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玄幻奇幻 > 高手下山开局卖婚书

高手下山开局卖婚书

花开无限美作者 著

玄幻奇幻连载

叶无道是孤儿,从小被师父教养长大。可等他学成本领后,师父却踢他下山,还莫名其妙的给了他一纸婚约。按照婚约上的地址,叶无道一个人来到了杭州,只为了能早点和对方退婚。甚至,他还在这里开医馆,混得风生水起,名扬内外。甚至,他还找到了当年叶家被灭门的真凶!

主角:叶无道   更新:2022-09-14 12:0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无道的玄幻奇幻小说《高手下山开局卖婚书》,由网络作家“花开无限美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叶无道是孤儿,从小被师父教养长大。可等他学成本领后,师父却踢他下山,还莫名其妙的给了他一纸婚约。按照婚约上的地址,叶无道一个人来到了杭州,只为了能早点和对方退婚。甚至,他还在这里开医馆,混得风生水起,名扬内外。甚至,他还找到了当年叶家被灭门的真凶!

《高手下山开局卖婚书》精彩片段

青城山。

“师傅,小师弟往我饭里下了泻药,弟子整整拉了两天,腿都软了,你老要为我做主啊!”

“师傅,小师弟把我的九星刃抢走了,你要帮我讨回来啊!”

“师傅,小师弟现在已经成了青城山一霸,你得好好管管他。”

“……”

青阳子看着跪在面前的众多弟子,嘴角一挑:“你看看你们,一个大男人哭哭啼啼的像什么话,他欺负你们,抢了你们的东西,你们去找他啊,找我干什么?”

听见这句,众多弟子你看我,我看你,均是面露苦笑。

他们也想去找小师弟理论,但实力不允许。

去了也只能被欺负。

对方就是一个绝世妖孽,入门最晚,但短短几年,就得了青阳子的真传,青出于篮胜于篮。

不久。

青阳子打发了一众弟子,将叶无道叫了过来。

“师傅,你老这么晚把我叫过来干嘛?”

“你的一帮师兄刚走,你说,我找你干嘛?”

说完,青阳子瞪了叶无道一眼。

“师傅,我和师兄们相亲相爱,就是跟他们闹着玩,你老这么英明神武,肯定不会因为这个惩罚我,呵呵!”

“臭小子,少跟来这一套!”

青阳子凶巴巴瞪了叶无道一眼,从怀里掏出样东西丢给他:“这是我给你定的一门婚事,拿着婚书立刻下山。”

“啊!师傅,你要赶我下山,不要啊,我舍不得你,舍不得一帮师兄。”

“你舍不得他们,他们非常舍得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早就想下山查当年的灭门血案报仇了,刚好你未婚妻也在杭城,两不耽误,拿着婚书,立刻下山。”

“……”

一天后。

叶无道走出火车站,肚子咕呱咕呱的叫个不停。

青阳子那老家伙太狠了,不仅没收了他的宝物,而且就只给了他个路费。

现在的他穷得叮当响,连个买包子的钱都没有。

“老家伙,等小爷回去,非得把你打趴下。”

叶无道抱怨归抱怨,但他知道现在最重要的是想办法弄钱先填饱肚子。

就在这时,道路两旁商贩的叫卖声传进耳里。

“有了!”

叶无道邪邪一笑,把婚书拿了出来,用手机拍了几张清晰的照片,然后立刻上传到当今最火的平台上售卖。

原本是抱着试试的心态弄的,没想到刚过了十几分钟,立刻有人在平台上联系,跟他加了微信。

经过一番商谈,对方同意他开出的价格,不过唯一的条件是让他亲自送过去。

叶无道同意了,要了个定金就坐着的士前往目的地。

半小时后。

叶无道下车,看着眼前的豪华庄园,嘴角勾勒出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走上前:“你好,我是来找一念的。”

这对买主的微信昵称,对方让他来了报这个名字。

门口的两名保安上下打量叶无道一阵,最后让他进去了。

叶无道跟买主联系了两句,一路前行,来到个布置得富丽堂皇的空地上。

随处可见打扮得衣冠楚楚的男女。

看样子,这是一个名流云集的酒会。

“你是小爷扛把刀?”

听见这句,叶无道立刻转身,不远处站着一个身穿黑色晚礼裙的女人,长得不差,浑身透出股高高在上的气息。

“你是一念?”

叶无道有点不确定,他以为买婚书的会是个男人。

“不错。”

张紫晴走上前:“把婚书给我,我立刻给你钱。”

“好嘞!”

叶无道不由分说,把婚书递给了张紫晴。

张紫晴展开一看,果真和网上拍的一样,扫了眼四周,大声喊道:“大家快来看!今晚我们的女寿星的未婚夫来了!”

此话一出。

好像一枚威力强大的炸弹丢进平静无波的湖水里,立刻炸起涛天巨浪。

谁不知道今天是杭城顶尖豪门欧阳家大小姐欧阳如玉的生日宴会,追求她的豪门大少和各种精英能从江边排到江尾。

从未听说她有什么未婚夫!

可现在突然冒出一个来,这可是能让杭城地震的大新闻!

在场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聚焦到了叶无道的身上,其中有嘲笑、讽刺,更多的是不屑。

“一身的穿着,加起来不超过三百块,就这样的也敢说是欧阳如玉的未婚夫?真是笑死我了!”

“傻逼年年有,今年特别多,碰瓷碰到欧阳家来了,真特么是个人才啊,哈哈!”

“人贵有自知之明,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德行,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

张紫晴笑了,发自内心深处的笑了,她和欧阳如玉同时被列为杭城三美,可无论是家世还是自身条件,她都比不上欧阳如玉,所以她嫉妒。

刚才她在网上各种刷,突然看到这封婚书,立刻计上心头,把叶无道叫了过来,为的就是对付欧阳如玉,让她成为众矢之的被人嘲笑。

叶无道瞥了眼四周,也笑了!

他刚下山,想把婚书卖了换点钱花花,没想到碰到这样的事情!

有点意思!

张紫晴见叶无道不为所动,认为他是被吓傻了,得意洋洋喊道:“骗子,还想从我这里拿钱,今天你要是能从这里走出去,那我就跟你姓,哈哈!”

叶无道刚要开口。

却在这时,一个冰冷的声音传了过来:“谁是我未婚夫?”

围观的众人齐唰唰转头看去。

穿着一条黑色短裙的欧阳如玉沉着脸走了过来。

张紫晴小跑上前,指着叶无道喝道:“如玉,他就是那个自称是你未婚夫的骗子,刚刚我在网上看到他在卖你们的婚书。

作为你最好的朋友,我自然第一时间为你的名誉着想,所以就把这个骗子诓骗过来,要杀要剐随便你,你看,这就是他在网上卖的婚书。”

欧阳如玉接过,看也不看,对于张紫晴心中是怎么想的跟明镜似的,沉着脸走上前,盯着叶无道一字一句沉声问道:“你就是我未婚夫?”


叶无道看着面前这个瓜子脸、大眼睛的绝色佳人,心里平静如水,他此番下山,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查清当年灭门惨案,报此血海深仇。

欧阳如玉见叶无道不说话,冷冷问道:“怎么?敢做不敢当?”

叶无道嘴角一挑,实话实说:“我是你未婚夫。”

欧阳如玉怒了,她万万没想到叶无道敢当面承认。

这事传扬出去,不管真假,她都会成为杭城最大的笑话。

臭小子!

本小姐一定不会轻易放过你!

“你跟我来!”

叶无道刚迈动脚步,不远处传来个杀气腾腾的声音:“真是大胆,敢冒充如玉的未婚夫来生日宴会上捣乱,不想活了吗?”

众人顺着声音发源地看去,只见一个身高一米八以上英俊不凡的男人走了过来。

“龙剑飞大少来了,这下有好戏看了。”

“龙大少可是欧阳小姐的铁杆追求者,这坑蒙拐骗的小子死定了。”

“……”

张紫晴双眼放光的看着龙剑飞,她之所处心积虑的‘对付’欧阳如玉,其实很大的原因就是因为龙剑飞,她喜欢对方,可对方心里只有欧阳如玉,所以她恨透了。

龙剑飞走到欧阳如玉面前,温声细语的说道:“如玉,犯不上跟这样的无耻小人生气,你看着,我替你出气,保证让你满意。”

欧阳如玉默不作声,如果是以前,她肯定会拒绝,但现在她一心想狠狠的教训叶无道这个大骗子,所以就任由龙剑飞去了。

龙剑飞见状,在心里一笑,上前几步,盯着叶无道冷冷道:“臭小子,快说,是谁指使你来如玉生日宴会上捣乱的?”

叶无道邪邪一笑,反问:“你是谁?管得着吗?”

听见这两个问题,龙剑飞气得肺都快炸了,握紧拳头瞪着叶无道喝道:“臭小子,只要你立刻跪下向如玉磕头道歉,也许我会考虑给你条生路,否则,我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看着龙剑飞怒火万丈的样子,四周的人纷纷开始站在他这边尽情嘲笑叶无道。

“小子,龙大少大发慈悲给你条活动,你还不赶紧跪地谢恩。”

“小子,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这是你唯一活命的机会,赶快按照龙大少说的去做。”

“小子,龙少自小练武,是连续三届的散打冠军,他一根手指头就能收拾你,他能给你活命的机会,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

听着这些,叶无道扫了一圈,最终把目光停留在龙剑飞身上,开口吐出两个字:“白痴。”

龙剑飞已经做好了叶无道跪地求饶的心理准备,万万没想到叶无道居然敢当众骂他,再也忍不住,怒吼着向叶无道冲去。

“龙少出手了,这小子死定了,哈哈!”

“各位,我已经看见这小子被龙少一拳爆头的画面了。”

“……”

欧阳如玉见叶无道似乎吓傻一般站在原地未动,眉头一皱,刚要让龙剑飞下手轻点,可却在这时叶无道动了。

龙剑飞的铁拳被叶无道扣住,用尽浑身力气都摆脱不了,咬牙瞪着叶无道喝道:“王八蛋,快放开我。”

“好,如你所愿。”

叶无道嘴角一挑,像赶苍蝇似的摆摆手。

龙剑飞犹如断线的风筝,不断往后退,最后重重摔在上,体内气血沸腾,忍不住吐出两口鲜血。

看见这一幕,围观的众人全都惊呆了。

天啊!

龙剑飞可是连续三届的散打冠军!

居然一招就败得如此彻底!

就算是亲眼所见,也没人敢相信这是真的!

张紫晴小脸煞白,艰难的吞了两口口水,想到刚才得罪叶无道的事,她就双腿打颤浑身发软……

欧阳如玉深吸口气,强行压住心头悸动,上前两步,盯着叶无道一字一句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这个问题也是众人想问的,叶无道有这种身手,怎么可能是普通的骗子,肯定是受人指使来欧阳家捣乱的。

叶无道冲着欧阳如玉咧嘴一笑:“刚才不是告诉你了,我是你未婚夫。”

欧阳如玉气得不轻,胸口剧烈起伏,刚要开口,艰难从地上爬起的龙剑飞从地上站了起来。

“所有人听令,给我狠狠的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出了任何事我负责。”

“是,龙少。”

立刻有十几个保镖阴沉着脸向叶无道冲去。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

不远处传来一个苍老威严的声音:“这是我欧阳家,打打闹闹的成何提统,统统住手。”

听见这句,龙剑飞转头看去,只见欧阳破天在管家的相扶下走了过来,他立刻把保镖叫回,走上前行礼。

“欧阳爷爷,今晚是如玉的生日宴会,不是我想惹事,而是这个不知从哪来的臭小子存心找事,我怀疑他是欧阳家的敌人派来捣乱的。”龙剑飞指着不远处的叶无道咬牙切齿道。

欧阳破天眼中寒光一闪,向欧阳如玉招招手:“如玉,你过来。”

欧阳如玉点点头,走上前。

“如玉,发生了何事?”

欧阳破天沉声问了句,别人说的,他都信不过。

欧阳如玉没有夸大,将所有的事情如实说了一遍。

“什么?”

欧阳破天忍不住惊呼。

看见他这个样子,欧阳如玉、龙剑飞等人都认为是被气到了,赶紧让他别动怒,跟这样的无耻骗子犯不上。

欧阳破天深深看了眼叶无道,对欧阳如玉说道:“如玉,把婚书给我。”

“是,爷爷。”

欧阳如玉没有丝毫犹毅,将婚书递给了欧阳破天。

欧阳破天展开一看,双目瞪得越来越大,浑身也在剧烈颤抖。

下一刻。

他紧紧的握着婚书往前走。

突然,胸口猛的一痛,痛叫着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爷爷!”

欧阳如玉惊慌大叫着冲上前。

龙剑飞也被吓到了,对着人群喊道:“秦医圣,请你老赶紧出手替欧阳爷爷医治,事后,我龙剑飞必有重报!”

不远处传来回应的声音,接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快步走来,他就是杭城第一名医秦思远。


“秦医圣,快帮我爷爷看看,拜托了。”

“秦小姐放心,老夫一定尽力而为。”

欧阳如玉再次行礼,转身瞪着不远处的叶无道咬牙切齿道:“骗子,你把我爷爷气倒了,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听见这句,叶无道哭笑不得,明明是这老家伙自己病发晕倒,关他什么事啊?

龙剑飞见叶无道这个样子,心中更气,真想立刻收拾叶无道,不过他也知道现在给欧阳破天治疗最为紧要,否则出了什么事,他也承担不起这个责任。

“来人,把他看好了,等欧阳爷爷醒过来,听候他老人家发落。”

“是,龙少。”

顿时,十几名保镖围住叶无道。

四周的人都用看死人的目光看着叶无道,如果说他得罪了龙剑飞还有一丝活路,那现在把欧阳破天气晕,肯定绝无活路。

就在这时,秦思远抽回给欧阳破天把脉的手,沉呤着对欧阳如玉说道:“欧阳小姐,欧阳老家主是突发心脏病,再加上旧疾也发作,情况相当凶险。”

欧阳如玉脸色大变,急声道:“秦医圣,求你一定要救救我爷爷,只要能让我爷爷没事,我欧阳家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龙剑飞也大声道:“秦医圣,还有我龙家也必有重报!”

秦思远眼中闪过一道奇异的光茫,点点头:“好,只要我秦某人在,肯定确保欧阳老家主无恙。”

“秦医圣,谢谢。”

秦思远命人取了一副银针过来,将欧阳破天的身体扳正,大声道:“各位,接下来我要给欧阳老家主治疗,请你们安静,不要发出半点声响。”

围观的人立刻答应。

笑话,谁敢在这种时候添乱。

秦思远扒开欧阳破天的衣服,第一针扎在他胸口的玉堂穴上,第二针扎在华盖穴上……

就在这时,叶无道嘴角一挑,大声道:“你这一针下去会让他的病情加重,要了他半条老命。”

听见这句,秦思远浑身一震,转头瞪着叶无道喝道:“臭小子,你懂什么?老夫这一针是整个治疗过程的精髓所在,一针下去能让欧阳老家主定神顺气。”

欧阳如玉也怒了:“你给我闭嘴,我等会再收拾你。”

龙剑飞喝斥叶无道一声,对秦思远说道:“秦医圣,你不用管这个骗子,他肯定是欧阳家的敌人派来的,现在救治欧阳爷爷最为重要。”

秦思远点点头,深吸口气,对准欧阳破天的脑袋扎了下去。

昏迷未醒的欧阳破天浑身抽搐两下,口中发出哽咽声,接着苍白的脸上多了几丝血色。

龙剑飞赞道:“不愧是名满天下的秦医圣,这医术就是非凡,天底下就没有治不好的病。”

围观的人也是纷纷夸赞。

秦思远心中乐得不行,谦逊的说了几句,刚要进行下一步治疗,却在这时惊变突生。

欧阳破天脸色变黑,浑身剧烈抽搐,口吐白沫。

“啊!”

欧阳如玉惊叫,望着秦思远问道:“秦医圣,我爷爷这是怎么了?”

秦思远被吓到了,擦了把额头上的冷汗,赶紧替欧阳破天把脉。

他也忍不住发出惊叫:“欧阳老家主的脉相突然变得很乱,我,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

不远处的叶无道的感叹:“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啊!”

这话犹如一盆凉水浇在头顶,欧阳如玉浑身猛的一颤,望着秦思远咬牙问道:“秦医圣,你有办法吗?”

“欧阳小姐,没有搞清楚病情,老,老夫无能为力。”

秦思远结结巴巴道,他不敢再治下去了,要是欧阳破天真有什么事,他十条命也不够赔。

欧阳如玉气极,现在这情况再请名医明显不现实,只有……

深吸口气,欧阳如玉快步走到叶无道面前,沉声问道:“你刚才看出了问题,你能救我爷爷吗?”

“可以。”

叶无道回答得很肯定,他在青城山跟随青阳子学艺,医术只是其中的小道。

欧阳如玉盯着叶无道看了近一分钟,不似说谎,她猜测叶无道不是敌人派来的,否则刚才也不会出声提醒。

就算真是敌人派来的,现在情况危急,也只能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想法让叶无道试试了,不然再拖下去不知欧阳破天会变成什么样?

“只要你救好了我爷爷,刚才的事情我当作没发生,你可以安全的离开,不过,你要是敢借机做什么手脚,我欧阳如玉定会让你付出十倍百倍的惨重代价。”

叶无道笑了,区区的欧阳家,他想走就走,又有谁能留得下他?

欧阳如玉见状,心中一紧,问道:“你想要什么?”

叶无道耸耸肩,反问:“欧阳小姐,医生给病人治病,不应该付诊费吗?”

欧阳如玉愣住了,她万万没想到叶无道想要的这么简单,反应过来,立刻坚定有力道:“只要你救了我爷爷,你想要多少钱都行。”

“好,一言为定。”

叶无道一脸笑意往前走,他从始至终都没打算袖手旁观,因为不管怎么说,欧阳破天都和青阳子相识,而且对方的孙女还是他的未婚妻。

龙剑飞脸色难看,走上前望着欧阳如玉沉声道:“如玉,他肯定是敌人派来的,你不能让他给欧阳爷爷看病啊!”

“闭嘴,不让他看,你来看吗?”

“我,我……”

龙剑飞不知怎么说了,尴尬不已,将这一切怪罪在叶无道身上,对他的恨意更深了。

这时,叶无道走上前,将欧阳破天的身体扳正。

右手一扬。

七根银针‘嗖嗖’的脱离欧阳破天的身体。

接着,在半空中围成圆圈飞旋一阵,快若闪电的扎在欧阳破天的后背上。

远远的看去,七根银针好像构成了一个奇怪的图案。

这神奇的一幕惊得围观的人掉碎了一地眼镜。

正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深通医学的秦思远情不自禁后退几步,忍不住惊叫道:“啊!这是传说中早已失传的七星破妄针,逆生死,破阴阳,是真正的神术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