我?」我红着眼睛看他,泪水聚集在眼眶里,不肯掉下来,好像掉下来就输了。

宋远河抿了抿唇:「她性格就这样,你理论不过她的,更难看。」

话里话外都站在别人那边。

我多想问一句,那你哪怕为了我说一句「关你什么事」都不行吗?

可我只是木然地偏着头不看他,憋着眼泪,不想把场面闹僵。

「好好的,来我学校干什么?」

「我见不得人吗?」我声音很轻,把这句质问的话说成了委屈的语调,但我真的很想问。

即使这样,宋远河依然冷了脸色:「随你怎么想。」

说完他就头也不回地进去了。

留我一个人,站在原地,有些弄不明白四月的风怎么这么冷,冷到骨子里,疼出眼泪来。


从那天以后,宋远河已经四天没回来过,摆明了在和我冷战。

我还是没忍住打电话过去想和他道歉。

但是道歉也不是我想就能有机会的,他微信不回,电话陆陆续续挂了几个。

心情越来越压抑,像藏着一团火,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开车到了 A 大门口,坐在车里不断给他打电话,直到第七个,他终于接起来。

「什么事?」

「我在你学校门口,能不能出来见一下,那天是我错……」

「我不在学校,和导师去杭州开会了。」宋远河打断了我,声音淡淡的,好像没什么耐心听我道歉。

「那我去找你好不好?」我想都没想就问了出来,我只知道现在必须要见到他,要和他和好,他冷落我的每一天,对我来说都很煎熬。

「随便你。」宋远河愣了一下,无可无不可地回答。

尽管只是这样,却也叫我心情瞬间明朗起来,他这个态度肯定是软化了。

挂了电话,我就连忙订最早去杭州的机票,从 A 大开回去小跑进楼回家收拾行李。

急匆匆到机场给宋远河发了航班消息。

飞机落地,出了机场就看到宋远河倚在栏杆处,看到我笑着招了招手,他很少笑,所以显得很温柔,叫人心脏噗通地跳。

他自然地接过我的行李箱,带着我乘车去酒店。

「你们都住这吗?」我把身份证交给前台,顺口问了宋远河一句。

宋远河玩着手机,头都没抬:「不在,我们酒店定在 Z 大附近。」

瞬间一股气堵在胸口,我没再说话,直到拿了房卡进了房间才问他:「那为什么不带我去那里呢?」

「和他们凑一起干什么,你来找我同学的?」宋远河倒了杯水皱眉问我,好像我很无理取闹。

他说得这么理直气壮,我一瞬间就有些气短,可笑的是愣神的那一秒,我竟然觉得他说得有点道理,完全忘记我们之前是因为什么冷战的。

这事就这么轻而易举地掀过,宋远河带我去吃了火锅,送我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我便试图留下他。

即使已经和好了,但我还是不安心,便想证明些什么。

可宋远河居然拒绝了,还说什么导师可能晚上会找他。

他导师是什么工作狂吗,大晚上去他房间找他谈实验不成?

我没质问,因为宋远河打了巴掌又赏了个枣,他吻了吻我的唇角:「回去再说,嗯?」

「可是我一个人害怕。」我拽着他的袖子,最后试图挽留,却还是被敷衍过去。

不知道为什么他不愿意待在这,黑暗里我忍不住胡思乱想,是不是那个女生在等他,还是不想让那个女生知道他留在我这里,要开始为了别人守节了?

枕头有点湿了,我也睡了。

本来和宋远河约好今天去西湖还有法喜寺的,我早早就起来化妆收拾,打扮得比以往还要精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就像在看精美的壁画。

正要出门,宋远河的微信发了过来,导师临时有事,组里开会,他来不了了,让我自己玩一天,他明天再来陪我。

虽然委屈,可以往这样的情况太多,我立马忍住情绪,打电话过去想和他撒个娇,顺便安慰一下双休日还要干活的他,还是被挂断了。

我只能发了微信过去。

魂不守舍地在房间等了两个多小时,才等到了他一句:「嗯。」

原来这个字这么长,长到两个多小时里他都没空发过来。

突然就笑了起来,笑弯了眼睛,笑模糊了视线。

杭州这么漂亮,我却困在酒店里困到宋远河来。

他眼底有浅浅的青黑,看起来累极了。

一进门抱了抱我就缩在沙发里睡着了。

他说今天会来找我,他不是来了吗?还有什么好介意的呢。

我安慰着自己,拿一条毯子想盖到他身上,却看到他打开的手机,正巧从手中滑落。

从来没有窥探过他隐私的我,这次有些忍不住了,鬼使神差地拿走了他的手机,打开微信。

袁楠,和袁禹显然是兄妹,我点开了她的头像,看到昨天他们的聊天记录时,我已经有点绷不住了。

倒不是内容,而是时间。

我给宋远河发了那么一长串是在早上九点多,他临近十二点回了我一个「嗯」。

而袁楠十点多发了几个菜名,宋远河秒回了一个「嗯」。

原来一样的字,也能叫人读出不一样的情绪。

我忍不住又朝前翻了翻,袁楠话不多,宋远河也高冷,他们聊天内容没什么不妥。

唯独四年前,我刚和宋远河在一起三个月左右的样子,袁楠问过他一个问题。

「你现在有喜欢的人吗?」

「没有吧。」

这三个字刺得眼睛生疼,我忍不住抬头看着熟睡中的宋远河,原来真的不喜欢。

可是不喜欢为什么要同意我的追求呢,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呢。

我有些不太明白。

呆呆地关掉手机放回去,坐在一旁放空,或者说回忆,回忆那些被冷待的过往。

宋远河醒来的时候正巧看到我坐在一旁盯着他发呆,就扶着头笑了一下:「看不够?」

已经缓过劲来的我笑了笑,没说话。

他起身揉了揉我的头,去洗了把脸,就带着我出去玩了。

或许是心态变了,在法喜寺求姻缘的时候,我并没有什么期待,也不觉得开心,就好像在走一个形式似的。

这场感情快要结束了,我明白,也痛苦,但无法阻止。

清醒地让自己沉迷在这最后的错乱里。

杭州下起了细雨,我是一个人乘飞机回去的,宋远河要跟着他组里的同学和导师一起回,或许是要和袁楠一起回。

但我好像已经懒到不愿意去思考到底是什么原因了,这都不重要了。

和宋远河之间的平静一直维持到一周后,我生日那天。

请了十来个玩得好的朋友们一起吃饭,顺便去 KTV。

我不是一个很有仪式感的人,之前生日都像是平常的日子一样过去了,也可能是因为和宋远河在一起的原因吧。

知道他不会当回事,我也就假装自己不当回事。

现在突然平静下来,索性就过了一次生日。

闺蜜葛秋问我男朋友怎么没来,我就打了个电话给宋远河。

没意外地,他拒绝了。

「怎么了?」我以为只是我不能见人,原来他也不行?

「不熟,懒得来,我去做实验,晚上找你。」宋远河说完就挂了电话,听着里面的忙音,我笑了一下。

葛秋看到我笑,很兴奋地问我宋远河是不是会来,见我摇头,她瞬间懵了,得知前因后果之后,她问我为什么要把宋远河留着过年。

「你疯了吧,许梓清,你忘了你高中的时候多拽了?认识你的人都恨不得抽你的那种,怎么现在要给狗男的当舔狗啊。」

是吗。

我都快忘了。

到了 KTV 以后,葛秋还在全程给我洗脑。

由于轻度酒精过敏,我并不怎么喝酒,也不知道是气氛使然还是葛秋太能说,我拿起桌上的酒杯就一口闷了。

可能是酒壮怂人胆,也可能是过去的委屈和不满都被酒精催发,我轻轻应了一声:「好啊,我分。」

葛秋巴巴不停的小嘴僵住了,很快回神:「那你现在就分。」

我愣了一下,拿起手机就准备出去。

葛秋突然又接了一句:「清清这么好,不该受这么多委屈。」

心里腾起暖流,直冲眼底,我低着头没敢看她,跑了出去,平复心情以后,宋远河接了我的电话。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今天是我生日,他居然都不挂电话了。

「宋远河,我们分手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