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玄幻我在天道挂机亿万年

玄幻我在天道挂机亿万年

鱼跃龙门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陈铭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的普通青年,上一刻还在小饭馆吃饭,哪知道下一刻竟然凭空出现在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中!穿越必备金手指,这一次也不例外,绑定系统后,陈铭领取了奖励,没想到竟然一跃成了灵石富翁!就在他决定苟起来做一条咸鱼的时候,老宗主把宗主令牌交到他手中……

主角:陈铭,徐小沫   更新:2022-07-15 23:4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铭,徐小沫 的女频言情小说《玄幻我在天道挂机亿万年》,由网络作家“鱼跃龙门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陈铭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的普通青年,上一刻还在小饭馆吃饭,哪知道下一刻竟然凭空出现在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中!穿越必备金手指,这一次也不例外,绑定系统后,陈铭领取了奖励,没想到竟然一跃成了灵石富翁!就在他决定苟起来做一条咸鱼的时候,老宗主把宗主令牌交到他手中……

《玄幻我在天道挂机亿万年》精彩片段

幽州,清风山。

神霄派内,陈铭一脸懵逼地看着眼前老人……

“铭儿,师父愧对创派先祖啊!”

老人声泪俱下。

“我把神宵宗管理到如今的落魄样子,连万法宗坛都被人抢走了……”

“我已经活不下去了,以后神霄派就由你来管理。”

老人万分痛苦地把宗主令牌交给陈铭。

陈铭茫然地看着令牌,木讷地点点头。

随后,一声长叹从山崖传出,响彻山霄!

陈铭眼前,老人化作了一缕清气,袅袅升空,在清风山巅停留半刻后,随风飘散了……

老人坐化了……

屋外,跪满了门派弟子。

众弟子忽然间悲怆涌上心头,恸哭声骤然响起,在神霄派回荡不去。

屋内,陈铭的眼神也逐渐清明起来。

他愣了半天才搞清眼前的状况。

他原本在蓝星沙县吃小吃。

突然传来一道机械的声音,通知他被史上最强宗主系统的东西绑定。

系统带他穿越万界时空,却意外遇到了时空碎片,被困在其中无数岁月!

就在刚刚,他方从时空碎片中逃脱出来。

陈铭低头看着自己怀里的令牌。

机械声再次响起。

【叮!恭喜宿主绑定神霄宗!】

【叮!系统挂机奖励已达到上限,请宿主尽快领取!】

挂机奖励?

陈铭心头一惊!

他被困的无数岁月里,系统还在一直在运作啊!

这积累的挂机奖励还不得富可敌国!?

陈铭赶忙打开系统……

“卧槽!”

看着数不清多少位的数字,他脑子像炸了一样,嗡嗡的……

一位位顺着数过去,“个,十,百,千,万……”

【低级灵石:9999万亿枚!】

【中级灵石:9999万亿枚!】

【高级灵石:9999万亿枚!】

【超级灵石:9999万亿枚!】

【仙级灵石:9999万亿枚!】

【仙级灵晶:9999万亿枚!】

“全部领取!”

【叮!领取成功!】

目视系统现实的灵石余额,陈铭眼中闪着精光,心情澎湃!

现在把全世界的灵石都集中在一起,恐怕都没有他多!

这哪是富可敌国?

这是富可灭世啊!

陈铭迫不及待领取了一枚仙级灵石。

米粒大小的灵石散着微光,浓郁到肉眼可见的灵气从中喷薄而出。

由灵气构成的薄雾,飘荡在陈铭周身。

灵石是修仙世界的硬通货币,价值堪比前世的黄金!

甚至比黄金还要有用,其中蕴含的灵气还可助人修炼。

但,灵石乃是天生地养,十分稀有。

越高级的灵石,越难得一见。

按照此世的记忆,超级灵石已是极为难得,仙级灵石更是世间至宝!

连他师父,也就是刚刚坐化的老头,都不曾拥有过。

而陈铭,现在却有着数不清的至宝和灵石资源!

仙级灵石氤氲的灵气,浓郁到了极致!

陈铭试着运转功法,吸收这股灵气。

转瞬间,一股庞大而精纯的灵气,涌进他的丹田气海中。

丹田陡然爆发出阵阵金光,气海掀起滔滔巨浪!

陈铭的修为层层突破!

练气期八层!

练气期九层!

筑基期一层!

筑基期二层!

……

半柱香的时间过去。

陈铭内观自己体内的金丹,有些茫然……

修为到了金丹期九层,他却并没有吸收到仙级灵石中的灵气。

“这是什么情况!?”

陈铭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手中的灵石。

竟然有一股力量正在阻隔他吸收灵气!

系统适时响起。

【叮!史上最强宗主系统,旨在打造史上最强宗门与史上最强宗主!系统的资源只能为神霄派花费,宿主则通过花费不同额度的灵石和提升宗门实力获得相应奖励。注意!宗门升级,奖励也会获得相应提升。】

【叮!若宿主的行为违反此目标,如抛弃宗门等行为,系统则视为违约,将宿主彻底抹除!】

【叮!系统评测神霄派为三级顶流宗门,新手大礼包已将宿主修为,提升至金丹期九层!】

【叮!成功开启新手任务:利用系统资源,重建神霄!】

【任务进度:0/6】

陈铭顿时欲哭无泪,一脸痛苦地惨嚎:“我靠!”

金山银山在眼前,不让用也就算了!

居然还威胁我!

这tm坑爹啊!

陈铭神色一转,面露狠色!

“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既然如此,就不要怪我拼命撒币!”

恰在这时,门外忽然响起了敲门声。

砰砰砰……

“陈师……宗主,王长老叫您去高层大会。”

一道娇脆的女声传来。

陈铭脑海中也相应出现了一道可爱倩丽的身影。

“小师妹稍等。”

陈铭赶忙回了一句后,把仙级灵石收了起来。

又看看宗主令牌,大方地系在腰间。

把门打开,小师妹身穿墨绿色长裙,低着头,十分老实地站在一边。

一见到陈铭,当即跪拜,恭敬道:“拜见宗主!”

他接任宗主后,虽然没有露过面,但是宗门上下都知道老人把宗主之位传给陈铭了。

陈铭和蔼回道:“小沫,起来吧。日后不在人前,你我就免了这些礼节。”

“嗯呢!师兄!”

徐小沫点点头,起身时不经意间漏出一丝狡黠的目光。

她偷摸盯着陈铭腰间的宗主令牌,趁陈铭不备,一把就抢了过来。

陈铭当场十分无奈……

这世的记忆里,陈铭最亲近的人就是这位小师妹。

可小师妹最是调皮,师父都管教不了。

不过,陈铭觉得就是一块破牌子而已,没必要上纲上线。

小沫好奇把玩着宗主令牌,左看右看了许久,嘟囔道:“这令牌也没啥好玩的……破木头牌子!”

没了兴趣,小沫又十分乖巧地把令牌,重新系在陈铭的腰上。

接着小沫亲昵地挽起陈铭的胳膊,趴在耳边,软声撒娇道:“师兄做了宗主,可要罩着我。不能让别人欺负我!”

陈铭十分溺爱地摸摸小沫的脑袋:“好。”

不过,现在他刚接过大位,不能一直跟小沫胡闹了。

“别让王长老他们等太久,我们去吧。”

“嗯。”


清风山,清阳峰。

神霄派的辰月堂内,气氛十分沉重。

眼下宗门财务困难,弟子们的月份钱都三个月没发了。

多位客卿长老也纷纷出走,致使门派实力大减。

内忧不止,外患不断。

幽州境内的诸多势力,见神霄派没落便一同联合起来,欲瓜分神霄派的地盘,甚至有传言要连清风山都让出来。

前任宗主无法处理此困境,才被逼得自尽。

可是,换一位宗主就可以改变境遇吗?

清瘦的丁修长老,身着白色道袍,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此时却满面愁容,焦躁地不停捋着山羊胡子。

丁修愁怅道:“依我看,我们还是先撤出去。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王虎长老闻听此言,当即怒目圆睁,雄狮般的赤发红髯,仿佛似火烧起来了。

他猛地一拍桌面,大喝道:“不行!清风山是创派先祖传下,山在神霄则在!我誓死不退!”

丁修长老眉头横立,温怒道:“你说我怕死吗!?”

“我这是为了宗门着想!难道要像你只会喊打喊杀?”

“宗门多少次遇难,不都是我杀出来的!?”王虎长老也针锋相对!

“咳咳……”

两声假咳,打断了两人的争吵。

大堂内所有人的目光都顺着声音望去,只看到陈铭出现门外,他正一脸笑容地看着王虎和丁修。

霎时,诸位堂主和长老都肆无忌惮,打量着这位新宗主。

“两位长老不必相争。我已经找到解局之法。”

众人瞩目下,陈铭边说,边走到上位主座。

衣襟飘动,大方坐下,宗主令牌漏在一边。

王虎见陈铭来了,怒气不减。

他调转矛头,对陈铭怒问道:“你一个小娃娃,能找到什么法子?”

其他长老堂主同样将信将疑地盯着陈铭。

丁修长老则是眉头微皱,起身走到陈铭身旁,小声劝道:“你刚任宗主,很多事情都不了解,不要妄下论断。

现在有我们上一辈的扛着,不会把压力放在你身上。

有事我们去抛头露面。你就在这听着。”

丁长老拍拍陈铭的肩膀,让他心头升起一股暖意。

神霄派现在摇摇欲坠,此时接任宗主绝对压力山大。

丁长老主动把事情揽下来,可能正是为了让陈铭安心一些。

陈铭对丁修的善意心知肚明。

但是!

现在的他已经不是之前那个炼气期小透明!

“丁长老,不必如此。我既然说能解决,便一定能解决。”

说话间,陈铭手指微动,一股灵气悄悄散进丁修体内。

丁修起初一愣,然后难以置信地望向陈铭。

“你,金……”

陈铭打断丁修,笑而不语。

“哈哈哈……”

“好!好!好!”

“丁某听从宗主号令!”

丁修怀揣意外之喜,直接转身回到左边首位的椅子坐下,静等陈铭的安排。

其余众人则一脸不解。

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使丁长老态度大变。

但,大家都清楚始作俑者绝对是新任宗主——陈铭。

王虎不明所以,瞪着大眼珠子,道:“老丁,你发什么疯?!”

接着,他怒指陈铭,十分不耐烦:“赶紧说你的办法!不然我就带着神罚堂的弟子去拼命了!”

陈铭依然不为所动,只是轻轻一挥手。

瞬间,一股强大的金丹大圆满气势向王虎倾轧而去!

刚一接触,王虎登时脸色涨红,青筋暴起!

一股强横数倍的威压,压得他几乎喘不上气来!

王虎拼命运转功法抵抗,但实力带来的差距太大!

仅仅几个呼吸,王虎已是大汗淋漓!

王虎的狼狈,让众人惊疑不止!

丁长老却默默微笑,在一旁看热闹。

见到王虎受瘪,他心中莫名畅快!

而陈铭环视周围,表情冷漠,其中含义不言自明。

想要让这些堂主和长老,认可这个往日名不见经传的小透明。

展示实力,绝对是不二之选!

在这个世界上,有实力的人才能赢得尊重!

见差不多了,陈铭再一挥手。

威压泄去,王长老一个趔趄差点栽倒地上。

而王虎毫不在意自己的狼狈,他不可思议地看向陈铭,眼中充满了敬佩!

“原来你是金丹大圆满!我还纳闷师兄为什么把大位传给你呢?”

说完,王虎当即跪下,行大礼:“拜见宗主!”

见识到陈铭的厉害后,王虎心服口服!

他就是谁强听谁的。不管对不对,只按自己的内心想法做事。

看到这场景,参会的诸位堂主都傻了。

不到半柱香的时间,两大长老都对陈铭心服口服,全听调遣。

而坐在上位的,年纪轻轻的那个少年,他平淡的表情始终未变,从头至尾都是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

所有人心中同时升起了一个念头。

此任宗主,不可小觑!

接着,陈铭正襟危坐,冷声道:“好了,现在说正事!”

一声令下,再也没有敢小看他!

众长老和堂主依次排列,行最高大礼,齐声道:“拜见宗主!”

陈铭点头示意。

随后,众人纷纷落座。

陈铭顺着座位,一个个端详望去,在场之人,无一不是宗门的高层核心人员。

他们左右分为两派。

一边是以金丹七层的丁修为首,主管内务财务。

另一边是以金丹五层的王虎为首,主管武力赏罚。

金丹修为只有二人——丁修、王虎。

可是在场诸位还是满面愁容。

他们尽管见识了陈铭的雷霆手段,却仍不知陈铭是如何打算的。

所有人都紧盯着陈铭。

希望他真的有办法,带领神霄派走出泥潭。

陈铭不慌不忙地抿了一口茶,淡淡问道:“宗门现状如何?”

丁修回道:“当前,我们被幽州五大门派敌对。

在外的生意和势力全部撤回来了。

现在宗门全靠以前的家底勉强度日,但积蓄已经所剩无几。

不只是弟子的月份钱三个月未发放,库存的丹药也消耗殆尽。

尤其是突破用的培元丹一粒没剩。

几个临近突破的弟子,只差丹药,可我们……唉!”

丁修悲愤至极,气得一拳砸在椅子扶手上,长叹一口气。

“五千弟子,出走一半。

往日客卿也都辞别了。

三位金丹期的客卿长老,也表示不愿与五大门派作对,都走了。”

陈铭静静听着,抿了一口茶香,缓缓把茶杯放下。

他侧目望向丁修,眼神有些意外,这情况比他想象得更严重一些。

不过,不伤大雅。

“五大门派的事,我来解决。你们不用管了。”

“门中弟子的修炼,不能荒废。今日就把月份钱都发下去,丹药我另想办法。”

丁修顿时眉头紧皱,脸色有些为难,支支吾吾道:“月份钱发不了……钱不够……”

“你跟我提钱不够?”

陈铭嘴角咧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陈铭当场掏出一个储物袋,当着众人的面把灵石哗哗倒了出来。

叮叮当当……

小半柱香的时间,一座由高级灵石堆成的小山,赫然出现在众人面前。

丁修都看傻了!

王虎在一边掐着自己的人中,生怕晕过去!

诸位堂主都瘫坐在地上……

这可是高级灵石啊!

一枚等于一百枚低级灵石!

就这样倒了一座高级灵石山,其中少说也有近百万枚!

众人双手颤抖着捧起灵石,又惊恐地看向陈铭手中的储物袋。

他们发现其中好像还有不少!

只是怕淹了大堂,才停下来。

这太吓人了!

高级灵石山散出光芒,映照得整个大堂十分烁亮,每个人的脸都明亮了起来!

大堂外,值班的弟子挠挠头,疑惑道:“今晚的荧光石,怎么这么亮?”

大堂内,陈铭把储物袋扎口,用手颠了两下,扔给丁修。

有些鄙夷道:“这才倒出来一百多万枚,就放不下了。破高级灵石,真占地方!”

“以后给你超级灵石。”

“这里一共五百万高级灵石,够用吗?”

丁修抱着储物袋,身子微微颤抖,连连说道:“够够够……”

能不够吗?

这可是五亿低级灵石!

往日宗门的运转,一个月也不过花费五百万!

这足够整个神霄派躺着吃十年了!

陈铭有些失望,叹了口气,心道:“还是花的少。”

这才区区五亿,还不够塞牙缝的呢!

哪个大门派,一个月不都花上千把亿?

这时,陈铭忽然灵光一闪,一把搂住丁修的肩膀,眼神真诚。

“真的够吗?”

“咱们现在可是大敌当前!

护教法阵需不需要升级?

灵器够不够人手一百件?

你们的月份钱,是不是也需要涨点了?

不要咱们饲养个几百万只灵兽啥的,五大门派打过来,放灵兽咬他!”

陈铭轻声细语地在丁修耳边说道:“这些主意,好不好?”

丁修的身子都僵直了。

“宗主,咱可不是狗大户啊!

就算有五百万高级灵石,也不能这么花呀!

但……护教法阵还真需要修补一下。”

陈铭当即大喜:“我就等你这句话!”

“说!要多少?”

看陈铭不是开玩笑,丁修犹豫了一下,尝试着说了个天文数字。

“八百……不,一千万高级灵石!”

说完,丁修有些忐忑地偷瞄陈铭,见陈铭有些为难的表情,顿时松了一口气。

就是嘛!

五百万高级灵石还可以接受,两千万?怎么可能!

就是算幽州霸主,有着五位元婴高手的张家,也不可能一下拿出两千万高级灵石。

可是,陈铭沉默了一会,摸着下巴道:“灵石有,但储物袋不够。”

“你借我点储物袋。”

丁修登时扭过头,不敢看陈铭。

他颤抖着从怀里掏出护心丹,一口气咽了七八粒,缓了许久才稍稍平静下来。

丁修对堂主们颤声喊道:“快,拿储物袋!”

在场所有人把随身带的储物袋尽数交给陈铭。

陈铭暂退到大堂内屋,片刻后,他把鼓鼓囊囊的储物袋交给丁修。

丁修望着储物袋,眼中饱含热泪,激动得颔下长髯微微颤抖。

他忽然转身向陈铭跪下,泪水夺眶而出,畅然大喊道:“此等财力在手,神霄派复兴有望啊!”

“宗主!请受我一拜!受神霄一拜!”

众堂主和王虎一同跪下。

陈铭连忙把丁修搀起,又命令诸位堂主起身。

“我是神霄的宗主,你为此不必拜我。”

丁修伸袖擦去眼泪,问道:“现在我们有资本和五大门派一战了。宗主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陈铭凝神注视前方,他的目光似乎穿透一切,将整个门派尽收眼底。

他喃喃道:“里子有了,但面子还没有着落。”

陈铭十分郑重地望向众人,沉声道:“召集所有门中弟子,我要开宗门大会。”

“神霄派的现况,有目共睹。但今日有了转机,就不能再让弟子们低迷下去了。要给他们打打气!”

话落,大堂忽然安静下来。

王虎目光波动,丁修低头,其他人抿口不言。

众人心神触动!

这段时间,神霄派太艰难了。

他们过得苦,可以不在乎。可是他们不忍心,那些风华正茂的少年们也跟着受苦受难。

神霄没落,他们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弟子们对神霄失望离去,没有一人出面阻拦。

正是因为丢不起这个人!

眼睁睁看着神霄日渐衰落,他们的心里都憋着一股子怒气和一腔热血,可就是无处发泄。

没办法啊!

打不过人家,上去就是送死,除了忍,又能怎么样呢?

被人欺负到家门口了,也不敢说话。

憋屈!

窝囊!

但是今天新任宗主给他们带来了太多惊喜.

神霄派也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心里憋着的这股劲,终于找到了方向!

宗门誓师大会,一定要开!

诸位堂主立即起身,从大堂鱼贯而出,号召所有弟子开宗门大会!

不多时。

清阳峰的广场上,集合了神霄派的所有人员。

人群熙熙攘攘,但其中却透着一股死气。

其中不乏该展望人生的大好青年,现在却个个如同枯木死灰。

仿佛人生路已是山穷水尽,再无生机。

陈铭远站在辰月堂前,一眼望去都能感受到他们的绝望。

宗门大战在即,他们的命运尽在其中。

这些人都是宗门的内门弟子和执事堂主,人生命运已经和神霄派绑定。

神霄兴,则门人兴。

神霄亡,则门人亡。

即便陈铭,也身处其中。

而现在神霄如此境遇,如何使人不绝望?

但是,陈铭在,他就不允许!

哪怕没有转机出现,他也要带领宗门迎难而上!

大丈夫生居天地间,岂能郁郁甘居人下!

为义而战!战死沙场,马革裹尸而还!

陈铭纵身一跃,穿透凌云,落于高台耀日光辉之中。

众人抬眼望去。

陈铭头系白丝带,身穿白色长袍。

徐徐微风吹动衣摆,修长刚硬的身子却如一把利剑楔在台上!

广场上瞬间出现一阵骚动。

陈铭目光扫去。

神罚堂,衔丹堂,归武堂,潜龙堂,星剑堂。

内门五大堂,另有外门——穿山堂。

共2500名弟子,180名执事,12名正副堂主,2位长老。

神霄派的全部家底都在这里了。

广场的弟子们,也打量着这位新宗主。

同时,也有不少人对陈铭都投去了怀疑的目光。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