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萌宝来袭黎总追妻一百式

萌宝来袭黎总追妻一百式

晨昏线和极点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顾漫曾经是人人羡慕的天之骄女,是高高在上,身份尊贵的黎太太。一夜之间,一切都发生了改变,因为她成为杀害公婆的罪魁祸首,锒铛入狱,彻底跌进尘埃里。顾漫好不容易摆脱过去,开始新的生活,黎千东却在此时出现,再次将她扯进泥潭深渊里。某人一边嘲讽羞辱她,一边帮她查清案情,还她清白。这个男人怕是得了精神分裂,她累了,不想要真相,不想继续做黎太太,只想离开!

主角:顾漫,黎千东   更新:2022-07-15 23:5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漫,黎千东 的女频言情小说《萌宝来袭黎总追妻一百式》,由网络作家“晨昏线和极点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顾漫曾经是人人羡慕的天之骄女,是高高在上,身份尊贵的黎太太。一夜之间,一切都发生了改变,因为她成为杀害公婆的罪魁祸首,锒铛入狱,彻底跌进尘埃里。顾漫好不容易摆脱过去,开始新的生活,黎千东却在此时出现,再次将她扯进泥潭深渊里。某人一边嘲讽羞辱她,一边帮她查清案情,还她清白。这个男人怕是得了精神分裂,她累了,不想要真相,不想继续做黎太太,只想离开!

《萌宝来袭黎总追妻一百式》精彩片段

一条平坦的道路上,空无一人,只有一辆破旧的轿车在道路上发出“吱呀呀”的声音,就这样停在了她面前。

四年了,她终于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还记得四年前的那个雨夜,自己被叫了十几年的妹妹设计出卖,她最爱的男人也彻底误会了她。

黎千东看着她一身血迹,根本不相信她。顾瑾在一旁煽风点火,让她根本来不及解释,就直接被定了罪。

是啊,她解释不了,一切都被顾瑾设计的天衣无缝,只是她不曾想,那个惊艳了她整个青春的男人,对她居然没有半分信任。

这么多年,她为了躲避黎千东的折磨,一直躲在精神病院,四年了,他的怨恨也该消散了吧。

车停在一条小巷子口,司机朝着还在发呆的顾漫呵斥:“喂!下车了!赶紧过来帮忙!”

顾漫缓缓的眨了眨眼睛,慢吞吞的从车上下来,“来了......”

司机见她下车太慢,冷哼一声就不再理会她。

顾漫缓缓的走下车,看见司机搬着东西进了一个铺子,她才立刻拔腿就跑,一口气跑到了巷子对面。

她大口喘着粗气,手中死死的攥着刚刚才从车上那些人身上偷的几千块钱。

终于......逃出来了!

她一步并作两步的小跑着,即使呼吸不顺也死命跑着。这一次,她不能再回去了!

看着繁华的街道,顾漫生出一丝向往。以后她就可以正常的生活了,身上偷出来那些钱足够支撑她一段时间......等找到落脚处,她再去找份工作。

顾漫不由放缓了脚步,目光在各个商铺流连。

“妈的,那神经病跑哪儿去了!”

隐约听见身后传来司机的叫骂声,顾漫心中一紧,抬眸发现眼前这家富丽堂皇的店门口贴着:【招聘服务员,包吃包住,要求形象气质好,薪资面谈。】

这样一则广告,她想都没想,直接闪了进去。

现在还不到开张的时候,所以店里没什么人。

顾漫头发凌乱的散在肩膀上,面容憔悴的她再配上那件带着灰的白色T桖,整个人看上去就好像一个落魄的乞丐。

“这位小姐,我们店里还没有开业,请问能有什么帮到您的嘛?”

这家店的经理态度谦和,并没有因为顾漫的打扮就看不起她,反而毕恭毕敬的对她服务。

顾漫紧张的捏着自己的衣角,“你好,我是来应聘的。”

言旭看着她这幅慌张的神情,眼眸有些动容。

“小姐,您的形象可能不太符合我们的要求......”

还未等言旭说完,顾漫就一下子跪了下来,从怀中掏出那个破旧的布袋,颤抖的双手捧着布袋放到言旭面前。

“经理,我求求你了,这是我全部的积蓄,我就想在这里找一份工作,我可以不做服务员,到后厨做帮工,我什么苦都能吃,求你收留我。”

言旭本来就是一个大好人,根本看不了这样的情形。

他有些为难的拉起顾漫,低头思索了一会儿,沉声道:“好吧,那你跟我来吧。”

顾漫随着言旭来到了餐厅顶楼的办公室,言旭拉开凳子坐了下来,修长的双手打开登记表,柔声道:“小姐,请给我提供你的姓名,我要做一个登记。”

顾漫有些难为情,这么多年以来,她一直都呆在精神病院,从来都没有人叫过她的名字,久而久之,她都快忘记自己叫什么了。

她目光涣散,有些生涩的开口道:“顾......顾漫。”

言旭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敲击键盘的声音,突然戛然而止。

“你说你叫什么?”

“你是顾长生先生的女儿吗?”

顾漫星眸瞪圆,黎千东还是不肯放过她吗?果然,只有呆在精神病院才是最安全的地方吗?

她垂着头,比起被那个手段毒辣的男人带回去,她还不如再回到那个人畜不如的地方。

“对不起,我不应聘了!”

顾漫丢下那句话,几乎是踉跄着向门口跑去。

“顾漫,你等等!”

“顾小姐,我找了你很多年了!”

言旭下意识追过去,抓住了顾漫的手臂。

“不要!不要抓我!”顾漫张牙舞爪地说完这句话,“扑通”一声跪了下去,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声音也极其颤抖。

“求求你了,你能不能就当今天没有见过我,不要告诉任何人,我求求你了......”

这几年以来,她放弃了一切,放弃了顾家大小姐的位置,也放弃了和她骨肉相连的孩子,甚至放弃了自由的机会,难道黎千东还不肯给自己一条活路吗?

难道真的要以命抵命,他才肯罢休吗?

“你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

“顾小姐,我是曾经被顾永川先生资助过的一个穷学生,听说你失踪很久,我已经找了你很久了。”

言旭用温柔的语气缓声说完,顾漫也逐渐平静了下来。

话语一毕,顾漫那双死寂的双眼再次出现一丝光亮,心底也涌现出了一股许久未有的悸动。

“你......你认识我父亲?”

“他,他怎么样了?”

言旭扶起她,很多事情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在顾漫失踪的第二年,顾永川就因为急性心梗去世了,否则又怎么会轮得到言旭寻找她呢?

言旭只能避重就轻,支支吾吾的开口道:“顾先生,他......他很好,你不用担心。”

顾漫闻言,潸然泪下,喃喃道:“好就好。”

言旭见状,从怀中掏出一张手绢,递给她。

“顾小姐,你......”

“我已经不是什么顾小姐了,顾小姐早在四年前就已经死了,我现在不过是一个想要活下去的可怜虫而已。”

顾漫擦拭干净自己的泪水,沉声道:“言经理,你帮帮我,收留我吧。”

言旭很快给她安排好宿舍,把钥匙给她。顾漫就这样住了进去。

这一刻,她终于能自由了。

二楼包间楼梯口。

“千东,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来这里吃饭吗?”

四年间,顾瑾早就已经从一个上不了台面的私生女变成了整个川市最羡慕的天之骄女,因为在她身边的这位,是川市最矜贵的男人黎千东。

虽然她是靠着一些不太光彩的手段,逼迫黎千东和自己订了婚......

不过没关系,不管怎么样,黎千东已经是自己的了。

黎千东没有接话,他和顾瑾已经结婚四年了,除了给了她一个名分而外,从来没有碰过她。

能做他女人的,也只有那个让他又爱又恨的顾漫而已。

想到这里,他眸光一动,突然看到了门口闪过的那一丝人影。

他心中猛地一怔,怎么会?

她不是已经失踪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是错觉?还是幻想?

他已经这么想她,甚至出现了幻觉了吗?


顾漫那张脸,那张深深刻在他脑海里的脸,居然再次堂而皇之地出现在了自己面前,可是等到他定睛一看的时候,那张脸已经消失不见。

他皱了皱眉,显然有些心不在焉。

顾瑾随着他的视线看去,却发现空荡荡的门边没有一个人。

“千东,怎么了?看到了什么?”

黎千东一下子撇开她的手,冷声道:“没什么,你先点,我去个洗手间。”

黎千东迈开修长的双腿,直奔刚才的方向找过去。这条路没有岔路口,一路下去直达后厨。他还没有走进去,厨房中飘来浓烈的油烟味让他觉得一阵恶心。

他捂着鼻子,嘴角勾起了一丝自嘲的微笑。

那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芊芊小姐,又怎么会来这样的地方?

正当他准备离开的时候,却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

“顾漫,端菜去二楼包间。”

顾漫?

黎千东瞳孔一震,这个让他魂牵梦萦的名字,真的出现在自己耳边,他不敢想象,他找了这么多年的女人,竟然就在自己身边。

他站在楼边,目光锁死在地下室的楼梯口,等待着顾漫的到来。

直到他看到一个瘦弱的身躯,端着菜盘,一步一步朝着他走来。

他呼吸一窒,削薄的嘴唇开口道:“顾漫。”

顾漫心头一颤,这个声音,她从来都没有忘记,一开口,她便知道是谁。

她缓缓抬起头,就在他看到眼前男人是谁的时候,她手中的盘子瞬间“啪嗒”一声散了一地,菜汁溅了她一裤子,一股恶心的味道充斥着她的鼻腔。

可顾漫顾不上这股味道,她心口疯狂跳动,几乎抑制不住心里的恐惧。

真的是黎千东。

那个折磨了她四年的男人,她眼神涣散,双腿就好像灌了铅一样,愣在原地呆呆的看着眼前这个让她害怕的男人,她想逃离,可是却动不了。

她顿了顿,沉声道:“先生,你认错人了。”

黎千东双眼微眯,挑了挑眉,那个人透露出一股危险的气息。

“顾漫,这么多年不见,你连你是谁都忘了吗?”

黎千东目光狠辣而凌厉,就这样直勾勾的落在顾漫身上,盯着顾漫喘不过气来。

顾漫整颗心都悬在半空,整个人踌躇不安,黎千东的目光看的她浑身不自在,她打了个寒颤,试探性的开口叫了一声:“黎总。”

“黎总,对不起,求您放我一马,我一定滚的远远的,再也不出现在你的视线里。”

她低沉的嗓音像一个迟暮的老人,粗俗的不像这个年纪的人该有的声音。

黎千东眉头皱成一根麻花,不可思议的看着顾漫。

她居然还想跑?她已经跑过一次,难道还想再离开?

他不会给她这个机会。

“呵,顾漫,我是不可能会放过你的。”

还没等她开口说话,身后就传来了一阵高跟鞋的声音。

“千东,你在这里干什么呢?”

闻言,顾漫瞳孔一震,一双柔若无骨的手用力地攥在一起,这个声音,她再熟悉不过了。

是顾瑾,那个她叫了十几年妹妹的人。

她咬紧牙关,血腥味在她唇齿之间弥漫开来,当初要不是顾瑾一手策划了那场阴谋,自己又怎么可能会生不如死的度过这么多年。

“没干什么。”

黎千东很快转过身,高大的身躯笼罩着顾漫,把她挡的严严实实。

“你怎么来了?”

顾瑾眉头一蹙,总觉得黎千东神情有些不对劲,她眼神有意无意地看向黎千东身后,却被他高大的身躯堵了个正着。

“怎么了?是碰到什么熟人了吗?”

黎千东微微一笑,那张棱角分明的俊脸上闪过一丝不耐烦。

“你觉得以我的地位会认识一个打杂的吗?”

顾漫紧攥着拳头,黎千东讥讽的言语充斥着她的耳膜,让周围的声音全部都变成了静止,只剩下了这一句“打杂的”。

“也是,那我们走吧。”

顾瑾顺势挽上了黎千东的手臂,那自然而然的模样,就仿佛他们二人才是一对璧人。

顾漫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眼底闪过一丝愤恨。

真没想到,黎千东居然和顾瑾在一起了。

她紧闭上双眼,就在她快要失去重心,摔下楼梯的时候,言旭走过来抱住了她。

“顾小姐,发生什么事了?”

言旭总是这样温柔,他一说话就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顾漫很快回过神来,看着散落在地下的菜汤,她有些愧疚地低下头。

“经理,对......对不起。”

“没事,我看你脸色很不好,要不先回去休息吧。”

言旭安慰了她几句,便带着她回到了房间,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顾漫一定有事。

回到房间后,言旭给她倒了一杯水,柔声道:“顾小姐,你发生什么事了?”

顾漫端着水杯,掌心传来的温热,让她内心才有了一丝暖意。

“言旭,为什么......为什么他们会在一起!”

凭什么这么多年以来,受苦的一直都是她,然而顾瑾那个贱人却心安理得地呆黎千东身边,抢走了那个本应该属于自己的位置。

言旭并不知道这么多年以来,她经历过什么,只能摸了摸她的头,安慰道:“没事的,都会过去的。”

顾漫小心翼翼的伏在床头,双眼涣散的看着窗外,思绪就好像回到了四年前。

黎千东那句“不见棺材不落泪”还在自己耳边回荡,他问都不问自己一句,就给自己定了罪。

而顾瑾弱不禁风的倒在黎千东怀里,朝着她的方向露出一个胜利的笑容。

这一个画面几乎成了她这么多年的梦魇。

她倒吸了一口冷气,也不知道像这样宁静平淡的生活,她还能过多久。

与此同时,黎千东一直都心不在焉的盯着饭桌。

突然,他放下手中的筷子,沉声道:“顾瑾,我要上去查一下酒店的账目。”

“你先自己一个人吃,吃完让阿岑送你回去。”

顾瑾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她有些不安,她刚才就已经看出了黎千东眼眸中的魂不守舍,她呆在黎千东身边这么多年,她不是不知道,刚才在上来的时候,他故意和自己做戏是为了给谁看。

黎千东从来都不会这样,除了在那个女人面前。


过了半晌,顾瑾抬起头,莞尔一笑。

“我陪你去吧。”

“不必了。”黎千东冷着一张脸,从怀中掏出一张黑卡,扔在桌子上,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没有带着一丝温度,“我要去处理公事,带着你不方便。”

“你想买什么就拿去买,想去哪里逛就让阿岑带着你去。”

顾瑾看着自己面前的那张黑卡,或许这是所有人梦寐以求的生活,黎千东就是这样,吃穿用度一应俱全,从来没有吝啬过。

可是,她想要的不是金钱和地位,她只想要黎千东的爱......

“千东,不是说好了今天一天都陪我的吗?”

“你处理公事我是可以等着你的。”

“我不会影响到你的。”

顾瑾白皙的双手抓着黎千东的胳膊,可谁知男人竟然不着痕迹地避开了她的触碰,那双冰冷孤傲的眸子里充斥着疏离。

“不必了,你回去吧。”

他没有管顾瑾的脸色,而是冷冷的丢下这句话,自顾自地离去。

顾瑾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黎千东还是一如既往的无情冷漠,这么多年了,他对待自己还像曾经对待顾漫那般,冰冷刺骨,甚至连一个眼神都不愿意给自己。

随着黎千东大步流星的离开,顾瑾颤抖着双唇,开口道:“阿岑,一定是顾漫回来了。”

阿岑低着头,“顾小姐,请不要为难我。”

......

“总裁,您找我有什么事吗?”言旭微微欠身以示尊敬,“有什么事情总裁其实可以给我打个电话......”

“把顾漫叫过来。”黎千东沉着脸,说出的话让言旭没忍住心头猛地一跳。

言旭茫然的看着黎千东,“顾漫小姐......不是一直失踪吗?”

“言旭,你是个聪明人。”黎千东身子微微前倾,压迫感几乎扑面而来,“现在去叫,还是我亲自去找?”

言旭沉默了一会儿,“我去喊她。”

黎千东亲自去,绝对会让处境不好的顾漫更加难以生存,还不如在办公室解决此事,至少不会有外人知道。

顾漫推开门,“言经理,找我来......”

她刚进去,就看见了黎千东。

顾漫几乎是下意识就想转身逃跑,却被黎千东一句“你现在跑了,我立即就让言旭见不到明天的太阳”给硬生生定在原地。

“过来。”黎千东松了松领带,见顾漫还是定在原地,音调不由拔高了几分,“惹怒我,言旭......”

顾漫深吸一口气,转身走到黎千东面前。

“黎总,您大人有大量,这些年我已经知道错了,您就高抬贵手放过我这个小人物吧。”顾漫闭着眼睛,不肯去看黎千东的脸。

黎千东本想问她这些年躲哪儿去了,却看见她如同干尸般的脸,几乎要脱口而出的怒斥变了个调调,藏着他都不曾发现的心疼,“你怎么回事?把自己搞成这样!”

“托您的福。”顾漫缓缓睁开眼睛,那双昔日灵动的眸子此刻像是日暮西山的老者,“黎总,看见这样的我,满意了吗?如果没什么事情,我就先走了。”

“走?”黎千东想起四年前顾漫的不辞而别,之后如同人间蒸发一样消失了个无影无踪,一股无名火就从心口烧了起来,“你身上还背着人命,你还想就这么一走了之?顾漫,逃的了四年,你逃不了一辈子!”

顾漫多年的委屈和绝望几乎是倾泄而出,“人不是我杀的!你为什么就是不肯相信我!凶手分明另有其人!黎千东,你是瞎了吗!”

黎千东的神色冷硬,“证据确凿,你还要如何狡辩?顾漫,你真的是让我太失望了。”

顾漫看着冷漠的黎千东,思绪被拉回四年前的某天,那一天的黎千东和今天的黎千东重合在一起,几乎压迫的她呼吸不过来。

“黎千东,算我求你,我把我的命赔给你,求你放过我爸......”顾漫的声音嘶哑绝望,态度也卑微到了尘埃里,“他年纪大了,真的经不起折腾了。”

“你的命值几个钱?”黎千东每说出的一个字都让顾漫心口一颤,“顾漫,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

顾漫惨笑,“黎千东,你真的不相信凶手另有其人吗?”

“不信。”

“好......好......”顾漫猛地打翻一个水杯,玻璃碎片碎了一地。她挑起一个最大的碎片,毫不犹豫的按在了手腕上,几乎是瞬间,鲜血就喷涌而出。

她对着黎千东扬起至今第一个笑,“黎千东,我现在就把命赔给你,好不好?”

不过是片刻,顾漫就因为失血过多晕厥了过去。这一晕,终于把几乎呆滞的黎千东拉回了现实。

黎千东几乎是发疯了冲上去捂住她的伤口,怒喊着“谁准你就这么赔命!你的命值几个钱,你配给他赔命吗!”,同时大声把门口守着的言旭叫了进来,“快去开车!送她去医院!快!”

言旭看见那满地鲜血几乎愣住,闻言立即跑下楼去开车。黎千东扔掉顾漫的玻璃,压着伤口抱着人,几乎是踩着一地血脚印冲下了楼。

“顾漫!你不准有事,你听见没有!顾漫!”

顾漫阖着眼,像是早已死去。配合顾漫那几乎瘦的脱水的脸颊,更像死了很久的干尸了。

“言旭!开快点!!”

言旭咬牙,一脚油门踩到底,宝马车轰鸣着在马路上闯了一路红灯,在这繁华市中心以生死时速冲向最近的医院。

黎千东一直催促着再快点,他双目猩红,抱着顾漫的手都在不受控制的发抖。

“言旭,再快点!”

顾漫手腕的血还在滴,在地面上炸开一朵朵血花。

言旭一个漂移停车,黎千东狂奔着把顾漫放在急诊部,“医生!快来救人!”

立即有医生上前带走顾漫,同时嘱咐黎千东,“去挂号,病人的情况有些危险,你要做好准备。”

黎千东看着顾漫被推走,站在原地愣愣的像是失了魂。

他看着自己沾满鲜血的双手,脑子乱的像是一锅浆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