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藕片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葬凶棺

葬凶棺

赵公明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陈解阳是个与众不同的孩子,他天生异瞳,体内阴火太盛,原本活不过十岁,是身为风水师的爷爷保住了他的命,不过保命之路却并非一帆风顺。爷爷自作主张砍了村子里的一棵千年神龙树,并且利用木材给自己打造了一口棺材。在陈解阳十岁的那一年,爷爷将自己活埋了……

主角:陈解阳,方婷   更新:2022-07-16 00:1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解阳,方婷 的女频言情小说《葬凶棺》,由网络作家“赵公明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陈解阳是个与众不同的孩子,他天生异瞳,体内阴火太盛,原本活不过十岁,是身为风水师的爷爷保住了他的命,不过保命之路却并非一帆风顺。爷爷自作主张砍了村子里的一棵千年神龙树,并且利用木材给自己打造了一口棺材。在陈解阳十岁的那一年,爷爷将自己活埋了……

《葬凶棺》精彩片段

我十岁那年,爷爷将自己活埋了!

我命有五弊三缺,左眼泛白,天生异瞳,本活不过十岁。

是爷爷帮我补了三缺。

但即便如此,我依旧体弱多病。

据爷爷所言,我体内阴火太盛,七魄不稳,在阳气重的地方呆着容易生病,轻则呕吐,重则毙命,所以爷爷下令举家迁移,搬到了村里靠近大山,人烟稀少的地方。

这里有一棵据说活了上千年的神龙树,爷爷让我认这棵大树为老祖宗。

但是,在我十岁那年,爷爷却把“老祖宗”砍断了,并用树干,给自己打造了一口棺材!

神龙树,是一种能驱凶、辟邪、镇宅的珍贵树木,在古代,只有帝皇以及身份尊贵者才有资格享有。

而这棵树年代久远,依龙眼而立,镇守着方圆百公里的气脉,树断,则气散,已经不是用价钱能够衡量。

这消息传出后,我家原本清净的院落顿时喧嚣不已,来的都是十里八乡的村民,有好心相劝的,有恶语相向的。

更有甚者,还朝我家墙上泼粪。

“陈半仙,你活得好好的,却给自己铸棺材,这是要做什么?”

“这树是大家的,你突然就把它砍断,凭啥?”

“就是,你要拿去可以,给钱,不然我们就在这里闹!”

乡亲们的反应异常激烈。

但他们却不知道,这棵大树是当年我们陈家的老祖宗栽下的,不仅镇守着这里的气运,更是护佑着陈家。

而陈家,庇护着整个村。

我大伯脾气火爆,见众人在门口大声谩骂,从屋里操起一把杀猪刀吼道:“你们这帮人,平日里受我们陈家恩惠无数,现在又露出这副丑陋嘴脸?谁再啰嗦,我他娘剁了谁!”

大伯是个屠户,满脸横肉,一声虎啸,人群顿时安静下来。

见大家都沉默了,爷爷拿起手里的旱烟,深深的吸了一口,咳嗽不止,良久才开口道:“这事就这么定了,老大,去屋里拿钱,给大家分了。”

“可是......”大伯迟疑。

我老陈家祖上家底丰厚,但过去几十年战乱不断,乡亲们生活困苦,爷爷平日里没少接济他们,所以渐渐的已不像从前那般富有。

“分了吧,钱财乃身外之物,没有什么比留住陈家的根更加重要。”

这句话,我当时并不是很懂。

“哼!”

大伯怒哼一声,从屋里拿了一麻袋现金,分给了乡亲们。

乡亲们拿了钱,这才悻悻的散去。

但是,有四个人没走。

他们衣着鲜艳华贵,看起来不像是泛泛之辈。

“你们还站在这里干嘛?”我大伯皱眉问道,“嫌钱不够?”

“我们不要钱。”为首的男子是个八字胡,手里拿着一把折扇,朝爷爷恭恭敬敬的做了个揖,笑道,“只求陈半仙再起一卦,为我指点迷津。”

说着,他挥了挥折扇,他身后一人搬出一个巨大的箱子,箱子打开,里面是一块块明晃晃的金条。

这人是个聪明人,居然想让我爷爷起卦。

只是,我爷爷的卦,可比黄金值钱多了。

说起我们陈家,祖上十几代都是命师,即测字算卦,点人前程,决人富贵,预知祸福。

更霸道者,甚至能够逆天改命!

所谓一命二运三风水,命师改命,运师改运,风水师改气,这命字在最前,可见命师一行的厉害之处。

在民国时期,江湖传言有五大绝世高人,北韩五,南王爷,东西龙马陈半仙。

其中的陈半仙,指得便是我爷爷。

但在我出生的那一年,爷爷便宣布金盆洗手了。

现在想让他开口,再多钱也不顶用。

据说爷爷当年退出江湖这事,还造成了巨大的轰动,无数达官显贵远道而来,只求爷爷最后再给他们算上一卦。

后来我才知道,爷爷为了我,得罪了整个江湖!

面对金晃晃的金条,爷爷只是捋了捋胡子,摇头道:“神龙木乃我陈家根基,根基已断,卦象不显,你走吧。”

说罢,爷爷挥了挥手,转身进屋。

那八字胡脸上厉色一闪,对着我爷爷的背影大喊:“陈老头,你失信于我胡家,他日必遭报应!”

说完,一伙四人坐上一辆轿车离去。

我爷爷皱了皱眉,继续向屋子里走。

接下来,他躺在床上,交代了自己的后事。

大伯,我爸,我妈,我,所有人跪在床前。

我爷爷除了长期抽旱烟导致嗓子不好之外,面色红润,中气十足,根本看不出来是一个将死之人。

“明天早上,你们将我葬在观音山凤眼处,切记,要斜葬,头朝下,脚朝上。”爷爷郑重道。

“爷爷,我不让你走。”听到这话,我“哇”的就哭了出来。

在场所有人,皆是面露悲色。

“爸,难道没有别的办法了?”我爸问道,语气有些颤抖。

“要想保住老陈家的根,只有这个方法。”爷爷看了我一眼,叹息道,“我还有一些话要跟解阳说。”

解阳,便是我的名字。

“爷爷,你可不可以不要走?”我哭着喊道。

“解阳乖,爷爷不得不走,爷爷的床底下有一个木盒子,你把它打开。”

我按照爷爷的话找到沉重的木盒并打开,里面是一块木牌和九本厚厚的破旧书籍。

“这块护身符,是爷爷用多余的神龙木做的,从此以后你要时刻带在身上,至于这九本书,是我们陈家的密卷,每一本书,都记载着一代青衣派传人的所见所闻,你要把上面的东西融会贯通,继承爷爷的衣钵。”

“爷爷——”我一把抱住躺在床上的爷爷。

爷爷用枯槁的大手抚摸着我的头,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好几岁。

“解阳,最后还有三件事,爷爷要你记住。”

“爷爷您说。”我一边哭一边答应道。

“一:二十岁前要一直待在家中学习青衣派法门,二:学会本领后不可为他人办事,第一次只能用于吴家,其他人不管给你多少好处都要拒绝!三:到二十岁时,你要去方家提亲,入赘方家,完婚圆房,记住了吗?”

“记住了,呜呜呜......”

当时的我并不知道圆房是什么意思,爷爷说什么,我便答应什么。

“好,很好,从今天起,你就是我青衣派第十代掌门。”

“我死也瞑目了!”

说罢,爷爷竟闭眼,含笑而逝!


第二天,爷爷“出殡”的时候,九条黑蛇从棺材底部冒出,游弋四周,足足一个小时才散去。

这一现象,在我们这行称之为九龙拉棺!

只有福德无量之人,才能享受此等待遇。

来到观音山,棺材被埋了进去,那时的我并不知道棺材里的爷爷其实还活着,他只是假死了!

他,是被活埋的!

“爷爷——”

“爸——”

我们全家人齐声痛哭。

那一刻,我爷爷没了!

我原以为他的死是必然,却不曾想,这一切,都是因为我!

爷爷死后,我便遵照他的遗嘱留在家中努力学习青衣密卷中的内容。

九本密卷,九位历代掌门的手记,上面记载了各位先辈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人生经验,内容怪诞离奇,精彩绝伦。

有阴阳风水秘术,天星占卜、四柱命理,龙门八卦,六千奇门遁甲,青衣派修炼法门,道术符咒等等,甚至还有偏一点的古玩鉴赏和医术药典,简直就是奇闻异事大百科。

不过也是,毕竟这是九代青衣掌门数百年积累的笔记。

上面的内容,仿佛来自另外一个世界,那些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事物,居然都真的存在。

降妖除魔的驱魔人,与死人说话的尸语者,神秘莫测的剃头匠,恐怖阴森的养蛊世家,走南闯北的憋宝人,驱动尸体的赶尸派,寻龙捉脉的地师......

我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原来世界上,还有这等诡秘的真相存在!

我沉浸在里面无法自拔,期待着能够快点学会青衣派的法门,好早一点去外面闯荡。

因为年纪小,识字不多,一开始我看得很慢,一本书,我得看两年才能融会贯通,不过后面就好多了。

九本书,我看了整整九年!

这期间,我也不光全是看书,闲暇之余我还对书中的一些内容进行实践,发现上面记载的东西都是真的!

随着我长大成人,也终于了解到爷爷当初为什么不惜与全村敌对,也要为自己铸一口棺材。

第九本书,也就是爷爷的密卷手记,上面记载了相关信息。

我爷爷一生起卦三千九百九十九,无一落卦(算错),这也让他获得了半仙的称号。

我出生那年,他把最后一卦给了我。

根据卦象显示,我命有大劫,活不过十岁,我大伯膝下无子,所以我是老陈家最后的独苗。

为了不让老陈家绝后,爷爷从我出生开始就着手准备,花了十年时间精心布局,不惜以命抵命,把自己最后剩下的十年阳寿给了我。

所以不出意外,我能活到二十岁。

二十岁,成年了。

作为一个男人来说,这个年纪已经拥有结婚生子的能力,不至于让陈家的香火彻底断掉。

只是,替我改命太过逆天,不仅让爷爷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连承载着陈家上千年气运的至宝——神龙树都搭了进去。

所以我不能让爷爷所做的一切白费,我必须得在二十岁的时候去方家提亲,跟姓方的女人结婚,圆房!

如今的我十九岁,看书看了九年,无时无刻不想着出去闯荡,以及见一见那位姓方的女子。

那姑娘长得怎么样?

漂不漂亮?

性格是刁蛮,还是乖巧?长发还是短发?

我的心里就仿佛有千万只蚂蚁在挠,迫不及待想要去见见对方。

不曾想我还未出家门,去江湖闯荡,方家的人,提前来了!

某一日,汽车轰鸣,我站在二楼,透过窗户向下看去。

好家伙,门口居然停着一辆价值近千万的豪车。

只见车门打开,从里面走出来两个人,为首之人五十岁左右,精神饱满,派头十足,另外一个则戴着墨镜,表情严肃。

“请问陈半仙在吗?”为首之人恭恭敬敬的问道。

我爸妈有事不在,所以没有人开门。

我们家,已经有好几年没有人登门拜访,而眼前之人能说出我爷爷的名讳,显然不是一般人,只不过他似乎不知道我爷爷已经去世了。

“你有什么事吗?”我站在楼上问道。

“十年前陈半仙与家父订了娃娃亲,我今天过来,就是为了商讨我女儿和他孙子的婚事。”中年人说道,语气非常恭敬。

听完对方的话,我心里一颤,瞬间激动了起来,但还是压抑着情绪说道:“你姓什么?”

“姓方,方有为。”

我浑身一震,就仿佛被雷电击中。

爷爷说的姓方之人,难道就是他吗?那他女儿今天有没有过来?

我好奇的把目光投向轿车内,但因为我人在高处,看不清楚。

“请稍等。”我说道,然后迅速进房间换上平时最喜欢的一身衣服,照了照镜子,梳理头发,只觉得镜子当中的自己帅呆了,这才放心的下了楼。

我的呼吸有些急促,心狂跳,又是紧张,又是期待。

从小到大我都没有出过门,有些怕生,再加上即将要见那位我朝思暮想了九年的女孩,怎么可能不激动呢。

打开门,将方有为和另外一人请进屋,我的眼神却是瞟向车子中坐着的女子。

她有一头长发,身材很苗条,车窗黑黑的,我只能看到对方的轮廓,看不清楚脸,也不知道长得怎么样。

“请,请坐。”我的声音有些颤抖。

“谢谢。”中年人笑着点了点头,找了个位置坐下,而面容冷峻之人则是站在他的身后。

“你好,请问陈半仙在吗?。”

我摇了摇头:“我爷爷已经仙逝了,那个,方叔叔,你刚才说你是来谈婚事的?”

我的心里还是有些着急,所以忍不住问道。

“不错,只是我没想到陈半仙已经......唉!节哀顺变。”方有为一时间唏嘘不已。

“对了,我叫我女儿过来,你们见见面。”方有为冲门外的车子招了招手:“婷婷。”

随着车门一点点打开,一条细长的小腿迈了出来,我的心也跟着紧紧揪了起来。

每天魂萦梦牵,连做梦都梦到的未婚妻,我终于要见到她的真面目了!


只见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女生从豪车中走了出来,穿着时尚华丽,整个人有一种大小姐的气质。

身材姣好,面容精致,说是倾国倾城也不为过!

我曾经无数次幻想过未婚妻的样子,但眼前所见大大出乎我的意料,她比我想得还要漂亮。

是我喜欢的类型!

看到她的第一眼,我就爱上她了,这恐怕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吧。

我一时间竟是看呆了。

“咳咳,小兄弟,在此之前我有些话要跟你说。”

方有为把我从愣神中叫了回来。

“你说。”

“虽然你跟我女儿在十年前就指腹为婚,但现在时代不同了,我会尊重你们年轻人自己的看法,待会儿我让女儿下来,你们互相认识一下,如果彼此不喜欢,我也不会强求。”

我点了点头,心里却开始担忧起来。

要是对方不喜欢我怎么办?那我岂不是完蛋了?

不,为了不让爷爷的心血白费,无论如何我都要娶她!

很快,女孩就来到了屋子里,站在我的对面。

只见她冲我甜甜的一笑,倒是没有一点拘谨。

毕竟是有钱人家的孩子,见过的世面广,反倒是我,在自己家还不好意思了起来,都不敢看她。

“我叫方婷,你叫什么名字?”方婷率先问道。

“我,我叫陈解阳。”我支支吾吾,双手不知该放在哪里。

我从没有跟这么漂亮的异性接触过,一时间感到面红耳赤,不知道该怎么办。

“噗嗤!”看到我的样子,方婷笑了出来。

方有为也是笑着摇了摇头,道:“你们先聊会儿,我去外面看看。”

说完,方有为和墨镜男就走了出去。

眼见方有为离开,屋子里只剩下我跟方婷两个人,我更加手足无措起来。

“那个......我今年十九岁,你呢?”我双手拽着自己的衣角,小心翼翼的问道。

“二十了,比你大一岁,要叫姐姐哦。”方婷见我一副拘谨的样子,脸上露出了狡猾的笑容。

“姐......”我差点就真的叫了出来,顿时害羞不已,忍不住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人家摆明了看我害羞,在逗我呢。

陈解阳啊陈解阳,你她妈能不能爷们一点?你可是青衣派第十代掌门啊!叫什么姐姐,叫老婆!

我心里暗骂自己不争气。

“我知道我们的关系,所以这次来就是想了解一下你,毕竟我可不想稀里糊涂的就嫁给一个不熟悉的人。”方婷脸上的笑容不见了,变得严肃了起来,上下打量着我。

我正襟危坐。

两人第一次见面,很明显方婷的气势把我压了下去,我变得极为被动。

“你在哪里上学?”方婷问道。

“我一直在家里,父亲教我读书,母亲教我写字,没出过家门。”我老老实实回答。

方婷脸上闪过疑惑,继续问我:“为什么不出门啊?”

“二十岁之前不能出去。”

“真奇怪,那你父母是做什么的?”

在方婷绝美的眸子注视下,我艰难的吞了口口水,缓缓道:“种地。”

自从爷爷死后,我大伯患上肝癌,家里的积蓄全部给他治病,但他还是只坚持了半年就走了。

父母为了养家和照顾我,便选择在山里种地和养鸭,生活倒也没有特别困难,还积累了一些钱。

“那你以后有什么规划吗?”

“结婚,然后生子。”

说起人生规划,我根本没有想那么多,毕竟我能不能活过二十岁都还是未知数。

方婷点了点头,冲我笑道:“其实吧,我觉得你人挺好的,不过我们的生活环境差别太大,估计也没什么共同语言吧,如果在一起,以后肯定会遇到很多问题。”

我有不好的预感。

方婷继续说道:“不过我们还是可以做朋友,诺,这是我的联系方式。”

我接过她递给我的名片,大脑一片空白。

我心心念念这么久的未婚妻,刚见面没多久就拒绝了我。

他为什么不想跟我结婚?

想到爷爷付出生命的代价为我铺就的一切,我怎么能辜负了他?

就在我心中猴抓似的着急时,我突然看到方婷的眉宇间冒出一团黑气。

这九年,我修习青衣派法门,不仅能掐会算,还会看相,更是能够洞悉常人无法看到的事物。

此刻,方婷的印堂被一团黑气所笼罩。

毫无疑问,这是大凶之兆!

如果任由它继续滋生,后果将不堪设想。

“爸,我们已经聊完了。”方婷朝门外喊道。

方有为走了进来,笑着说:“你们刚才的话我都已经听到了,既然我女儿觉得你们不合适,我看这婚就这么算了,不过毕竟是我们毁约在先,这一百万,就当作是给你们的赔偿吧。”

随着方有为的话落下,那墨镜男将一个手提箱放在桌子上打开,里面是一叠叠的现金。

然而,我现在的注意力完全不在钱上面。

只见方有为的印堂也冒出一团黑气。

眼见方有为等人要走,我连忙喊道:“等一等。”

“哦对了,麻烦等你爸妈回来后,把我的话转告给他们。”方有为说道。

“陈解阳,如果你愿意的话随时可以来我家找我,别当宅男了,多出来走动,外面的世界可是很好玩的。”方婷冲我笑道,三人出了门。

我正要追上去,告诉他们我看到的事情,却突然感到一阵晕眩,刚迈出一步就站立不稳摔倒在地。

我感觉大脑疼痛欲裂,呼吸变得困难,鼻子里仿佛有液体流了出来,用手一摸,满手鲜血!

“啊——”我痛苦的大叫,而外面却传来汽车开走的声音。

我疼得快要晕过去,等我好不容易缓过来,方有为三人早已经不见了踪影。

这一切都发生的太突然了。

回想起爷爷的那本笔记,我突然意识到,我的大限将至!

这不是巧合,随着我距离二十岁越来越近,爷爷给我的十年阳寿快耗完了,我的身体终于产生了不良反应。

算算时间,还有不到一个月就是我二十岁生日。

形势迫在眉睫,我一定要追上去!

爷爷临死前嘱咐我,二十岁前要一直待在家中,我猜测如果违背了他的遗嘱可能会有难,但现在的我根本顾不了那么多。

方婷印堂发黑,有劫数,如果我不追过去,她恐怕会遭遇不测!

不管是为了我自己还是告慰爷爷的在天之灵,亦或是为了方婷,我都必须出门。

方婷,我的未婚妻,等着我,可别出事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