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精品全篇穿越隋唐:开局修炼怪力乱神术

精品全篇穿越隋唐:开局修炼怪力乱神术

大番薯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穿越隋唐:开局修炼怪力乱神术》,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个古代,本该到了成家立业的年纪,可结果现在过的比谁都悲催。“饿死了!”“哎!都说穿越者是天生的主角,可我哪里像个主角?这比前世过得都要惨啊!连个金手指都没有。”“还不如进城当乞丐呢!”大业九年,隋帝杨广刚刚二征高丽完成回都,大隋国内早因连年征战,民不聊生,早已不堪重负。这年头啥都缺,就不缺乞丐。有些胆量......

主角:秦渊张婵儿   更新:2024-02-12 21:0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渊张婵儿的现代都市小说《精品全篇穿越隋唐:开局修炼怪力乱神术》,由网络作家“大番薯”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穿越隋唐:开局修炼怪力乱神术》,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个古代,本该到了成家立业的年纪,可结果现在过的比谁都悲催。“饿死了!”“哎!都说穿越者是天生的主角,可我哪里像个主角?这比前世过得都要惨啊!连个金手指都没有。”“还不如进城当乞丐呢!”大业九年,隋帝杨广刚刚二征高丽完成回都,大隋国内早因连年征战,民不聊生,早已不堪重负。这年头啥都缺,就不缺乞丐。有些胆量......

《精品全篇穿越隋唐:开局修炼怪力乱神术》精彩片段


大业九年,登州。

荒郊外,雪地上。

这里刚刚立起了两座新坟。

因年关将近,飘雪连连,坟包很快被大雪覆盖,大地苍白一片,显的愈加凄凉,苍暮。

秦渊跪在新坟前。

天气无比严寒,风霜冻骨。

尽管全身被大雪覆盖,但他依旧如同雕塑般,巍峨不动。

“爹啊!你以前命大。”

“两次从东征高丽的绞肉机战场,活着走回来,可能一生的运气被你用尽了吧!”

“没死战场,却死在土匪手中了。”

“娘你也是,爹死了也就死了,你咋还寻死腻活也跟着走了呢?”

秦渊在坟前喃喃自语。

满脸叹息,又十分无奈。

他是一名来自现代的穿越者。

来到这个隋唐世界已经有五年光景,本来有爹有娘,日子过得还算不错,吃喝不愁。

可结果,三天前。

他爹秦山,刚刚从大隋东征高丽的战场回来,卸甲还乡。

结果回家的路上遇见土匪拦路,当场死在登州外的绿林中,连当兵发放的军资都被抢光了。

他娘知道后,当场病倒,没撑三天,第二天早上就随秦山而去了。

人倒霉,喝凉水都塞牙!

秦渊为了把爹娘安葬好,将家中所存的一点积蓄全花光了,就连一处小毛宅子,也抵押给了别人。

都怪这万恶的年代。

到处都是世家门阀、地主老爷,连个安葬的地都不给别人留。

现在的秦渊,家也没了,钱也没了,空无一物,连下顿饭都没得吃。

“爹呀!我本来还打算想替你报仇,上山去找那些土匪,但你也不想让秦家无后吧!”

“帮你报仇的事情就先算了,你也别怪儿子不孝了。”

“咕咕~”

秦渊说着说着,肚子传来一阵饥饿的叫声,这让他捂着肚子,一阵难受。

十七岁的秦渊,在这个古代,本该到了成家立业的年纪,可结果现在过的比谁都悲催。

“饿死了!”

“哎!都说穿越者是天生的主角,可我哪里像个主角?这比前世过得都要惨啊!连个金手指都没有。”

“还不如进城当乞丐呢!”

大业九年,隋帝杨广刚刚二征高丽完成回都,大隋国内早因连年征战,民不聊生,早已不堪重负。

这年头啥都缺,就不缺乞丐。

有些胆量的乞丐,民夫,因生活所迫,已经上山头当土匪了。

所以这一年。

土匪头子如同冬笋一般冒了出来。

秦渊准备起身。

打算先入登州城。

那里酒楼饭馆众多,卖个苦力,应该能混下去。

刚起身,或许是跪久了的原因,再加上天气寒凉冻骨,秦渊顿感双腿一麻,摔倒在地。

这一摔!

把系统给摔了出来。

【叮,查获一名穿越者,怪力乱神系统正在绑定中……】

“怪力乱神?系统?”

秦渊瞬间感动的差点流泪。

【叮,绑定成功!】

【恭喜获得怪力乱神大礼包,宿主是否点击领取?】

“领取~”

【叮,恭喜获得怪力乱神术,牛黄丹一枚!五十点经验值。】

“啥?怪力乱神术?牛黄丹?这可有什么用处?”

秦渊问道。

【怪力乱神术可修炼出无上伟力,拔山抗鼎,力大如神不在话下。】

拔山扛鼎?力大如神?

秦渊心头一阵激动。

他现在因为少吃少食,身体虚弱,更是瘦弱不堪,随便来个常人,就能将他放倒!

现在有了这怪力乱神术,岂不是说他可以超越宇文成都,李元霸之流?

“那这牛黄丹是?”

【牛黄丹当场服用,可立即获得一牛之力!】

秦渊一听,想也没想,立即将手中一颗拇指大小的黑色药丸吞服入肚。

没过半分钟。

秦渊只感觉肚子中,出现一股温热的气流,弥漫全身。

而且还出现了一股饱腹感!

在这个寒冷的郊外,被冻的双腿麻木的秦渊,突然感觉一阵舒爽!

他不由的伸开双臂,躺在雪地中,任由这股暖流弥漫全身。

……

雪地古道上

不知何时来了一辆马车。

马夫端坐在车沿旁,全身裹的十分严实,手中持着马鞭赶车,车轮行在雪地上,传来咕叽咕叽的的声音。

“咦?这还冻死个人哩!”

赶车的马夫刚甩起马鞭。

偶然发现正躺在雪地的秦渊,顿时一阵惊呼。

“刘伯,怎么了?”

马车内,传来一阵话音清脆,声音悦耳的少女声,带着丝丝疑惑。

马夫刘伯应道:“小姐,没什么,就是看见坟地中躺着个人,也不知死没死透。”

这年头,因为连年战乱,饿死、冻死的人不在少数,偶尔发现郊外有具尸体,也算理所当然之事。

“是吗?”

马车上的窗口锦帘被掀开。

一张娇美如玉的俏脸探了出来,少女肤白胜雪,一对双眸灵亮慧洁,大家闺秀的气质俏而不俗!

“刘伯,你去看看!”

少女声音柔和道。

马夫刘伯道:“小姐,咱还是不用多管闲事了,这大雪荒天的,死个人很正常,咱们还是赶路要紧!老爷还在家等着我们呢!”

“今天是我娘祭日,遇见这事还是去看看吧,怪可怜的,若是死了也就罢,若没死便给些吃食……”

“好吧!好吧!小姐就是心善!”

马夫刘伯下了马车,一边念叨,一边朝秦渊的方向走去。

渐渐来到秦渊近前!

秦渊也感觉有人靠近,立即睁眼,“蹭”的一下突然挺起身来。

“哎呦!我的妈呀!”

马夫刘伯被吓的一激灵,只手捂着心口喘着粗气,差点没心梗瘫在地面。

“你这孩子还没死呢?吓死我了。”

马夫刘伯面色发白道。

秦渊看着眼前的老头,摇了摇头,无语说道:“我当然没死,正躺地面休息呢!”

“躺地面休息?你们年轻人还真是火气旺,这天寒地冻的,也不怕冻僵喽!”马夫刘伯摇了摇头。

抬眼朝秦渊上下打量了一番,见他穿的单薄,而且还是个年龄不大的孩子,十分落魄的样子,怪可怜的。

“你吃了没?这是我们身上带的一点干粮,多亏小姐心善,你若饿了就拿去吧!”

马夫刘伯从腰带掏出两块烧饼,朝秦渊递了过去。

秦渊虽然刚刚吞下牛黄丹,有一阵饱腹感,但说到底这胃已经一天一夜没进食了。

看着眼前两块焦黄的烧饼,饥饿感再次上涌心头,也不客气的将两块烧饼接过,大口嚼了起来。

“多谢大爷了,我正巧饿了。”

秦渊一边狼吞虎咽,一边说道。

马车刘伯笑道:“用不着,你应该感谢的是我家小姐。”

“你家小姐?”

秦渊转头,立即便看见马车内,正探出头来张望的清秀少女。

“多谢姑娘好意!”

秦渊朝马车内的少女挥了挥手。

这少女是个足不出户的大家闺秀。

今日若不是娘的忌日,也不会出来祭奠,所以常年少见生人。

见少年秦渊如此大大方方和她打着招呼,怯生的她心中露出少女羞怯之意,立即拉下锦帘。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