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穿越后我成了残疾皇子的心尖宠

穿越后我成了残疾皇子的心尖宠

岁妖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宁挽歌原本应该死在神坛之上,可如今她却好端端的活着!逃出生天后,一大段陌生的记忆涌入脑海中!原主是丞相家嫡女,被自家老爹养成了天真烂漫的性子。一次意外,原主未婚先孕,因为有伤风化,所以被家族之人偷偷沉塘!宁挽歌穿越过来的当天晚上,京城中大佬们做了同一个梦,第二天丞相府家的门槛被人踏破了……

主角:宁挽歌,顾修寒   更新:2022-07-15 23:4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宁挽歌,顾修寒 的女频言情小说《穿越后我成了残疾皇子的心尖宠》,由网络作家“岁妖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宁挽歌原本应该死在神坛之上,可如今她却好端端的活着!逃出生天后,一大段陌生的记忆涌入脑海中!原主是丞相家嫡女,被自家老爹养成了天真烂漫的性子。一次意外,原主未婚先孕,因为有伤风化,所以被家族之人偷偷沉塘!宁挽歌穿越过来的当天晚上,京城中大佬们做了同一个梦,第二天丞相府家的门槛被人踏破了……

《穿越后我成了残疾皇子的心尖宠》精彩片段

“二爷,宁挽歌死了,丞相会不会来找我们麻烦?”

“宁挽歌身为宁府嫡女,丞相之女,未婚却有了身孕,她败坏了整个宁府的名声,死了也是活该。”

宁挽歌开始有意识,就模模糊糊的听到有两个男人说话的声音,她感觉自己快要呼吸不上来了,急忙睁开眼,发现自己周围都是水,她被关在一个木笼子里。

怎么回事?

她怎么会在这里?

她不是已经死在神坛上了吗?

宁挽歌还来不及想太多,脑子一涨,各种画面如同奔涌的水一般一涌而来,痛的她差点又要失去意识。

好不容易才又有一条命,宁挽歌绝对不允许自己在死过去,对于生的欲望,让她发狠咬了咬舌尖,保持住自己的意识。

幸好,她是从小被家里面当成供奉神兽蜃的圣女,蜃喜水,她从小就被训练水性,一时半会还不会窒息而死。

宁挽歌镇定下来,查看了一周,要想逃出升天,就得先弄法子打开木笼子上面的锁。

她查询了一遍周围,四周都是水草和莲藕,宁挽歌一边查看一边融合画面。原来这具身体主人的名字也叫宁挽歌,是南岳国宁府三房嫡女,她爹是当朝丞相,身份还挺显赫。

死的就很憋屈了。

三个月前贪玩出去,莫名失去了贞洁,有了身孕,被身边的丫鬟出卖,宁家族人觉得她未婚有了身孕,玷污了整个家族的名声,就趁着她丞相老爹不在,硬是绑着她沉塘了。

原主不会水,活活被淹死了。

宁挽歌,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报仇的!

宁挽歌从画面中看到原主头上带着首饰,她一面利索的取了首饰开锁,一面在心里暗自对原主发誓道。

“磕哒”一声,锁开了。

宁挽歌赶紧游了上去。

原本站在岸边想要离去的宁家人,看到池塘内有动静,循声望去,就见原本该死的宁挽歌浮出了水面。

“有,有鬼啊!”

有几个胆小的丫鬟忍不住叫唤道,二房夫人宁林氏也吓得让二老爷宁荣和身边靠了靠。

宁容和到底是四品官员,沉得住气。

他义正言辞的道,“宁侄女,你与外人有了首尾,宁家留不得你,你要是现在死了还能博得一个好名声。”

宁挽歌听到头顶有人说话,猜想应该就是二房这家人,顺势抬头望去。

宁荣和看上去三十多的样子,身材高大,腆着一个肚子,脸蛋圆润,依稀能够从长的像发面馒头一样白白胖胖的脸上看出他的五官底子很不错。

要不是受害人是宁挽歌,甫一见面,她都会下意识的认为此人是个老实憨厚的。

“来人,是我那挽歌侄女说对不起宁府,她不想活了。”宁荣和不等宁挽歌开口,直接下了命令。

三皇子有意娶宁府嫡女为皇子妃,三弟是当朝丞相,三皇子首选定是宁挽歌,她挡了自家女儿的路,是不能活了。

宁荣和好不容易等到宁丞相不在,自是不会放过宁挽歌。

小厮丫鬟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犹豫不决。

宁荣和咬了咬牙,承诺道,“挽歌侄女是在跳塘自尽的时候,不小心撞到石头而死的。谁发现了那块石头,本老爷赏他一千两黄金!”

一千两……

还是黄金!

财帛动人心。

小厮丫鬟们纷纷去捡了石头准备往荷塘里扔。

宁挽歌深吸了一口气,告诉自己要冷静。

可再怎么冷静,她这具身体是个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娇小姐,从木笼子里逃出来已经费劲了她全部的力气。

不行,她不能死在这里。

荷塘就那么大,她躲不过,她要怎么才能让这些人听自己的话。

就在宁挽歌还在想法子的时候,其中一个力气大的小厮搬来了一块巨大的石头,正准备往水里砸去。

宁挽歌:!

宁荣和等二房的人心中闪过一丝得意。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浑厚严肃的声音厉喝道,“住手!”


“谁敢动吾儿挽歌,本相让他偿命!”

宁挽歌松了一口气,丞相老爹来了,她暂时不用死了。

心里的一根弦松了,眼睛一黑,就脱力晕了过去。

这厢宁丞相疾步过来,看到荷塘里快要沉下去的宁挽歌,还有被吓得愣的不敢动还举得石头的小厮,还有什么不明白。

他一脚将小厮踹到地上,自己噗通一声跳下水,将宁挽歌给捞了起来。

手指颤抖的往她鼻孔里探了探。

发现她还有气息,这才落下心来,也顾不得找二房的麻烦,急冲冲的将宁挽歌送回了房间,让身边的亲信拿了自己的牌子去找了御医。

宁荣和整张脸都吓得发白了。

等宁挽歌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外面天色已经黑了,房间内只留着烛火,噼里啪啦的响着。她动了动身体,发现全身除了酸痛以外,并没有其他的损伤。

这让宁挽歌十分的欣慰。

宁丞相亲自守在房间里,听到床上有动静,赶忙过去看。

宁挽歌在昏迷的时候,已经将原主所有的记忆全都融合了,这会儿见到宁丞相,身体不由自主的留下了眼泪,宁挽歌吸了吸鼻子向便宜老爹告状道,“爹,二叔他们觉得我挡了四姐姐的路,趁你不在想要淹死我。”

能有大腿抱的时候千万不要自己动手!

宁挽歌是宁丞相青梅竹马的原配宁夫人所生,宁夫人生下宁挽歌以后没到两年就去世了,宁挽歌生的又像娘亲,宁丞相对她很是宠爱。所以原主才会有这般天真烂漫的性子。

见自家爱女差点丢了性命,宁丞相愤怒至极。

“歌儿,你放心爹一定会给你找回公道。”宁丞相压下自己的怒气柔声安抚道。

宁挽歌从原主记忆里得知这个丞相爹爹一向都是说到做到,点了点头,学着原主抽抽搭搭,好一阵子才推脱自己累了,再三保证自己身体已经无碍,这才说服宁丞相回了自己的房内休息。

宁丞相最后还是看着宁挽歌闭上眼睛呼吸平稳以后才出了门。

等到宁丞相出了房门,宁挽歌立马睁开了眼睛坐了起来。

她穿越的这个南岳国,民风虽然开放,可到底是古代,比不得她以前所在的现代。她未婚先孕,哪怕爹是丞相,也是个死局。

有什么法子能够破除这个死局呢?

宁挽歌想事情的时候喜欢用右手去摩挲左手手腕,她下意识这么做,结果发现自己手腕上有纹路,垂眸看去,自己手腕上竟然长了一个图腾。

模样很像蛟,头上有像鹿一样分叉的角。

这不是……她们宁家历代供奉的蜃。

宁挽歌很确定原主身上是没有这个图腾的。

她回想了一下自己被家族的人逼迫残害的时候拼死逃到神塔上,血溅落在了那块玉佩上。她听族里的老人说,这块玉佩有蜃的能力。

宁挽歌灵光一闪,她觉得有主意了。

她将右手搭在图腾上,闭上眼睛,放空了思绪,果然原本漆黑的脑海中浮现出了各种人的画面。

好家伙,那个不就是想害死她的二老爷宁荣和这个狗东西。

原来他也会怕便宜老爹找他的麻烦。

宁挽歌看到宁荣和的梦境中是宁丞相拿着剑在追着他砍。

让宁家老祖宗出来,告诉他宁挽歌是家里的福星,他这样做是会造报应的。宁挽歌在心里暗念,果不其然,宁荣和的梦境一下子就变成了宁家老祖宗在那边呵斥宁荣和。

宁荣和吓得跟个鳖孙子一样。

爽!

太爽了!

与其同时,宁挽歌记忆中所知道的南岳帝都高门大官家族,只要没有娶妻子的嫡子,青年才俊都做了同一个梦。

他们梦见一个长着白胡子仙气飘飘的仙长,指着一个星星道,“你乃天宫好运星宿,如今你去投胎,你娘亲为南岳国丞相之女宁挽歌,你生父不明,只要谁能当你爹,便能青云直上。”

仙长话落,一颗闪亮的星星从高空中落下,投入到宁挽歌的肚子里。

南岳国所有的嫡子都在同一时间睁开了眼睛,他们心里只有一个想法,这是老天给他们的暗示,等天亮以后,他们一定要去宁府(皇宫里)求娶宁挽歌(让皇上赐婚)!


第二天一早,宁府的管家刚打开门,发现门口停了一溜装饰豪华的马车。

宁府管家被眼前的场景给震的不自觉的抬手擦了擦眼睛,他没有老花眼看错。老管家又以为自己是在做梦,狠狠的掐了一把自己腰间的软肉。

嘶……

是痛的!

这一切不是他在做梦。

他刚想去禀报,被好多辆马车上的人发现,给拦了下来,宁静的宁府的门口顿时就热闹的跟个菜市场一样。

宁府内。

宁二爷宁荣和一早就醒了,他后知觉后现在才害怕宁丞相来找自己的麻烦,不得已一大早只能去宁老夫人的佛堂请宁老夫人出来。

“娘,我真的是为宁府的名声着想。这次只有您能帮我了。”宁荣和跪在宁老夫人的面前,三十多岁的人了哭的跟个幼童一样。

宁老夫人坐在花厅正中位置闭着眼睛摩挲着檀香佛珠,好一会儿才睁开眼睛开口道,“挽歌的事情可是千真万确?”

“千真万确。不然儿子也不会下狠心对她啊,她可是儿子的侄女啊。”

宁老爷走的早,宁老夫人自打宁老爷走后就一直守寡,太后还是皇后那会儿听闻此事以后,还特地在先帝面前夸赞宁老夫人的忠洁。

宁老夫人如今呆的佛堂就是先帝亲自御赐,嘉奖给宁老夫人的。

宁老夫人一直以这个为荣。

宁荣和就是清楚宁老夫人最讨厌的就是不自重的女子,有宁老夫人在上面压着,就算是宁丞相在,宁挽歌也逃不过去。

果真如宁荣和所料。

宁老夫人闻言,脸色立刻阴沉了下来,冷声命令身边的杜嬷嬷去请了宁挽歌过来。

杜嬷嬷跟在宁老夫人身边几十年,是宁府的老人。

对待宁挽歌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尊敬。

“挽歌小姐,老夫人让老奴请您去正厅。”杜嬷嬷进门首先就给宁挽歌行了个礼。

宁挽歌接受完了原主的记忆,对宁府的人也不陌生。见是老夫人身边伺候的杜嬷嬷,赶忙起身扶起杜嬷嬷,随意的从头上拔了根金簪子塞到杜嬷嬷手上,假装不知情的笑问道。

“嬷嬷,可是出了什么事儿,把一直在礼佛的祖母给惊动了?”

“主子们的事情老奴可不知道。”宁府是有四个嫡小姐,可宁挽歌是四个嫡小姐中身份最尊贵的,杜嬷嬷年纪大了,这眼睛自然也是毒的,她没有推辞宁挽歌给的簪子,善意的给了点提醒。

“挽歌小姐,你若是肚子不舒服可以缓缓再去。”

“嬷嬷我省的了,不敢劳烦祖母多等。”宁挽歌扶了扶自己头上的步摇,脸上丝毫没有慌张的跟着杜嬷嬷去了前厅。

宁荣和大概是铁了心要弄死宁挽歌。

趁着杜嬷嬷去叫人的时候,不但叫上了宁家大爷,甚至还叫上了宁家几个颇有威望的族老。为了防止宁挽歌狡辩,他甚至还安排了大夫在一旁候着。

宁挽歌刚一进来,宁荣和就开始发难。

“挽歌,你也别怪二伯心狠,你这肚子里有了孽种,你若不死,宁府的名声可就臭了。”

宁荣和说完,还朝着族老使了个眼色,希望族老们配合他。

“二伯,您可别搞笑了,您啥时候为宁府着想了,您费尽心思的除掉我,不过就是因为三皇子想和宁府联姻,你怕我挡了您女儿的路罢了。”

原主被宁丞相教的很好,却是个直来直往的性子,和宁挽歌的性子有几分相像。她一点都不担心宁府的人会看出内里换了一个人。

再者,宁容和都要弄死自己了,还不许她反抗?

宁荣何可没想到宁挽歌会这直白的说话,他既有被宁挽歌说破心思的窘意又忌惮宁挽歌背后的宁丞相,更加拼命的向族老们使眼色。

“二伯,您别朝族老们眨眼睛了,你眼睛都快眨的抽筋了。族老们但凡有点脑子的,都不会来帮你的。这宁府的荣耀可都是我爹撑起来的,我爹最心疼的可是我。”

宁挽歌十分真诚的道。

宁荣和:……

刚想开口又怕自己没脑子的族老们:……

宁挽歌一番话下来,族老们的确不好在说什么。宁荣和哪里甘心就这么放弃好不容易的机会,他一张发胖的白面脸涨的通红,望着宁老夫人道,“娘,您看看她……”

宁老夫人欲要开口,宁府的管家衣衫不整的跑进来。

“老,老夫人不好了,荣国公府的嫡公子,将军府的二公子,尚书府的三公子,还有,还有……”管家喘了一口大气,“还有好多世家公子,都一早在府门口,带着人来说,说是来迎娶我们的挽歌小姐。”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