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玄幻奇幻 > 此夜漫漫无尽处

此夜漫漫无尽处

小羊吃草不吃土作者 著

玄幻奇幻连载

花容原本是花界仙子,但她身边有一幅画像,上面是一个容貌俊逸的男人。每每看到这画,她都会更加痴迷她的徒弟夜无殇,甚至对他千依百顺。可夜无殇为了报仇,剜去她眉心墨莲,挖去她双眼,又让她万箭穿心而死。后来真相浮出水面,夜无殇后悔莫及。一百年后他才知道,原来,自己只是花容心爱之人的替身!

主角:花容,夜无殇   更新:2022-09-14 12:0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花容,夜无殇的玄幻奇幻小说《此夜漫漫无尽处》,由网络作家“小羊吃草不吃土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花容原本是花界仙子,但她身边有一幅画像,上面是一个容貌俊逸的男人。每每看到这画,她都会更加痴迷她的徒弟夜无殇,甚至对他千依百顺。可夜无殇为了报仇,剜去她眉心墨莲,挖去她双眼,又让她万箭穿心而死。后来真相浮出水面,夜无殇后悔莫及。一百年后他才知道,原来,自己只是花容心爱之人的替身!

《此夜漫漫无尽处》精彩片段

桃花树下。

花容端坐着,在画一幅画。

她已经画了很久,也已经画到了尾声。

画中那个男子,一袭白衣,一手持萧,一手拿剑,画中也有桃花树,树下,他看着她,拈花一笑。

花容看的有些痴了,现在,就只剩下最后一笔。

就差额头眉间上的那一道闪电。

突然,一道冷冽的声音响了起来。

“师父。”

夜无殇穿着一袭黑衣,面无表情地走了过来。

他所过之处,连地上的桃花,也染上了一层黑气。

花容抬眸看着他。

夜无殇口中喊着师父,对于她这个师父,却没有一点尊重的意思。

他看见花容的那张画,不由冷笑了一声:“师父又在画我?怎么,平时还不够你践踏?”

花容有些无力:“我何曾践踏你?”

夜无殇冷冷看了她一眼:“今天又是十五,是什么日子,你我心知肚明。”

花容有些难堪地咬住了下唇:“并......并不着急在现在。”

“你不着急,我着急。”夜无殇冷笑了一声:“早点开始,早点结束。难不成,还要我晚上再来见你一次?你不嫌麻烦,我还嫌恶心。”

花容抿了抿唇:“那......那也随你。”

“那尊贵的师父,你为什么还不脱?”夜无殇的声音中透着些冷。

花容微微一颤:“在这里?”

“要不然呢?”夜无殇走上前,抓住她的发钗,轻轻一拉,就有万千青丝垂下,美不胜收。

夜无殇的心底,却只有一片冰冷。

这个女人,是这天地间第一株墨莲所化,号称是花容仙子。

仙子?

何其可笑!

本质上,不过是个蛇蝎心肠却惯会装模作样的女人。

“脱。”夜无殇面无表情地说道。

花容有些无力:“不要在这里。”

“不要在这里?你是在求我?当初,媚儿求你不要杀她的时候,你听了吗?”夜无殇抓着她头发的手,微微一紧,花容露出一个有些痛苦的神情。

“媚儿,也是你的弟子!几百年了,她对你,可曾有一丝不恭敬?可你呢,你刺入她心口那把剑,可曾有一刻迟疑?”夜无殇低吼着:“师父,杀了媚儿,你可曾有一丝后悔?”

连着几个问题,撕心裂肺。

花容神情痛苦,却没有一丝犹豫:“再来一次,我照样杀她。”

“好,很好。”夜无殇气的浑身发抖:“好一个道心通明的花容仙子,杀害自己的一个徒弟,又强占另一个徒弟,这就是你的道!”

夜无殇双目发红,毫不犹豫地撕开她的华裙。

花容一直平静地看着他,像是看着一个迷途的孩子。

“你这表情,我很不喜欢。”夜无殇眸光一寒,突然,他指尖射出一道黑气,直冲桌上的画卷而去。

原本一直很淡然的花容,突然疯了一般发出惊呼:“不要!”

画悬浮了起来,挂在半空中。

他没有毁了画,花容松了一口气。

“师父对我,果然是情根深种,就连一幅画,都能让你这么紧张。”夜无殇冷笑了一声:“既然你这么喜欢这幅画,那就这么悬浮在这里吧。好让你随时随地能够欣赏到。”

花容浑身颤抖了起来。

那样污秽的画面,怎么能让他看到。

“不可以。”花容颤着:“徒儿,求求你,把画收起来,好不好?”

“为何要收?”夜无殇轻笑了一声:“师父,你本人都不知道和我做过多少不知廉耻的事情了,你还怕一副画看到?”

更何况,画中人还是他。

“徒儿!”花容紧紧抓住他双臂:“任何事情我都可以答应你。你......你要什么花样都可以。把画收起来,求求你,把画收起来。”

很快,花容就发现,她错了。

她不该哀求他。

因为,她早该知道的,越是让她痛苦的事情,他就越是迫不及待。


“师父。”夜无殇笑了:“我最喜欢的,就是你这样痛苦求我的样子。待会,你还会求我的。”

他将她的衣衫撕裂,将她压在桃花之上。

黑气缠绕着夜无殇,都不需夜无殇另做些什么,和这些黑气碰触的刹那,花容洁白的肌肤上,就开始出现了一道道黑痕。每一道黑痕的出现,代表着的,就是挖心刺骨的疼痛。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遭受这种痛苦,但花容的脸,还是不由白了起来。

“很难受吧?”夜无殇声音阴冷:“被视为父母的师父,亲手杀害,媚儿当初的痛苦,你还只尝到了千万分之一。”

他死死抓住她的肩膀,剧烈的力量,仿佛要把她撕裂。

花容躺在那里,面前就是那副她亲手画下的画。

莫大的痛苦将她席卷,花容有些颤抖地闭上了眼睛。

她不知道她做错了什么,只希望,这一切,可以尽快结束。

不知过了多久。

这场酷刑终于结束。

花容身上,红痕黑痕交缠在一起,看起来格外恐惧,剧烈的痛苦,让她整个人蜷缩了起来。

夜无殇身上的黑气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最真纯不过的仙灵之气。

他居高临下地看着花容,不由冷笑了一声:“不要在我面前装模作样了!你把我从凡间带上来,又在我身上做下手脚,让我每个月,都要遭受万蚁噬心之痛!我不来找你,那可怕的黑气就不会消失,我就只能生不如死地挣扎着。师父,你为了得到我,的确是煞费苦心!你说,若是天下人,看见了这幅不知廉耻的模样,是否还会尊称你一句仙子!”

夜无殇的心头,满是恨意。

他和苏媚儿本是青梅竹马,遇到花容的时候,她就已经是高高在上的花容仙子。她收他们为徒,教他们仙法,助他们铸就仙身。那时候的夜无殇,对花容是何等的尊敬,何等的崇拜。媚儿也和他一般,将花容视作最亲的人。

然而。

突然有一天。他最最尊敬的师父,没有任何解释,一剑刺进了苏媚儿的胸口。夜无殇赶到的时候,只来得及看见那柄握着花容手里,还在滴着血的剑。

苏媚儿,当着他的面,香消玉殒。

他不解,他愤怒,他一遍遍问花容这是为什么。

花容没有给他任何回答。

后来,他明白了原因。

那日,他身体里出现了一种莫名的黑气,黑气会给他带来剧烈的痛苦,而这个女人,就趁着机会,强占了他!

那夜之后,他发现她洞府里的密室,密密麻麻,挂着全是他的画。

这些画数量极多,绝不是一朝一夕画出来了。

这个女人,竟是看上了他这张皮囊,而且,对他垂涎已久!

可他心里,只有媚儿一个人,所以,便杀死了媚儿。

现在又让他每个月,都遭受黑气噬心的痛苦!

这种痛苦,只有和她双修才能缓解。

何其可笑。

谁能相信,这便是人人称颂的花容仙子的真面目!

夜无殇眸光血红地看着花容。

他被迫着一次一次和她双修,他尚且未说痛苦,这女人倒是次次装的痛苦不堪。

真是好强大的演技。

花容依旧蜷缩着,一言不发。

夜无殇冷笑了一声,扬长而去。

不知过了多久。

花容颤抖着爬起来,她小心翼翼把地上的画卷收了起来。

她紧紧地将画卷压在心口,无声地痛哭着。

明明是同一个人。

为什么。

会这样。

黑气在胸口冲撞着,花容小心翼翼地收好画,重新盘坐起来。

那黑气,并不普通,乃是最世界上,最清纯的煞气!

她不知道夜无殇体内,为什么每个月都会出现那样浓烈的煞气,但他现在是仙身,一直被煞气侵袭着的话,会出大问题。

花容的本体是墨莲,可以祛除世间一切污秽,煞气也在这个范围之内。但是,她的修为太高,夜无殇是她强行铸的仙身,连仙界最寻常的小仙都不如。她无法通过常规手段替他祛除煞气,那需要同等的仙灵之气,而他太过弱小,这两股气若是交汇,他会死。

花容没有办法,就只能想到身体交融的办法。

她是最纯净的仙灵之体,每一次交融,夜无殇不但能祛除煞气,还能获得莫大的好处。

而她......

花容勉强祛除那些黑痕,然后,生生吐出了一口血,脸色,比先前还要惨白。


那煞气太过可怕,夜无殇的身体,多少遭受了一些损伤,所以,每个月在双修的时候,花容都会用本源灵力,帮他修复身体。

本源灵力,是她最本质的力量,这几年为了替夜无殇修复身体,一直都处于入不敷出的状态。因着本源灵力的缘故,修复身体之余,夜无殇的实力也以一种可怕的速度增长着,可她每一次和夜无殇双修,都会虚弱上好几天,实力,也会下降不少。

此刻,煞气还未完全炼化,花容将煞气压在体内,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她得立刻回到洞府,专心炼化煞气。

两天后。

煞气还未炼化完,洞府外,就响起了冷漠的声音。

“让开,我找师父有事。”

是夜无殇。

洞府外的仙童一脸紧张:“仙子吩咐了,要闭关修炼。不允许任何人进入。”

“我要进入,你敢伤我?”夜无殇冷声说道。

仙童咬着牙,“真的不可以。”

“不可以?”夜无殇冷笑了一声:“我偏要闯。”

他扬起手掌,剧烈的仙灵之气在他手中集中,最后,猛然攻击向了洞府大门。

门口有花容布下禁制,夜无殇如今的实力,还和她差不少,这大门,纹丝不动。

夜无殇面无表情地再度发起了攻击。

虽然没什么用,但是他相信,这边的动静,花容定然是听到了。

果然。

又过了一会,门上的禁制悄无声息地消失了,夜无殇冷笑一声,大步走了进去。

“你找我什么事?”花容看着他,脸色仍是苍白地如同白纸一般。

那煞气,现在还未完全炼化,但夜无殇要见她,她也只能继续强压着。

“有事。”夜无殇面无表情地说道:“我的实力增长地太慢了。我要西海那头恶龙的龙珠。有了那颗龙珠,我的实力能增长不少。作为师父,你有责任能帮我提升实力。”

花容愣了一下,轻声说道:“那凶龙并不好对付,和他战斗,我恐怕也会受伤,仙魔大战随时有可能开始,我的实力,不能出现太大的问题。”

这几年,为了替夜无殇压制煞气,她已经损耗了不少修为,如今仙界上古众神沉睡,她算是最强战斗力之一。如今她为了替夜无殇疗伤,修为已经下降不少,好在,魔界的那位魔君,数年前刚被她重创了一次,所以,她勉强还是能压得住对方的。

如果因为跟那凶龙打斗,导致重伤,那便不一定了。

“我说了,我要那龙珠。”夜无殇冷笑了一声:“你可以不去。我修为不够,活着也没什么意思。”

说着,夜无殇竟然开始散去浑身的仙灵之力。

“不要。”花容的面色微白:“我......我去就是了。”

“很好,我等你的消息。我只给你三天时间,三天后看不见龙珠,我不能拿你怎么样,却能拿我自己怎么样。”夜无殇冷冷地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去。

他知道,这个女人会去的。

她对他的痴迷,简直到了无所不依的程度。

只可惜,他却只觉得恶心!

三天......

花容沉默了。

原本想着,压制了煞气再出发。

可那凶龙位于西海之极,路途遥远异常。以她的能力,三天时间,也只能堪堪来得及。

花容出发的时候,夜无殇透过窗口遥遥送了送她,旋即就泛起了一丝冷笑。

“夜哥哥,师父对你那样好,你不心动吗?”

门口的侍女突然走了进来,轻声说道。

“心动?我恨不得吃她的肉,喝她的血!”夜无殇眸中的戾气一闪而逝,看向女子时,却是前所未有的温柔:“媚儿,你说得对,等我的修为超过了她,她就不能再拿我怎么样了。到时候,我们就能永生相守。”

“夜哥哥。”侍女一脸感动,面容竟慢慢发生了变化,最后,成了一个魅色惊人的女子。

她直接扑进了夜无殇的怀中。

夜无殇紧紧抱着她,温声说道:“日后,我一定会找到更好的方法,让你拥有真正属于自己的身体。”

苏媚儿柔声说道:“我本该魂飞魄散的,也是机缘巧合之下,魂魄才进入了夜哥哥常年佩戴着的玉佩,现在,我又有了一个身体,可以和夜哥哥一直相守,对我来说,这就已经足够了。”

夜无殇想起花容那张脸,突然冷笑了一声:“不够,远远不够,媚儿,我会让那个女人,付出代价的。”

“夜哥哥,我相信你。”苏媚儿抬头,一脸依赖地看着他。

夜无殇心中一动,迫不及待地将她抱了起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