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薄少甜妻太会撩

薄少甜妻太会撩

南岸青栀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上一世的秦晚卿,最终死在了渣男未婚夫与恶女的联合算计中,临死之前她才得知,原来自己竟是冰冷薄九爷的至爱。重生归来,她暗暗发誓,此生绝对不能让悲剧再次重演。为此,她狠虐渣男、狂踩恶女、紧抱冰冷薄九爷的大腿……

主角:秦晚卿,薄景深   更新:2022-07-15 23:4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晚卿,薄景深 的女频言情小说《薄少甜妻太会撩》,由网络作家“南岸青栀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上一世的秦晚卿,最终死在了渣男未婚夫与恶女的联合算计中,临死之前她才得知,原来自己竟是冰冷薄九爷的至爱。重生归来,她暗暗发誓,此生绝对不能让悲剧再次重演。为此,她狠虐渣男、狂踩恶女、紧抱冰冷薄九爷的大腿……

《薄少甜妻太会撩》精彩片段

秦晚卿刚睁开眼睛,就感觉唇瓣上,有股柔软的触感。

有人轻抬她下巴,正在对她的嘴里吹气!

一下、两下......

男人动作有条不紊地为她做人工呼吸,但一张绝美的面容,却夹带着不易察觉的紧张,好看的眉宇紧紧皱起,一双漆黑的眸,沉如深海。

秦晚卿怔愣了好一会儿,内心突然剧烈翻涌。

她......似乎重生了?

重生在了五年前,那场派对上。

当时,她不小心落水,就是眼前的男人,救起了她。

只是,上一世,她不知好歹,醒来不懂得感激,还对他冷眼相待。

只因他是无恶不作、人见人怕的薄九爷!

如今重活一世,她终于知道自己的落水原因。

这一切,都是她那好未婚夫——陆京泽的杰作。

他唆使人,将她推入水中,然后,和她的‘好妹妹’秦馨柔,双双站在别墅二楼,冷眼旁观,目的就是让她活生生溺水而亡......

一想到这两人,秦晚卿内心涌动着巨大的恨意。

她恨自己眼瞎,最后竟稀里糊涂嫁给陆京泽这种狼心狗肺的东西。

更恨秦馨柔那个蛇蝎心肠的白眼狼!

二十年前,若不是秦晚卿父母好心收养秦馨柔,秦馨柔或许早就病死饿死。

可没想到,秦馨柔竟联合陆京泽,算计秦家家产。

家里破产后,父亲秦青峰,一度万念俱灰。

为了帮父亲分担债务,秦晚卿跑去求表姐楚云菲帮忙。

却没想到,楚云菲算计了她,让秦家陷入了巨额高利贷当中。

最终,父亲背负一切,自杀身亡,她和母亲流落街头。

然而,厄运还没结束!

在她最走投无路的时候,薄九爷用了雷霆手段,从陆京泽手中,拿到了属于秦家的家产。

她死的那天,薄九爷给她打了电话,让她去拿回属于秦家的一切。

两人约了见面地点。

不曾想,这一去,竟是永别。

她和薄九爷,双双陷入火海。

死前,是这个男人用自己的身体,紧紧护着自己。

他说,“秦晚卿,要是有来世,跟我在一起好不好?我会护着你,不会再有人欺负你,我......喜欢你,很喜欢你!”

男人的告白,言犹在耳,但当时,火舌吞噬了两人的身躯。

她甚至连一句“好”都来不及回应。

没想到,老天有眼。

竟让她重活一世!

秦晚卿满腔恨意之余,是劫后余生的狂喜!

薄景深......这一世,我终于可以跟你在一起了!

就在秦晚卿,心绪翻涌不休时,男人仍旧没发现她已经醒来。

温软的薄唇,贴着她的唇瓣,继续吹气。

秦晚卿感受着他的温度,竟情不自禁地伸了伸舌头,舔了下他的唇。

男人明显感觉到了,微微一愣,面容罕见地浮现出些许愕然,眸子徐徐对上她的眼睛。

四目相对......

秦晚卿明媚的眸子里,盛满了笑意。

薄景深见状,立马直起身子,像长出了口气,语气低沉嘶哑,对旁边的秦氏夫妇道:“总算,救活了!”

这话一出,在旁边担心到差点昏厥过去的秦青峰和叶蔓容,连忙上前查看女儿的情况。

“晚卿,你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你真是吓死爸爸妈妈了!快让妈妈看看......”

“晚卿,有不舒服的地方,要跟爸爸说,爸爸送你去医院。”

秦晚卿被夫妻两围着关心,鼻尖忍不住酸了。

爸爸还活着,妈妈也好好的的,秦家也还没倒。

薄景深也没跟着自己死......

一切都还来得及!

秦晚卿红着眼眶,伸手抱住了父母,语气有些哽咽,“爸妈,我没事,让你们担心了!”

“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叶蔓容泪流满面地搂着女儿,“还好你没事......若你有个三长两短,这让妈妈怎么办呀......”

薄景深看着这一幕,微微莞尔,准备转身离开。

秦晚卿眼尖,心下一急,就要起身......

结果,肋骨处传来一股疼痛。

“嘶——”

秦晚卿当场倒抽了口气,才想起,自己软肋被薄景深按断了一根。

和上一世一样!

“薄景深,你别走!”

秦晚卿想喊住他,奈何出口的话,却没什么声音。

她不由更急......

薄景深,软肋都给我按断了,你得负责啊!

这一世,我可不能让你跑了!


秦晚卿艰难的支起身子,想追上薄景深。

叶蔓容担忧地拉住她的手,道:“晚卿,你干什么去?”

秦晚卿急忙解释,“妈,薄少救了我,我要找他道谢!”

叶蔓容眉头微拧,神色迟疑着,道:“你还是......别去了吧?你难道不知道那男人的身份吗?他可是薄九爷!!!”

听说薄家九爷,为人特别心狠手辣,薄情冷酷。

但凡招惹他的,都没什么好果子吃。

她不希望女儿跟这人扯上什么关系!

“晚卿,听你妈的。”

秦青峰也蹙着眉,上前劝说,语气充满了不赞同,“你难道没发现,今天在场所有人,都对他敬而远之吗?怎么你还上赶着往前凑?”

秦晚卿当然知道这些。

但因为有上一世的记忆,她根本不怕!

那个男人,可是曾用命保护了自己!

她怎么可能怕他?

秦晚卿挣开了母亲的手,道:“妈,薄少救了我,不管怎么样,我都该上去说一声感谢。方才若没有他,我现在已经死了。再者......他也不是你们想的那样,他是个很好的人!”

“可是......”

叶蔓容还想说点什么。

这时,一道温润的嗓音传来,“晚卿!”

只见陆京泽从人群中小跑过来,步履匆匆,温润如玉的面容上,洋溢着焦急的神态。

他来到秦晚卿面前,一脸虚情假意地道:“晚卿,你怎么样?听说你落水了,没事吧?”

秦晚卿一瞧见来人,眸色倏沉。

上一世的记忆,一下翻涌而起。

死前被火烧的痛苦、以及薄景深死在自己面前的画面,仍旧清晰在眼前。

她恨意十足,整个胸腔被熊熊怒火占据。

陆京泽!

这个丧心病狂的狗男人!

如果可以,她真想立马手刃仇人。

可她不能!

这一世,她要让陆京泽和秦馨柔付出代价!

她也不会再当傻白甜,被他们玩弄蒙骗!

陆京泽没注意到秦晚卿眼底一闪而逝的恨意。

不过,瞧见她脸色不好,下意识做了解释,“对不起,晚卿,刚才我一直在和客户应酬,没注意到这边的情况。还好你没事!”

秦晚卿听到这话,心中泛起冷笑。

上一世,陆京泽也是这样解释的。

不过那时她蠢,一下就信了。

这一世......

“我能有什么事?我好得很!您是大忙人,我能理解的。”

她话语中,有难掩的讽刺。

陆京泽一愣,听出她话里的不对味。

他以为秦晚卿是生气自己来晚了,连忙又是一阵安抚,“对不起,我保证不会有下次了,你原谅我,好吗?”

秦晚卿见他好声好气的样子,恶心得要吐了!

虚伪的男人!

她语气越发冷淡起来,问道:“我妹妹呢?怎么没来?”

陆京泽顿时心虚,强装着镇定说,“不......不知道啊?怎么问起她了?”

秦晚卿凉凉看着他......

这男人,演技还真是拙劣!

明明前一秒,他还和秦馨柔在楼上,等着看自己溺死。

这会儿,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上一世,她真是眼瞎,居然一点都看不出这表演的痕迹!

这时,秦青峰和叶蔓容,纷纷瞪向陆京泽,对他劈头盖脸一顿斥责,“京泽,你怎么现在才来?你知不知道,刚才情况多惊险!晚卿不会游泳,掉进游泳池,差点就死了!你作为她的未婚夫,竟然没照顾好她,你这样,叫我怎么放心把女儿交给你?”

陆京泽满脸陪笑,歉然道:“对不起,叔叔阿姨,是我大意了,我保证,以后一定会好好照看晚卿的。这次,是我对不起她了......”

他眸光愧疚地看向秦晚卿,试图打消秦晚卿的怒意。

结果却发现,秦晚卿表情十分淡漠。

一股异样的感觉,在他心里油然而生!

秦晚卿今晚态度不对劲!

难道说,她已经察觉到了什么?

不可能!

这个蠢货,就算被他卖了,说不定还乐呵呵帮他数钱,怎么可能察觉到自己的意图?

陆京泽这样想着,稍微安心几分,又继续说好话,“晚卿,你原谅我,好吗?”

说这话时,他伸出手,想牵住秦晚卿。

秦晚卿却不着痕迹地躲了开来。

即便她现在不打算拆穿这狗男人真面目,但这不影响她内心恶心他。

重活一世,她一定要让这对狗男女,体会到比自己多十倍,百倍的痛苦!

想到这,她才勉强压下胸中的恨意,冷淡推脱道:“我衣服都湿了,别碰我了,我去换衣服,有什么事,回头再说。”

“快去快去,别着凉了。”

叶蔓容担心的催促道。

秦晚卿点点头,看都不看陆京泽一眼,转身便走。

不过,她没回去换衣服,而是循着薄景深离开的方向走去了!

顺着沿路的水迹,她最终来到了酒店的总统套房内。

房门是虚掩着的,似乎没关好。

她敲了两下,没人来开,犹豫了下,只好自己推门进去。

一进来,她就听到浴室传来流水声,磨砂玻璃上,印着一道颀长的身影。

秦晚卿心跳明显漏了一拍!

一股羞涩和躁动,在心里乱蹿上涨!

她急忙移开视线,却看见了薄景深散落一地的衣服,以及床上放着的一枚玉佩。

那玉佩,刻工精妙,栩栩如生,看着......竟有几分眼熟!

秦晚卿疑惑走过去,刚想拿起来看看。

手还没碰到,就听到浴室水声停了,接着是开门的声音。

下一秒,一道冰冷的呵斥传来,“谁?”

秦晚卿赶紧转身,还没来得及反应,手腕已经被紧紧捏住。

接着,男人颀长的身躯,已经将她压在了身下!


男人来得太过快和凶,秦晚卿压根没防备。

整个人被困在床上,动弹不得。

男人头发湿漉漉的,身上还有未干的水珠往下滴落,精致的面容,浮现出冷漠危险的神情。

秦晚卿一时有些怔住。

薄景深这时,也看清了她的容貌。

“是你!”

他瞬间认出她来,眉头紧蹙,面色冰冷,问道:“你想做什么?”

秦晚卿总算回过神来,眨了眨秋水盈盈地眸子,微微一笑,软着嗓子道:“我来谢你的救命之恩啊!”

薄景深眯了眯眸子,声音更冷,“感谢别人,就要私闯别人的房间,还要碰别人的东西?”

“我......”

秦晚卿一顿,心说,自己就是好奇。

不过,这事儿若换做上一世,她还真干不出来!

尤其眼下,薄景深全身只裹了一件睡袍,凌乱未干的发,透着说不出的性感和野性......

这男人,未免也太好看了!

秦晚卿难得红了耳根,说道:“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刚才敲门了,没人去开,而且房门没关好......疼疼疼!薄少,你先放开我,行吗?好疼!”

薄景深被她这样提醒,才察觉自己扣着她的手腕,很用力。

皱了皱眉后,勉强松了手起身。

站稳后,便毫不留情的催促,“没事的话,赶紧走!”

走?

这怎么行?

秦晚卿坐起身,活动着手腕,笑道:“薄少别这么急啊,我都还没表示感谢!你好歹救了我,给我个感谢的机会吧......你看,你衣服都湿了,不然我陪你一套?”

薄景深扫了她一眼,语气冷淡,“不需要!我的衣服,你赔不起。”

“怎么会赔不起?一套礼服罢了,还能贵到哪儿去?”

秦晚卿嘟囔着道。

薄景深语气更淡,“一套八十万,你赔?”

“啊?”

秦晚卿着实吃了一惊。

还以为撑死了十几二十万,居然要八十万!

这礼服是金子做的么?也太贵了!

虽然,她在秦氏集团占有大量股份,但每年分红,都由父亲安排去投资理财,剩余的零花钱,并不特别多,八十万她一时间还真拿不出来。

薄景深也看出了她的窘迫,懒得再为难她,面无表情道:“我救人,纯粹是刚好遇见,兴趣使然。你也不必感激我,离我远点就可以了。”

秦晚卿抬眸看着他,目光灼灼道:“如果我不呢?”

上一世,没来得及好好和他相识,相知,就葬身火海。

这一世,她不想再放过能够认识他的机会。

薄景深没料到,这女人胆子竟这般大,微微一怔,哼笑道:“素闻秦家大小姐,冰清玉洁、温婉秀气,具有大家风范,今天看来,似乎并不是那么回事......我劝你,不要用这种低层次的伎俩,试图靠近我!”

他微眯着眼睛,抬手轻捏住她精巧的下巴打量,“虽然,你长得确实不错,但是......我对你,实在不感兴趣!”

秦晚卿:???

她一下被气到了。

明明上一世,还说喜欢她,甘愿护着自己死。

这一世,怎么就这样冷漠!

就在这时,敲门声突然响了。

薄景深面色一凛,松开了秦晚卿的下巴,对门外的人冷冷道:“进。”

一位年轻女子应声而入。

她是薄景深的下属,名叫方谨,身穿一袭黑色小西装,气质干练又冷漠。

进来后,她一眼就看到坐在床沿的秦晚卿,秀眉不由拧了拧,眸光犀利审视着她,却对着薄景深恭敬的说道:“少爷。”

秦晚卿与她对视,心里微惊。

她感觉到了这女人眼中,有一股强烈的敌意。

薄景深并未察觉到这些,随口询问道:“查到了吗?”

方谨点头,却没开口,意有所指继续盯着秦晚卿。

秦晚卿明白过来,这女人是嫌弃自己,妨碍到他们说话了!

薄景深跟着看过来,用近乎命令的口吻说道:“秦大小姐,请你赶紧离开,别耽误我的事。”

秦晚卿自然不愿这样走,再度强调,“今天薄少若不让我向你表达谢意,我心里会过意不去,所以,我不会走的。”

这女人!

薄景深顿时有些愠怒,二话不说,拿起床上那块玉佩,对方谨说道,“走,我们换个地方!”

然后,径直离开。

留下秦晚卿一个人在房间,整个懵了。

这不对劲啊......

秦晚卿暗暗懊恼的想,明明薄景深也是喜欢她的,可为什么这一世,薄景深对她一点都不来电?

难道说,真的是她,自作多情了?

秦晚卿又仔细想了想,觉得好像,也没什么不对。

上一世,她和薄景深之间,本身就没有多大交集,甚至连薄景深是何时开始喜欢自己的,都一概不知!

她就是个傻女人,沉溺在渣男的连环谎言中,被耍的团团转!

最后落得葬身火海的下场!

甚至还连累了薄景深!

想到这,秦晚卿懊悔不已。

但秦晚卿并不泄气,她相信,薄景深迟早会喜欢上她的,就像上一世那样。

接着,她站起身来,准备离开。

临走之际却发现,男主湿漉漉的衣服都还在地上。

秦晚卿看了一眼,便直接顺手,将这些衣服带走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