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无敌战神女婿叶凡

无敌战神女婿叶凡

晓深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七年前,一个下雪的冬天,叶凡被养母赶出家门,自此过上了四处流浪的日子。奄奄一息之际,一个小女孩如同天使降临,不光给了他一碗热气腾腾的面,同时还给了他活下去的动力。历经无数磨难,曾经的小乞丐已经成为名震海外的无敌战神!七年后再度回归,叶凡的目的非常简单,旨在报答对那个女孩的恩情……

主角:叶凡,江雨珊   更新:2022-07-15 23:5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凡,江雨珊 的女频言情小说《无敌战神女婿叶凡》,由网络作家“晓深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七年前,一个下雪的冬天,叶凡被养母赶出家门,自此过上了四处流浪的日子。奄奄一息之际,一个小女孩如同天使降临,不光给了他一碗热气腾腾的面,同时还给了他活下去的动力。历经无数磨难,曾经的小乞丐已经成为名震海外的无敌战神!七年后再度回归,叶凡的目的非常简单,旨在报答对那个女孩的恩情……

《无敌战神女婿叶凡》精彩片段

江南市,国际机场。

身穿皮大衣,军靴,面容如刀削斧凿般坚毅的叶凡,拖着一件行李箱,坐在机场外的长椅上,手中点着雪茄,身形犹如一尊高不可攀的高山,引来不少路人侧目。

但叶凡却仿佛完全置若罔闻一般,漆黑如墨的双瞳,看着不远处的江南市景色微微出神,波澜不惊的瞳孔中有涟漪闪过。

“江南市,一别七年我终于回来了。”叶凡轻声喃喃,坚毅的脸庞上有着一抹复杂情绪闪过。

这时,一辆古斯特缓缓停在他面前,从车上走下来一名穿着紧身皮衣,将身材衬托得淋漓尽致,剪着干净历练短发的女子,引来周围路人纷纷侧目。

豪车美女,无论走到哪里都是最亮眼的存在,此刻也是不例外,不少人都朝女子投去贪婪的目光。

女子秀眉微皱,有些厌恶周围人的目光,选择向叶凡走去,脸上的厌恶迅速被恭敬所取代,因为眼前这个男人,是她心中宛如神明般的存在。

叶凡,名震海外战场天机阁阁主,是无数敌人梦魇般的存在,也只有这样的男人,才值得她追随。

“阁主,一切都调查清楚了,今天下午江雨珊小姐将进行招婿,这是江家提出招女婿的要求。”女子望着叶凡坚毅的面孔,不含一丝杂质,将一份文件递给他。

“还有要求?”叶凡眉头一挑,看着眼前这个身姿矫健的女子,正是自己最得力助手月影,这次回江南市就是让她先行一步来打前站,调查江雨珊的一切。

他永远忘不了,那一个下雪的冬天,他被养母赶出家门,独自一人流浪在街头,浑身脏兮兮所有人都对他避之不及时,只有江雨珊没有嫌弃他,请他吃了一顿馄饨面,给了他继续生活下去的希望。

从此那清澈无邪的双眸,善良的面孔,就深深烙印在了他脑海中,只是没想到后来人生竟会发生如此大的改变。

这一去就是七年,再回来时,已不再是那被赶出家门的少年,而是名震海外战场的天机阁阁主!

“呼……”叶凡深吸一口气,勉强压下心头的悸动,打开文件看了起来。

但在下一秒,叶凡不起一丝波澜的脸上,罕见浮现出一抹愤怒。

这让站在一侧的月影美眸中浮现强烈震惊,曾以一人敌万军的天机阁阁主,此刻竟然会因为一个女人而动怒,她究竟有什么魅力?

“躯体残疾,脑子不灵光为佳,江家你们这是要逼死她吗?”

许久,叶凡才放下手中的文件,深吸了一口雪茄,眼中有着怒火在燃烧。

“阁主需不需要……”月影身躯微微弯曲,不经意间露出那一抹风光,话语中带着几分杀意道。

“不用,江雨珊她很重视亲情,我不想让她伤心,但我也绝对不会允许,她嫁给一个身体残疾之人,现在先回家一趟吧,当年负气离家出走,父亲他一定很生气吧?”叶凡微微摇头,情绪再现涟漪道。

今天是父亲叶国忠五十岁生日,这次赶回来除了迎娶江雨珊之外,就是为庆祝父亲五十岁生日。

半个小时后,江南市城南,一座年久失修附带一个小院子的民房前,一辆古斯特稳稳停靠在大门口,从车上走下来一道身影,正是从机场回来的叶凡。

下了车叶凡望着眼前比记忆里更加破败的家,眼眶微微湿润。

叶家对他恩重如山,尤其是养父杨国忠,将他从孤儿院领养回去,视如己出,哪怕后面有了亲生女儿叶灵儿,也没有减少父爱。

正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养父很早就说过,等灵儿成年后就嫁给他。

而叶灵儿从小也跟叶凡亲近,跟在身后如一个跟屁虫,胸上有几颗痣都记得清清楚楚。

如果当初没有被养母赶出家门,或许现在两人已经成婚了吧?

只是如今这一切都是物是人非,他已经不是那个寄人篱下的养子,而是名震域外战场的天机阁阁主。

摇摇头,叶凡收敛了思绪开口道:“月影帮我安排一下,下午我要去参加江雨珊的招婿现场。”

“明白!”月影点点头,就直接驱车离开了此地。

两人共同出生入死多年,早已经形成默契,只需要一个眼神一句话,就能做出最准确的判断,叶凡是不想她打扰到家人。

等到月影离去之后,陈凡这才提着行李箱,来到院门前,里面装着给父亲的生日礼物。

早些年父亲叶国忠苦苦支撑着这个家,因为过度劳累留下了不少隐疾,为其准备的生日礼物,对其身体恢复很有帮助。

“砰砰!”

站在院门前,叶凡深吸一口气,这才敲了敲院门。

“谁啊,来了来了。”

不一会儿就传来一道女声,紧接着一个身材臃肿的中年妇女,打开院门出现在叶凡面前,脸上带着灿烂笑容,正是叶凡养母林巧兰。

但当她看清楚叶凡的面容后,笑容瞬间收敛,带着难以置信神色道:“你……你是……叶凡?”

“妈!”

叶凡出声道。

七年前虽然被眼前这个女人赶出家门,但心里还是有尊重,不想撕破脸皮。

“谁是你妈,不要在这里乱认亲戚,再不走我就报警了。”

林巧兰一脸厌恶,七年前好不容易才赶出去的白眼狼,今天居然回来了,心里那叫一个冒火。

“报警?”叶凡哑然失笑,藏不住眼中的失望,七年过去,这女人还是如此蛮不讲理。

作势,叶凡就要强行略过她回家。

“巧兰是谁来了啊?”

这时,一名身形消瘦,气色虚浮,面色苍白,一副重病缠身的中年男人,却出现在叶凡视野中。

见到来人,叶凡将要迈动的脚步,硬生生停滞在了半空,浑身忍不住轻颤。

“爸,是我,你的凡儿。”叶凡带着一丝哽咽道。

“凡……凡儿?”

叶国忠愣了一下,旋即脸上浮现强烈震惊,狠狠掐了一把大腿,感觉到了疼痛才知道自己这不是在做梦,上前一把拉住叶凡道:“小凡你终于回来了,你这七年到底去了哪里?”


七年前,还在外面务工的他,得知叶凡被赶出家门,曾四处托关系找寻,但都没有找到,这件事一直他心中的心结,本以为早已经不在世上,却没想到在他五十寿宴时回来,算是老天爷给他的一份最大礼物。

“爸,这事一言难尽,稍后跟你说吧。”叶凡苦笑,紧紧握着叶国忠布满老茧的手,心中充满了无尽愧疚,身为佣兵他不负国家,却独独负了亲人。

“哈哈,好,今天一定要跟你不醉不归。”叶国忠微红了眼眶,拉着叶凡就往家里走。

走进家门之后,叶凡这才注意到,在院子里坐着不少熟面孔,都是林家的亲戚或者是叶国忠的工友。

而最引人注意的是,在院子中央站着一名身材窈窕,面容姣好,浑身上下都充满了青春活泼气息的女子,如众星拱月般被七大姑八大姨围在其中,讨论的话题只有一个,那就是她的男朋友。

“灵儿这次听说你那富二代男朋友要来,以后你可就是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呸!人家灵儿本来就是凤凰,要我说这才叫郎才女貌。”

“那可不,这林家祖坟算是冒青烟了,灵儿以后可别忘了我们这些穷亲戚才是。”

一众林家亲戚叽叽喳喳,拉着叶灵儿手话家常。

“姨妈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忘了你们。”叶灵儿摇摇头,俏脸上却是有藏不住的幸福之色,兴奋不已道:“看时间,估计子轩也应该要来了。”

说着,转身就向大门方向走去,这一转身正好撞见叶凡跟叶国忠两人,不由有些好奇道:“爸,这人是谁?”

“灵儿是我。”还不等叶国忠开口,叶凡就抢先一步,笑看着她说道。

“你……你是凡哥?”叶灵儿先是一愣,旋即俏脸上浮现出强烈喜悦,连忙小跑两步,就想要跟叶凡相拥。

但很快就想到什么,迈动的脚步硬生生停滞下来,神色瞬间变得冷漠下来,不含任何感情道:“回来了就好,爸他一直很想你,我男朋友要到了,我要去接他,你回来就安分一点。”

“男朋友嘛……”叶凡脸上笑容在瞬间凝固,看着眼前这个小时候跟在他身后的跟屁虫,心中五味杂陈,这是在暗示他不要痴心妄想吗?

摇摇头道:“灵儿或许你误会我了,这次回来我是单纯给爸祝寿的。”

“希望你说得是真的,回来了就好好给爸祝寿,不要来打扰我现在的生活就好!”叶灵儿眼中浮现出冷意,带着几分警告的意味道。

“你放心,我不会再打扰你的生活。”叶凡心中很不是滋味,深吸一口气满是失望道。

当年那一丝情愫早已经消失无影无踪,对叶灵儿只剩下这份亲情,只是却被误解了,他也不打算解释。

“希望你说到做到。”叶灵儿冷漠抛下一句话,就直接略过叶凡,向大门外走去。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到叶凡说不会打扰她的生活后,心里莫名有些不舒服,就好像丢失了最宝贵的东西一样。

“这是叶凡吧?没想到你回来了。”

这时,那几名叶家亲戚也注意到了叶凡,一个个脸色都带着冷嘲热讽。

叶凡从小就是个孤儿,而且他们大多数都是林巧兰娘家亲戚,对叶家这个养子一直不感冒,现在他回来就好比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

尤其是叶灵儿小姨,更是直言不讳道:“叶凡你回来给你养父贺寿算你有心,但你离开这么多年,有些事也要跟你说清楚,现在灵儿有了男朋友,我劝你收起你那点小心思,我们灵儿是要阔太太的人,而不是跟着你吃糠咽菜过苦日子!”

见小妹都开口了,林巧兰这个当妈的,也在一旁冷笑道:“叶凡,当年你爸只是跟你开玩笑,你可别当真,现在灵儿有自己的幸福,你这个当哥的也不能毁了妹妹幸福不是,今天给你爸祝完寿就不要再回来了吧。”

叶凡眉头越发紧锁,他算是看清这些人的丑陋嘴脸,无非就是怕他回来抢婚,打扰了她们巴结富家大少的机会。

真是一群愚昧的女人,作为天机阁阁主,只要他愿意,自有无数绝世美女投怀送抱,只需要一句话,便可缔造一家资产过千亿的企业,又岂是这些鼠目寸光之人所能明白?

“够了!”就在叶凡准备开口解释清楚时,耳边就响起叶国忠爆发的声音。

“小凡才回来,你们就不能少说两句?我也没说一定要让灵儿嫁给那什么……”

只是还不等叶国忠说完,就从远处传来叶灵儿惊喜的声音。

“爸,子轩他来了。”

话落,就见叶灵儿拉着一名身形高大,面容俊秀,衣冠楚楚的青年,向叶国忠所在方向走了过来。

“伯父伯母,各位叔叔阿姨好。”

青年走来,十分有礼貌向众人打招呼道。

瞬间,原本凝重的气氛,都随着这名青年到来,而随之化解,那些林家亲戚,齐齐都围拢在青年四周,叽叽喳喳议论开来。

“灵儿这就是你男朋友李子轩吧?果然是一表人才,堪称郎才女貌。”先前还对叶凡恶语相向,叶灵儿的小姑,此刻却满是掐媚之色,那眼神恨不得对方是她自家女婿。

此刻,叶凡也注意到了这叫李子轩的青年,眉头暗自紧锁。

观此人面相天生刻薄寡恩之相,而且眉毛散乱,更是加剧了这个现象,若是叶灵儿嫁给这种人,实非良选,不过他就算说出来,只怕也不会有人相信,反而更加认定他是来捣乱的。

苦笑一声,叶凡静静看着眼前这一切。

“咦,这位是?”

正当叶凡如此这般思索时,李子轩却注意到了站在叶国忠身旁的他,不由开口询问道。

“他……他是……”叶灵儿俏脸上浮现出一抹慌乱之色,但很快就被冷漠所取代,一把挽着李子轩胳膊说道:“他是我哥叶凡。”

然后才看着叶凡,声音平静道:“这是我男朋友,也是未婚夫,华阳集团总经理,李子轩。”

“什么总经理不总经理,不过是我爸随便丢了个公司给我打理,随便闹着玩。”李子轩连忙摆手解释道。

只是却掩盖不住眼神中的傲然。

但很快,李子轩就玩味一笑道:“原来你就是那个被赶出家……”

还不等他说完就意识到不对劲,连忙改口道:“不好意思,我口误了。”


“你好,叶凡!”

闻言,叶凡心中固然不悦,但还是伸出手自我介绍道。

以他如今在域外战场的身份,能配他以礼待之的寥寥无几。

但眼前这个人是灵儿的未婚夫,也算是他妹夫,勉强能伸手待之。

只是,李子轩脸上却露出一抹尴尬,带着些许歉意道:“大舅哥是吧?实在不好意思,这手头不方便,就不跟你握手了。”

只见李子轩一手挽着叶灵儿,一手拎着一个礼品袋,虽然不方便,却完全可以放下礼物或者松开叶灵儿,来跟叶凡握手。

见到这一幕,在场不少人都露出幸灾乐祸的神色。

唯有叶国忠,十分不满看了一眼李子轩。

什么叫不方便,不知道腾出手来?

*见大舅子,都这幅高高在上的样子,以后把女儿嫁过去,那还不得尾巴翘到天上去?

“既然不方便,那就把礼物放下,准备吃饭。”叶国忠态度有些冷意,为叶凡打抱不平道。

见叶国忠如此偏袒这个养子,李子轩眼神顿时变得不善起来,满是得意松开挣脱开李灵儿的手,直接当着众人面,打开了携带的礼品袋,自信满满道。

“伯父我知道您喜欢喝酒,这是我托关系才弄到的一瓶五星茅台,全球仅存不到一百瓶。”

说着就从里面取出一瓶包装好的茅台酒递给叶国忠。

“爸,子轩可是跟我说了,这瓶酒可是费了不少功夫,还要托关系才搞到手。”叶灵儿连忙在一旁为男友表现道。

“哎哟,这一家人还那么客气干什么?这酒得要好几万吧?”

林巧兰满是喜色,这可是茅台酒,寻常一瓶都得要好几千,看这包装起码得好几万吧?

“妈,好几万你也说得出口,人家也拿不出手,子轩可是资产好几亿公司的总经理,这瓶酒可是足足花了他三十万。”叶灵儿连忙解释道。

“三……三十万?”

那些七大姑八大姨们,都愣住了,然后爆发出强烈的惊呼声。

“我就说灵儿这次是飞上枝头变凤凰了,还真是,还是金凤凰。”

“二姐这下你可享清福了,有这么一个金龟婿,简直就是八辈子修来的福分。”

“巧兰你以后可不能忘了我们这些穷亲戚。”

听着这些亲戚们的吹捧声,林巧兰就感觉脚下好似踩了一层棉花一样,腿都快站不直了,连忙打趣道:“这儿孙自有儿孙福,我们这些当娘的,只要看着女儿能嫁个好人家就行了,那还求什么福分呐!”

看着林巧兰这一群中年妇女,鼠目寸光的样子,李子轩心里就感到好笑而鄙夷,真是一群没见过世面的土鳖,三十万都把你们乐成这样,要是把家底露出来,那还不得把你们吓死?

心里暗自打定主意,等叶灵儿嫁入李家后,一定要写份合同,不能跟这些穷亲戚往来,免得丢了他们李家的脸面。

“嗯?”当他心里如此盘算时,就不由看向叶凡,想要看看他脸上到底是什么神情,却意外的发现,对方竟然连看都没有看一眼,而是在接电话,顿时感到十分不悦。

“这小子……”李子轩莫名升起无名怒火,但很快嘴角扬起一抹淡淡弧度,笑声开口道:“不知大舅哥给伯父带了什么礼物回来?”

此话一出,原本吵杂的院子瞬间就安静下来,所有人目光齐刷刷聚焦在叶凡身上,充满了冷笑。

看叶凡这穿着,也不像是在外面赚了大钱,能拿出什么好礼物?

感受着众人的冷笑,叶凡这才略微皱了皱眉头,并未立马开口,而是对电话那头,淡然道:“我知道了,我马上就过去。”

说完就挂断了电话,就在刚才他接到来自月影的电话,江家将会在半个小时之后,在望江阁举行江雨珊的招婿大会。

让他原本想跟养父吃顿饭的想法暂时落空了,只能忙完江家的事情后,再回来跟养父吃饭了。

放下电话,叶凡这才察觉到众人投来的目光,微微摇头道:“没有准备什么好礼物,我还有事要先去处理,爸这箱子里的礼物就给你了。”

说着就要将手中的行李箱交给了叶国忠。

“你这孩子,才回来怎么又走?今天有爸在,没人敢把你怎么样!”叶国忠一把攥住叶凡的手,愤愤不平道:“不管你今天送什么,爸都喜欢。”

“这老东西……”听到叶国忠这句话,原本抱着看好戏神色的李子轩,心中越发不满,暗自盘算着等娶了叶灵儿,就一脚把这老东西踹开,你不是喜欢养子吗?

那你就跟着养子过吧!

“爸,我真的有事,过两天再回来。”叶凡苦笑不已,他又怎会因李子轩送一瓶五星茅台而自行惭愧?

“哟,还搞得这么神神秘秘,到底是什么礼物,不会也是什么限量版美酒吧?”

见叶凡要走,叶灵儿小姨忍不住讥笑出声,越发认定叶凡手中礼物拿不出手,一眼就瞥见叶凡拉着的行李箱,趁他一个不注意,就抢了过去。

“嗯?”叶凡眼中闪过一抹杀意,但很快就收敛下去。

“来来来,大家都看看叶凡给他爸买了什么礼物。”叶灵儿小姨冷笑中,就当着众人面,打开了行李箱,里面是一个手工打造的小木盒,在小木盒内,摆放着一平灰褐色,茅台酒标准造型的茅台酒。

当众人看清楚之后,都露出诧异之色,他们都没想到叶凡竟然也给他养父带了一瓶茅台。

“不对呀,叶凡买的这瓶茅台,怎么是灰褐色的?看看人家子轩送的,可是洁白精美无比,不会是假的吧?”

“那谁知道,万一也是什么限量款,那也说不准。”

“要不让子轩来看看,这到底是什么了不得的酒吧?”

一众林家亲戚叽叽喳喳,大多都充斥着冷笑,认定叶凡买的假货,甚至有人要让李子轩来看一下,好让叶凡难看。

“既然大家都这么热情,我就帮大舅哥看看。”

听到众人的热情要求,李子轩脸上浮现出一抹得意冷笑,就走了过去,将那瓶茅台拿在了手中。

“这名字取的还真够霸气,汉帝茅台。”李子轩接过茅台就粗略看了一眼,满是讥讽道。

但他话语刚落,就意识到了什么,瞬间睁大了双眼,露出强烈骇然之色。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