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都说了我不是大佬

都说了我不是大佬

神罗天征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场意外,洛玄穿越到异世。初来乍到的他以为自己是天选之子,以为自己拥有主角光环。可他还没等到自己成为人生赢家,就发现一切都是他想象得过于美好。人人都骂他是废柴,没有人将他放在眼里。面对这些人的轻视和嘲笑,洛玄发誓,一定要靠努力,让他们对自己刮目相看!

主角:洛玄,云葭   更新:2022-09-14 12:0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洛玄,云葭的女频言情小说《都说了我不是大佬》,由网络作家“神罗天征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场意外,洛玄穿越到异世。初来乍到的他以为自己是天选之子,以为自己拥有主角光环。可他还没等到自己成为人生赢家,就发现一切都是他想象得过于美好。人人都骂他是废柴,没有人将他放在眼里。面对这些人的轻视和嘲笑,洛玄发誓,一定要靠努力,让他们对自己刮目相看!

《都说了我不是大佬》精彩片段

青玄大陆,寒州,风之国,麻瓜村。

朝阳初升,洛玄就从被窝里起来,一阵洗漱后,坐在小院门槛上发着呆,双眼略显空洞。

“我这日子何时才能结束啊......”

其实,他是一名穿越人士,来到青玄大陆已有三年。

一开始,他本以为自己有主角光环,能拳镇山河,脚踩苍天,具备无敌之姿,然而现实却是狠狠给了他一个大嘴巴子!

去宗门拜师学艺居然没有一个人要,还要被人骂废物,蠢材......

就在他心灰意冷之际,苦心念想的系统终于到来!

而系统的名字就叫......神级大佬系统!

听起来是不是很牛逼?

实际上这就是一个垃圾系统,不仅无法扭转他的命运,还坑爹的要死!

因为这系统每天都会发布一些奇葩任务,譬如说帮邻居鉴定子女是否为亲生,村里有人去世,帮忙去哭丧,老母猪难产,帮忙接生等等......

总之,跟大佬相关的事一点边都不沾,垃圾的要死。

这三年下来,他都快麻木了!

“唉。”

洛玄沉沉一叹,不再去想自己这伤心的人生,拿起旁边的花洒,走出小院去外面地里浇浇花,舒缓一下心情。

刚一走出小院没多久,他便听到了不远处似乎有追逐的声音传来。

“站住别跑!”

“你跑不了的,乖乖让我们兄弟爽一爽,还能给你一个痛快,哈哈......”

洛玄扭头望去,就见两名男子在追一名女子,那女子似乎收了不轻的伤,衣服上不少地方都遍布腥红,而这女子也生的极为美丽,唇如樱.桃,琼鼻挺翘,双眉如似柳叶儿,皮肤光滑细腻,粉里透红,即便被追的很狼狈,也难掩其绝世姿色。

难怪会被劫色。

至于那俩男子,一个满脸麻子,一个满口黄牙,样貌与心灵皆丑陋不堪。

洛玄心中暗忖,平时没遇上这种事倒还好,既然遇上了,那就不得不管了,不然良心上过不去。

如是一想,他便鼓起勇气走了过去。

“姑娘,你别怕,快到我身后来!”

他将女子拉到自己身后,然后警惕的看着那两名追来的男子:“这姑娘我保了,你们速速离开,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小子你是谁,你也敢管我们双煞......”

麻子脸冷笑,准备上前干掉眼前这小子,但很快他脸色就勃然大变,仿佛被吓傻了似的,结结巴巴的道:“你,你......”

黄牙男也吓得浑身打颤,双腿不受控制的一弯,居然跪在了洛玄面前!

麻子脸也赶紧跪下,跟黄牙男一起磕头求饶。

“前辈饶命!”

因为他们看到洛玄身上,潆绕着无穷法则,逆乱天地,横荡九霄,诸天仿佛都被对方踩在了脚下,这简直是一名恐怖到不能再恐怖的绝世强者!

跟这样的强者对着干,那根找死没有任何区别!

“我?前辈?”

洛玄一脸懵逼的指了指自己鼻子,这俩家伙该不会是脑子有问题吧?

我他么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小农夫,咋就成了前辈了?

不过这样也好,能把他们吓走也行。

当即洛玄便双手负于身后,摆出一副高人姿态,斜眼睨视着二人:“饶你们一命也不无不可,现在立刻给我滚!”

麻子脸和黄牙男大喜过望:“多谢前辈饶命,我们这就滚,这就滚!”

二人生怕对方反悔,忙不迭的离开。

“还真吓跑了?看来这俩人智力不咋样......”

洛玄松了口气,然后扭头看向身后的女子,却发现后者似乎受伤过重,已然倒在了地上。

“不会挂了吧?”

他心中一紧,探了探对方鼻息,发现鼻息仍在,然后连忙将对方拦腰抱起。

“还好只是昏迷,以我的医术应该可以抢救一下。”

他抱着女子回到自己小院,将其放在了自己的床上,然后进入厨房开始给对方熬药。

这狗系统修炼的本事没教他,但修炼之外的本事,他倒是学了一个遍!

医术,便是其一......

时间流逝。

半个时辰后。

女子悠悠转醒,双眸吃力的睁开,视线从模糊逐渐清晰。

“这是哪里?马同和黄盘呢?”

她回想起自己昏迷的前一刻,自己似乎被一位大佬救了,而马同和黄盘也好想被对方赶跑了......

她松了口气,看来自己的命不错,绝境之下竟寻到了一线生机。

而后她开始打量周围。

周围环境于她而言,十分陌生。

“这是那位大佬的家么?”

她双眼转动,透过房门,看到了在灶台上熬药的洛玄。

“就是这位前辈救得我,嘶......我的天,他身上的气息太恐怖了!”

女子面露骇色,双眸瞪大到了极致!

她从对方身上,竟感受到了无穷无尽的法则之力,几欲贯彻寰宇,横卷星河!

之前她昏迷了过去,只是隐约觉得洛玄很强,但没想到强到了这种程度,比她曾经见过的任何强者,都还要强出无数!

“咦?你醒了啊......”

洛玄回头看了她一眼,微微一笑:“你身上有伤,别着急下床,药马上就给你熬好了。”

话落,他一边控制火候,一边往药罐里加草药。

女子看着被丢入药罐的各种草药,眼神中写满了难以置信!

“那是......玄清游龙兰!”

“日月寒星草!?我的天!”

“传说中的宝药,金火古芽藤!?”

“碧落天玄叶......”

她小嘴张大到一个夸张程度,震惊的头皮发麻,心神皆颤!

这些可全都是传说中的灵药、宝药啊,每一株都凤毛麟角,举世难寻,价值难以估量,可现在这些灵药、宝药,却是如同杂草一般,被囫囵揉进一个黑黢黢的药罐里......

“不对,那个药罐也不简单!”

女子猛然发现,那看似乌漆嘛黑,毫不起眼的药罐,竟是彰显出一股浩瀚威压,无数道纹潆绕其上,霞光万丈,瑞彩千条!

周围空间都在它的威压下,隐隐破裂......

这药罐是一件极其可怕的法器!

“灵药、宝药被当杂草对待,法器被当做药罐使用,这位前辈到底是何方神圣?”

这一刻,她对洛玄充满了好奇。

但更多的,还是报以无上的敬畏之心!

在这等恐怖强者面前,她下意识的拘谨起来,不敢张口说话,继续打量着周围一切。

房间中。

凌乱摆放着许多物品。

如剪刀,柴刀,斗笠,蓑衣,长靴,垃圾桶,锅碗瓢盆,桌椅板凳等等......

每一样都是常见之物,但每一样都让她大受震撼!

因为这些物品,无一例外,全是清一色的法器!

甚至她隐隐觉得,这些东西似乎还不止法器那么简单.......

她被震惊到几乎快要晕厥。

从小到大的震惊次数,都远远没有今日这么多!


喵~~~

突然,一声慵懒悠哉的猫叫响起。

一只狸花猫便走入房间,跳到灶台上,在药罐旁边蹲下烤火。

“小花你别靠火那么近,当心把你身上的毛烧了。”

洛玄连忙把狸花猫拽到一边。

“你要是冷的话,去床上呆着吧。”

喵喵!

狸花猫叫了两声,然后又跳到了床上。

“好可爱的猫猫......”

女生对毛茸茸的猫咪通常没有抵抗力,她露出笑容,伸手就要把狸花猫抱在怀里。

这时,狸花猫扭头瞥了她一眼......

轰!

瞬间,她眼前景象大变!

浩瀚无垠的星空中,一头巨大到难以想象的白.虎,仰头长啸,虎啸动荡星河,周遭星辰仿佛只是一颗颗易碎鸡蛋一般,在此刻疯狂破碎!

砰砰砰......

目睹此场景的女子,脸色转瞬苍白,豆大的汗珠如雨而落,恐惧在内心肆虐。

“这,这不是狸花猫,而是一头神兽!一头可怕到极致的神兽!”

她不敢再去看狸花猫,更不敢靠近,缩在床沿边缘瑟瑟发抖。

汪汪!!

清脆的狗叫声响起,一条斑点狗也走入了房中,用爪子刨了几下洛玄的裤腿,又摇晃了一下尾巴。

洛玄看了它一眼:“馒头别急,等我把药熬好,就给你和小花喂饭。”

他跟馒头朝夕相处三年,自然知道对方这是饿了。

汪汪!

斑点狗兴奋的叫了一声,然后原地趴下,等候干饭时间。

或许是等的无聊,它眼神在房间里茫无目的扫视,然后就看到了床上的女子。

而在接触到它眼神后,她脸色再次大变!

她从这条狗身上,感受到了滔天凶煞之气,化成一条煞河,河底则埋葬着无数的神仙妖魔!

这条狗的可怕程度,丝毫不逊色那只狸花猫!

“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啊......”

女子身心颤.栗,既震撼又惶恐,看向洛玄的眼神更为敬畏,如视神明。

屋子里法器成堆,灵药宝药当杂草,还将两头神兽当做宠物养,这不是神明是什么?

“药熬好了!”

洛玄熄灭灶中柴火,将药从罐中倒在一个碗里,然后端过来递到女子面前。

“姑娘,该喝药了......”

对方现在似乎还处于震撼中,一脸呆滞,并未注意到眼前的药。

洛玄脸色微变:“这姑娘怎么突然双眼无神,瞳孔暗淡啊?该不会是之前伤到脑子了吧.......”

他有些担忧。

不是担忧对方,而是担忧自己!

因为这女子生的那么漂亮,多半是大户人家的宝贝千金,现在她成了这副模样,万一对方家人不讲道理,那不就讹上自己了吗?

自己只是一个山野农夫,每天过着砍柴挑水的生活,兜里没几个子,可经不起讹诈的啊......

唉,早知道就不多管闲事了。

洛玄嘴里发出一声轻叹,脸上写满忧虑。

“啊!前辈!”

听到他的叹息声,对方这才回过神来。

洛玄也微微一喜:“你脑子没事?太好了,不过你咋也叫我前辈?算了,你叫什么都行......快点把药喝了吧,能帮助你恢复伤势。”

他再次把药递到对方面前。

“前辈,我叫云葭。”

云葭道出了自己姓名,她看着这一碗药,难以置信道:“前辈,你要把如此珍贵的药给我喝?”

珍贵?

洛玄挠了挠头,这姑娘人长的是挺漂亮,但这脑子确定没问题吗?

就是院里的一些普通草药,一抓一大把,咋就珍贵了?

他解释了一下:“普通草药而已,不算珍贵,快喝吧。”

普通草药?

你管这些叫普通草药!?

云葭顿感不可思议,但很快又释然。

也对,只有这样的大佬,才有资格把灵药宝药当普通草药!

“云葭感谢前辈赐药!”

她不再矫情,当即整理着装仪表,双膝跪在床上,恭恭敬敬的伸出双手接过药碗,如同臣民接圣旨一般。

洛玄头上垂下三根黑线,不知道该说啥好了,喝一碗药而已,干嘛整的那么有仪式感?

这是戏精上身么!?

“咕噜,咕噜......”

云葭仰头喝下一大碗药。

当药入肚的那一刹!

呼轰!

她体内猛地传出一声震响,一股精纯浩瀚的能量游走在她四肢百骸,五脏六腑,奇经八脉......

她所遭受的所有伤势,在这一瞬间尽数痊愈。

不仅如此,她的修为亦是在同一时间暴涨!

筑基期五重天,六重天......九重天!

砰!

金丹期一重天......五重天......九重天!

短短片刻,她竟是直接从筑基期五重天,飙升到了金丹期九重天!

横跨十数个境界!

“前辈,我,我......”

云葭瞪大双眸,震骇不已,强烈的亢.奋涌入全身,激动的连说话都在结巴。

见状,洛玄心脏一紧。

这姑娘咋结巴了?

是用药的副作用么?

半晌之后,云葭才逐渐恢复冷静。

她深吸了一口气,走下床来,肃穆的行了一礼。

“前辈大恩,晚辈没齿难忘,今后前辈但凡有任何差遣,云葭也万死不辞!”

“呃,不用那么客气,我是个农夫,但也是个大夫,救人治病是我天职,你只要没事就好。”

洛玄观察了一下云葭的身体状态,确定没啥毛病后,这才笑道:“你也别叫我前辈,我叫洛玄,是麻瓜村的一介农夫。”

“不行,如前辈这等世外高人,我若直呼其名,那就是失了礼数。”

云葭摇了摇头,坚持不肯改口。

“那就随你吧。”

洛玄无奈,又问道:“对了云葭,你是哪里的人?为何会被那两个男子盯上?”

云葭回道:“我是秋悦城云家的人,那两个男子则是双煞门的人。”

提起双煞门,她俏脸上便布满了寒气。

“秋悦城!”

洛玄心中一惊,果然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啊。

他只是个农夫,所见所闻有限,云家他没听说过,但秋悦城可是风之国的一座繁华大城!

而云家能在秋悦城立足,铁定是大家族。

“原来云葭姑娘出身这么好,那这双煞门呢?刚才那两个家伙就是双煞门的吧,他们能被我吓跑,估计这双煞门是一群废物吧?”

洛玄好奇道。

“呃,对前辈而言,这双煞门确实是一群废物!”云葭苦笑道。

双煞门其实是很强的一方势力了,最近云家都被他们逼的走投无路,但这种强在前辈眼中,估计也就属于稍强一点的小蚂蚁。

说是废物,都是在抬举他们!

“哈哈,既然是一群废物那就没啥好担心的。”

洛玄哈哈一笑:“我这麻瓜村偏僻路远,平时没几个外人来,你我今日一见也算是有缘,我就送你一样东西当纪念品吧......”

话落,他便从旁边的一间屋子里,找来一枚做工精细的玉佩,上面镌刻着‘好运来’三个小字。

“这是我雕刻的一枚玉佩,看见那三个小字没有?寓意好运到来,霉运驱散,你佩戴上这枚玉佩后,说不定运气就能变好,不会再发生今天这种事了。”

云葭接过洛玄递过来的玉佩,瞳孔顿时一缩,骇然之色浮于脸上:“这,这枚玉佩......”

她从这枚玉佩上感受到了难以想象的伟力,甚至看到了浓不可化的霞光瑞彩,仿若聚集了世间的祥瑞之气,驱散一切魑魅魍魉,邪祟凶险!

“前辈,此玉佩太过贵重,我恐难承受......”云葭颤声说道。

洛玄不在意的笑了笑:“一件随手打造的小玩意儿而已,何况能不能真为你带来好运气我也不知道,你收下便是,不要不好意思。”

云葭怕再推脱惹恼对方,于是只能恭敬收下:“那就多谢前辈了......”

洛玄点点头:“你家人现在肯定很担心你,既然你伤好转的差不多了,就快点回家吧。”

“嗯,等云家和双煞门的恩怨处理完,我再来拜访前辈您。”

云葭朝着他深深鞠了一躬,随即便离开了小院。

洛玄挠了挠头:“现在外面的人都这么有礼貌么?”


秋悦城。

云家族长云风笑环视周围,神色极其凝重。

“今日是天要亡我云家么......”

云家周围站着一大群人,将云家各条路口全面封死,而这群人,赫然便是双煞门!

双煞门的门主亦在其中!

他名为煞枭,双眸凶光吞吐,盯着云风笑道:“云风笑,灵脉不是你们云家有资格占据的,速速交出灵脉,你们云家还有一丝活路,如若不然,今日就灭你满门!”

一月前,云家无意间发现了一条灵脉,云风笑大为欣喜,便将其取回了家族,他自以为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哪想消息仍旧走漏,引来了双煞门的窥视。

闻言,云风笑沉声道:“煞枭,灵脉是我发现,你却想要强行占为己有,你这是在强人所难!”

“笑话!修真.世界,实力为尊,你云家实力不行,却拿着不属于你云家的东西,你以为你护得住吗?”

煞枭冷冷一笑:“你也是修士,应该很懂修真.世界的规矩,弱肉强食就是规则,今天这条灵脉你是交也得交,不交也得交!”

话音落下,他身上气势顿时如暴风席卷而出,天地骤然变色。

“元婴期九重天!?”

云风笑脸色大变!

青玄大陆,修士等级一般分为炼气期,筑基期,金丹期,元婴期,出窍期,化神期等等,每个等级又分为一到九重天的小境界。

而元婴期九重天,在风之国的领土范围内,算是很强的强者了!

其余双煞门的人也在此刻爆发气势,大有覆灭云家的举动。

“大哥,我们该怎么办?”

在双煞门的施压下,云风笑的胞弟云风寒颤抖着声音道。

他不是怕,而是被煞枭的气势压的很难正常说话!

云风笑咬牙道:“灵脉绝对不能交!双煞门的作风你又不是很清楚,一旦我们交出灵脉,他们没有后顾之忧,我们会死得更快!”

煞枭为何迟迟不动手?

就是怕云风笑鱼死网破,毁掉灵脉!

所以,灵脉坚决不能交出去!

不过煞枭也渐渐失去了耐心,眼神冰冷:“不交是吧?那云家也就没必要存在了!”

就在他准备下令攻杀云家的时候,倏然,一道声音响彻而起!

“住手!”

声音落下,一道倩影从天而降。

“葭儿你怎么回来了?”

“小葭,你......唉!”

云风笑兄弟二人沉沉叹息。

他们好不容易通过暗道,把云葭送出家族,就是为了给云家留最后一根苗子,结果对方却回来了。

一切努力,化为泡影。

见云葭现身,煞枭眉头顿时皱起,对身旁的二人喝道:“黄盘,马同,你们居然没有杀掉云葭?”

“门主,不是我们不想杀,而是她身后站着一个极其可怕的人物,在那位人物面前,我们根本没有动手的勇气啊......”

黄盘颤声道,回想起洛玄带给他的威压,他心脏就不受控制的狂跳,差点忍不住又跪了下去。

马同也咽了口唾沫,恐惧道:“门主,要不我们还是算了吧,云葭和云家都动不得啊!”

“混账!”

煞枭脸色一沉,给黄盘和马同一人甩了一巴掌,冷冷道:“你们这俩东西是在逗我吗?风之国这种小国有什么可怕人物?”

“本门主就是风之国的顶级强者之一,云葭身后的人再可怕,还能比本门主可怕?”

“可是门主,那一位真的很强啊......”

“强个毛啊!”

煞枭忍不住又抽了他们二人一巴掌,怒道:“现在我命令你们去把云葭杀了!不然,本门主立刻毙了你俩!”

在煞枭的威胁下,黄盘和马同只能无奈听命,一人祭出一把大刀,一人祭出一口重剑,杀向云葭。

“葭儿小心!”

云风笑大喝一声,就要过来挡住黄盘和马同,毕竟这俩人是元婴期一重天,云葭怎么都不可能是对方二人的对手。

“哼!云风笑你乖乖给我站在原地别动!”

煞枭冷哼一声,立即拍出一掌将云风笑给强行逼了回去。

但云风寒这时冲了过去保护云葭,然而也是被煞枭一掌逼退。

他们二人一个在元婴期七重天,一个是元婴期五重天,都不是煞枭的对手。

“小葭!”云风笑兄弟二人大急。

煞枭冷笑道:“在我面前还想救人?好好看着云葭是怎么死的,这就是不交灵脉的下场!”

此刻,黄盘和马同已经杀到了云葭面前,后者轻咬红唇,手里紧握着一枚玉佩。

“前辈说这枚玉佩能带给我好运,我相信前辈!”

在她内心涌现这番话的时候,手中玉佩忽然传出一股温热!

旋即,她便看到黄盘与马同本来对准她的攻击,骤然一歪,杀向了他们的门主煞枭!

而煞枭万万没想到,自己的两个属下居然会杀向自己,一个愣神,大刀和重剑就同时劈在了他脑门上......

见此一幕,无论是云家,还是双煞门的人都惊呆了!

黄盘和马同也傻眼了。

砍自己家的老大?

这尼玛是什么鬼?

煞枭摸了摸脑门上的血,脸上表情先是惊愕,然后茫然,接着就是滔天震怒!

作为元婴期九重天强者,他自然不可能就这么容易死,不过疼是真的疼!

“告诉我,你们这两个是什么操作!?为什么要砍本门主!?”

煞枭死死盯着二人,逐字逐句的道。

“我,我们也不知道啊......”

黄盘和马同一脸迷茫。

他们刚才本来是准备杀云葭的,但不知为何,偏偏杀向了煞枭......

“你们把本门主砍了,一句不知道就完了?”

煞枭神色猛地狰狞起来,而后一拳轰出,磅礴的真元如洪.流决堤,黄盘和马同当场化为灰飞......

“两个废物东西!”

煞枭又骂了一句,随即大手一挥:“都给我上,今日本门主要将云家覆灭!”

声音落下,数百名双煞门的人齐齐怒吼,杀向云家,铺天盖地的杀气弥漫开来,声势极为猛烈。

“保护好小姐!”

云风笑大喝,命令云家众人保护云葭,他和云风寒则去抵挡煞枭。

但在这时,云葭却身影一闪,突然出现在最前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