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000628

000628

林淼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林淼杀了人,将她亲自送进监狱的人,是她爱了整整十年的男人,宋淮安。她爱他爱到全城皆知,林家大小姐除了宋淮安谁也不嫁。为了她,他甘心放弃国外顶尖演奏团的邀约。宋淮安车祸需要捐献肾脏,在知道自己肾脏和他的匹配时,毫不犹豫的就躺上了手术台。

主角:林淼宋淮安   更新:2022-09-13 07:0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淼宋淮安的其他类型小说《000628》,由网络作家“林淼”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林淼杀了人,将她亲自送进监狱的人,是她爱了整整十年的男人,宋淮安。她爱他爱到全城皆知,林家大小姐除了宋淮安谁也不嫁。为了她,他甘心放弃国外顶尖演奏团的邀约。宋淮安车祸需要捐献肾脏,在知道自己肾脏和他的匹配时,毫不犹豫的就躺上了手术台。

《000628》精彩片段

只是宋淮安并不喜欢她,当她醒来,他已经和柳茜茜在一起,珠联璧合,羡煞旁人。


而她,成了全城的笑话。


“杀人偿命,茜茜死了,你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


这是进监狱前宋淮安对林淼说的最后一句话。杀人偿命,她活该要去死的,可是在林淼的脑海里,根本没有自己亲手杀死柳茜茜的记忆。


只记得柳茜茜约自己去她家里谈事情,喝了她泡的咖啡后便失去了意识。再醒来时自己躺在沙发上,手上紧紧握着一把匕首,旁边柳茜茜浑身是血的倒在地上。


“林淼,你让我觉得恶心。”


“不要想着让林家人为你脱罪,不然我不介意看到你全家沦为和你一样的下场。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宋淮安冰冷的眼神,和利刃般伤人的话语不止一次让她从梦里惊醒。


在牢里的日子并不好过,在她吃饭的时候总会发现自己的饭菜里夹杂着无法下咽的沙子,寒冬天气自己的被子总会无端端被水打湿,她只能裹着湿透的被子被冻得瑟瑟发抖。


而这些都只是皮毛,让林淼几乎崩溃的是,在一个雨夜,不知是谁将她一巴掌掀翻在地上,用力的踩碎了她右手手指的骨头。


“宋大少说了,让我们好好关照你,怎么样?林大小姐对我们的关照还满意吗?”


雷声轰鸣,竟无人听到她痛苦的嘶吼和求救。


宋淮安就那么恨她,恨到要摧毁她最骄傲最宝贵的东西。


那一双她悉心呵护纤长白皙的双手,是用来弹钢琴的。她在进监狱前,曾是非常优秀的钢琴家。


可如今,她看着自己软绵无力的手指,那上面布满丑陋的疤痕,俨然是一双再也无法弹出美妙音符的废手。


她的右耳也因为那一巴掌,再也听不到了。


“林淼,出去后好好做人,以后不要再回到这个地方了!”


身后是狱警低沉的嗓音,林淼仅凭一只耳朵听得不是很真切。她提着一个塑料袋,痴痴的看着自己待了三年的监狱。


终于出来了吗?只是眼下,她该去哪里呢?


她忘不了当初宋淮安拿家人威胁她时令人生惧的模样,如果自己现在回去,她不敢保证宋淮安不会对她的家人下手。


想起宋淮安,林淼的心就疼得发紧。


眼下还是先解决自己的温饱问题吧,进监狱的时候她身无分文,出来的时候自然除了一套换洗衣服什么也没有。


自己身上留着案底,是不会有公司要她的,而她这只废了的右手,除了让她在表面看起来不至于像个残废,实际什么用处也没有。


鬼使神差的,她竟然走到了宋淮安经常出入的那家会所门前!她知道,在这里卖酒的话,只需要喝酒,便可以赚到不少的工资。


想着这些,林淼挺直背,理了理已经有些发黄的衣领,就要踏进那家名为“LoseDemon”的会所。


“哪里来的乞丐,滚一边去!”不等林淼站稳,一双粗壮的双手已经用力的朝她推了过来,保安边推搡着边嘟囔:“什么人也敢往我们这里面进,别弄脏了我们的地!”


林淼不住的弯腰道歉:“对不起,我只是想来找份工作……”



这里是什么地方,整个A城有头有脸的人都出入于此,就凭她这样一个面黄肌瘦,穿着洗得发黄衬衣的女人,也敢踏进LoseDemon的大门?


保安嘴里一边骂骂咧咧的,一边毫不留情的把她往外推。瘦弱的林淼哪里经得起这样一推,直接顺着台阶栽倒下去。


额头重重的磕在台阶上,林淼一路翻滚下去,直至撞到一双穿着名牌皮鞋的脚,才终于停了下来。


紧接着便听到一阵嬉笑声传来。


“这不是堂堂的林大小姐吗?如今怎么沦落成这幅田地?”


林淼的额头有鲜血流了出来,落在那人白色的皮鞋上,显得分外刺眼。


她赶忙爬起来,伸手把凌乱的头发扒拉到耳边,遮住自己的耳朵。


来人又爆发出一阵笑声,林淼抬头看向眼前,这才发现来人竟有数十个。


他们都是些浪荡子弟,被林淼撞到为首的男人李泽,曾经疯狂的追求过她。在她举办的音乐会上,大肆表白,却被林淼当众拒绝,为此丢脸丢遍了整个名流圈。


如今林淼变成今天这幅模样,抓到机会,李泽怎么可能会轻易放过她。


他居高临下的指着林淼朝大家笑道:“来,我给大家介一下,这位就是林氏的千金,有名的钢琴家。她举办的音乐会可是一票难求,座无虚席。”


所有的过往被扒开,血淋淋的摊开到面前,林淼不愿再听到那些回忆,便卑微的低着头,轻声道歉:“对不起……”


“我说林大小姐,对不起有用的话,要警察干什么?”李泽并不买账,他冷笑着将脚伸到林淼的面前:“这双鞋子是在法国定制的,全国就那么一双,我记得林小姐是最喜欢奢侈品的人,不会看不出来这双鞋的价值。”


人群中爆发出一阵阵刺耳的笑声,像海浪一般几乎将她淹没。


林淼呆呆的看着,左手用力的拽紧自己不断颤抖的那只废手:“那您说要怎么办呢?”


李泽勾起唇,缓缓走到林淼面前,将皮鞋伸到她面前,冷冷道:“弄干净。”



“哈哈哈哈……李少可真是不会怜香惜玉呢!”


“怜香惜玉?就凭她也配?她还以为自己是高高在上的林家大小姐呢!就这样一个做过牢的杀人犯,活着也不过是浪费氧气罢了”


是啊,现在的她不过是劣迹斑斑的杀人犯,走到哪里,都只会让人唾弃。


她早就不是曾经那个光芒万丈的林淼了。


现在的林淼,惹不起在座的任何一个人。尊严这种东西,在她待在监狱的这三年里,早就已经被磨炼得消失殆尽了。


不愿再和他们做过多的纠缠,林淼咬了咬牙,“噗通”一声便朝李泽跪了下去。


众人没想到林淼竟然会跪得这么干脆,当初林淼,在整个A市也算是赫赫有名。林氏长女,品学兼优,因为弹得一首好钢琴,被保送进伯克利音乐学院。除了宋氏集团总裁宋淮安,其他男人谁也没曾入过她的眼。


现如今,穿着邋遢的来会所找工作,更是为了一双鞋子,毫不犹豫的便向人下跪。


可笑至极,又令人唏嘘!


林淼无视那些鄙夷嘲讽的目光,伸出手扶起那只沾染了自己鲜血的鞋子,眼睛一闭。


林淼的嘴唇已经触碰到了那冰冷的鞋面,鲜血的甜腻腥味直冲脑门。


屈辱的眼泪几乎就要夺眶而出,耳边忽然传来一阵清脆的掌声。随即自己掌心那只鞋子的主人一把将脚抽了回去。


巨大的惯性让没有准备的林淼往地面扑了下去,牙齿磕破嘴唇,搭配着还不断渗血的额头,令她的整张脸越发可怖起来。


那掌声的方向来自于左边,所以林淼才会听得那么清楚,她顺着声音的方向望去,竟看到宋淮安不知何时已经端坐在大厅沙发的中心。


时隔三年,他一如当年的意气风发。不变的俊朗五官,冷酷的眉眼,他就坐在那里,面无表情的看完了由她主演的整场闹剧。


心脏像是裂开了一道口子,痛得她拧紧了眉。原以为自己已经不会痛了,可看到宋淮安,还是轻易的能唤醒她的痛觉。


“宋少,这场表演您还满意吗?”李泽谄媚的朝宋淮安低头询问。


原来这一切都是他们为了讨好宋淮安,才故意当众羞辱林淼,为的就是看曾经高高在上的林家大小姐,如今落魄得连街边流浪狗都不如。


宋淮安依旧是冷冷的表情,他没有理会李泽,只是起身缓缓朝林淼走了过来。他蹲在林淼的面前,低沉而又性感的嗓音吐出的每一个字,带着十足的蛊惑力:“出狱了怎么不告诉我呢?我可是为你准备了出狱大礼。”


她自然明白,宋淮安不会好心到为她准备礼物。在监狱里的那三年,就是因为他所说的礼物,折磨得她死去活来。


想到这里,林淼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什……什么大礼?”


宋淮安的嘴角微微上扬,勾勒出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他看着她,那沉沉的目光好似一把锋利的匕首,狠狠的从她胸口贯穿。


“当然是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因为你杀人的事情被曝光,林家股票大跌导致破产。你父母早在三年前你坐牢的那年,就被债主逼得跳楼自杀了。”



想到这里,林淼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什……什么大礼?”

宋淮安的嘴角微微上扬,勾勒出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他看着她,那沉沉的目光好似一把锋利的匕首,狠狠的从她胸口贯穿。

“当然是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因为你杀人的事情被曝光,林家股票大跌导致破产。你父母早在三年前你坐牢的那年,就被债主逼得跳楼自杀了。”

头顶仿佛响过一个惊雷,将林淼震得浑身都麻木了。

天旋地转,她仿佛被置于战场的中心,千军万马朝她奔来,她就这么被碾碎在马蹄之下。

不可能!这绝不可能!林淼的眼睛一眨也不眨,泪水无声的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不!”她忽然用力抱住自己的脑袋,头顶仿佛有巨大的车轮碾过,痛得快要裂开。

这么多年她从不敢打听父母的消息,就是怕自己的事情牵扯到他们,如今他们竟然被自己牵连致死!

她怎么接受得了这个现实,她再也没有父母了。

甚至,连他们最后一面也没有见到。

并未给林淼太多时间悲伤,宋淮安已经淡然起身,朝身边跟着的安保道:“把她丢进车里。”

话音落下,他已经大步向外走去。

林淼整个人瘫倒在地,像是被抽去了骨头一般,没有一丝力气,任由着宋淮安的人将她架了起来,扔到门口停着的那辆迈巴赫里。

车子一路疾驰,终于在郊区有名的墓园停了下来。

林淼踉跄跟在宋淮安的身后,到一处墓地前忽然就被他用力的拽上前来。

墓地的主人是柳茜茜,照片上的她笑靥如花,美的张扬。林淼侧目看向宋淮安,他的眼里竟有了罕见的温柔。

可惜这温柔从来吝啬给她半分。

“跪下!”

耳边宋淮安怒意滔天的声音在这安静的氛围里,格外渗人。

林淼还沉浸在父母去世的悲痛中,她愣在那里,呆呆的盯着柳茜茜的照片:“我不信……不可能……”

宋淮安对她的态度很不满,他冷冷转头看向她,伸手掐住她的下巴,强迫她的眼睛看向自己:“怎么,你也会痛心吗?为什么死的人不是你!”

为什么死的人是不是你!林淼眼底一酸,她也宁愿死的是自己!这样她不用被自己爱的人误解,父母不用受罪。这样痛苦的活着,比死了还要让人难受。

林淼紧紧咬住自己的双唇,舌尖已经尝到了鲜血的甜味,她闭上眼,朝柳茜茜墓碑用力跪了下去。


都是她的错,如果她没有爱上宋淮安,那她就不会被设计陷害,也就不会为此进监狱。

都是她的错!如果不是她,林氏集团不会破产,父母也不会死!

膝盖用力的跪在鹅卵石的地面,疼得林淼拧紧了眉。这种级别的疼痛,对于林淼来说,早就不算什么。

她双手撑在地上,弯腰用力的磕了下去。

一个,两个,三个……额头磕在地上发出重重的响声,林淼像是没有痛觉的机器,不停的朝柳茜茜的墓碑磕头。

饶是一向冷漠的宋淮安也不禁拧了拧眉,他没想到一向骄矜的林淼,如今竟真的卑微到如此地步。

他还记得,当初她仗着林家大小姐的身份,对茜茜颐指气使,每天跟在他的身后,像是一块甩不掉的牛皮糖。

余光扫过墓碑上柳茜茜的笑容,只一秒,那刚刚滋生起来微不可闻的同情瞬间便被压制下去。

这女人,向来最会作戏了。

“你以为你作出这样一副忏悔的样子,我就会原谅你吗?”宋淮安不屑的转身:“别把血滴在茜茜的坟边,免得脏了她轮回的路。”

第五章 你值得

话音落下,宋淮安直接甩手而去。

而身后的林淼,仍旧没有停下磕头的动作。她麻木的磕着头,似乎要把整个人都磕昏过去才罢休。直到豆大的雨滴,打在林淼的脸颊,她才清醒过来。

天已经黑了,初秋的天气日夜温差甚大。林淼只穿着一件单薄的衬衣,雨水一打湿,便整个贴在了身体上,冻得人瑟瑟发抖。

如果她就这样躺在这里,估计被冻死也没人知道吧。

可是她还不能死,她要找到弟弟林森,那是她唯一的亲人。是父母最疼爱的宝贝,也是她活下去的指望。

这是在郊区,本就人迹罕至,更何况是在墓园这种晦气的地方,晚上更是连个人影都看不到。

林淼双手紧紧抱住自己,踉跄的前行,眼前忽然猛的有一道强光刺了进来,紧接着她便什么也看不到,直接昏了过去。

再次醒来时已经是一天后,眼前人喊了好几声林淼才回过神来,她只有一只耳朵听得见,又经历了这样一番折腾,现在能听清楚人说话已经是万幸了。

林淼的眼神像是受伤的小羊,躲闪的,卑微的看向坐在自己面前的人:“学长,是你……”

顾少琛微微拧眉看着林淼,昨天救她回来时,额头已经磕破了,整个人更是轻得一只手便可以抱得过来。他不敢相信眼前这个瘦骨嶙峋满身伤痕的人,是曾经那个坐在钢琴登上熠熠生辉的少女。

她曾经那么优秀,眉眼里都是笑意,只是站在那里,便足以吸引所有男人的目光。

是,他曾仰慕过林淼,但在知道她的心里只有宋淮安后,便将这份心思深深藏在了心底。

昨天是他母亲的忌日,来墓园祭拜一时伤神便忘了时间,如果不是他凑巧经过发现了林淼,还不知道现在她会是什么下场。

“你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顾少琛没有多问,只是一笔带过:“没有地方去的话可以先住我这里,这套公寓没有人知道。”

没想到此时此刻还会有人这样温柔对待自己,可她却也不想因为自己的事牵连到顾家,更何况她还没见到自己的弟弟。于是拒绝道:“学长,谢谢你的好意,我还是回林家吧。”

似乎看穿林淼心中所想,顾少琛竟主动提到:“自从那你父母出事以后,林森就消失了,我知道你急着见你弟弟,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