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为救他爷爷一命换一命

为救他爷爷一命换一命

问鼎中原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人一生的命运是注定的,罗天出生之前,身为风水师的爷爷推演出他一生要经历四大劫难。为了救活孙子的命,爷爷亲手斩杀了一条千年巨蟒,并且逼迫罗天认巨蟒为娘。爷爷的行为遭到了全村人的抵制,同时也招来了很多江湖人的觊觎。为此,爷爷散尽万贯家财,只为求一个安宁,甚至活埋了自己……

主角:罗天,黄颖   更新:2022-07-16 00:0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罗天,黄颖 的女频言情小说《为救他爷爷一命换一命》,由网络作家“问鼎中原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人一生的命运是注定的,罗天出生之前,身为风水师的爷爷推演出他一生要经历四大劫难。为了救活孙子的命,爷爷亲手斩杀了一条千年巨蟒,并且逼迫罗天认巨蟒为娘。爷爷的行为遭到了全村人的抵制,同时也招来了很多江湖人的觊觎。为此,爷爷散尽万贯家财,只为求一个安宁,甚至活埋了自己……

《为救他爷爷一命换一命》精彩片段

我出生那一天,百蛇环绕,巨蟒护法。

爷爷亲手斩杀了一条千年巨蟒,埋在我家道观的千年老槐树下。

之后,爷爷让我认树下的千年巨蟒为娘。

外界得知这个消息,纷纷拜访,甚至有人斥资数亿,想买巨蟒的尸体。

一时间,我家道观变得门庭若市、水泄不通。

这些人,不是各地的玄门大佬,就是富商高官,无一不是显赫之辈。

他们说是祭拜巨蟒,暗地里却想要巨蟒之血,甚至想要蛇腹的千年内丹。

爷爷一怒,提起七星宝剑,将这些不知好歹的家伙赶了出去。

有人临走前,手指着我爷爷,破口大骂:玄疯老道!神蟒之血乃是天下神物,你怎能不顾玄门同道,一人独占!?

爷爷的脾气不好,一剑斩了他的双手。

从此,再没有人敢登门拜访。

同时,爷爷也得罪了整个玄门。

我爷爷是个道士,道号玄风子,世人叫他疯子,因为他行事疯癫,做事不计后果,亦正亦邪,全凭喜好。

爷爷在江湖上名气很大。

风水奇门,医典符咒,无一不精,无一不通。

年轻的时候,爷爷仅凭剑术,挑战各大门派,打的整个江湖鸡飞狗跳。

他一生最厉害的,还是术数之道。

在我出生之前,他用五帝铜钱,推演出我一生要经历四大劫难。

百鬼劫,雷刑劫,天妖劫,魔魇劫!

每一劫困难重重,稍有不慎,神魂俱灭,死无葬身之地!

为此,我父亲在我出生那一天,搭上了性命,而我爷爷更是为了让我活下来,从此封山不出,永不入世!

我从小在山里长大,当地的村民都说我娘是一条蛇,我死活不信。

那条蛇被我爷爷亲手斩杀,埋在槐树之下,怎么可能是我娘?

尽管爷爷让我管树下的巨蟒叫一声娘,我内心也是抵抗的......

我的童年生涯,没有父母陪伴,性格阴郁,不爱与人沟通。

我是被爷爷看着长大的,但我总觉得,他不是很喜欢我。

几年之后,有一位从远方而来的老和尚来了道观,他和爷爷在一个房间,聊起过去的往事,顺便提起了我爸爸的死因。

我趴在墙缝上偷听,听的不全,只听到我娘咬死了我爹,最后被爷爷一剑刺死。

在那一瞬间,我的脑袋仿佛五雷轰顶,心脏噗通噗通的剧烈跳动。

我没想到,我居然真的是妖生子。

我更没想到,爷爷居然是我的杀母仇人!

肥头大耳的老和尚拿着酒葫芦,咕噜咕噜的喝了两口。

他看着老槐树,笑说,孩子的娘,就埋在下面吧?

我爷爷说了一声是,他又问我爷爷,你孙子将来的四大劫难,怎么办?

爷爷一脸从容,握着手中的宝剑,说有他玄风子在,什么百鬼劫都不好使,哪怕鬼王来了,他也能一剑斩之!

当爷爷说到雷刑劫,他拿出了一张信封,说他给我定了一门亲事,用那姑娘的生辰八字,捆绑我前半生的福德,天雷将不再劈我。

至于天妖劫和魔魇劫,我爷爷什么也没有说。

老和尚摇了摇头,苦笑说道:后面两劫,谁也破不了,这是那孩子的命。

爷爷偏偏不信命,嚷嚷道:大不了,一命换一命!

老和尚指着爷爷,冷漠说道:你的命,换不了他的命,莫要异想天开,你没那么大的能耐!

爷爷听完,愤怒至极。

他拔出七星宝剑,整间屋子满是剑痕,屋顶被剑气掀开了一个口子!

老和尚吓得滚出了院子。

我一个人走进屋里,质问他,为什么要杀我娘?

爷爷只是一句话。

“为民除害,为子报仇!”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跟爷爷主动说过一句话。

虽然爷爷不喜欢我,但他依旧传我毕生所学。

风水奇门,医典符咒,内功心法。

我学的越多,越觉得爷爷深不可测。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也慢慢长大了。

十八岁那年,爷爷突然抽疯一样的把我拽到身边,把他的七星宝剑赐予我。

爷爷告诉我,两年之内,无论如何都要找到我的未婚妻,与她成婚,方能挡住雷刑劫。

我点着头,答应了他。

爷爷抚摸我的头,露出了慈祥的笑容。

那是我印象中,他第一次对我笑。

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笑完,爷爷抢过我手中的七星宝剑,站在槐树之上,居然持剑插入胸口,鲜血喷涌而出。

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老槐树下,森白的蟒骨从地里钻了出来,在鲜血的浇灌下,化成一股乳白色的气体,升腾空中。

那是一条龙的虚影!

我才知道,这是逆天改命之术。

爷爷为了给我改命,一命换一命!

我的耳边,仿佛还能听到爷爷的叮嘱。

“孩子,我用我的命,帮你拖延了天妖劫和魔魇劫。剩下的路,只能靠你自己走了......”

就这样,我没了爷爷,成了真正的孤家寡人。

在我爷爷出殡的那天,老和尚又来了。

后来我才知道,他是密宗的大法王。

老和尚问我有什么打算。

我摇了摇头。

这个时候,他从兜里拿出了三个锦囊,说是我爷爷留下来的。

第一个锦囊,等我埋了爷爷,才能打开。

第二个锦囊,等我见了我的未婚妻打开。

第三个锦囊,遇上生死关头,便可打开。

我拿着三个锦囊,沉默无语。

老和尚叹了口气:“孩子,你爷爷知道你十八岁之后,两大劫难马上降临,只能用他自己的命,帮你拖延时间,你一定要好好珍惜自己的性命啊......”

我强忍着泪水,扛起棺材,准备给我爷爷下葬。

一路上,数千只白鹤飞向空中,不断盘旋,送我爷爷殡天......


我曾听爷爷说,如果白鹤降临,送离死者,那代表这个人是得道之辈。

现在看来,爷爷说的就是他自己。

我将爷爷葬在山中,旁边还跟着老和尚。

老和尚问我,要不要随他去藏区青宁寺,他说他还缺一个弟子,只要我做了和尚,他就传我转世灵法,此法可以帮我摆脱后面的两大劫难。

唯一的问题,就是我永生永世都不能结婚生子,否则劫难还会降临。

我看着老和尚那张干瘪的脸,摇了摇头。

爷爷为了我,不仅给我找了一门亲事,还丢了性命,现在让我当和尚,还是算了吧!

就这样,我继承了爷爷的衣钵。

按照爷爷这一派,我道号,罗天。

老和尚站在山巅,瞅了我两眼,“如果你想当和尚,随时可以去青宁寺找我。”

我看着逐渐远去的老和尚,不由得感慨一番,顺便拿出了第一个锦囊。

只见上面写着:乖孙,你绝对不能做和尚,如果你被那秃驴蛊惑了,我做鬼也不放过你!

没想到,爷爷临死前还能预料到这个。

我仔细端详了一下字条,只见背面还有一串文字,上面写着:下山找你老叔,李聚财,电话1235

我没有多想,回去给老叔打了个电话。

老叔接到电话,很快就开着一辆破旧的桑塔纳,来了道观。

老叔一见到我就问:“你爷爷呢?”

我说,他老人家仙逝了,昨天走的,被我葬在了山上。

老叔有些惊讶,还一个劲说:“不能啊!六叔有真本事,看他那精神头,活个百岁没问题啊!”

按我爷爷的修为,活个百岁真没问题,但他是自裁生命的,我不好直说。

我只能无奈道:“这都是命,没办法。”

老叔随我去了山上,祭拜爷爷的坟墓,临走前还说:“唉,本来接你去城里之前,我还想找你爷爷算一下命,看我能不能发财呢,现在没机会了......”

老叔有点沮丧,帮我在道观收拾完东西,带我去了城里。

一路上,老叔唠叨了两句:“罗天,你在道观这么多年,应该也学了不少本事吧?你能不能看看我的面相如何,能不能发财?”

我看了一下他的面相。

老叔浓眉连心,眼神阴鸷,嘴唇单薄,鼻头肉少,一看就是奸诈阴狠之辈。

他的发际线有一道两厘米长的疤痕,能看出命宫破相,曾经有过牢狱之灾。

我咽了一下喉咙,小声说道:“老叔,你真要听我说吗?”

我老叔一脸淡然:“有什么不能说的,咱们都是一家人,看到什么就说什么呗。”

我点了点头:“老叔,你做过牢,直到现在都无儿无女,估计这辈子想要孩子都难了。而且,你能发财,但挣的都不是干净钱......”

我的话,一语中的。

老叔愣了一下,最后竖起了大拇指,“你小子,神了!”

我跟着老叔,来到了镇江市生活。

他在这里有一家娱乐场所,占了一半股份,平时没事就看看场子。

老叔在附近给我租了个房子,安顿下来。

我拿出爷爷的信件,拜托老叔在金陵市找到这两个人,他们叫穆天龙和穆千雪。

我跟老叔说,这两个人对我很重要,他们是我未来的岳父和老婆,这都爷爷生前安排好的。两年之内,我务必要和穆千雪完婚!

我老叔说,好,我会派人去金陵市打听一下,一有消息立马通知你。

剩下的日子,我白天在家里看书,晚上去老叔的场子打零工。

有一天,老叔的场子,出事了。

有人晕死在了店里,把老叔吓坏了。

据说,这是一位姓黄的老板,镇江市有头有脸的人物,他如果死在场子,那就麻烦了!

我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硬挤了进去。

老叔的表情有点难看,用手触摸着黄老板的鼻息,发现他没有呼吸了,紧张的念叨:“完了,完了,要出大事了!”

老叔一边拨打着救护车,一边让人按胸压气。

可三分钟过去了,黄老板没有一点动静。

我走了过去,抓住黄老板的脉搏,感受到了他有气无力的波动。

我用真气顺着他的静脉,发现了一股阴气堵在他的脑中血液,心脏也停止了跳动。

几位服务员想上前拦我,他们还不知道我的身份,一直以为我只是个打工的。

我大声喊道:“别碰我,我在给人看病!”

看病?

所有人一头雾水。

老叔才注意到我,连忙问道:“罗天,他还有救吗?”

“有救!”

“你让这些人出去,我针灸期间,外人不能打扰!”

老叔点了一下头,大手一挥,让所有人离开。

这时候,我从兜里拿出了一根银针,双手掐诀,默念一声:天地无极,乾坤正法,金光普照,无所遁形,急急如律令!

一道金光附在银针上,我眼神一凝,朝着黄老板的天灵盖扎了下去。

瞬间,纠缠在他脑海中的阴气被我破解,血脉通畅,黄老板也跟着醒来了。

黄老板眼神发直,半天说不出话,等了一会儿,他才结结巴巴的说道:“我…我这是怎么了…”

见状,老叔长喘了一口气,悬挂的心总算踏实了。

老叔叫来了服务员,把黄老板安排好。

老叔说:“大侄子,今天要是没有你出手,我这家店就要倒闭了!”

我淡淡一笑,说没什么。

但随后,我眉头紧皱了起来。

因为我发现,我拔出的银针,已经被阴气震碎了......

老叔察觉到我的表情不对,问道:“大侄子,这是怎么回事?你知道黄老板是怎么晕的吗?”

我想了一下,如实说道:“他中邪了......”


老叔一听中邪,脸上有点紧张,嘀咕道:“中邪?难道咱们店里有脏东西?”

我摇摇头,说不是。

我说:“应该是黄老板去了什么特殊的地方,自己沾上的。”

老叔一听这话,这才放松了不少。

他们这些人,忌讳牛鬼神蛇,怕晦气,更怕不干净的东西。

他楼上的办公室,还供奉着关二爷。

说句实在话,这种神像如果不开光,屁用没有。

我救了黄老板的事情,传到了每一位员工的耳中。

渐渐的,大家也知道了我是李聚财的侄子,还是个有本事的道士。

他们看我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毕竟,普通人见到僧道之辈,眼里都带着一种神秘的敬畏之情。

黄老板的事情,还没完。

过了一周,他又找到老叔,提着三百万的现金,非要让我给他除邪。

老叔见钱眼开,直接把钱收了,没有跟我打招呼。

当天,他开车带我去了黄老板的别墅。

我当时一脸糊涂,老叔在车上才说了实情。

“罗天,黄老板给了咱们三百万,你过去看一眼。”

“你在山上跟你爷爷学道那么多年,不就是为了扬名立万吗?”

“现在我把钱收了,不能退回去,不然娱乐城估计就要关门了!”

我的眉头蹙了起来。

当然了,我没有怪老叔的意思,只是除邪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我跟爷爷学道那么多年,连爷爷一半的实力都没有。

即便是斩妖除魔,我也要量力而行,我还不知道黄老板发生了什么事情呢,所以觉得老叔有点草率了。

老叔看出了我不悦的神情,急忙说道:“罗天,你别生我气,老叔也是好心,你多赚点钱,将来见到老丈人,总不能空手吧?”

“再说了,我帮你去金陵市找人也要花钱,打通关系不是?”

我只是叹了口气:“等见了黄老板,我再看看吧。”

黄老板的本名叫黄雷,算是镇江市前三的富豪,这也是老叔不敢得罪他的原因。

早些年,黄雷算是文物贩子起家,后来金盆洗手,搞起了房地产,这十年时间,积累了大量财富。

我和老叔开车来到了别墅外的院子,下车的功夫,我看着周围散发着一股灰色的尸气,一直屋顶上方盘旋。

凝而不散,必有妖孽!

这些灰色的尸气,正在试图向我和老叔侵袭,普通人被尸气缠绕,必然会生病。

像老叔他们,没有慧眼,不像我修道多年,一双灼眼能看到常人看不到的东西。

我竖起剑指,张嘴念了一道金光咒。

天地玄宗,万炁本根。广修亿劫,证吾神通。三界内外,唯道独尊。体有金光,覆映吾身!

我的身体冒出一丈金光,直接逼退了尸气。

盘旋在房梁上方的尸气,就像遇到了克星,迅速回笼,没入房内,再也不敢出来了。

老叔看我凝神静气的样子,不由得冒出冷汗,问道:“罗天,你怎么了,难道这周围有什么可怕的东西?”

我什么也没说,老叔将信将疑的跟我进了院子里。

院子里,有一位穿着单薄的男人,他坐在摇椅上,像是在等我们。

男人的旁边,还站着一位靓丽的女子,外加几名保安。

他就是黄老板,几天不见,他从一个胖子变得骨瘦嶙峋,就像风中的烛火,随时都可能熄灭。

我和老叔大吃一惊,黄老板这是怎么了?

黄老板看见我,露出了苦涩的笑容。

“罗天道长,你终于来了......你再不来,我可能就要死了......”

黄老板自从娱乐场所回来,就去看病,然后也找了一些风水师,想看看家里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像他们这种文物贩子,多少了解一些牛鬼蛇神。

镇江市有名的几位风水师,他都见过了,但是每位大师一进他家,呆了不到一刻钟,就吐血跑了。

有一位和他私交甚好的风水师说:“你得罪的邪崇,我处理不了,你还是准备后事吧......”

黄老板魂不守舍,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得罪什么。

他每天夜里都会做各种离奇的噩梦,全身疼痛,如今只能坐在摇椅上,站不起来。

他突然想起,自己在李聚财的场所,被罗天所救,于是才请我老叔去了。

得知这件事后,我用手扣住黄老板的脉门,发现尸气已经侵入了他的肌肉。

虽然还没进入骨头,但再晚一点,恐怕就性命不保了!

我从怀里掏出一道黄符,管黄老板要了一茶杯。

我默念咒语,将黄符扔进杯里,瞬间自燃,化为一团灰烬。

我端起茶杯,放到黄老板手中,淡淡说道:“喝了这杯符水,你身上的尸气就排出来了。”

黄老板看着那杯黑乎乎的水,犹豫了。

我也没有多啰嗦,只是告诫道:“你要想活,一切听我的,如果不喝,我转身就走。”

黄老板不敢再犹豫,端着茶杯,大口喝了下去。

不到一分钟,他的面部五孔,开始冒烟,疯狂排出尸气,整整持续了十分钟。

肉眼可见,黄老板灰暗的皮肤,开始逐渐红润了起来。

周围的保安,以及那位美女,连连称奇。

随后,黄老板发现自己的腿能动了!

他激动的说道:“罗师傅,我腿好使了!能动了!”

我点了点头,“尸气排的差不多了,现在我要进屋,看看到底是什么邪祟!”

说完,我握着七星宝剑,闯进了别墅......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