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突然的醒悟宋岱岩

突然的醒悟宋岱岩

纸醉金靡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我遇见他的时候他刚结束上一段的恋情,后来即使我和宋岱岩在一起七年之久,但顾姗姗是唯一一位让我听到名字就如临大敌的前任。我想这应该是唯一一位他心动且深爱过的女孩。

主角:宋岱岩王曦   更新:2022-09-13 05:1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宋岱岩王曦的其他类型小说《突然的醒悟宋岱岩》,由网络作家“纸醉金靡”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我遇见他的时候他刚结束上一段的恋情,后来即使我和宋岱岩在一起七年之久,但顾姗姗是唯一一位让我听到名字就如临大敌的前任。我想这应该是唯一一位他心动且深爱过的女孩。

《突然的醒悟宋岱岩》精彩片段

上了车我靠着车窗望着窗外呼啸而过的灯火出神,整个车内寂静无声,我又想起了从前,他其实有点冷漠,以前两个人独处时,我都会一直找话题逗他说话,他偶尔嗯两声回复我,可现在我已经累了。

安静了一会儿,他问我:「你吃饭了吗?」

我嗯了一声,没有问他有没有吃饭。

等他叫醒我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他蹙眉看着我,又说:「最近很累对不对?累了就休息一会儿,那个班不上也没什么,我养你不行吗?」

我没说话。

以前太累的时候,这话是我来问他的,那个时候他生意步上正轨,我整天累的死去活来,公司的派系斗争也令人疲倦不堪,所以一次加班回来后,我抱着他的腰撒娇,问他:「我辞职回来好不好,给你一个养我的机会。」

他笑了笑,撇开话题拍拍我的头,说:「小王小王,加油加油。」

后来我再也没问过这种傻话,现在他说起来,我倒是抬眸望着他笑了笑,没说话。

一如他从前。

我从前是真的很爱他,爱到身边的朋友都乍舌,似调笑似认真的劝我:「曦,你别陷太深。」

可我就像是一头撞进火焰的飞蛾,从见他第一面开始我就知道,我好不了了。

我遇见宋岱岩的时候是在大二,之前我只听过他的名字,他是 A 大的风云人物,散漫漫不经心的脾气和英俊的脸让他风靡全校女生,据说他的女朋友多的如同过江之鲫,最后我能胜出稳坐正宫之位,我想了很久,只能归结于命运。

命运让他刚好在他人生最难熬的时候遇见我,命运让他刚好在那段时间收敛心性,命运刚好让他那段时间再也没有碰见第二个像我这样对他好的傻子。

所以我成了他的女朋友,并从此分分合合纠缠七年之久,震惊掉了我和他身边朋友的下巴。

按照他的一位朋友的话来说,就是我们完全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我是个目标很明确的人,成绩优异,人生的每一步我都有合理的规划,他不一样,他对所有的事物都是漫不经心,永远都是走一步是一步的人,从没见他对什么事上过心。他不但散漫还花心,在花花世界的花花草草中游走,片叶沾上身却从来不上心。

哦,不对,还是上过心的。

我遇见他的时候他刚结束上一段的恋情,后来即使我和宋岱岩在一起七年之久,但顾姗姗是唯一一位让我听到名字就如临大敌的前任。

我想这应该是唯一一位他心动且深爱过的女孩。

我第一次碰见宋岱岩是在一次社团活动上,他半倚在社团门框上低头玩手机,侧脸的轮廓像刀刻的一般,我忍不住多看了两眼,旁边有学妹半羡慕半感叹的说一句:「是宋岱岩诶,应该是在等他女朋友吧。」

我顺着她下巴努动的方向看过去,一位高挑长卷的背影,没看见正脸,但想来应该也是漂亮的。

第二次遇见他是在深夜的校外,我代表学校去北京参加一个高校联动竞赛,赛事结束后我连夜赶回学校,当时深夜,又大雨滂沱,我从出租车上下来顶着雨往校门内狂奔,然后在校门口遇见了他。

一开始我没认出来他,校内墙角一抹黑乎乎的影子靠在那里,我犹豫了一下,打开手机的后置灯光走过去看了一眼,是他昏迷的靠在墙角,雨水将他的头发冲湿,贴在额头上,没了以前嚣张漫不经心的气质,倒显得有些可怜。

大概色令智昏,看见他我连最后一丝犹豫都没有了,我叫了出租车,送他去了医院。

他喝了太多的酒,暴雨又引起了高烧,后来我时常和他开玩笑,说他这条命是我捡回来的。

是不是我捡回来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差点把我的命搭了进去。

我那天一直守到他醒过来,他的眼睛有些懵,我站在他床边笑了笑,对他说:「宋学长你好,我是王曦,昨晚医药费一共是两千四百五十六元,打车费用是一百四十七元,加个微信你转给我?」

他回过神后微眯起眼睛笑,那种漫不经心的气质又来了,把我迷的心跳如雷鼓。

他住了七天院,每天我都给他送鸡汤,送到他出院的那天,他终于记住了我的名字,然后勾着唇角笑,问我:「你是不是在追我。」

阳光从不大的窗户透进来,能看见空气中细小的尘埃,我佯装镇定,反问他:「你才看出来?」

后来我追了他六个月零三天,在第四天的时候,那天是圣诞节,我们一起在校外的餐馆吃饭,我正在专心致志的给他剥虾,然后我听见他说:「王曦,在一起吧。」

我剥虾的手一顿,顿了很久,最后我没抬头,继续一边剥虾一边轻声回:「好啊。」

真是无足轻重且很平淡的开始。

他没提喜欢,没提感情,一句轻飘飘的在一起,我就甘之如饴的朝他奔赴过去。

可那时是真的很开心啊,开心的吃完饭后我一个人打车去医院打了一个小时的点滴。

因为我对海鲜过敏。

是真的满心欢愉啊。


隔天醒过来已经早上八点了,我难得醒的这么晚,大概是前天晚上实在太累的缘故,醒过来的时候我规规矩矩的仰面躺着,即使盖着被子,还是觉得有点冷。

他很怕热,屋内的空调温度永远都是打到最低,刚刚住在一起时,我一直不习惯,经常半夜被冻醒,然后裹着被子往他怀里钻,手脚攀上去,像抱着一个火炉。

他一开始很不耐烦,因为不习惯这样的睡姿,我每次钻过去的时候,他就不耐烦地推开我,但我没过多久就会无意识的倚偎过去,所以一晚上经常被他推醒好几次,但我老是改不了,后来他就习惯了。

可是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从我意识到开始,大概已经有四五个月,就是某一天早上醒过来。

突然发现,我已经很久没有在他怀里醒过来过了,每天晚上迷迷糊糊感到冷的时候,我都是尽量把自己蜷缩起来。

即使他就在我身边,即使我能感觉到不远处的热源,即使是在睡梦中迷迷糊糊的无意识,但我确实,很久很久没有再滚到他身边去过了。

这真不是一个好征兆。

今天难得他比我先起来,赤着脚踩在地毯上落足无声的往外走,看见他躲在阳台上抽烟,这样的清晨,他眉头紧锁着,大概是有心事,那张脸还是一如初见时的英俊,我细细看了半天,然后发现自己的心脏平静的毫无波澜。

他似乎感受到我的视线了,叼着烟和我四目相对,两个人隔着一层玻璃,不远的距离静默无声的对峙,直到他叼在嘴角的烟灰变成长长的一截,他才取下来按在烟灰缸里。

等烟气散了一会儿他才进来,我随口说一句:「还是少抽一点吧。」

他静默了很久,我听见他低低的嗯了一声,等我刷完牙出来的时候,他已经将早餐买回来了,隔小区有一段距离的包子铺,他说那家包子是最好吃的,以前每天都是我给他买。

我问他什么馅的,他说两个蟹粉,两个龙虾,这是我经常给他买的口味,我默默将拿起一半的包子放回去,他有些诧异,无声的挑眉询问我,我是真的有些疲倦,突然涌起来的倦怠,我说:「我对海鲜过敏。」

其实现在已经好了很多,大概是这些年给他剥了太多的虾和蟹,身体里已经有了抗体。这么多年我都已经忍了过去,可是现在突然间,那些之前甘之如饴能一直忍着的事情,我突然就忍不下去了。

他看着我,长久的注视着我,我想以前他这样专注的望着我的话,我应该已经将胳膊缠上去,然后吻在他的唇上。他神情微微一动,抬起手来,大概是想摸我的头,或者是我的脸颊,身体的反应先于意识,我仓促的后退一步,避开了他的手。

他的手尴尬的停留在半空中,我看见他极快的侧过头深呼吸一下,再转过头来的时候已经神情平静,他说:「你喜欢什么馅的,我重新下去买。」

我们大家都维持着相安无事的平静和错觉,我说:「不用了,我去厨房煎个荷包蛋。」

他没说话,我看见他垂在身侧的手,已经握成拳,他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我之前见过他对别人发火。大学的时候,有一次我遇到一个猥琐男,那次他差点把人打死,当时赔了不少医药费。

后来毕业也就刚刚创业的时候,他忍气吞声过一段时间,后来生意做大,也没什么人能在他面前呈威风了,一般都是顺着他的人比较多。

就在我以为他要爆发出来的时候,他却突然笑出来,然后温声说:「好,晚点我们一起出去逛街,快换季了,家里很多东西要重新添置。」

老实说,在他忍下脾气的时候,我竟然有些失望。

我们在一起七年,性格和脾气都相互熟稔,他一定发觉了我的反常和冷漠,我其实很希望他发起火来,然后指着我问:「你到底怎么了,你说出来行不行?」

然后我就可以顺理成章的说:「我不爱你了,我们分手吧。」

可惜他没问,我也就没说。

下午一起去了超市,我一直对于逛超市情有独钟,因为这样和他一起推着购物车买家居用品的样子,真的很像寻常的夫妻。以前我和他逛超市的时候,我都恨不得能和他一整天都泡在超市里,每走三步我就会问他:「这个好不好看?」「这个放厨房好可爱。」「哈哈哈你看那个,我们一起买个情侣牙刷杯好不好,好可爱!」「这个挂在玄关一定很好看。」

逛到最后他烦不胜烦,要喊一句闭嘴,才能管住我五分钟。

我在他身边一直控制不住自己的喜悦,我想把我认为最好的和他一起分享,那种喜悦是发自内心的,就像在他身边,不管是做什么,即使只是呼吸我也会觉的开心。

明明在别人眼里,我也是个成熟高冷的人。

可是今天逛了大半个小时,我望了望购物车,才发现今天和他没说几句话,也只添置了一点必需品,我就已经和他说:「都买好了,回去吧。」

路上他沉默不语,快到家的时候,他才开口,说:「你最近是不是太累了,这个项目做完请个年假吧,我们一起去摩洛哥旅游,你不是一直想去吗?」

顿了顿,他补充一句:「之前说让你辞职我养你的话,不是开玩笑。」

老实说我有些压抑,宋岱岩其实是个感情挺淡薄的人,他最怕责任,也怕负担,以前是怕负担我的感情,现在是怕负担我的人生。

能让他说出这句话来,放在以前,我大概已经感激涕零痛哭流涕了,可是现在没有。

我诧异了一秒,委婉的拒绝他:「不用了,我喜欢现在的工作。」

这样的拒绝太过直接和难堪,尤其是我拒绝他的次数寥寥无几,好像不知不觉中我和宋岱岩的位置完全调换了一下,心不在焉漫不经心的是我,委屈求全一直隐忍的是他。

我看见他深吸一口气,我说过,他真的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可他顿了顿,然后继续温声问:「那摩洛哥呢?等你忙完这段时间,一起去度个假吧。」

我含蓄疏离的微笑,说:「我去过了,宋岱岩,四年前,我一个人去过一趟。」


我们闹过很大的一场分手,其实七年间,我和他分分合合很多次,但是真正说出分手这个词的,只有四年前的那一场。

那场分手闹的很不堪,那段时间,我几乎耗尽了我对生活的所有期待和热情,一度怀疑我撑不下去了。

四年前,我刚开始工作,那段时间极其的心力交瘁,导致在我和宋岱岩的相处中,我没有精力再一味的去迁就和照顾他,当然也没有发现他的反常。

比如他抽烟的频次越来越多,发呆愣神的时间越来越长,回来的时间越来越晚,我反应过来,是在某个加班晚归的时候,一打开门,灯火通明,他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阳台的玻璃门没有打开,一屋的烟气缭绕,烟灰缸里插满了烟头,他斜倚在沙发靠垫上,头顶的水晶灯映射在他的身上,所有的情绪都无所遁行,他面无表情的说:「我们分了吧。」他深深叹了一口气,然后说,「对不起,姗姗回来了。」

我已经不想回忆起那段时间的失重,我其实是个独立冷淡的人,以前遇见很多朋友为情所困的时候,我都觉得嗤之以鼻,我觉得感情是相互的,只有双向的爱情才有意义。

简而言之,就是爱情可以没有,但是尊严和体面一定要维持。

可是宋岱岩提完分手后我变成了我最嗤之以鼻的那种人,那是心脏硬生生被剜出来的感觉。一个星期我瘦了十几斤,期间给他发了无数条卑微求和的信息,无一例外的石沉大海。

后来我一个朋友看不下去,狠狠的一掌打在我身上,恨铁不成钢:「王曦你有点出息行不行,把他忘了重新开始新的生活,你这样要死要活的,他现在却不知道多潇洒开心,你也努力让自己快乐起来不好吗?」

我忍了许久的眼泪倾泄而出,一字一句绝望的对她说:「他快不快乐我不知道,可是禾苗,我知道我永远不会快乐了。」

「能让我快乐起来的唯一一种办法,就是回到过去,回到他在我身边的那段时间,我不在意他是不是喜欢我,只要他在我身边就好。」

「只有这样,我才能快乐起来。」

这样的没出息。

她看了我很久,然后偏过头擦了擦眼睛。

后来过了 5 个多月,我才能大概正常的生活作息,朋友似乎都以为我恢复过来,可我就像是生活在阴暗下水道里的老鼠,暗暗窥视着他们所有社交平台上的动态。

他们一起旅游,一起过节日,他给她盛大的惊喜,他们甜蜜的视频合照,我和他在一起的前三年里,一张合照都没有拍过。

他不喜欢笑,和顾姗姗的照片也没有笑意,可是他们的氛围很柔和,照片中的宋岱岩,没有和我在一起时的漫不经心和敷衍,他低头看着身边的女孩,眉眼柔和。

这是我没有的待遇。

真正伤害我的是顾姗姗的一条社交动态,她发了一条微博,配了两张照片,第一张是微信聊天记录截图,那是分手后我发给宋岱岩求他回来我身边的微信,很长很长的一段话,每一个字每一个标点符号我都将我的自尊和体面放在脚底下践踏,第二张是宋岱岩低头给她剥虾的照片。

她的配文写着「hhhhhhh,这也是别的女孩心心念念的人。」后面配了个自豪的微表情。

我的世界在那刻轰然崩塌。

我一度以为我会死在那个时刻,可我硬生生的挺了过来。那之后,我就一个人去了次摩洛哥。

穿过撒哈拉沙漠时,我差点把自己埋葬在漫天漫地橘红的沙丘中。

可我到底是回来了。

我回到了之前的生活状态,正常的睡觉,正常的交际,正常的工作,偶尔有人提一句宋岱岩的时候,我也能毫不在意的一笑置之。

直到宋岱岩和顾姗姗重新分开。

他们的性格其实并不是可以永远在一起的人,一个太过散漫冷淡,一个太过倨傲骄横,出现一个矛盾,他们都不可能互相妥协去迁就对方。

就像林宥嘉唱的那首歌

「你和她,没有如愿。

短短半年内,开始分裂。

我的爱,依旧没变。

连我自己都对我钦佩。」

所以在他和顾姗姗分手后的第二十八天,我给宋岱岩发了一条信息,我问他要不要出来喝酒。

他来了。

后来我们就重新在一起了。

这个举动震惊身边所有朋友,禾苗义愤填膺的指着我的鼻子骂我清醒点,甚至不惜以绝交来唤醒我。我没有办法,我冷静自持,可我控制不了自己的心,我面无表情的看着禾苗捶着自己的心口,我和她说:「如果可以,我想用刀把这颗心剜出来。」

「我知道不值得,可我真的控制不了自己,禾苗。」

「我知道我已经卑微到尘土里了,可是禾苗,他重新回来我身边的时候,我是真的很开心,我是真的很开心。」

直到禾苗过来用纸巾擦拭我脸上的泪水时,我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泪流满面。

谁不想做一个坚决独断的人,谁不想在感情里傲视群雄,骄傲俯视别人的真心?谁想把自己被按在尘埃中反复摩擦的心脏再捧起来巴巴的送到那个人的面前再让他践踏?我也不想,可是没有办法。

我是真的没有办法。

只要有一线能留在他身边的机会,其他的我可以通通不去计较。

只要心脏还在跳动,我就拿自己一点办法都没有。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