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暴雨分手

暴雨分手

林夏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我和陈琰分手了。所有人都在等着我求他复合。隔天,我毫不留恋的将陈琰有关的东西打包发了邮政。听说,陈琰他慌了!

主角:陈琰林夏陆沉   更新:2022-09-13 08:0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琰林夏陆沉的其他类型小说《暴雨分手》,由网络作家“林夏”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我和陈琰分手了。所有人都在等着我求他复合。隔天,我毫不留恋的将陈琰有关的东西打包发了邮政。听说,陈琰他慌了!

《暴雨分手》精彩片段

和陈琰分手那天是个雨夜。

我没带伞,给陈琰打电话他没接,结果我淋成落汤鸡到了家,却收到了陈琰发来的微信,原来他给他的小青梅送伞了。

何其荒唐。

雨水顺着我的脸颊滴落到地上,在地板上炸开成花,像极了我破碎的心。

我走进卧室里,床头柜上摆着他和他青梅李晓晓的合照,照片里的李晓晓依偎在他身边,笑靥如花。

我自嘲的笑了笑,把照片扣在桌面上。

李晓晓是陈琰从小一块儿长大的小妹妹,只要她一开口,陈琰必应。

而我,用陈琰狐朋狗友的话来说,不过是一个可有可无,用来解闷的替代品,是别人眼中的舔狗。

我顾不得收拾自己,迅速收拾好行李,就给陈琰打去了电话,接电话的是李晓晓。

「林夏姐,是我,陈琰哥他淋了雨,在洗澡呢。」

李晓晓的声音娇滴滴的,刺耳极了。

「多亏了陈琰哥及时赶到,否则我今天就成落汤鸡了,对了,林夏姐,你淋雨了吗?」

这挑衅的意味已经相当明显了。

我懒得回应,听到电话那头有开门声,知道陈琰洗完澡了,随后淡定开口:「把电话给陈琰。」

「唔,那好吧,陈琰哥,林夏姐的电话。」

确定陈琰接过电话,还没等他开口,我果断道:「陈琰,我们分手吧。」

说完,我直接挂断电话,我果断的收拾行李离开了这座金丝笼。

……

搬回到我原先的住所后,因为淋了雨的缘故,我没力气再收拾,躺在床上昏昏欲睡,第二天一大早,在我报了行踪后,好朋友沈佳火急火燎的赶了过来。

「你是脑子烧昏头了,听群里人说,你和陈琰分手了?」

呵,消息倒传的快。

我到底是有多舔狗,才会在沈佳心目中离开陈琰是头昏之下才会做的事儿?

「嗯,是烧昏头了。」

整个人浑身无力,浑身滚烫,不是发烧是什么?

沈佳被我这话噎了下,见我气色不对,连忙伸手摸了摸我脑袋,然后惊呼道:「夏夏,你发烧了!快躺下,我给你找退烧药吃!」

看着沈佳咋咋呼呼的模样,我虚弱的笑出了声,被人关心的感觉真好。

吃完退烧药,我无力的躺在沙发上,身旁的手机屏幕一直是亮的,消息一条跟着一条的弹着,当我拿起来时,手机还在震动着。

是陈琰好友的一个群,当初也是我死皮赖脸要加进去的。

「听说了吗,林夏闹分手离家出走了。」

「呵,她又不是第一次了,估计是想逼婚了呗。」

「就是,小城市出来的女孩子,能找到陈琰就是天大的福份了。」

「我们来开个赌局吧,这一次,她会离开多长时间?」

我快速的扫了下,有人说一天,有人说一个小时,更有人说,我就在外面趴着,只要陈琰吹个口哨,我就乖乖的爬回去了。

我拿起手机,发了一条消息。

「我赌一辈子。」

然后干净利落的退群,锁屏。



因为吃了退烧药的关系,我躺在沙发上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再醒来时,天都暗了。

沈佳看到我醒了,马上跑了过来,她伸出手探向我的额头。

「终于退烧了,我给你煮了粥,还在炉上温着,等着,我去给你盛一碗。」

空荡荡的房间,因为有了沈佳的存在,显得不再冷清。

我抱着膝,坐在沙发上面,虚弱笑了笑。

会哭的孩子有奶喝,偏偏我就是一个不会哭的。

去年冬天,我在外地出差,为了能回来给陈琰过生日,我没买到机票,只能坐绿皮火车。

我在火车上折腾了 5 个小时,等我赶到餐厅时,李晓晓正往陈琰的脸上抹着蛋糕,即使满脸的奶油渍,陈琰也是宠溺的笑着。

我却清清楚楚的记得,曾经我也想这么做,陈琰毫不犹豫的拒绝,目光中透着一丝责备:「林夏,你知道的,我有洁癖。」

而他的狐朋狗友们,则是一脸看热闹的嘲笑着。

「想什么呢,快点把粥喝了。」沈佳把粥碗塞进我的手里,打断了我的回忆。

我喝了半碗后,身体很快暖了起来。

沈佳无聊坐在我旁边开始刷起了手机,她刷到李晓晓的朋友圈,忍不住骂了起来。

「啧,不要脸。」

说着,她把手机举到我的面前:「看看这朵白莲花。」

李晓晓朋友圈里发了几张在酒吧里的照片。

照片中,穿着睡衣的李晓晓有点喝醉了,脸蛋通红,陈琰伸出手搂着她的肩膀,两个人亲密无间像极了情侣。

上面还配着文案:【最好的感情就是,你永远都在我的身边,永远把我宠的像个孩子】

明明知道昨晚他们在一起,可能还做了很亲密的事,可我心头除了一点点酸胀,想像中撕心裂肺的痛楚并没有袭来,我甚至把一大碗粥都喝了下去。

身体彻底的暖了,额头热出了汗水。

沈佳却更加气了,她刷到了陈琰狐朋狗友在李晓晓朋友圈下的吐槽。

「气死我了,夏夏,陈琰那个混蛋说,你这次离家出走就是为了逼婚,到头来肯定会乖乖回去的。」

半晌,我抬眼迎上她的目光,安抚她的怒火,笑了笑:「放心吧,我还没烧昏头。」

说着我站了起来,走进卧室,打包昨天带回来的东西以及这套房子里原本的东西。

不得不说,陈琰不仅占满我的回忆,就连我的许多东西都和陈琰有关。

这场长达十年单向奔赴中,我从未没有动摇过。

高中的一见钟情,我努力了三年,好不容易才考上和他同一所大学。

我以为我就这样一直单恋下去,没想到到了大三,我竟然会成为他的女朋友。

我小心翼翼怀揣着对他的爱,心甘情愿的做他温柔体贴的女友,可一腔热情永远得不到回应,换来的永远都是他冷淡和克制。

「沈佳,我东西收拾好了,帮我喊邮政上门取件吧。」

我要把所以关于陈琰的东西,统统寄回给他!

陈琰不是说我在逼婚吗?

那抱歉,他真的想多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