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偏执大佬人设崩了

偏执大佬人设崩了

是橘子不是橙子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洛笙笙在五年前被接回洛家,为了夺回本该属于自己的一切,她甚至不惜进行商业联姻。可是婚礼当天新郎并没有出现,反而与妹妹搅和在一起!新郎可以不是那个渣男,但婚礼必须要进行,于是她一个电话把那位大名鼎鼎的陆爷叫到现场,二人共同完成了仪式。此时的洛笙笙还不知道,她究竟惹上了一个怎样的男人……

主角:洛笙笙,陆尘染   更新:2022-07-15 23:4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洛笙笙,陆尘染 的女频言情小说《偏执大佬人设崩了》,由网络作家“是橘子不是橙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洛笙笙在五年前被接回洛家,为了夺回本该属于自己的一切,她甚至不惜进行商业联姻。可是婚礼当天新郎并没有出现,反而与妹妹搅和在一起!新郎可以不是那个渣男,但婚礼必须要进行,于是她一个电话把那位大名鼎鼎的陆爷叫到现场,二人共同完成了仪式。此时的洛笙笙还不知道,她究竟惹上了一个怎样的男人……

《偏执大佬人设崩了》精彩片段

“您所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女人一席白色的婚纱站在落地窗前,脸上的表情,冷得快要结出冰来。

好,很好。

竟然敢在婚礼当天放她鸽子?!

想让全城人看她笑话?做梦。

“笙笙,他接电话了吗?”

洛笙笙勾了勾唇,勾起一个冷漠的弧度,红唇微启:“呵,不用他接电话了,明天让人送他去阴间吧!”

旁边的闺蜜咽了一口唾沫,莫名背后发凉。

像是觉得作的死不够大一样,洛笙笙捏在手里的手机响了。

她低眉一看,是群里的消息。

豪门世家就是一个圈子,而那位打不通电话的新郎不接电话,却在群里发布了一个视频。

点开,视频里的声音有些嚣张,隔着屏幕都让人忍不住揍他。

“洛笙笙我告诉你,想让小爷我娶你,做梦去吧!你跟我们家念念比,简直差了十万八千里!男人婆!”

洛念念,洛家另一位大小姐,她唯一的对手,原来是勾搭上了她的未婚夫,怪不得最近这么安静。

“婚礼就快开始了,我看你上哪去找一个新郎!你以为你是我未婚妻你就稳赢了?小爷我告诉你,你一定会输得一败涂地灰溜溜的滚回你妈妈的老家当你的乡野村姑!”

冷嘲热讽的声音听在耳中尤为刺耳,这也是洛笙笙一直没有真正融入这个圈子的原因。

她是五年前才被接回洛家的,而在此之前,洛家只有一位继承人——洛念念。

“你等着洛老夫人将你彻底从洛家赶出来吧!洛家迟早是我家念念的!”

这场婚礼本身就只有一个目的,洛老夫人持有洛氏集团一票否决权,她说了,只要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创下集团有史以来股价最高值,即可获得洛老夫人百分之七十的股份。

等同于得到了整个洛氏。

她计算过,放眼整个圈子,能够和她强强联合的人屈指可数。

除去那些外貌人品不行的,就剩下两个选择,其中一个就是陆家二公子,陆闻舟。

洛笙笙唇角的弧度由始自终都没有变过,仿佛那些话直接从她耳旁溜了过去,丝毫对她不造成影响。

下一秒,电话响了。

她接起,不等对方说话,红唇吐出一句话。

“好好的丈夫不当,非要当我孙子,你这行为也是挺让我震惊的。”

“我孙你大爷!洛笙笙你个......”

话还没说完,洛笙笙直接掐断了他的电话。

单文静小心翼翼的看着旁边的女人,给自己壮了壮胆,这辈子没这么怂过:“笙笙,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只见眼前的人凝重的表情去了几分,多了一些让人看不透的情绪。

“换新郎呗,还能怎么办。”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引起了惊天打雷。

换新郎?!说的多轻巧,这一时半会去哪里找一个和陆家二公子这样地位的人?

重点是!!!

婚礼布置写的都是陆家二公子的名字啊!

洛笙笙闭了闭眼睛,成败在此一举,绝对不可以让一个男人毁掉她这么多的心血。

她母亲为她所受的每一份屈辱,她必要百倍十倍的在洛家人身上拿回来!

脑海里一闪而过那个矜贵清冽的男人,她眉心不由自主的一跳。

即便是在她的意识世界里,她依然对这个男人保持着一种敬畏。

第一次见他时,就觉得这个男人绝非池中之物,不好惹。

最后一次见面的时候,他也曾明确的表明,迟早有一天,他会让她后悔。

可现如今,她竟然主动去招惹这个男人。

“文静,帮我找婚礼策划负责人上来。”

单文静很快就能反应过来她的意图:“你是想现在换掉新郎的名字?他们能行吗?”

“这个世界上,没有钱干不了的事,有,那只能是你的钱不够多。”

洛笙笙那双弥漫着笑意的狐狸眸中出现了一抹嘲讽。

“而我,穷的就只剩下钱了。”

“......好。”

倒也不用这么实诚的告诉她。

人走后,洛笙笙才打通了那个一直不敢触碰的号码。

熟悉得烂熟于心,却从未拨出过。

等待三秒后,电话那头传来一声好听的男声:“喂?”

挂了电话,门口传来异动。

她眸色一暗,几乎立刻就知道那些人到底是来干嘛的了。

来看她笑话。

她洛笙笙,结婚当天被新郎放了鸽子,新郎还和她表面上的妹妹在一起。

但是她和洛念念不和,且是死对头这件事几乎人尽皆知。

这一巴掌打得够狠,差点让她措手不及。

“呦,这不是我们美丽的新娘子,洛笙笙洛大小姐吗?”

一群身穿华丽的礼服,恨不得和新娘子比美的女人涌了进来。

“哎呀,什么洛大小姐啊?不过是一个乡下来的小丫头,怎么和我们念念比呀?”

她们这一群人大部分都是和洛念念同出一个学校,所以感情比较好。

“你没看群里吗?人家陆二公子都说了,要和念念在一起,那洛氏掌权人这一票,肯定是咱们念念的呀。”

洛笙笙沉默的站在原地,微微颔首,嘴角含着一抹不屑的弧度。

她永远都是这般高傲,即便是枪抵在额头,她也不可能低下那高贵的头颅。

洛笙笙的脊背,永远都是挺着的。

这群人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墙头草。

她能给她们带来利益的时候,一口一个笙笙姐,现在看她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又迅速和她撇清关系。

“一会婚礼开始,我们等着看你的笑话!”

闻言,众人哈哈大笑。

谁不想看看这个一向高傲得不可一世的洛笙笙当中众出丑的样子呢?

婚礼即将开始,洛笙笙面前是一扇大门,门外是穿着洁白婚纱的她,门内是南城有头有脸的小辈。

还有洛家的人......

这一场婚礼究竟有多少个人是来祝福她的,她心里有数。

屈指可数。

洛笙笙的手心都出了汗,她的呼吸踹得有些急。

她在等。

心里也有一丝害怕,害怕最终那个人没来,然后让她一个人面对众人的嘲笑。

时间滴滴答答地溜了过去......

“砰——”的一声,婚礼正式开始,大门按时打开。

她闭了闭眼,几乎都能想象到在场的人嘲笑的面孔。

“让我们有请,新郎、新娘入场——”


司仪的声音洋溢着笑意,可声音却和她最初定下的不一样。

气氛凝固时,她愣愣的睁开眼,只见面前一张张脸上都没有她想象中的样子。

反而......

有些......诧异?

洛笙笙顺着众人的眼光转头看去。

男人身穿一席黑色西装,缓缓走来,一身挡也挡不住的疏离冷漠。

目光慢慢往上移,完美的轮廓,高挺的鼻梁,剥削而性感的唇,尤其是那一双眼睛......

如清晨林间薄雾般好看。

每一个瞬间都不禁让人感叹这个造物主对他的偏爱。

简直完美到了极点,让人心惊动魄。

因为男人的气场实在是太过强大了,他出现的一瞬间,这偌大的门口仿佛都变得逼仄了起来。

他薄唇轻启:“笙笙。”

声音如天籁,在众人心坎上划过。

“我来了。”

洛笙笙没听到众人倒吸一口气的声音,满心满眼都只剩下这个给她救场的男人。

明明他知道原本的新郎不是他,可他还是来了。

即便知道接下来她会为此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这一刻,洛笙笙很清晰的听到一阵沉闷的钟声震得她耳鸣头晕。

在洛笙笙挂电话的同时,各大豪门世家都在同一时间收到了一封婚礼请柬。

这一封请柬,请动了南城所有大人物,那些已经闭门谢客的,又或者是半隐退的。

通通都来了。

因为邀请人,是陆家的陆尘染。

回过神来的众人,情绪似乎比刚才更加高昂了。

那一张张画着精致妆容的脸此时因为极度嫉妒而面目全非,更难听的话从她们嘴里冒了出来。

“这该不会是你从哪来找来的野男人吧?长得姿色可以那又怎么样?怎么和陆家二公子比啊?”

洛笙笙动了动嘴唇,正打算反驳。

但她看男人好像比她更淡定的样子,话淹没在了唇间。

行吧,大佬都还没说话,她怎么敢说话。

“什么野男人啊,我看这是之前就有一腿的吧?不然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赶过来救场了。”

“洛笙笙你可以啊,一边有个未婚夫一边还和不三不四的男人搅和在一起,真够不要脸的。”

“喂帅哥,你叫什么名字?你知不知道这个洛笙笙可是脚踏两只船的人啊?”

男人的眼睛从始至终只看向洛笙笙,容不下其他人。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这该不会是她买来的鸭子吧哈哈哈真是丢死人了。”

对于男人惊艳众人的面容,他们也只是呆了片刻,最终要回归的还是现实问题。

这个男人的身份,怎么和陆家二公子比。

如果说他们是豪门,那陆家就是顶级财团。

真正的财团是普通人根本触及不到的层面,想都不敢想,那些看似很出名的吃穿住行或许都是他们旗下公司的冰山一角。

陆二公子作为这一代的候选人,从一出生就注定了他这辈子的不凡。

人家是含着金汤匙出生,他直接含着钻石山长大!

这时,门口再次传来一阵沉闷的木棍撞击地面的声音。

众人抬眼看去,只见迎面走来几位堪称是南城跺一跺脚就能震三下的骨灰级别的大人物。

洛笙笙眉梢微挑,却又觉得在意料之中。

“爷爷,您怎么来了?”刚刚出言侮辱陆尘染的其中一位连忙迎了上去。

看见自家爷爷出现在这里的那一刻,她是蒙的。

区区一个洛笙笙,怎么配请得动她爷爷出场!

凭什么!

来人身穿一袭唐装,看起来精神抖擞,很有威严的样子直接略过了自家孙女,朝着刚刚被她嘲讽的“野男人”走去。

只听那个南城曾经黑白通吃盛极一时的霍老爷子,走到男人面前,尊尊敬敬的喊了一声。

“陆爷。”

“嘶——卧槽!”

“不是吧,刚刚霍老爷喊什么?陆爷?!能让会老爷子喊陆爷的......不会是我想的那个人吧!”

“除了他,还有谁能担得起这句陆爷啊......”

陆尘染,一个站在南城顶端的男人,一个明明年纪轻轻,辈分却极高的男人。

陆氏财团拥有超过百分之三十股份的男人。

除此之外,他的势力,大到不敢想象,甚至压根就没有人知道他到底背后还有多少势力。

整个南城所有家族加起来都不敢抗衡的男人。

什么野男人!什么鸭子!什么不三不四!

简直就是啪啪啪的脸都肿了!

洛笙笙愣愣的看着陆尘染牵起她的手,朝霍老爷子点了点头。

其余进来的人也在一片惊呼声中纷纷走过来打招呼。

男人的眼眸冷冷扫过刚刚那一群口出狂言的人身上,然后缓缓开口:“我和笙笙的婚礼,不欢迎嘴脏的。”

仅仅是一句话,就让刚刚那些口出狂言的人变了脸色。

因为那意味着,他们从此刻开始,即将踏上一段异国之旅,没有陆尘染松口,终生不得回国。

其他人不禁有些庆幸自己刚刚只是看笑话,并没有出声。

什么叫做枪打出头鸟!这就是!

话音刚落,就有一群保镖冲了进来,将刚刚那几个人带走了。

一段小插曲之后,婚礼终于开始了。

当晚,洛笙笙卸完妆之后,拿出一份协议给陆尘染。

“这是我在婚礼的空隙让律师拟定的协议。”

陆尘染打开,看到上面“协议婚姻”四个大字,手指微微一动。

协议内容简单概括大概就是,他们的婚姻不领结婚证,只是在外人面前做做样子,平时双方只需要扮演好对方的三好丈夫妻子即可。

协议期限为一年,一年之后,他们会宣布离婚,到时候需要对方的配合,除此之外,作为答谢,洛笙笙将会将自己旗下30%的股份作为谢礼赠与陆尘染。

“呵......”

看到30%那里的时候,陆尘染不知为何,笑得有些意味深长。

“怎么了?是协议内容有什么不合适的吗?”

洛笙笙有些紧张。

明天就是股东大会,她必须确保陆尘染这边不会出问题。

陆尘染重复了一下那几个字:“旗下30%的股份?”

她一时间摸不准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意思,是觉得30%太少了吗?

确实,和陆氏比起来,她那30%简直像一滴水,在山川河流面前渺小得不值一提。

“那,”洛笙笙盯着他脸上的表情,缓缓的试探道:“百分之三十五?”

“啪——”一声,协议被搁置在桌面上。


那一声响就好像是在洛笙笙脸上狠狠的扇了一巴掌。

她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有些苍白。

陆尘染慢悠悠的解开西装扣子,松了松领带,坐到了对面的沙发上。

整套动作极具观赏的美感,可洛笙笙没心思去欣赏。

就在她不知所措,手心出汗的时候,男人开口了。

“我陆尘染还不至于要一个小姑娘的股份,这条划掉。”

洛笙笙松了口气,却又立马提起气来:“可我总该谢谢你为我解围的,还有这个......”

她抬头朝着四周看了一下,陆家老宅装修得很好,虽然还没来得及去看,但她总觉得这是她喜欢的那种风格。

“房间,我很喜欢,我知道这30%的股权对你来说,并不算什么,但......”

她不喜欢欠人的,虽然她欠他的已经够多了。

陆尘染轻笑了一声,“我说了,你要付出的代价,绝对不是这区区30%的股份。”

洛笙笙还想说点什么,但男人又开口了。

“洛笙笙,你亏欠我的,远不止这么一点。”

洛笙笙小脸顿时变得煞白:“我知道。”

第二天一早,陆闻舟就一脸困倦的带着洛念念下了飞机。

将人送回家之后,这才往家里赶。

不为什么,只是因为,一大早的他们家管家就给他打了个电话,说是那尊大佛让他立刻马上回家。

他有重要的事情宣布。

陆闻舟匆匆爬起身,也顾不得洛念念的不满,直接包了专机赶回了南城。

陆家老宅坐落在半山腰,能够俯瞰整座南城的风景。

是南城价值最高的一栋别墅。

一进门,他就发现这栋宅子,他差点认不出来了。

这装修......怎么一夜之间,好像变了?

他看见自家管家和一众佣人一脸欲言又止。

他满脑子问号的低声问:“李叔,到底是什么事,你们都一脸便秘的表情。”

“小少爷,先生和......在饭厅等你。”

陆闻舟皱了皱眉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大早奇奇怪怪的。”

说着,他抬脚往饭厅那边走。

刚走到,他就看见了那尊大佛和一位看不见脸的女士正在吃早餐。

哎,都是一个家的人,怎么这尊大佛长得就这么的......让人自卑呢?

等等!

那是什么!

那是女的?!

一个女的!大清早!出现在他家!

和阎王爷不是,和他五爷!吃早餐?

女的?!!!

他慢慢的走了过去,越走近越觉得那个背影很熟悉。

走着走着,联想起管家和佣人的怪异表情,他突然福至心灵,一拍脑袋,指着那个女人的背影大喊。

“我!靠!洛笙笙?!你怎么会在这!”

洛笙笙背后一僵,仿佛一个被丈夫抓包出轨现场的妻子,但是这个想法只存在了一秒钟。

因为她抬眼时,对上了男人那看透人心的视线。

忽然觉得有点心虚。

此时,陆闻舟已经走到了洛笙笙面前,看着眼前的人,不敢置信。

“你你你!你个......”不要脸的东西!

他没能说出来,因为阎王爷开口了。

“陆家没教过你什么叫做教养吗?”

陆闻舟咽了一下口水,紧张兮兮的看向陆尘染。

“叫人。”

他正打算喊一声洛小姐,没想到阎王爷又开口了。

“她是你五奶奶。”

五雷轰顶。

四崩五裂。

精神错乱。

“五......五奶奶?”

他瞪大了眼睛,直愣愣的重复了一下这三个字。

洛笙笙抿了抿唇,极力压下唇角那一抹快要飞起的笑意,淡定的应了声:“嗯,孙子乖。”

该死的!看着他不敢置信的样子!

真是让她莫名的爽呢!

陆闻舟指着她“你”了半天也没能说出话来。

洛笙笙直接越过他,拿起边上的包包,和陆尘染说了一声:“老公,我先去上班了。”

这是昨晚定下的三个条件之一,叫老公。

“嗯。”

陆尘染优雅的喝了口咖啡,看不出情绪,但眉眼间的放松,前所未有。

洛氏。

洛笙笙和洛念念对立而坐,而洛老太太则是坐在了主位上。

气氛有些凝固,空气中浮动着的微生物似乎都停止了动作。

洛念念含笑看着对面的人,她查过了,洛笙笙今天没有去领结婚证。

昨天那一场婚礼,根本就是骗局!

她拿着手机发了条信息,然后才抬起头对洛笙笙说:“姐姐,还没来得及跟你说,新婚快乐。”

“谢谢。”洛笙笙不卑不吭的回应了一句,可不知为何,她总觉得这个女人要搞事情。

“姐姐还真舍得用自己的一辈子去换一个位子,哎,难为我实在是做不出这样的事情,真是佩服姐姐的大气。”

洛念念的语气就像是平常姐妹聊天那样,可洛笙笙分明听出了她的嘲讽。

她余光扫过洛老太太的神情,发现对方对她也是颇为赞赏,分明就是对陆尘染这个孙女婿非常的满意。

洛念念捏了捏掌心,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洛老太太朝她点点头,开口:“先前我在诸位面前说过......”

洛笙笙捏了捏手,这么多年的努力,终于要在这一刻收获果实。

那种心情,无人知晓。

“我宣布,洛氏集团继承人的位置,正式......”

“慢着!”

一道清脆的声音打破了会议室的宁静。

洛老太太眉心微皱,似乎是有些不满洛念念此时的打断。

洛念念站起身来,每个动作都带着与生俱来的优越感。

她将手机递给洛老太太,“洛董事长,您先看看这个,再宣布也不迟。”

洛笙笙眯了眯眼,不知道她到底在干什么。

不过是片刻的时间,洛笙笙就看见洛老太太的脸上出现了一些被欺骗后的愤怒。

她心里隐隐有些猜测,但却不敢确定。

那件事,只有两个人知道,怎么......

绝不可能。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洛老太太倏地起身:“本次股东大会,到此结束!”

临走时,她还看了一眼洛笙笙。

洛笙笙张了张嘴,连忙起身追了出去。

留下一众人大眼瞪小眼,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办公室里。

洛老太太坐着,洛笙笙站着。

“笙笙,你自己好好想想,你回家这五年来,我有亏待过你吗?”

洛笙笙抿了抿唇,低着头,如实回答:“没有。”

没有亏待,也没有善待,她们只是上下属的关系。

洛老太太大手一挥,直接将手机甩到她脸上,气得站了起来,将桌面上的东西扫落在地。

“砰”的一声。

狼藉一片。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